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日本的高校偶〕〔神医蛊妃:腹黑九〕〔学园都市的Lv0传说〕〔重生空间:首席神〕〔逆流非君所愿〕〔重生甜妻请签收〕〔我的女友是恶女〕〔一步偷天〕〔巅峰玩家〕〔异常魔兽见闻录〕〔据说你也暗恋我〕〔农女福妃,别太甜〕〔蜀汉之庄稼汉〕〔首长大人你输了!〕〔网游之无上灵武〕〔玄医归来〕〔我不是杂鱼〕〔人间如狱〕〔宝可梦大师之从火〕〔重生隐婚:冷情慕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砮道官途 第392章 转移焦点
    翟礼让说:“李市长,在钧都市这个圈子里,恐怕没有人不知道我是你的人吧?如果刘岩直接拿我开刀,那大家就会觉得,刘岩是在搧你的脸呢,是在瓦解你的势力呢,是在跟你争权夺利呢。在咱们钧都市,刘岩顶多只能算是官场上的新贵,如果他一上来就给人留下争权夺利的印象,那还会有人拥戴他吗?还会有人支持他吗?正是因为有这些顾忌,刘岩才不敢公开拿我开刀,但他要跟你争权夺利的野心,却是无论如何都按捺不住的。他既要把你所掌握的权力全部抢夺过去,又要给人们留下一个襟怀坦荡与世无争的好印象,唯一的办法,就是借刀杀人。李市长,你好好想想,刘岩下的每一步棋,不都是在借助别人的力量,来达到他自己的目的吗?”

    李松林的肩膀猛地耸动了一下。

    仔细想想,翟礼让的说法还真的有一定的道理,在每一次与刘岩的短兵相接当中,刘岩全都是在借助于别人的力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人大常委会上讨论常务副市长的人选归属时是这样,市委常委会上讨论翟礼让和晋万川的问题时还是这样。

    现在,晋万川彻底栽了,再也没有了翻身的机会,翟礼让呢,表面上虽然还有一线生机,实际上却处在四面楚歌的危机当中,市委组织部对他的客观评价究竟怎么样还没个结果呢,刘岩又开始打着加强组织纪律的旗号向翟礼让发难了,现在已经逼的翟礼让要自己撂挑子了,这样下去,自己的阵营很有可能会土崩瓦解的。

    怎么突然间就弄成这样了呢?

    李松林经过反思,觉得自己不仅在谋略上彻底输给了刘岩,即便是在正面交锋当中,也完全没有刘岩那样的睿智。

    就拿上次在临时常委会上的情况来说吧,他和刘岩同样面对着大家的质询,李松林不得不在内心里承认,和自己相比,刘岩是从容的。

    现在想想,刘岩的从容,是因为他在面对质询时,完全是就事论事的在表达自己的观点,整个过程当中,刘岩一直在阐述具体的事实,而没有牵涉到任何一个人,更没有为任何人开脱什么。

    这种就事论事的表达,往往会给听众留下没有私心的好印象,一旦产生了这种印象,人们也就会自觉不自觉的随着他的阐述去思考,去理解,去感受,去总结。

    最后导致的结果是,大家都能够认同他在阐述问题的时候所表达出来的观点。

    而他自己呢,则完全是因人论事,把事情与这件事情的参与者紧紧地捆绑在了一起。有人提出要对晋万川采取手段,他就扑上去替晋万川开脱,有人提出要罢免翟礼让的职务,他又扑上去为翟礼让解释,自始至终,完全是个人情绪的表达,而这种个人情绪的表达,又往往被人们看做是一种自私自利的表现。

    他是市委常委,但他所有的表现,让其他的市委常委觉得,他就是翟礼让和晋万川的代言人,甚至是他们的保护伞,说保护伞都是好听的,说的再过分一点,他简直就是给翟礼让和晋万川堵枪眼的。

    李松林在心里问自己,这究竟是怎么啦?为什么自己总是会表现出如此反常的状态?仔细想想,根源应该在自己的情绪上,他太急躁了。

    李松林提醒自己,越是在这种时候,越要不断地沉淀自己,而不是像一个皮球一样完全浮上来。

    李松林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心理上的平衡,让自己的思绪重新回到了那天的临时市委常委会上。他突然想了起来,那天之所以紧急召开临时常委会,直接的原因是因为市政府门口的那场骚乱,如果自己当时能够用平静的心态去处理这件事,应该穷追不舍的去追究那些骚乱者,继而挖出策划这次骚乱的幕后黑手,如果这样做的话,将势必把康赖孩跟刘岩牵涉到一起。

    如果自己当时能一味的揪住康赖孩不放,那刘岩会不会也像自己一样替康赖孩开脱呢。

    如果刘岩在市委常委会上替康赖孩这些人的行为开脱,那就形成了因人论事的局面,如果刘岩不肯为这些骚乱者开脱,那么以地换地的方案就别想在市委常委会上通过。不管刘岩是什么样的态度,都将是进退两难的困局。

