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至高使命〕〔娇妻甜蜜蜜:老公〕〔隐婚缠绵:宫少,〕〔重生辣妻:席少,〕〔捡个总裁做老婆〕〔逆命魔主〕〔网游之我是白骨精〕〔首长夫人这职业〕〔早安,龙先生!〕〔逆天九小姐:帝尊〕〔狂医废材妃〕〔萌妻不服叔〕〔卦妃天下〕〔一遇总统定终身〕〔年先生,慢慢喜欢〕〔墨少,亲够了吗〕〔毒医娘亲萌宝宝〕〔惹火甜妻:老公大〕〔三国大气象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砮道官途 第220章 泛泛而谈
    正在这时候,彭子渝走了进来,他是来找刘岩的,会议马上就结束了,他得跟刘岩打一声招呼。

    看见刘岩跟马建勇在一起,彭子渝非常纳闷——这两个人怎么会在一块儿呢?他们之间该不会有什么特殊关系吧?”

    想到这儿,彭子渝急走几步来到了他们面前,满脸疑惑地问:“刘秘书,你怎么会跟老马在一块?”

    刘岩听到彭子渝对表哥的称呼,便问了一句:“你认识我表哥?”

    彭子渝的反应很快,立马就改了口:“原来建勇兄弟是你表哥啊!我们俩早就认识了,曾经还是同事呢!”

    彭子渝还真的曾经和马建勇在一起工作过,当年马建勇在县政府当文秘的时候,彭子渝是政府办排名最后的副主任,刚好管着文秘这一块的工作。

    赵金松并不认识彭子渝,急忙问:“他是···?”

    刘岩介绍道:“这位是中州县委办公室的彭主任。”

    赵金松好像听说过这个人,瞪圆了眼感叹:“原来你就是彭主任啊!我早就听我们家老马说起过你。啧啧!彭主任,你看看你现在混的多好!已经是县里主要领导了,你再看看我们家老马,多少年了还在原地踏步。不对,连原地踏步都不如呢!简直就是马鳖倒抽。”

    彭子渝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赵金松又说:“彭主任,你既然跟我们家老马是老同事,那我能不能求你帮个忙,你帮我们家老马调个工作呗!现在老马在盐业局混的,家里连个吃盐的钱都没有了。”

    “是吗?你们家有困难,怎么不跟我说呢?别说建勇兄弟以前跟我是老同事,就是冲刘秘书这层关系,这个忙我也得帮。放心吧,工作的事交给我了。”

    对于彭子渝的大包大揽,刘岩并没有阻止,说心里话,他也希望大表哥一家生活的能好一点。可他又有点担心,像彭子渝这种什么事都喜欢大包大揽的人,很容易做出出格的举动。

    “彭主任,那我就太谢谢你了。”大表嫂扯着大表哥欢天喜地的走了。

    晚饭后,陶莹来到了周和平的房间,和周和平谈了大概有半个小时。

    关于今天下午的讨论,周和平想听一下陶莹的感受,便直截了当地问:“对于大家在中州县经济发展方面提出的那些意见,你有什么看法?”

    对于这个问题,陶莹不好回答,又把问题推给了周和平:“我正要请教周书记呢。”

    周和平说:“看起来你是不方便说啊!算了,还是我来说吧。今天的会议,让我总结的话,只有四个字——泛泛而谈!”

    陶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然后说:“周书记,我非常希望领导们能够通过这次的考察,给中州县的经济发展开出一剂良方。”

    周和平沉思了一会,说:“要不你找刘岩谈谈吧,在钧都市和彭华县的问题上,刘岩的意见和想法还是很独到的,也很富有智慧。跟他交流一下,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陶莹早就听说周和平对刘岩非常器重,从周和平刚才说的那些话里,陶莹收到的信息是,周和平对刘岩不仅仅是器重,是相当尊重。

    刘岩正在房间里整理材料,听到门铃响,便走出去开门,看到陶莹正笑吟吟地站在门口。

    刘岩立马又感受到了那种亲切的氛围,便有样学样着说:“怎么了?是不是又忘记带钥匙了?”

    陶莹的反应更快,立马就嘟起了小嘴,半娇半嗔地说:“你又说人家丢三落四,已经成习惯了嘛!你得让人家慢慢改嘛!”

