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俏妻宠夫无下限:〕〔隐婚契约:夜帝的〕〔漫威之召唤女主角〕〔慕平生〕〔诸天万界第一战机〕〔竹马专属宠:萌货〕〔漫威里的农药系统〕〔轮回从僵尸先生开〕〔名门婚令:吻安,〕〔回到八零当女兵〕〔女总裁的近身高手〕〔末世之小冰河〕〔将门凤华〕〔龙皇古帝〕〔诸天问武〕〔极幻之道〕〔光头武僧在都市〕〔蜜恋百分百:恶魔〕〔都市天龙至尊〕〔专属小甜心:军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魔法师的吟游手记 第一百七十章:繁星城的祭品
    众神用了六日创造这个世界。

    乌洛波斯定义了空间与时间;莱丝达拉带来了光明与生机;空开始创造并赋予其意义;奥纳尔让万物得到了力量与意志力;辛注入了黑暗与死亡;苏德比娜编织着整个世界的命运。

    第七日,众神安歇,万物运行。这是最后一天,也是第一天。

    为了纪念众神创世,人们将世界正式运转的这天定位新年日,以庆祝新的开始,迎接新的到来。

    伊里尼奥大陆各国对于新年的庆祝方式都不相同。

    最北部的某些地区,人们会凿开结冰的河水,一起脱掉衣服跳进去洗涤身子,以此表示洗去一切旧的晦气,迎接新的未来。

    北方帝国的大部分地方则是所有人都会走上街头狂欢庆祝,并在午夜时分登上自己能够走到的最高处,许下自己的新年愿望,然后回到家中把旧的,无用的东西拿出来打碎。

    在贝克尼亚王国,人们将会一起走进教堂中聆听教诲,晚上与家人或是朋友一同享用大餐,午夜的时候则开始放烟花,并在第二天早上之前喝光瓶子里所有的酒。

    在大陆最南部的尼莫尔地区,则会进行血腥的祭祀活动,人们将犯人绑在柱子上,在到达午夜的那一刻把犯人杀死,并将犯人的血盛在碗里饮下,以此表示对众神的敬意。

    而繁星城将会在今年的除夕夜,公开将五名犯人作为祭品处死,在太阳落山之后将会由三圣灵教的祭司主持祭祀,直到午夜前的十分钟,犯人才会被送到祭坛上。

    “我们得先救出联盟骑士团的人,等到他们安全离开之后,我们再去找维奥莉特。”拉扎尔戴着白色的头巾,化装成本地人的样子,牵着马走在繁星城的街道上。

    “我不喜欢这些衣服,还是秘修法师的袍子和靴子更适合我。”艾伯特感觉身上的衣服十分别扭,他穿着的是绣着金边与太阳纹样的白色裙衣,左肩上有皮扣带,下身没有裤子,脚下则是一双皮革制的凉鞋。

    “你穿的可是贵族的服饰,要比我这套舒服多了。”盖尔抱着竖琴边弹边走,他只是在皮甲外面套了一层当地的衣袍而已,不像艾伯特从里到外都更换。

    三人来到一家位于正是中心的酒馆落脚,并集中在拉扎尔的房间里计划该怎么救出联盟骑士团的人。

    “今晚我们要救的人总共有五个,他们都是联盟骑士团的金级骑士,一定被关押在守卫最森严的地方。”拉扎尔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了一张繁星城的平面地图,将其铺在桌子上。

    “要是这五个人都没有行动能力怎么办?”盖尔皱起眉头。

    “我可以先带着他们传送逃到某个地方等你们。”艾伯特动了动右手拇指上的青色戒指,他现在有了元素之盾的帮助,施展的传送魔法不会再像之前那样不稳定。

    “这个主意不错,这样我和拉扎尔就能有更多的时间与机会去寻找维奥莉特。”盖尔打了个响指表示赞同。

    “我们现在分头去打探消息,把你们的魔法都用上,一定要在黄昏之前查到他们五人被关在哪里,最迟得在晚上十一点之前把他们给救出来,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拉扎尔说道。

    三人离开了酒馆,分散到街上去打探消息。今天是除夕,街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有不少人从早上就开始庆祝,他们在广场上唱着歌跳着舞,嬉笑怒骂,大叫着喝酒,打算从白天醉到第二天的白天。

    盖尔拿着竖琴混进了人群中,虽然弹奏竖琴不是他最擅长的事情,但他也有所涉猎,完全足够用来临时应付一下。

    在这种节日庆典上喝醉的人的警惕性是最低的,盖尔跟在那些看起来比较有身份的人的后面不断劝酒唱歌,等到他们喝得差不多要醉了的时候,便偷偷施展迷惑术询问对方有关于今夜祭祀的犯人的问题。

    但盖尔在一连询问了六个人之后依旧一无所获,最终他的目标落在了一个刚刚加入狂欢人群不久的穿着监狱制服的高级军官身上。

    “尊敬的长官,来喝一杯吧!”盖尔递上了一杯酒。

    “我好像没有见过你。”军官接过酒杯,打量着盖尔。

    “因为我是从光辉城来的,我的姑姑住在城外的村子里。”盖尔用头巾遮住了自己的脸。

    “嘿,你居然还是个半精灵!我年轻的时候曾去过三次光辉城,最记得的是在太阳广场东边的一家叫做菲尔斯的餐馆,他们家的烤鱼非常的好吃!那家店现在还在吗?”军官盯着盖尔的眼睛说道。

