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农女太嚣张〕〔拐个皇子来种田〕〔禀告王爷,王妃爬〕〔极品霸帝〕〔极品废材:腹黑狂〕〔甜蜜暴击:我的恋〕〔丑妃虐渣不从良〕〔华娱特效大亨〕〔黑心娇妻,太放肆〕〔星海武帝〕〔毒医娘亲萌宝宝〕〔神武帝主〕〔重生八零军长小娇〕〔女帝娘亲三千岁〕〔河伯证道〕〔网游之真幻无双〕〔豪门重生:法医娇〕〔倾城娇女:将军,〕〔痴心总裁套路深布〕〔首长夫人这职业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砮道官途 第1章 西装太土鳖了
    刘岩大学毕业的时候,大学文凭还不如三十年前的高中文凭,刘岩拿到硕士学位的时候,硕士学位还不如三年前的学士学位。

    刘岩明白了,现如今这社会,文凭这东西就像路灯下的黑影一样,你越往前跑,被亮光覆盖的黑影就越长。

    即使是再拿个博士学位,两年后也不过是一张臭满大街的废纸。

    原本指望着在文凭上给自己赚足积分的刘岩,一咬牙一跺脚,就去参加了公务员考试。

    刘岩那真叫一个有种,一页书没看,一节课没听,就拎了一支笔,趿拉着拖鞋愣头愣脑地生敢往考场里闯。

    弄得监考目瞪口呆地盯着他看了半天,心里道:这是谁家的熊孩子呀?

    吔,就是这个熊孩子,笔试成绩居然拿了个第一。

    烧吧!

    不是烧坏的烧,也不是烧毁的烧。

    是烧包的烧。

    面试之前,不少人提醒他,这面试可不比笔试,一眼高一眼低是正常现象,你最好托托关系找找人。

    刘岩头一歪:不托!不找!上千人的大讲堂我都闯了,站在上面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这算什么?哼!毛毛雨。

    不少人吓的够呛。

    面试成绩出来了,刘岩还是第一。

    操吧!

    那可是真操啊!

    轻易而举地,刘岩就被钧都市委组织部录取了。

    这一路走的是顺风顺水,走的是回肠荡气,走的是牛气哄哄。

    谁也没想到,刘岩居然在小事上出了岔劈,栽了跟头。

    第一天去报到,为了穿衣服的事儿,父亲就把他好一顿训斥。

    早晨六点半起床的时候,刘岩穿了一套休闲装,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父亲阴阳怪气地看着他说:“你就打算穿成这样去见领导啊!不就是考了个第一吗,你烧啥哩烧,你操啥哩操?”

    刘岩低头看衣服,小声说:“怎么啦?不行啊!”

    “赶快脱了,你穿成这个样子,跟个二流子似的,也太不尊重领导了吧!”

    父亲指了指旁边沙发上的西装衬衣和领带,说:“你拣一套换上。”

    刘岩看了看沙发上父亲为自己准备的衣服——一套蓝西装,一套灰西装,蓝西装旁边放着一条红领带,灰西装旁边放着一条黄领带,衬衣只有一件,纯白色的。

    刘岩小声嘀咕:“穿成这样怎么见人呀,也太土鳖了吧。”

    尽管刘岩的声音已经小到不能再小,可还是被父亲刘启月听见了。

    刘启月的暴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歪着脖子冲刘岩吼叫:“奥巴马还穿西装呢,他也土鳖?”

    刘岩虽然不敢明目张胆地反抗,但心里却在犯滋扭,他乜斜着沙发上那两套全身纯蓝纯灰的西装,心里咕哝道:什么玩意啊,土鳖死了,简直就是土鳖装中的no·1。

    刘岩今天可是第一次去见同事们呀,打扮成这副德性,大家伙会这么看他呀!

    刘岩觉得父亲提醒的太对了,简直就是至理名言,不就是在新同事当中学历最高吗?不就是考了个第一吗?不就是长得有点帅吗?

    你就更应该矜持着点。

    你烧啥哩烧?你操啥哩操?打扮的跟个土鳖似的,同事们还以为你装孙子呢!

    看着沙发上的土鳖西装,再想像一下同事们看到他那一刻时的表情,刘岩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刘启月不由分说就上手扒掉了他身上的休闲装,一边扒一边又说:“这种衣服可以下基层的时候穿,显得亲民,显得接地气。”

    刘岩看着老头直发懵——刚才你还说穿休闲装像个二流子呢,怎么突然间又变成接地气了?

    刘启月使劲朝刘岩的脖子上拍了一下,吼道:“你跟老子梗什么脖子,不服气呀!”

    刘岩哪敢不服气呀,老头说的话永远都是真理,可他就是弄不明白。

    “你不是说穿休闲装接地气吗?怎么今天就不能穿了?”

    刘启月歪着脖子叫道:“老子说今天不能穿就是不能穿,这衣服松松垮垮的,看着就不正经,今天你要是第一次去见你丈母娘,也会穿的这么随随便便吗?”

