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开了一家黑店〕〔超级地狱学生〕〔放开未来的我〕〔美漫之BOOS入侵〕〔大唐咸鱼〕〔地球穿越时代〕〔帝国时代之新世界〕〔这里不存在穿越者〕〔且把恩仇快意〕〔余生,交给路上〕〔崩坏诸天万界〕〔一世唐人〕〔超魔法枪械骸灵军〕〔冰焰帝尊〕〔听说我爹要弄死我〕〔动漫角色来我家〕〔黄庭道主〕〔我成了武侠乐园的〕〔借魔成神〕〔最强灵异大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砮道官途 第282章 我唱歌呢
    刘岩要买的食物,宾馆外面不远处有,走几步到了,为了验证自己的疑虑,刘岩下到了地下车库,刚坐到车里,“黑痦子”跟了进来。 w.vo.com

    “黑痦子”了一辆桑塔纳3000。

    大概是把输油管道关闭了,桑塔纳3000刚打着火熄灭了,“黑痦子”又接着打,刘岩也不急,坐在车里看着“黑痦子”一个劲地穷折腾。那家伙也是死性,打火的频率差不多五六秒钟来一次,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电瓶里面的电被“黑痦子”给消耗尽了。

    这个棒槌!

    刘岩在心里恶骂了一声。

    如果现在驾车走,“黑痦子”只有干瞪眼的份。

    不过刘岩并没有打算要摆脱“黑痦子”,他准备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从“黑痦子”这一系列的举动看,显然是在跟踪自己,至于这家伙究竟是什么身份,目前还不清楚,不过从迹象看,这个人要么是响水县公安局的工作人员,要么是彭子昆一伙的。

    刘岩倒要看看,这个“黑痦子”到底是个什么鸟。

    从车下来,刘岩一路吹着哨子往前走,“黑痦子”在后面跟着,与刘岩保持大约一百米左右的距离。刘岩走出地下车库的时候,“黑痦子”刚好走到车库的弯道。

    弯道处是地下车库最危险的地方,灯光很强,刘岩举起手机,对着“黑痦子”连拍了几张照片。照片拍的很清晰,尤其是右眉梢那个黑痦子,跟个大煤球似的。

    刘岩把照片给杨子江发了过去,另外还附带着一条信息——杨局,麻烦你尽快查清楚该人的身份。

    出了响水宾馆,刘岩沿着大同路一直向西走着,出响水宾馆大约五百米,便进入了偏僻区域,路灯昏昏暗暗的,远处偶尔出现的行人,像是鬼影子在晃动,路两旁的大白杨,在微风的吹动下,发出呼啦呼啦的响动。

    “黑痦子”紧紧地跟随着刘岩,之间大概保持有五六米的距离。不知不觉当,已经来到了十字路口。

    对面突然亮起了红灯。

    路并没有来往的车辆,红灯却从一百二十秒开始起跳,刘岩也只能干等着。

    趁这个机会,刘岩往身后看了一下,“黑痦子”在距离刘岩大概有三米的地方站着,低着头在那儿搓手。

    刘岩回过头来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拿起来一看,是杨子江发来的信息——身份已经搞清楚了,此人是响水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吴福义。

    还真是响水县公安局的。

    那一瞬间,刘岩的心里异常沉重,从扫黑行动开始到现在,仿佛有一张无形的大,一直罩在行动组的头,响水县公安局在其扮演的角色,更是让这次的行动步履维艰。如果不想办法将这张大捅开一个窟窿,那么接下来的行动将有可能处处受制。

    如何化被动为主动,将是对自己政治智慧的一次考验。思虑片刻,刘岩迅速做了一个决定。

    刘岩给杨子江回了一条信息,告诉了他目前自己所在的方位和将要到达的目的地,要求杨子江马组织警力,不动声*色的把跟踪自己的吴福义给控制起来。

    杨子江不知道刘岩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也不清楚刘岩的动机,他心里顾虑的是,要对一个在职的警察采取行动,必须要有充分的法律依据才行,如果仅仅靠跟踪的理由对吴福义手段,他会有堂而皇之的措辞为自己开脱——我不是在跟踪你,是在保护你。

    这样的话,行动组将有可能更加被动。

    杨子江不方便也不好意思直接询问刘岩这样做的理由,只是给刘岩发过来一个大大的问号。

    时间紧迫,刘岩顾不详细解释,他画了一张大,有一个小窟窿,一个身着警服的小丑,正在往里钻。

    看到刘岩回复的信息,杨子江明白了,刘岩的意思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没指望通过对吴福义的控制获得突破,而是要让响水县公安局的某些人钻进这张里。

    嗯!这个办法不错!