    “很抱歉长官,我并不知道您所说的那家店,或许他们已经搬走了,现在广场的东边只有两家酒馆,并没有什么餐馆。”盖尔心里庆幸自己刚刚去过光辉城,不然就要露陷了,但这也从侧面说明这个军官十分警惕,很有可能知道些什么。

    军官点了点头,这才喝下了手中的酒。

    盖尔开始跟军官套近乎,不停地跟他喝酒聊天,但对方的警惕性很高,酒量也很好,按照这种状态继续下去,只怕对方没有醉,盖尔就会先醉。

    突然间,广场的另一边传来了叫骂声,有几个人因为一些小事吵了起来,此时正在人群中追打,弄得广场上的人们纷纷躲避。

    盖尔觉得这是个好机会,趁机混进了人群中,在那几个引发骚乱的人的附近故意偷袭,然后又躲藏起来,并把矛头指向别人。就这样一来二去的弄了几回,这场原本只是几个人之间的打架变为了一大堆人的互殴。

    广场周围的士兵想要跑进人群中制止骚乱,但盖尔却早有准备,故意在人多的地方踢了士兵们几脚,然后又跑到人群的另一边大喊着士兵打人,引发了更大的骚乱。

    “长官,我们从这边走吧!”盖尔跑回了军官的身边,拉着他往人群外走去。

    “谢谢你,我会记住你曾帮助过我的!”军官一边走一边说道。

    “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盖尔偷笑着将军官带到了人群更为密集的地方,然后故意一个放手,不见了踪影。

    军官愣了愣,无奈的向外挤去,但人群实在太乱,有人不小心把酒洒在了他的身上,甚至还有人站不稳踩了他好几脚,弄得他暴躁不已,开始破口大骂。

    盖尔突然从军官的后面出来,用棍子敲了敲他的头,接着再赶紧躲开,此时这个军官已经失去了之前的沉稳与警惕,变得暴躁而冲动。

    “你要是会高级的幻术的话,又怎么会费这么多功夫?”埃尔欧斯带着嘲讽的语气冷不丁的说道。

    “我回去会学的。”盖尔快速的构画魔法阵。

    “你还是先把星级提升起来再说吧!”埃尔欧斯冷笑道。

    盖尔瘪了瘪嘴,将魔法在军官的面前释放,迷惑术在埃尔欧斯的增幅下提高了五倍的效果,使得暴躁的军官瞬间愣住,眼神变得空洞无神起来。

    “你知道今晚的那五个祭品被关在哪里吗?”盖尔低声问道。

    “我是繁星城的副典狱长,当然知道他们在哪,他们没有关在监狱里,而是被关在了宫殿负一层的秘牢里。”军官愣愣地说道。

    “有办法不被人发现的进入他们所在的地方吗?”盖尔将军官拉到一旁坐下,以免被人看到他这副摸样,产生怀疑。

    “没办法,宫殿里的守卫森严,只有带着通行证的人才能接近他们。”

    “你有通行证吗?”

    “当然有,我是繁星城的副典狱长。”军官从怀里掏出一枚银质的令牌。

    “拿着就能进去吗?有限制人数吗?”盖尔拿过令牌,继续追问道。

    “拿着就能进去,没有人数限制。”

    “好的,谢谢你,你现在可以回家睡一觉,一直睡到晚上。”盖尔打了个响指,魔法光点在军官的面前飘来飘去,最终隐没在他的额头中。

    军官点了点头,像个听话的孩子般转过身,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广场上的骚乱在士兵们的介入下很快就平息,人们冷静了一会,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抛到脑后,再次载歌载舞的欢庆起来。

    当太阳向西偏移,将要落山时,盖尔三人分别回到了酒馆中,他们再次在拉扎尔的房间里聚集。

    “我什么也没打听到,城里的人太多了,我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艾伯特带着一脸为难的表情。

    “我就知道,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指望过你。”拉扎尔边说边将三套繁星城士兵的甲胄从一个袋子里拿出来。

    “士兵的甲胄?”艾伯特并不介意拉扎尔的话,注意力集中在桌子上的士兵甲胄上。

    “我们的目标被关在宫殿里,虽然还不知道在宫殿的什么地方,但无论如何我们都得乔装成士兵才能混进去。”拉扎尔将三套甲胄分发。

    “正好我知道他们在哪。”盖尔将令牌拿了出来。

    “这是什么?”艾伯特问道。

    “这是能够帮助我们顺利到达宫殿负一层秘牢的令牌。”盖尔回答道。

    “哈!你果然没让我失望!”拉扎尔显得很开心。

    “你们之后一定得教教我该怎么去打探消息。”艾伯特说道。

    “细心,耐心还有一点小技巧。”盖尔拿起甲胄,笑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