    两个人嘻嘻一笑,牵着手走进了房间。

    落座之后,陶莹并没有说是周书记让她来的。她说:“兄弟,你总算回来了,姐姐数着手指头盼啊盼,就盼着兄弟回来给姐姐支招呢。”

    刘岩也没有正面回答陶莹的问题,而是说出了自己的感慨:“来这儿之前,我听说中州县的县委书记是个女强人,见到真人之后,我才知道这样的说法很不贴切,准确地说,应该叫女能人才对。”

    陶莹不好意思地说:“还女能人呢!你就别再取笑我了。都快把我给愁死了。要说能人,兄弟你才是真正的能人呢!今天我过来,就是向你讨中州县经济发展的大主意的。”

    刘岩笑了笑说:“你别吓我,大主意我可不敢拿,那是领导们的事。”

    说心里话,陶莹对下午的讨论也很不满意,她觉得那些人说的都是大话空话表面话,没有一样能运用到实际工作中的。

    陶莹没有把心里的感受说出来,她说:“领导们说的是指导性意见,我想听到兄弟的建设性意见。”

    “陶书记,你真的很会说话,不但有艺术性,而且非常有亲切感。”刘岩由衷地夸赞道。

    “是吗?本来进来的时候,我准备好好夸你一番的。看来今天碰到鲁班了,我还是把自己的斧子收起来吧。”陶莹做了个向身后藏东西的动作,然后说,“兄弟,咱就别再唠这些稀汤寡水了,快点把你肚子里的干货掏出来吧。”

    来之前,刘岩对中州县的情况是做了一番功课的,从中了解到了一些信息。

    “陶书记,我听说咱们中州县原来的传统产业并不是档发加工,好像是皮革制品吧。”

    陶莹说:“皮革制品是中州县的传统加工业,但一直以来没有大的发展。对那些皮革制作者来说,也就是简单的工艺传承和生活维系。”

    刘岩启发式地问道:“那是什么因素制约了皮革加工业的发展呢?”

    陶莹说:“主要还是市场定位的问题。这些皮革制作者都是传承了老一代的制作工艺,制作技术自然没的说,他们的皮革质量也是一流的。只是没有品牌优势,卖不上好价钱。他们的皮革制品本来成本就比较高,利润空间很不乐观。”

    刘岩又问道:“那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发展和确立自己的品牌呢?”

    陶莹叹了口气,说:“唉!难啊!曾经有人尝试过建立自己的品牌,结果却非常不理想。你也知道,建立品牌不仅要有强有力的宣传渠道,而且还要有足够的资金作为支撑。这些手工艺制作者往往抱着传统的思想观念,既没有那么大的魄力,也没有那么强的实力。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人们心目中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在作祟。许多人都把这些手工艺制作者定位在简单的手工制作上,根本没有考虑到他们的品牌价值。”

    刘岩思考了一会,说:“能不能把档发产业和皮革加工产业结合在一起呢?”

    陶莹睁大了眼睛看着刘岩,心里好像受到了剧烈的震荡。

    是啊,为什么不把档发产业和皮革产业结合在一起发展呢?

    中州县的档发产业,虽然大部分还停留在手工作坊的状态,但却在外部市场有着巨大的声誉优势。这些年,随着档发出口贸易的不断发展,这些小作坊主也渐渐地注重起了自己的品牌经营,好多档发在国外都注册了品牌,而且这些品牌都非常响亮。

    这时候,刘岩和陶莹都在考虑同一个问题,同样是传统的手工制作工艺,同样是传统的手工作坊生产方式,为什么人们能够在档发加工方面注重品牌的建立和发展,而在皮革制品上却忽略了这些因素呢?

    说到归齐,是因为所面对的市场对品牌的重视程度,那些外国佬最看重的就是品牌效益,没有品牌的产品,他们是很难接受的。为了使自己的产品能够在海外市场站稳脚跟,这些档发手工艺制作者不得不发展自己的品牌。

    档发制品能够在短时间内在国外叫响,还有一个关键因素,就是这种产品的生产在国外基本上还是空白的状态。档发制作工艺繁琐,需要消耗大量的劳动力成本。像这种既费时又费力的手工制作,那些外国佬根本就不屑于参与,这样就给国内的档发制作者留下了广阔的市场空间。

    对于一个品牌的树立,优先就是最大的优势。中州县的档发制品能够迅速地在海外确立自己的品牌优势,正是这个道理的具体体现。

    反观皮革制品的发展状况,也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这个道理。以前,国内的工业基础十分薄弱,大部分的工业生产,都局限在小作坊式的规模上。和国外那些大规模的流水生产线相比,在品牌开发上面显然没有优势。现在虽然生产规模上去了,人们也渐渐意识到了品牌开发的重要性,但由于那些国外品牌已经经营了好多年了,在人们心目中形象根深蒂固,所以国内目前开发的那些品牌,无论是在品牌效应上还是在品牌价值上,都远远没有那些国外品牌具有竞争力。

    还是那句话,一个品牌的确立,优先才是最大的优势。那些外国佬们之所以如此注重品牌的开发,主要还是因为他们在这上面捞到了很大便宜。

    刘岩在想,就目前中州县皮革制品的发展状况来说,如果现在去发展自己的品牌,难度是可想而知的。但假若能够借助档发在海外的品牌优势,把皮革制品渗透到出口贸易中去,没准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经过刘岩的提醒,陶莹的思路突然间开阔起来。

    还在找”砮道官途”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帝国萌宝:奔跑吧〕〔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回流大时代〕〔第一强者〕〔君临星空〕〔蜜爱总裁,100分!〕〔最强医仙混都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