    刘岩仔细一想,还真是,如果今天是第一次去见丈母娘,他肯定穿西装。

    刘启月声音小了一些:“第一次见领导,就跟第一次见丈母娘一样,你得穿的规矩点,第一印象太重要了,要是没有被人家看上眼,你这一辈子就完蛋了,老子的过往就是血的教训,也是你的前车之鉴。”

    刘岩不再动了,任凭父亲怎么摆弄自己。

    刘启月一边摆弄着儿子一边唠叨:“妈个b,现在的年轻人根本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以为穿个休闲装就很有大爷范儿了,简直是狗屁不通。有没有大爷范儿根本不在乎穿什么衣服,而在于穿在谁的身上。”

    刘岩忍不住问:“那休闲装穿谁身上才有大爷范儿?”

    “领导,大领导,官越大越趁穿休闲装,休闲装穿的越松松垮垮,就越有大爷范儿。”

    刘岩哦了一声,心里说:那我得抓紧时间当个大领导,那样就可以穿松松垮垮的休闲装了。

    想到这些,刘岩顿时觉得身上的西装太约束自己了,弄得他几乎都透不过气。

    刘启月又说:“有些小年轻,还没混出个人模样呢,就穿个不伦不类的休闲装,还到处显摆,以为自己真有大爷范儿呢——去他大爷的吧!领导早晚得弄死他。”

    刘岩偷偷笑了,其实他心里明白,为了穿一件衣服,父亲车轱辘话来回说,真正的目的只有一个。

    那就是教育刘岩今天无论如何要在领导面前装孙子。

    刘岩最后挑了那套灰色西装,打领带时认真看了镜子里的自己,觉得还挺帅的。

    刘岩推着电动车往外走,心里默默地祈祷,千万不要碰到陈如雪。

    陈如雪和刘岩是发小,从幼儿园到高中两个人一直在一块,上大学的时候,他们分别考到了不同的城市。

    七年不见,这妞出落的爆炸漂亮——爆炸漂亮的意思就是你在说漂亮这两个字的时候,得把嘴绷紧了憋足气往外喷。

    漂亮!

    刘岩每次见到她,脑袋瓜子就要爆炸。

    陈如雪不仅爆炸美丽,打扮的也爆炸妖娆——上半身低胸吊带裙,乳*沟里面能塞的下半截筷子;下半身是一件皮裤衩,屁股头子像欧式建筑的圆顶。

    每天晨练,陈如雪都打扮成这个德性。

    她的身边,总是跟着和她一样德性的乡下小表妹小芳。

    刘岩很怕陈如雪,硕士毕业后在家里这两个月,陈如雪就像一张膏药似的,特别的粘人,比膏药还粘,爆炸粘。

    每天晨练的时候,总在大门口等着刘岩,刘岩数次更改晨练的时间,却始终无法摆脱。

    陈如雪和小芳像一道亮丽的风景出现在晨练的队伍里,想不惹人眼都难。

    那些臭男人看到陈如雪的时候,眼珠子就跟红眼老毛似的。

    刘岩知道陈如雪平时不这样,她是故意的,故意在人多的地方这样打扮,故意跟刘岩腻歪在一起,目的就是引起那些晨练者的注意,让人家觉得她和刘岩是一对。

    她是想在舆论上给自己增加积分。

    晨练的时候,刘岩总是被这两个女孩一左一右夹在中间,心里往往有一种飞蛾趴在尘根上——被活生生带进去的那种感觉,晨练的整个过程,刘岩都是在小伙子们那种毒辣的目光中度过的。

    刘岩曾经试图利用自己身高腿长的优势摆脱陈如雪,结果只能是让自己处于更加尴尬的境地,他好像忘记了,陈如雪是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考入大学的。

    小芳的个子矮一些,但弹跳能力却非常好,刘岩和陈如雪跑起来的时候,这小丫头总是一蹦一蹦地紧紧跟着,姿势像蛙跳一样,有时候还故意从后面撞刘岩一下。

    每当刘岩快要摔倒的时候,陈如雪就会拍着巴掌大喊大叫,张牙舞爪地享受着众人投过来的那种诧异的目光。

    这姐妹俩配合的可真的是天衣无缝。

    刘岩怕极了陈如雪,又不敢明目张胆地把她甩开,惹急了这疯丫头,指不定她还会干出什么更加出格的事情呢。

    其实刘岩内心里并不排斥陈如雪,甚至还有许多喜欢的成分,这丫头虽然疯一些,但人长得漂亮,心眼也好,做老婆肯定错不了。

    只是因为自己的父亲和陈如雪的妈妈关系一直僵着,刘岩觉得他和陈如雪压根就不可能。

    既然不可能,他就不能跟人家玩暧昧,免得耽误了人家。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帝国萌宝:奔跑吧〕〔回流大时代〕〔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天骄战纪〕〔凌天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