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至高使命〕〔娇妻甜蜜蜜:老公〕〔隐婚缠绵:宫少,〕〔重生辣妻:席少,〕〔捡个总裁做老婆〕〔逆命魔主〕〔网游之我是白骨精〕〔首长夫人这职业〕〔早安,龙先生!〕〔逆天九小姐:帝尊〕〔狂医废材妃〕〔萌妻不服叔〕〔卦妃天下〕〔一遇总统定终身〕〔年先生,慢慢喜欢〕〔墨少,亲够了吗〕〔毒医娘亲萌宝宝〕〔惹火甜妻:老公大〕〔三国大气象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砮道官途 第187章 你想复杂了
    门开着,外面的动静韩启纶和邢子健听的清清楚楚,韩启纶一脸阴郁地坐在沙发上,眉头紧蹙,邢子健慢吞吞地走向门口。

    “子杰市长,你来了,请进请进。”邢子健看上去很热情,发出来的声音却稀汤寡水的。

    马子杰正要往里走,费雨抢先一步冲了进去,把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收了起来,抱着进了里面的房间。

    马子杰看了一下费雨,又盯着费雨怀里的电脑,一直到费雨关上了门,才回过身来。

    “启纶书记,子健部长,我怎么听说,这次的调查询问,有些人胡说八道的?是不是有这种事?”

    韩启纶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我们这些人应该还有辨别是非的能力吧。”

    从马子杰进门到现在,韩启纶一直抱着膀子坐在沙发上没有动弹。

    马子杰碰了一个软钉子,讪笑着说:“那是那是,你们是省领导嘛,思想觉悟和政策水平当然比我们高了。”

    马子杰跋扈惯了,在平起平坐的同事面前,内心里更是有一种本能的傲慢,尽管他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却仍然把谦虚话说的酸臭酸臭的。

    相比之下,邢子健要从容许多,马子杰话里含着的讥讽,邢子健自然听的出来,可人家呢,一直笑眯眯的,指着那个长沙发说:“子杰市长,坐啊,请坐请坐,sitdownplease。”

    邢子健还拽了一句莺歌粒屎。

    马子杰坐了下来,朝四周环顾了一圈,然后又看着邢子健说道:“我这个人耳朵根子软,有时候听风就是雨,启纶书记你们都是理论专家,麻烦你们高屋建瓴的跟我分析一下这些谈话内容,让我也能够领悟到这些谈话的精髓行不行?”

    邢子健慢悠悠地说:“子杰市长,麻绳子串屁,你实在是太谦虚(牵虚)了,就我和启纶书记那两下子,还高屋建瓴呢,算了吧,我们可都是老实人,你可千万别把我们往阴沟里带。”

    都是老猴精了,你马子杰就是扎再大的圈子,还能把我们给踅进去?省省吧你!

    马子杰有点傻眼,以他的脾气,根本就用不着跟这俩货绕弯子,直截了当把谈话资料要过来就行了,这里可是中州市的地盘,不给你们小心着点。

    可马子杰这会儿还不能太强硬了,人家不仅仅把约谈者的谈话内容记录了下来,人家鼻子底下还有那呢,到省领导那里连汤带水一齐给你吐出来,不得吃更大的瓜落啊!

    马子杰像是浑身痒痒,肩膀不停地拧啊拧的,他心里着急呀,就眼前这二位,一个像包大人一样黑着脸,像谁八百年前还欠他两吊钱似的;另一个呢,表面上一副笑模样,那就是个笑面虎,贼阴贼阴的。

    就这俩货,马子杰要是跟他们摆肉头阵玩深沉,徒孙子碰见祖师爷——差着好多辈呢,人家能把你玩疯了。

    没多大一会,马子杰就快要疯了,不行,必须得跟他们动真格的了。

    “启纶书记,子健部长,能不能把谈话记录拿出来让我看看,中州市的情况你们不是太了解,有些人说话偏激的很呢,我想看着谈话内容具体跟你们解释一下。”

    邢子健不紧不慢地说:“解释就不必要了吧,从这些谈话内容上看,你也没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呀,再说了,我和启纶书记这次到中州市来,是协助你子杰市长开展调查工作的,你跟我们解释?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嘛!”

    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如果马子杰能够抓住邢子健刚才说的那句话,不失时机地来上这么一句:行,既然你们是来协助我工作的,那我就不客气了,把谈话记录拿出来让我把把关吧。

    他要是机灵点,邢子健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可是呢,此时此刻马子杰愣是被邢子健前面的那句话给绕进去了,让他在那一刹那产生了一种幻觉。

    没有什么需要解释的?那就是说自己没有任何问题了,刘岩这些人并没有对自己说长道短,是自己太多心了?

