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总裁的近身狂〕〔听不见先生的忘不〕〔动漫女主攻略系统〕〔绝对荣誉〕〔我的谍战生涯〕〔洪荒之石矶〕〔我的1979〕〔重生修仙无双〕〔山海,术士〕〔丁凡不凡〕〔超神预言师〕〔升维之旅〕〔系统精灵才是真主〕〔战火缘〕〔从魔界开始〕〔球场天王〕〔绝色炼丹师:太子〕〔极武校霸〕〔史上最强首负〕〔超神信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砮道官途 第225章 顺水推舟
    狗怂不用装,只要长的像。

    这句话要想理解透彻了,你得盯着翟礼让这家伙仔细瞧,平时人模狗样的,怎么瞧怎么觉得这货是个人物,谁要说他狗怂,恐怕会有许多人跟你抬杠。

    如果你看到这货在李松林跟前那个鳖孙样,说他狗怂,那真的是太抬举狗日的了。

    为了糊弄李松林,让自己顺顺利利地离开西城工业园区,翟礼让可以说是煞费苦心,怎么想都觉得差点意思,一回到家,就躲在卫生间里抽闷烟。

    卫生间的隔音效果虽然不错,却隔不住那股子烟油子味,才抽了两支,就被老婆发现了。

    “翟干净,你狗日的又躲到卫生间里戳驴屁股眼了吧?赶快滚出来上槽。”

    这是翟礼让夫妻之间的特定语言,戳驴屁股眼就是抽烟,上槽就是吃饭。

    翟礼让皱着眉头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表情像擦屁股擦了一手臭狗屎,他这样做,一是怕出去之后老婆踹他,二是为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烘托气氛。

    “老婆,我吃不下啊!心口堵的都不行了。”

    老婆瞪了他一眼,大叫:“吃饭,就你这王八孙样,还想冒充林黛玉呢,搬块土坯瞅瞅你那熊样子,毛尾搭仨的,也有脸冒充心口疼,你也太不要脸了。”

    翟礼让苦笑,然后往老婆身边凑了凑,一本正经地说:“老婆,我跟你说正经的呢,你说,我怎么样才能在李松林面前装狗怂,让他觉得我不离开西城工业园区都活不起了?”

    老婆笑了:“靠!你狗日的也太抬举自己了吧,还用得着装狗怂吗?在李松林面前,你一点不用装,就是个彻头彻尾不折不扣的狗怂货。”

    也是被老婆给糟蹋习惯了,翟礼让一点没脸红,仍然煞有介事地说:“李松林可是千年的狐狸,我呢,充其量就是刚刚开始修行的黄鼠狼,想在人家面前耍里格楞,道行还浅呢!老婆,你再好好想想,除了狗怂,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老婆又笑了:“这还用想吗?耍不要脸。”

    对啊!耍不要脸不是我的又一个强项吗?老婆啊老婆,你真是太厉害了,总是能抓住问题的根本。

    知夫莫若妻啊!

    翟礼让更没有心思吃饭了,急吼吼地往李松林家里奔去。

    没想到,耍不要脸也没有干过人家。

    听到翟礼让说想离开西城工业园区,李松林的脸一下子就耷拉了下来,厉声喝道:

    “翟礼让,我就一句话,想离开西城工业园区,除非你死了,什么神经衰弱受不了里面的吵闹声,甭跟我来这一套,我的队伍里没有逃兵,你投错胎了。”

    翟礼让舔着脸说:“李市长,你这句话说的有水平,太有水平了,投错胎不是可以回炉吗?老板,我求求你了,你就让我重新回炉吧。”

    翟礼让的不要脸模样连他自己都恶心的要吐了,李松林却一点不为所动:“你想回炉是吧,行,那就彻底回炉,离开官场回家抱孩子去。”

    这可不行,小翟同志现在比他老爹的块头还大呢,别把自己的老腰给闪了,更现实的问题是,孩子现在在国外念书呢,自己一旦离开了官场,孩子一年那么多学费生活费往哪儿弄去?

    李松林,你这是硬逼着我说实话呀!

    算了,还是撂了吧。

    “李市长,我不是不愿意继续在西城工业园区待,我是待不下去了啊!”

    “怎么着就待不下去了?刘岩刚去那里,你就扛不住了?连一个毛孩子你都对付不了,你也忒怂了吧。”李松林一脸的蔑视。

    “这小子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烂招数,竟然让我每天去签到,这个月我已经连续十天没有签到了,他要把情况反映给组织部。李市长,你想想,要是把我交到曹水江手里,还会有好吗?”

    李松林的脸色完全阴沉了下来,指着翟礼让的鼻子叫道:“翟礼让,刘岩这样弄你都是轻的,换成是我,早一脚把你踢回家了,你说说,你一个单位的领导,一点正经事不干,整天就知道打牌,还有一点领导干部的样子吗?”

