刚刚更新: 〔闪婚甜妻:老公太〕〔逆天九小姐:帝尊〕〔大明闲人〕〔狼王的娇宠〕〔婚路遥遥,遇源而〕〔娇女有毒:腹黑王〕〔药田种良缘〕〔雷武〕〔玄医枭后〕〔总裁大人,我不约〕〔暖婚似火:顾少,〕〔红袖倾天虞美人〕〔厨妻当道:调教总〕〔修真之药武扬威〕〔重生之都市无上天〕〔诱爱娇妻:老公宠〕〔网游之荣耀神话〕〔宇宙学哲学笔记〕〔职业圣殿〕〔阴阳师之借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风是叶的涟漪 第397章 不是想办法解决,总是一味的逃避
    一个礼拜下来,涛涛感觉自己还是无法适应新高中的学习和生活!

    这天放学,他骑着那辆二八加重自行车出了校门,决定回家后和母亲摊牌。

    因为照这样下去,他觉得自己,如果在礼泉一中上三年高中的话,下来一定废了。

    他上课听不清老师的讲课,看不全黑板上的字,下课了想问老师一个问题,结果发现老师比自己走的还快。

    自习时间,老师也仅过来一会儿,还没有轮到自己问问题,老师就已经离开了!

    这一个礼拜以来,自己完全靠自学,就好像自己是一个旁听生一样。

    而且在班级里面,他也没有交到什么好朋友。

    当涛涛骑着二八加重自行车行驶过柏油路,进入基地大院的时候,在他身后的王小朝,汶学,渡**着自行车过来了。

    当大家看到涛涛骑的二八加重时候,纷纷侧目。

    王小朝骑着一个轻便的自行车说:“涛涛,你怎么骑这么大,这么重的车,也不嫌难骑啊?”

    涛涛看到几个小伙伴过来了,忙说到:“我妈不给我买轻便的自行车啊,我就只能骑这个了。”

    汶学骑着一辆漂亮的变速自行车,在涛涛的左边说:“你的自行车很大啊!”

    涛涛说:“是啊,这辆自行车可算是老古董了,我小时候家里就有呢,当年我妈在农贸市场卖饭,去县里采购食材的时候,就骑的是这辆自行车呢。

    现在轮到我了,还骑的是这辆自行车。”

    渡颜追了上来说:“那确实有历史了啊。”

    涛涛说:“是啊!”

    回到家里,涛涛像往常一样,把自行车停在了楼道,并且锁好之后才放心进了门。

    冬梅已经把饭做好了,就等孩子回来吃饭了。

    可是,涛涛却坐在桌子跟前不动筷子。

    他心事重重。

    冬梅似乎看出来了涛涛的心事,便问他说:“涛涛,你怎么了,今天心情不好啊,为什么不吃饭。”

    涛涛中午把憋了一个礼拜的话,终于说了出来。

    他说:“妈妈,我实在是不想在礼泉一中上高中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冬梅仍旧和孩子们分开吃着饭。

    她吃着荞面说:“受不了了,是什么意思,难道有人欺负你了?”

    涛涛摇摇头,说:“妈妈,没有人欺负我,我只是感觉,我要是在这个学校呆下去,我就废了。

    你就给我爸爸说下,把我转学到长庆七中上算了。”

    听到涛涛要去长庆七中,冬梅想起来前几天前,谭嫂给自己打过的一个电话。

    她告诉涛涛说:“长庆七中在市里,学生们在一起,都不比学习,而比吃穿,风气都不好,你去了之后,难道也和大家比吃穿啊?”

    闻言,涛涛没有想到,长庆七中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如意啊。

    他说:“妈妈,你知道呆在礼泉一中有多痛苦吗?”

    冬梅指了指桌子上的饭,意思让涛涛快吃。

    她说:“前几天,你上不了学的时候,呆家里面痛苦不堪,现在好不容易进学校了,怎么又痛苦了?”

    涛涛给冬梅举例子说:“你是不知道,学校里面,教室不大,却坐满了人,而且还不排座位,我个子中等,却坐在最后一排,上课不仅看不见,也听不见,我就郁闷了。”

    听到涛涛的话,冬梅马上想到了卫国年轻的时候,跟现在的涛涛一模一样,遇到问题或者困难了,不是想办法解决,总是一味的逃避。

    冬梅告诉涛涛说:“涛涛,既然你看不见,听不见,那你为什么不想办法,找老师坐到前排去呢,而想着要去长庆七中呢?”

    涛涛为难的说:“我也想坐到前排去,可是却没有办法啊。“

    冬梅说:“你呀,就跟你爸一样,遇到问题永远都是逃避,从来不想办法解决。“

    涛涛感觉这个问题就根本解决不了。

    他说:“难道你让我去找老师啊。“

    冬梅说:“你不去找老师,谁给你排座位啊。“

    涛涛说:“那么多同学都想往前面坐,我去找老师,老师肯定不会理睬我的。“

    冬梅听到涛涛没有尝试,就一口断定老师不会管他,冬梅有些生气的说:“你这个孩子啊,怎么就这么肯定呢,凡事你不去试一试,怎么知道结果?