    马子杰还在腾云驾雾呢,邢子健突然一个急转弯:“至于谈话记录嘛,等我们整理一下,让省领导审查了之后,我亲自送过来让子杰市长审阅。”

    马子杰突然觉得邢子健实在是太阴险了,话说的软和,路却堵的很死——操!省领导还没看到报告呢,你想僭越吗?

    看着邢子健那张笑眯眯的脸,马子杰的脑筋突然间转动的快了起来,他又重新品味着邢子健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没有什么需要解释的,既可以理解为没有问题不用解释,反过来呢,是不是也可以这样理解,你的问题明明白白的在那儿明摆着,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解释有用吗?

    马子杰被自己这个想法彻底吓住了,不行,这份谈话记录他必须马上看到,要不然会寝食难安。

    从邢子健和韩启纶这里想拿到材料,显然是不可能了,要想把谈话记录拿到手,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马子杰往里间瞧了瞧,他猜想,所有的谈话内容,都应该在费雨的那个笔记本电脑里,只要把那玩意搞到手,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想到这里,马子杰站了起来,对邢子健和韩启纶说:“我就不打扰两位领导了,你们忙,有什么需要跟秘书处的工作人员交待一声,我们尽量满足领导们的要求。”

    和邢子健韩启纶告别之后,马子杰离开了市委招待所。

    ??????

    离开市委招待所之后,刘岩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回到了市委,短短数日,这里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对于自己的处境,刘岩心里有抱怨,但并不心焦,大不了,离开这里就是了。

    已经有多位县市的领导向自己抛出了橄榄枝,刘岩不奢求能够在仕途上更进一步,只要能让自己踏踏实实地工作就行。

    最焦虑的是中州市目前的现状,人大代表们手里的选票很能说明问题,人民群众的呼声很能说明问题,而这些呼声,刘岩希望能够通过省委联合调查组的工作人员传递给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们,让他们切切实实地了解中州市广大人民群众的期待。

    从韩启纶和邢子健的表现上看,刘岩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可这能不能真正转化为一个契机呢,刘岩看不清楚。

    围着市委大院转悠了一会,刘岩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正是下班的时间。

    刘岩默默走出了市委大院,这么早就下班,对刘岩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他应该高兴才对。

    可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心里面满满当当的,全是失落,全是惆怅。

    回到醉卧风,刘岩刚走到大厅里,就看见姜春梅正站在楼梯口眼睛一眨一眨地冲着他笑。

    一点不夸张,虽然刘岩距离姜春梅至少在五十米以上,但她那长长的眼睫毛,仿佛就像长在他的眼眶里一样。

    见到姜春梅,刘岩心里所有的烦恼就会立即被清扫的一干二净,她那长长的眼睫毛,比雨刷子还厉害呢,而眼睛里的一汪清水,比去污剂的威力可大多了。

    刘岩笑眯眯地走向了姜春梅。

    “老刘,怎么样?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刘岩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姜春梅,他还真的不知道要准备什么,姜春梅经常在他面前说一些无厘头的话,不过刘岩总是能够从她的表情中看到问题的答案。

    可这会儿,刘岩愣是没有看出来。

    “好,准备好了就进电梯吧,我先小试一下牛刀,给你变个简单的魔术,你信不信,你从一楼进电梯,等到了四楼把电梯门打开的一刹那,你会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女人。”

    姜春梅突然间不苟言笑的状态让刘岩还真的难以适应,居然莫名其妙的捂了一下裤裆。

    姜春梅吃吃笑:“你想复杂了,我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目前还不会变性呢,只会变衣服。”

    说话间来到了四楼,姜春梅跟着刘岩来到了他的房间,在抽屉来翻着。

    “老刘,你有红领巾没有?”

    刘岩连苦笑的心情都没有了:“丫头,你太可爱了吧。”

    姜春梅眯着眼,非常认真地说:“老刘,我不是让你戴红领巾,我是找变魔术的道具呢,我得找个东西把你的眼睛蒙上,给你来个真正的大变活人,你就等着热烈地鼓掌吧。”

    刘岩撇着嘴说:“我算是领教了,变魔术还要把观众的眼睛蒙上,这样的魔术有点太高级了吧。”

    姜春梅歪了一下脑袋,佯装愠怒地说:“人家不是已经说了嘛,现在还没有太大的能耐,我要是像刘谦那么厉害,早不在这儿干了,也到全世界各地去变魔术去,那我就出大名了。”

    姜春梅说着,往刘岩跟前凑了凑,神神秘秘地说道:“等我学会了刘谦的本事,去全世界变魔术的时候,一定带着你,就让你给我当助理算了。”

    姜春梅和刘岩嬉笑着,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想到,这个时候,一场空前的危机正一步步朝着他们袭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帝国萌宝:奔跑吧〕〔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君临星空〕〔蜜爱总裁,100分!〕〔最强医仙混都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