    唉!都怪自己当时太不冷静,生生把焦点转移到了翟礼让和晋万川身上,而完全偏离了会议的主题,完全偏离了自己的方向。

    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翟礼让见李松林一直阴沉着脸,以为自己刚才说的话起作用了呢,便进一步说道:“李市长,刘岩教唆王自满跳出来,打着整饬纪律的招牌,来行把我赶出西城工业园区之实,现在呢,我的旷工次数已经超出他们规定的最高上限了,按照刘岩的规定,我就要被退回到市委组织部了,真的要把我退回到市委组织部,那我的政治生命就完了。李市长,与其让他们把我退回到市委组织部,我还不如主动提出辞职呢,反正他们希望得到的,不就是这样的结果吗?我主动给他们就是了,这样的话,我在面子上也会多少好看一点。”

    李松林沉着脸说:“你这样说,是自暴自弃呢?还是在跟我赌气?我告诉你,就凭无故旷工这一条,人家处分你就有充分的理由。你也别说你没有按时签到,是受到了康赖孩的威胁。我问你,康赖孩对你动粗了吗?没有吧,他只是在虚张声势,我还真不信了,如果你站在康赖孩面前,他就真敢把你折成两半截吗?恐怕他动你一个手指头,就会马上被绳之以法。可你呢,胆子小的就跟兔子似的,硬是被人家的一句话给吓尿了,你中了人家的圈套了。”

    翟礼让说:“李市长,如果晋万川还在西城区公安局,我相信康赖孩不敢对我动粗,甚至,他狗日的连那样的话都不敢说,可现在的问题是,晋万川已经不在了,谁还会在关键的时候为我挺身而出?好,即便康赖孩不敢明目张胆的对我动粗,万一他把我堵在办公室里呢?万一他在黑暗角落里朝我下黑手呢?没有了晋万川,谁来给我撑腰?又有谁会把康赖孩怎么样?”

    提到晋万川,李松林的脸色又黑了下来,他心里后悔哦!

    翟礼让又说:“我甚至觉得,晋万川的事情,根本就是刘岩的连环计。你想哦,刘岩会不知道与拆迁户之间的协议不应该由信访局来签订吗?他肯定知道,既然知道,那他为什么还要那样做呢?很显然是故意的。他这样安排,就是为了打乱我们的阵脚,让我们在忍无可忍之下出台反制措施。刘岩已经算到了,我们的反制措施,势必会激起拆迁户的愤怒,使他们走向请愿示威这条路,而且刘岩还算到了,这样的场面,晋万川一定会介入的,就凭晋万川那张狂劲,肯定会惹出麻烦来,这样的话,刘岩就有理由把晋万川拿下了,西城区没有了晋万川,我们这些人就彻底失去了保护,那么接下来,刘岩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对我下手了。”

    听了翟礼让说的这些话,李松林的脸色越来越黑了,他也曾经怀疑过刘岩会使用连环计,当时呢,只是朦朦胧胧的想法,没想到刘岩还真的用了连环计,这狗日的,究竟有多少招数来对付他呢?

    现在的这种局面,翟礼让不敢去西城工业园区上班,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没准康赖孩真的会冲他下黑手呢!

    想到这儿,李松林默默看了翟礼让一眼,心里突然间萌生出一个新的想法。

    李松林突然间觉得,翟礼让现在的窘境,应该又是一个很好的噱头,如果能够巧妙的加以利用,仍然可以延伸出一个明显的结论出来,这个结论就是,刘岩与康赖孩和王自满之间是有勾结的。

    从王自满要求西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的所有工作人员每天六次签到,到康赖孩站在西城工业园区的大门口恐吓翟礼让,再到刘岩要把翟礼让退回到组织部,是一条非常清晰的线路,这条线路,十分清晰的勾勒出了刘岩和康赖孩以及王自满串通在一起,企图把翟礼让赶出西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的客观事实。这个客观事实,又会派生出许多疑问,而这些疑问,又会派生出许多无穷的意味出来。

    只要验证了这个客观事实,那他就可以对刘岩进行反击了。

    要想透过这件事来证明刘岩与康赖孩之间的勾结,有一个前提,就是康赖孩实实在在对翟礼让做了什么。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李松林准备把翟礼让抛出去。

    只要康赖孩敢对翟礼让动粗,哪怕只是动了他一个手指头,那他就有机会抓住刘岩与康赖孩长期勾结的把柄了。

    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变被动为主动了。砮道官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君少心头宝,夫人〕〔复仇的单细胞〕〔圣女之路〕〔惊世战帝〕〔春晓〕〔龙裔的轨迹〕〔不灭剑主〕〔武道大宗师〕〔电影世界的魔法学〕〔最强医仙混都市〕〔霸宠甜甜圈:夜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