    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好多事情,你看着可能能成,其实它成不了,你看着它可能成不了,说不定它还能成呢。“

    闻言,涛涛也觉得母亲说的对。

    他道:“老妈,难道你意思是让我去找躺老师?“

    冬梅说:“如果你不敢去了,那么我就带着你去吧。“

    涛涛虽然调皮,但是他是个胆小,并且害羞的孩子。

    初来乍到,他还不敢独自一个人去找老师。

    于是,晚上去上晚自习的时候,涛涛便骑着二八加重自行车,带着母亲,朝学校飞驰而去。

    涛涛骑自行车一直骑的很快,他总是喜欢先猛的塌上一阵子,然后再扶着自行车滑行一会儿,再猛的塌一阵子,接着再滑行一阵子

    而冬梅坐在涛涛的自行车后面,突然想起来自己年轻的时,在村里面和卫国约会的时候。

    那时的卫国,还没有涛涛现在高,但是和涛涛一样瘦,骑自行车也是这样,先猛的塌一会儿踏板,然后等自行车滑行一会儿,然后再猛塌

    冬梅心说,这父子两也真是,一个又没有给一个教,怎么就这样像,不仅走路的姿势像,就是骑自行车也是一种风格啊,这个遗产基因也太强大了吧。

    不一会儿,涛涛就碰见了骑在自己前面的王小朝和汶学,渡颜三人。

    当王小朝看到涛涛骑着二八加重自行车,带着母亲的时候,突然恍然大悟。

    他对涛涛说:“涛涛,我现在知道你妈妈为什么不给你买轻便自行车了,因为那个车子带人,永远没有二八加重自行车厉害,而且承重也没有二八加重自行车承重的多。“

    汶学说:“涛涛,你这个自行车可以啊,带着两个人,还能骑的这么快,改天我也换辆二八加重自行车去。“

    渡颜更是说:“涛涛,你还真复古啊,骑着这种已经被淘汰了的自行车,很是有范儿了啊。“

    闻言,涛涛哭笑不得,他心说,如果老妈愿意给自己换辆自行车,自己早就换了,谁愿意骑这种土的掉渣的自行车啊,一点都不时尚,一点都不洋气。

    而冬梅坐在涛涛的自行车后面,看着王小朝的自行车,发现它竟然没有挡泥板。

    她好奇的说:“王小朝啊,你的这个自行车,怎么没有挡泥板啊?“

    王小朝说:“阿姨,我这个自行车是公路赛,所以没有挡泥板。“

    冬梅诧异的说:“那如果下雨呢,你这个自行车没有挡泥板,岂不是飞溅一屁股的泥水了。“

    闻言,王小朝摇摇头,使劲踏了几脚踏板,便骑走了。

    看到王小朝把自行车骑走了,她心里很无解,公路赛是个什么自行车,没有挡泥板,难道他王小朝,还真不怕泥巴飞溅到屁股上啊?

    接着,冬梅又把目光又盯在了渡颜所骑的自行车上。

    那个时候,虽然小轮自行车还没有在西北流行起来,但是时尚的渡颜已经开始骑小轮自行车了。

    可是,冬梅对自行车的理解和印象,一直停留在飞鸽,熊猫等等加重自行车上。

    她看着渡颜所骑的那辆自行车,虽然是大人骑的车子,但是轮子却很小,给人一种不协调的感觉。

    冬梅便问渡颜说:“渡颜啊,你妈妈怎么给你买了这么一个自行车,轮子这么小,也不嫌你腿踏的困。“

    渡颜感觉这个小轮自行车,虽然不符合大众的审美,但是骑着方便,简捷,

    而且,它还便于存放。

    她说:“阿姨,这个自行车是我妈妈出差,从上海买回来了的呢,听说国外的年轻人,都骑这种自行车呢。“

    闻言,冬梅感觉很是奇怪,她说:“这种自行车,轮子这么小,我家涛涛瞪一圈,你估计得瞪三圈吧。“

    闻言,渡颜一脸的尴尬,说:“阿姨,其实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夸张了。

    其实,它骑起来速度也是很快的。“

    说完,渡颜也逃之夭夭了。

    就剩下最后的汶学,还在涛涛旁边骑着自行车。

    当他看到,冬梅的目光又瞄准了自己的自行车时,汶学心说,不行,自己得赶紧逃跑,不然自己的这辆自行车,也肯定会被冬梅阿姨数落。

    于是,本来身体就胖的汶学,憋足了劲,一脚下去。

    他原本准备蹬着自行车逃跑,可是事与愿违的是,关键时刻掉链子。

    汶学一脚下去,自行车没有走,反倒是自行车的链子给掉了。

    汶学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心说,真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关键时刻掉链子。

    而就在汶学停下车子,安装车链子的时候,涛涛也停下了车子。

    冬梅从后座上下来,走到汶学的跟前说:“小伙子,你会装链子吗,不行,阿姨来给你装。“

    汶学虽然年轻,但是好胜心非常强,他说:“阿姨,我已经十六岁了,完全可以自立了,你就放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