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裁决战神〕〔民调局异闻录之勉〕〔超级犯贱系统〕〔竹马谋妻:误惹醋〕〔兽世田园:抢个娇〕〔帝道独尊〕〔神幻〕〔绝世战神〕〔我家娘子猛于虎〕〔汉化大师〕〔我家娘子不二嫁〕〔格斗巨星〕〔女战神的黑包群〕〔幕后〕〔豪门盛宠:神秘老〕〔森林开发商〕〔向暖牧野〕〔首辅家的小娇娘〕〔为你抹去一世尘埃〕〔总裁爹地霸道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风是叶的涟漪 第693章 感慨万千 欲哭无泪
    涛涛长这么大以来,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么严重的伤。

    他恐惧的眼神,看着周围的工友,说:“师傅们,你们快看看,我的眼睛没事吧?”

    话毕,涛涛心想,当初父亲和王超英叔叔,告诉自己钻井队的危险,同时,自己也做好了心里准备,可是,自己没有想到,这种危险,竟然是如此的恐怖?

    涛涛很担心自己的眼睛。

    他怕自己的眼睛被扎瞎了,那可怎么办啊?

    如果左眼被扎瞎的话,自己还年轻,以后的生活怎么办?

    自己还没有女朋友,以后的媳妇怎么娶?

    这时,丁北东从钻台上冲了下来。

    他也是工作了七年的老工人。

    他仔细查看着涛涛左眼眼角的钢丝,说:“好像扎进了眼睛里面,又好像没有扎进眼睛里面。”

    徐亮亮在旁边,他说:“先把涛涛眼角的钢丝,给拔出来再说啊。”

    大个子制止了徐亮亮,他说:“一旦异物扎进伤口里面,千万不要随便拔,那样只会增加流血和感染的风险。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立刻把涛涛送到队上的医务室。”

    当涛涛被送到驻地的医务室,他幸运的是,白大夫刚从其他队巡诊过来。

    由于钻井队的大夫很少,所以一个大夫,一般都会管好几个队。

    白大夫再查看了涛涛的伤势后,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他说:”酗子,你真是幸运啊,那个钢丝距离你的眼角不到半毫米,要是再偏一点点,可就直接把你的眼睛给废了。“

    当涛涛听到自己钢丝并没有扎中自己的眼睛时,他激动的哭了出来。

    他说:“当初我妈不让我来钻井队,我偏跑到了钻井队,要是我的眼睛被扎瞎了,那我父母可就要气死了。”

    而周围的同事,在知道涛涛没事后,也都放下了心。

    白大夫找来了医用钳子,酒精,消毒棉,碘酒等等,将涛涛左眼眼角的钢丝,给拔了出来,并且给涛涛包扎好。

    他告诉涛涛,伤势不严重,但是得打破伤风针,不然担心感染。

    当王队知道涛涛受伤后,他更是火冒三丈。

    他丝毫没有同情涛涛,而是责骂涛涛,为什么不戴护目镜。

    涛涛知道自己错了,而这次事故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自己没有佩戴护目镜。

    如果当时自己听了老张的话,在气动小绞车的钢丝拉紧钻杆时,佩戴护目镜的话,飞出来的钢丝,即使扎中自己的眼睛,那也没事。

    而不会像现在一样,差点废了自己的眼睛。

    事后,涛涛也感觉倒霉。

    一个班里,五六个人在抬钻杆,唯独飞出来的钢丝扎中自己。

    怎么就这么巧合呢?

    看来,以后在工作中啊,真是半点侥幸心理,都不能有啊。

    涛涛的眼睛,第二天就肿了,而且严重影响到视力。

    因为涛涛干不成活了,队长便让涛涛回家去休息,等半个月之后再上来工作。

    涛涛原本以为,队长在看到自己受伤后,会给自己一点医疗费,让自己回家去治疗。

    可是,让涛涛没有想到的是,队长按照安全规定,不仅没有给涛涛任何医疗费,而且还罚了涛涛二百块钱,理由是涛涛违章作业。

    涛涛郁闷至极,他拿着单位发的购物卡,和自己的工资折子,绕道榆林市回家了。

    由于钻井队发钱的时候,都是在下半年,所以已经工作了半年的涛涛,一共才挣了一万块钱。

    涛涛从榆林市回来的时候,坐的大巴足足跑了八个小时才抵达省城。

    涛涛在城东客运站下了车。

    他感觉到省城的天气,炎热无比。

    不过,即使省城很热,他也喜欢,毕竟这里是自己的家。

    涛涛从城东客运站出来,坐了一个摩的,穿插在城市的车水马龙中间。

    涛涛突然感觉城市里面真好,如果想买什么,随手就能买到什么。

    不像自己工作的苏里格沙漠,什么都没有,就是最简单的想买个卫生纸,也得花二百块钱叫个出租车,先出了苏里格沙漠,然后才能在附近的小镇上买到。

    涛涛走进小巷子。

    天虽然已经晚上了,但是夜市的生意任然红火。

    小巷子里面,喝酒的喝酒,吃肉的吃肉,撸串的撸串,打牌的打牌,好不热闹。

    涛涛再想想这个时候的苏里格沙漠,早都漆黑一片了。

    涛涛看着周围,夜晚里,男人们穿着干净的短袖,女人们穿着漂亮的裙子……

    他不由的又想起了苏里格沙漠里,即使中午艳阳高照,可一旦到了晚上,仍旧得把棉袄穿上,不然真能冻死在钻台上。

    涛涛看着不远处四个明亮的大字:明亮花园。

    他感慨无比,心说,原来家是这么美好啊。

    自己曾经很讨厌住在家里,嫌弃母亲做的饭不好吃,嫌弃母亲爱唠叨,嫌弃父亲把洗衣服的水,洗澡水,洗拖把的水,全部积攒下来冲马桶,嫌弃……。

    可是现在,涛涛感觉能呆在家里,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啊。

    而更让涛涛感慨的是,如果能像同学宝奎一样,在机关大楼里面上班……

    如果能像王小朝一样,在办公里面搞资料……

    如果能像樊伟一样,只有春检的时候,才出去上山下河、……

    如果能像樊荣一样,呆在山头看单井,一天什么事儿也没有……

    如果能像于红利一样,在作业区政工上工作……

    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这时,也只有这时,涛涛才从心底里面,清晰明了的认识到了,父亲和王超英叔叔所说的那句话:采油,采气,水电厂,井下,钻井这个五个单位里面,水电厂最好,钻井最差。

    涛涛感慨,当时的自己,竟然傻的冒泡,认为天底下的工作都一样,即使好,能好到哪里去?

    即使坏,能坏到哪里去?

    可是现在,涛涛知道了,彻底知道了。

    好的工作轻松,安全,舒适,而且挣的工资还高。

    坏的工作辛苦,劳累,危险,而且挣的工资还少。

    涛涛真后悔当初,没有跟着樊伟去报水电厂,不然现在的自己,既不会受伤,也能按时回家。

    水电厂规定,凡是员工上够一个月,就能够带薪休假十五天。

    而涛涛所在的钻井队,从开工到结束,理论上是不允许钻工回家的。

    要想回家,也只有到了十一月份冬休的时候,才能回家。

    相比水电厂的一个月,就能从山上回一趟家,涛涛所在的钻井队,竟然一年,才能回一趟家。

    涛涛感慨万千,欲哭无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