    对于翟礼让的那些荒唐行为,李松林早有耳闻,以前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现在可不一样了,刘岩要控制整个西城工业园区了,你得给我好好盯着。

    李松林跟翟礼让起急,主要就是这个原因。

    “李市长,我承认自己以前是有些荒唐了,可我已经改了啊,签到的问题不是因为我不愿意签,也不是非签不可,这件事完全是刘岩那小子给我下的一个套。”

    翟礼让详细地给李松林叙述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他的看法是,刘岩让工业园区管委会的工作人员签到,只是收拾自己的一种手段,刘岩真正的目的,就是要用这个理由把自己赶出工业园区。

    而康赖孩就是他手里的歪把子机枪,只要自己敢在西城工业园区露头,对着脑袋瓜子就是一通扫射。

    李松林死死地看了看翟礼让,一脸傲慢地说:“水贼过河,甭使狗刨,礼让,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吗?这样以来,刘岩与康赖孩相互勾结的事实就完全暴露出来了?”

    按李松林的逻辑,他觉得从头至尾都是刘岩的一个阴谋,先是对康赖孩做出许诺,然后又违犯常规地把签协议的事情委托给信访局,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故意给翟礼让留下破绽。

    他料定翟礼让一定会跳出来的,西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的那个反制措施,也早在刘岩的预料之中,他的算盘打的很精明,自己先找了个到下面调查的理由躲出去,暗中却煽动拆迁户,来了一次集体上访,把事情越闹越大。

    李松林忽然发现,自己在整个事件过程中,完全是被动的角色,每一步,都被刘岩算计着。

    拆迁的问题合了刘岩的意,还捎带着把晋万川折进去了,接下来呢,刘岩的目标就是翟礼让了。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刘岩自以为聪明,却在不知不觉中办了个糊涂事。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个康赖孩,将是刘岩的滑铁卢。

    李松林心里已经有了盘算,他要用翟礼让做诱饵,逼着康赖孩对他动手,只要抓住康赖孩,那刘岩的一切阴谋就可以大白于天下了。

    李松林向翟礼让和盘托出了自己的打算。

    “你马上回到西城工业园区去,而且要高调的回归,想方设法让康赖孩对你动粗,我现在就通知公安局副局长彭万军,让他带一队精干的警察潜入到西城工业园内,只要康赖孩有过分的举动,立即对他实施抓捕,抓住了康赖孩,刘岩的问题就彻底暴露了。”

    李松林自以为得计,却没想到,针对他的这些想法和动作,刘岩又一次来了个顺水推舟。

    人呢,第一个大忌讳,就是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第二个大忌讳,就是不能有私心,更不能包藏祸心。

    李松林总是以满脑子的私心杂念来面对刘岩的大公无私,所以每一次都落了下风。

    接手钧都市的经济建设管理工作之后,在西城工业园区的事情上,刘岩面临着几个大难题。

    第一个难题,就是关于三通的问题,拆迁的问题不解决,就没有办法实现三通,对于这件事情的处理,刘岩一直是在被动中寻求主动。

    李松林和翟礼让的私心作祟,给了刘岩解决问题的机会。

    刘岩面临的第二个难题,就是西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管理层的素质问题,用考勤的办法来限制翟礼让以及管委会所有工作人员的懒散作风,是刘岩无奈之中的一种选择。

    这个办法,还真的被人给利用了,把它作为驱逐翟礼让的一种手段,这个人并不是刘岩,而是王自满。

    王自满第一次给康赖孩透露信息,引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集体上访,通过这件事,王自满觉察到,康赖孩对康赖孩不是一般的愤恨。

    后来康赖孩又口出狂言——只要看到翟礼让,就把他折成双节棍。

    王自满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只要把翟礼让从西城工业园区赶出去,自己就有了擢升的机会,即便不能将西城工业园区党委书记和管委会主任兼而有之,最起码可以得到其中之一吧。

    于是,王自满再一次把工业园区管委会工作人员每天必须按时考勤的消息告诉了康赖孩,并唆使康赖孩对翟礼让进行围追堵截。

    王自满的算计得逞了,因为康赖孩的围堵,使得翟礼让的旷工天数达到了十天以上,按照刘岩制定的规章制度,翟礼让就得被退回到市委组织部了。

    事情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也在刘岩的预料之内,他没有想到的是,翟礼让的严重违纪,居然与康赖孩有关。

    这个动态,让刘岩又有了新的想法。

    他准备再一次顺水推舟。

    上次市委常委会上,李松林对涉及到翟礼让工作岗位调整的问题时表现出来的姿态,足以说明,李松林对翟礼让西城工业园区党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的职位是力保的,为了这个,他甚至不惜与曹水江翻脸,甚至还用威胁的口吻质问李亚洲呢。

    如果翟礼让的这个职位被康赖孩搅黄了呢?

    以自己对李松林的了解,刘岩觉得,李松林一定会迸发雷霆之怒。

    如果真是这样,刘岩的第三个难题,也是最大的一个难题,就有办法解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春晓〕〔最强医仙混都市〕〔武道大宗师〕〔不灭剑主〕〔一生为你空欢喜〕〔第一强者〕〔空间种田:冷酷王〕〔凌天至尊〕〔超级鉴宝师(风乱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