    杨子江给刘岩发了一个竖起的大拇指。

    绿灯亮了。

    过了十字路口,周围的环境更加荒凉,路灯基本全成了瞎子,临街的铺面,也大都闭了门关了灯,街三三两两的有野狗在溜达,听到动静,汪汪汪的一通叫。

    与野狗的叫声遥相呼应的,是微风吹动下的杨树叶子,呼啦啦——

    呼啦啦——

    听着让人的头皮直发麻。

    吴福义佝偻着身子,与刘岩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刘岩吹起了哨子。

    哨子吹的是他的家乡小调——王二小尿床。

    王二小,了床

    光着身子看他娘

    他娘抱起王二小

    感觉鸡鸡不一样

    唏嘘唏嘘吹几声

    二小的身子直打晃

    唏嘘唏嘘又几声

    二小的鸡鸡硬梆梆

    唏嘘唏嘘再几声

    二小露了馋模样

    刚把鳖儿搂怀里

    尿了他娘一裤裆

    ······

    刘岩吹的高兴,身后的吴福义却难受的要死,那哨子声拐着弯一扬一抑,弄的吴福义直捂裤裆。

    这一路,吴福义憋是实在是太难受了,可他又不能撒,昏天黑地的,刘岩闪个身他失去了跟踪的目标。

    好不容易才到了目的地。

    大同路的尽头,有一家老字号烤串店,叫徐三烤串店,这家店的老爷子徐三,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支摊卖烤串,他做的烤串,在方圆附近可是出了名的好吃,现在生意虽然由他的大儿子接了手,但招牌没变,烤串的味道没变。

    次刘岩来响水县的时候,和陈如雪在这里吃了一次烤串,那味道,简直绝了!

    烤串店里静悄悄的,连一个客人也没有,刘岩径直走向了烤串作坊。

    徐三的大儿子徐小三斜靠在椅子背,一副慵懒的表情,见有客人来,立马站了起来。

    “老板,你想吃点啥?”

    刘岩没有开腔,只是向徐小三划着手势——两份撸串,两份蒸虾饺,全部打包,但每样东西要打在一个包里。

    徐小三看了看刘岩,心里嘀咕道:可惜了!这么帅一小伙,怎么是个哑巴!

    “老板,劳驾您稍等一会,马得。”

    蒸虾饺是现成的,打包得,烤串大概要烤五六分钟。

    烤串作坊在烤串店大门的东侧,视觉刚好处于门口的死角,吴福义小心翼翼地趴在门口往烤串店里面看,没有发现刘岩的身影,只好趴在门的一侧倾听里面的动静,却什么也没有听到。

    吴福义有点着急,但他又不能到店里去,他的任务是监视刘岩,如果面对面了,恐怕会有不必要的麻烦。

    奶奶个熊!快把老子憋死了!

    吴福义在店门外直跺脚。

    大约七八分钟后,吴福义听到了由远而近的脚步声,他急忙闪身,躲在了烤串店的东墙角,刚隐藏好,刘岩出来了。

    看着刘岩径直往东走去,吴福义急三火四地冲进了烤串店,劈头盖脸地冲着徐小三问:“劳驾问一下,刚才那个人都打包了什么东西?”

    徐小三抬头看了看吴福义,问:“你是不是要打包跟他一模一样的?”

    吴福义说:“我不吃饭,是问一下他打包了什么东西。”

    徐小三翻了眼珠子:“你打听人家干什么?真是闲的!咸吃罗卜淡操心!”

    吴福义火了,一泡尿把他憋的脸红脖子粗的,这一生气,脖子更粗了:“甭废话,赶快把他打包了什么东西告诉我,我是响水县公安局的,刚才那个人是个逃犯,我已经跟踪他很长时间了,问你的意思,是想通过了解这个人打包的食物数量,考察一下还有没有其他的同伙跟他在一块。麻溜把他打包了什么东西告诉我,要是耽误了事情,你担不起责任。”

    徐小三乜斜了吴福义一眼,心里说:拿公安局的名头吓唬谁呢!你那熊样,跟个大煤球似的,还公安局的?我还联合国的呢!

    徐小三没搭理吴福义,他把碗筷收拾在一个大盆子里,打开了水龙头。

    “你他妈的说不说。”吴福义蹦了起来。

    徐小三不依不饶:“你他妈的!公安局的尿性啊!”

    说着,徐小三把水龙头开到了最大。

    坏了坏了!不行了!

    吴福义一个箭步冲了出去。

    刚解开皮带,酣畅淋漓地撒了出来,那动静,跟下大暴雨似的。

    还未尽兴,突然间有一只手拍在了肩膀,同时伴随着一声犀利的怒喝:“干什么的?”

    一激一愣,吴福义正在进行当的酣畅淋漓一下子缩了回去。

    周围十分昏暗,吴福义一时半会还适应不了眼前的环境,隐隐约约当,他只觉得自己的身后好像立着一团黑影,身量要他高一些,而他的前面,则有一团又粗壮又高大的黑影,对他形成了强烈的压迫。

    吴福义嘟嘟囔囔地说:“我在唱歌呢?”

    “唱歌?”

    “对!唱歌。”吴福义的声音大了一些。

    “教你唱歌的是日语老师吧!怎么是这种动静?”

    ://..///26/2698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君少心头宝,夫人〕〔复仇的单细胞〕〔春晓〕〔不灭剑主〕〔圣女之路〕〔最强医仙混都市〕〔霸宠甜甜圈:夜少〕〔惊世战帝〕〔武道大宗师〕〔回流大时代〕〔龙裔的轨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