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魂仙尊〕〔末世钻石VIP〕〔末世基因猎场〕〔邪帝缠宠:神医九〕〔鬼仙狂妃:王爷求〕〔媚骨驭兽师〕〔画满田园〕〔崩坏神话〕〔仙在大明〕〔穿越六十年代之末〕〔女战神的黑包群〕〔点道为止〕〔极品女上司〕〔一棍碎天〕〔都市极品小医圣〕〔蜜爱100度:宠妻成〕〔无光之月〕〔汉末红颜赋〕〔我的系统有块田〕〔官涯无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风是叶的涟漪 第784章 他的憧憬,彻底被击碎了
    闻言,涛涛关心的问:“为什么?”

    刘志勇拿起桌子边上的矿泉水,一饮而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看着涛涛,神秘的:“你知道吗,你师傅最近赌博,输了六万多呢。

    他心情不好,所以拿你发泄,拿你出气呢?”

    闻言,涛涛再联想到昨晚上,自己在man车跟前,听到的师傅和老刘的对话。

    他肯定了刘志勇的话。

    他:“志勇,你的没错,我师傅肯定输了不少钱,不然,他也不会把自己的工资折子给老刘啊。”

    老刘是姬塬镇出了名的赌徒,他以赌博放板起家。

    他的套路,一般都是先让你赢钱,等你尝到甜头,陷入进去后,他再让你输钱。

    等你输的没有钱了,他再在旁边,按照一定的利息给你放板,直到你输的血本无归。

    固井队上,不光周占河被老刘骗过,就是老马和李鲁这样的聪明人,都被老刘骗过。

    涛涛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心想,虽然我涛涛老实,虽然我涛涛胆,虽然我涛涛没有关系,但是你周占河身为师傅,也不能把你自己内心里面的气愤,发泄在我一个徒弟的身上啊?

    我涛涛是你徒弟,又不是一个畜生,更不是你的宠物……

    你周占河,最起码的尊重人,应该有吧?

    想到这里,涛涛气的面红耳赤。

    虽然涛涛很生气,但是他作为一个最底层的固井工,他作为一个固井队的临时工,他作为一个弱势群体,他又能拿自己的师傅周占河怎么办呢?

    于是,涛涛选择了继续隐忍。

    ……

    井场上,涛涛整整干了一的活。

    终于,在黑下来的时候,大家收工了。

    涛涛干完了手头的活,他以最快的速度,在车下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跳上了汽车。

    上车后,虽然涛涛很想知道,晚上能不能休息睡觉,或者还是得继续去固井呢?

    但是,涛涛并不敢问师傅。

    因为他怕师傅又臭骂自己。

    直到涛涛看到车顺着土路,上了油路,并且朝着姬塬的方向开去,他才知道,今的活,是干完了,晚上终于可以睡个,难得的好觉了。

    涛涛看着汽车,距离姬塬越来越近。

    他心,一会到了姬塬之后,自己一定第一个冲进房间里面,一定挑大房间里面,那个最角落里面的床铺睡觉。

    这样,当晚上有人出去,忘关门的时候,不会因为从门口涌进来的冷空气,而被半夜冻醒来。

    可是,让涛涛失望的是,当车队抵达姬塬的时候,并没有在镇上停留,而是直接穿了过去。

    涛涛隔着窗户,看着姬塬基地里面,灯火通明的房间。

    他想着那张舒服的床铺,憧憬着晚上,要是可以踏踏实实的,睡一个晚上的好觉,就好了。

    显然,他的憧憬,彻底被击碎了。

    涛涛耷拉着脑袋。

    他心想,估计又有新任务了。

    虽然涛涛知道,现在上山要去固井。

    但是涛涛还是在心里祷告,希望运气好一点,等到了井上之后,钻井队因为种种原因,而无法在晚上循环泥浆,这样,大家就不用晚上继续干活了。

    突然,车在姬塬路口的时候,停了下来。

    涛涛不明白,车停下来要干什么?

    正在涛涛纳闷的时候,杨晨打开门上来了。

    涛涛一边往里面坐,给杨晨让出位置,一边问杨晨,:“杨晨,你怎么不坐技术员专用的越野车,干嘛坐我们固井工程车,也不嫌弃不舒服。”

    杨晨自从追求过涛涛的妹妹娜娜后,便也和涛涛走的近了。

    他:“技术员蒋敏,干了一个白,太辛苦了,领导打电话,让蒋敏坐二七越野车,去定边集镇基地休息去了。

    而我刚好白休息一个白,所以晚上去固井。”

    听到技术员竟然可以换着班干活,涛涛简直羡慕的眼泪都快流出来。

    涛涛清楚的知道,虽然技术员和操作工一样,也要在井场忙活一,但是人家技术员毕竟是动嘴皮子的,现场指挥一下就完事了。

    至于干体力活嘛,那全部都落在了操作工身上。

    既然技术员可以因为指挥了一累了,晚上回去基地,睡一个晚上的好觉,为什么我们操作工,我们临时工,就要连续干活,而且还不准有任何怨言?

    想到这里,涛涛呆呆的看着窗外。

    虽然窗外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但是涛涛却从黑夜里,看到了技术员和底层临时工之间,待遇的极度差别。

    一路上,周占河和杨晨有有笑,两人彼此开着对方的玩笑,称兄道弟。

    坐在中间的涛涛,感觉异常的尴尬。

    毕竟,自己坐在中间,两人不论什么话,都要经过自己的。

    涛涛看着杨晨拿师傅周占河开涮,甚至嘲笑师傅周占河。

    涛涛本以为周占河会生气,可是师傅却都是笑脸盈盈。

    他溜须拍马,丝毫不敢杨晨一个不字。

    涛涛惊呆了,他完全不能理解,同样一个人,在面对不同人的时候,为什么表现出来,极大的诧异呢?

    涛涛试想,如果自己今,身处杨晨技术员这个位置上,师傅周占河还会像骂孙子一样,整的辱骂自己?

    他还会,整的把他周占河的不开心,完全发泄在自己身上?

    他还会,故意给自己找茬,将他的快乐,建立在辱骂自己,让自己痛苦的基础之上吗?

    涛涛不敢想,也不敢问。

    他一路保持着沉默。

    他在摇摇晃晃的车上,摇过来,摆过去。

    ……

    凌晨十二点,车队在翻山越岭几个时之后,终于要抵达井场干活了。

    可是,这时的涛涛,却累的连眼睛都睁不开。

    他太累,他太疲惫了,他真的已经没有力气,再熬一个晚上了。

    涛涛看着师傅周占河,他多想自己能是一个司机,至少这样,等自己把车开到井场上,摆到一定位置之后,自己就可以去睡觉了,而让这些操作工,在井场上干活。

    涛涛揉搓着眼睛。

    他想休息一会儿……

    他想睡一觉……

    他想哭……

    可是,当固井车进入井场后,涛涛还是换上脏工衣,跳下车干活去了。风是叶的涟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