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争锋传奇〕〔Boss生猛:总裁,〕〔皇后在位手册〕〔圣魔〕〔公子为皇,我为妻〕〔帝道独尊〕〔人道崛起〕〔漩涡〕〔战少体力好:宠妻〕〔无疆〕〔越袭三国〕〔拯救主角大联盟〕〔圣境之王〕〔无敌气运〕〔窃国〕〔向往的生活之神级〕〔史上最强赘婿〕〔重生公子之女国闻〕〔武极元界〕〔神瞳毒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风是叶的涟漪 第684章 这帮孙子 一丘之貉
    正当气愤之极的涛涛,准备和南骇干一架的时候,涛涛的师傅老曲,突然冲了进来。

    他指着涛涛的鼻子,骂道:“涛涛,你一个当徒弟的钻工,竟然敢反抗师傅们,给你安排的工作,我看你这个徒弟,我是带不了了。

    你等着,下班后,我就去找陈队,我说我不带你了,看谁愿意带你这个徒弟,就让谁带去。”

    程正杰也走了进来,他说:“涛涛,我也是从徒弟这么一路走过来的,你这么做,确实不对。”

    涛涛委屈至极,他心里骂着,这帮孙子,都他妈是一丘之貉。

    涛涛放下了手里的拳头,他看着周围的程正杰,赵波,南骇,辩解道:“当初队长安排我当徒弟的时候,我只和老曲签了师徒合同,我是老曲的徒弟,并不是你们每个人的徒弟,况且我年龄还都比你们大,你们不要随便拿我当小弟使唤……”

    程正杰说:“涛涛,我告诉你,虽然你只是老曲的徒弟,但是咱们钻井队,就有这个传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既然是你老曲的徒弟,那么你就是我们大家的徒弟。

    除非咱们队上,又分来新的钻工了,那么你就可以解放了。

    不然,你就一直给我们当徒弟,一直受我们使唤。”

    涛涛看着眼前只有十九岁的程正杰,他忍了。

    他又看看南骇,他心说,毕竟自己是新来的,如果和南骇打一架的话,自己的前途可能就毁了,算了,忍了。

    于是,涛涛拿着钥匙,打开了柜子的门。

    他拿着扳手,跟着南骇下去修气动小绞车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涛涛趁着吃饭的功夫,稍微休息了一会儿。

    他纳闷,自己去年冬天来的时候,大家还没有对自己这么过分,还没有这么使唤自己,更没有这么欺负自己。

    可是今年开春启动之后,大家对待自己的态度,好像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现在,涛涛所在的三班,除了司钻文峰和内钳工上战利,不欺负自己之外,其他人都欺负自己。

    尤其是自己的师傅老曲和南骇两人,简直把自己不当人。

    正当涛涛发呆的时候,实习技术员小葛走了过来。

    小葛只比涛涛早来半个月,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来的。

    虽然小葛是大专毕业,但是他学的是石油工程,所以队上并没有人敢欺负小葛。

    因为大家都知道,小葛今天是实习技术员,明天就有可能是正式技术员,后天就有可能是副队长,甚至队长。

    小葛看着涛涛,说:“涛涛,怎么了,你想什么呢,是不是想媳妇了?”

    涛涛看着小葛,由于两人都是大学生,所以彼此之间,还是比较有共同语言的。

    他心里难受至极的说:“哎,感觉干不下去了,从早上到中午,活多的就没停下来过。

    虽然我一直在拼命干活,可是,我依然被骂,依然被欺负,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葛给涛涛分析说:”涛涛,你陪你师傅,喝酒了没有?“

    涛涛摇摇头,说:”我喝不成酒,也不喜欢喝酒,我怎么陪他喝酒啊?“

    闻言,小葛恍然大悟的说:“怪不得呢,你赶紧去买瓶白酒,没事了和你师傅好好喝上一杯,啥事儿都就解决了。”

    涛涛并不认可小葛的话,他十分想不通,难道真的买一瓶白酒,和老曲喝上一回酒,就能化解自己和老曲之间的矛盾吗?

    晚上八点半,涛涛在熬了十二个半小时之后,终于下班了。

    他托着疲惫的身躯,从井场朝驻地走着。

    一路上,涛涛满脑子想的,都是去年九月十五号,自己在双厌上,没有听母亲的话,把简历投给钻井队的那一幕。

    涛涛既憎恨自己,又后悔不已。

    他心说,虽然自己知道钻井队苦,可是却不知道这么苦。

    自己知道高晓蒿,胡二毛,小强他们都在钻井队干,想着既然他们能坚持下来,自己为何坚持不下来?

    可是眼下,自己真的感觉坚持不下来了。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人和人是不能比的。

    当涛涛走进驻地,经过陈队长野营房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陈队长和自己的师傅老曲之间的对话。

    老曲告诉陈队长,说:“队长,涛涛那孩子,我是带不了了,那娃简直太赖了,不仅不好好干活,而且还偷奸耍滑……”

    陈队长气愤的说:“老曲,既然你是他的师傅,那么他以后,要是不好好干活的话,你就照着他的屁股上踢,一点情面也不要留。”

    老曲对陈队长说:“陈队长,涛涛那孩子,要我说啊,简直就是朽木不可雕也,我这个师傅,真的当不了了,我不想当他的师傅了。”

    听到老曲竟然不想当涛涛的师傅了,陈队长挽留道:“要是涛涛这个孩子实在不行,那你收拾就完了呗,干嘛不当师傅啊?”

    老曲说:“关键是涛涛那孩子不仅懒,而且还好斗,我怕我没有收拾他,他反倒把我给收拾了。”

    当涛涛听到老曲在陈队长面前,对自己的污蔑后,直接冲进了陈队长的野营房。

    他委屈至极,眼泪在眼睛里面打着转转,说:“曲师傅,我从早上一直干活,干到晚上八点半下班,十二个小时就从来没有停过,不要说坐着休息了,我就是连站着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我怎么懒了?我怎么好斗了?你给陈队长解释清楚?”

    老曲看到涛涛竟然冲进来了,他吓了一跳,说:“涛涛,你这孩子,简直心术不正,竟然在外面偷听我和陈队长说话。”

    涛涛转头对陈队长说:“陈队长,我告诉你,老曲为什么不想带我?

    因为咱们队的制度有问题,只要徒弟犯错了,就要罚师傅的钱,老曲是怕我犯错,罚他的钱,所以才找出这么多借口,来污蔑我……”

    陈队长听着涛涛的话,他也从涛涛的一举一动中,看出来了,涛涛是一个老实人,根本不可能撒谎。

    于是,陈队长对老曲说:“老曲,我看这样,你暂时还当涛涛的师傅,我向你保证,如果涛涛犯错了的话,我绝对不罚你的钱,我只罚涛涛的钱,你看怎么样?”

    老曲推辞着说:“算了,涛涛这孩子奸诈狡猾,像我这种老实人,真的带不了啊。”

    陈队长知道老曲是什么人,他工作第一年,挣了一年的钱,一分钱没有拿回去,反倒还贴了八千块钱。

    在陈队长看来,老曲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于是,他告诉老曲,说:“好了,你回去吧,涛涛还是由你带。”

    没法,老曲便扭头朝野营房走去。

    老曲走后,陈队长让涛涛也走了。

    涛涛跟在老曲的后面。

    当他看着老曲进了野营房的时候,他真的不想回到那个,和老曲住一个房子的野营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