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亿甜心万亿宠〕〔妖宠女友是头猪〕〔山海,术士〕〔明威天下〕〔回到明朝当暴君〕〔这大侠我不养成了〕〔灵异空间建造者〕〔史上最强大妖〕〔我的平砍连劈带暴〕〔诸天神话入侵〕〔都市之第一次有奖〕〔无限之开局一双轮〕〔重生之异界红警〕〔我是英雄导师〕〔我很凶猛〕〔朝唐之上〕〔庶女无敌:王的心〕〔从地狱归来的男子〕〔穿越空间之异能商〕〔农女倾城:腹黑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魔法师的吟游手记 第二章:陌生人
    平静的麦田村发生了如此骇人听闻的凶杀案,凶手的手段凶残至极,使得人心惶惶。治安队将村子封锁了起来,不许任何人进出。

    德文与杨风也无法幸免,他们被困在村子里,不得离开。虽然德文要去参加王城的诗歌大会,但想一想还有大把时间,便只是抱怨了几句,便开始与村中年轻漂亮的姑娘们打情骂俏起来,没有半点紧张感。

    杨风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一大早他便起了床,此时德文还在呼呼大睡,杨风不想打扰他,便抱着琴走出了酒馆。

    村民们的表情都不太好,即便阳光明媚,也无法将这一层阴霾驱赶,或许对于一个十多年都没有发生过罪案的和平小村庄来说,屠夫女儿的死亡实在令他们难以接受。

    杨风感觉后脑勺的伤还有些隐隐作痛,一些零碎的记忆像被风吹起的纸片一般不时在他脑海中闪现,这些记忆大多毫无意义,有的属于杨风,有的属于盖尔。使得他总觉得这个世界不太真实,自己也不是一个完整的个体,毫无安全感。

    “好像我看小说里穿越的人,似乎都没有记忆混乱的问题啊!”杨风坐在河岸边抱怨边拍打着脑袋。

    杨风现在的所在地距离当时盖尔坠马的地方不到五十米,或许是身体本能的反应,他感觉这个地方不太安全,他向后退了一段距离,在一棵松树边坐下。

    杨风调整着呼吸,试图让那些混乱的记忆碎片安定下来,忽然他看到了自己在地球时的一些记忆,不由自主的陷入了回忆中。

    “我在地球的身体应该是死了吧!第一次登上大舞台就触电死了,我可还真是个可怜的家伙啊!”杨风自嘲的笑了笑,摇着头靠在松树的树干上。

    他前世在地球时,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上初中时对音乐产生了兴趣,因此便与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组成了乐队,在高中毕业之后他们在当地也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地下乐队。

    因为玩的音乐比较小众,因此时常入不敷出。最穷的时候五个人同吃一盒泡面,最后连汤水都一滴不剩。一根烟轮流着抽,直到烟蒂烫嘴了才舍得扔。无论春夏秋冬都挤在只有不到十平方的小排练房里从早到晚的写歌与排练,虽然幸苦,但却十分快乐。

    再后来,他们被一家乐队厂牌公司看中,签约之后又灌录了第一张唱片,终于登上了国内最大的音乐节,但杨风却又因大雨导致插座漏电而被电死。

    此时他回想这一切经历,却又没有半点的真实感,看着自己瘦弱纤细的手臂,只觉得恍若隔世。

    “咦?那是什么?”杨风沿着河岸望去,看到几百米外有一处小高地,上面除了一棵大树之外便没有其他的植物,黄色的地表与茂盛的大树显得十分不搭,而一些类似灰烬的团状物,正围着树干漂浮,始终不会落地。

    杨风揉了揉眼睛,再看向大树的时候,那些灰烬般的团状物便没了踪影,他不禁觉得或许是自己眼花了。

    “请问酒馆怎么走?”一个带北方口音的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响起。

    杨风抬起头来,看到一个陌生人站在路边,他迅速打量了一下对方。

    这是个高大健壮的男人,倦意爬满了他的脸,但眼睛里却隐藏着锐利的光芒。他的身上穿着件破旧软牛皮甲,腰上系了个粗布口袋,背后背着一柄狼头形剑镡的长剑。可以从他沾满泥土与灰尘的靴子上看出,他一定走了很长的路。

    “沿着路一直走,就在铁匠屋的斜对面,招牌上写着店主老寇特的名字。”杨风站起来,为对方指路。

    “谢谢。”

    “你从村外进来的?”

    “不然呢?”陌生人觉得杨风的问题有些奇怪。

    “卫兵没有拦你吗?”杨风歪着脑袋,他记得村子已经被治安队封锁,不允许任何人进出。

    “你是说那个靠在村子入口的树桩上睡觉的卫兵吗?他为什么要拦我?”陌生人耸了耸肩。

    杨风走了过来,他好心提醒道:“前两天村子里出了件命案,治安队长下了命令不允许任何人进出,既然卫兵没看到你,那么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的好,不然被卫兵发现了你就想走也走不了了!”

    陌生人摸了摸下巴的胡渣,似乎对命案有些兴趣。

    “能和我讲讲那件命案吗?”

    杨风皱起了眉头,但他还是将事情告诉了对方,而陌生人在听完之后微微只是点了点头,他略微想了想,又说道:“你知道凶案的地点在哪吗?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我倒是方便,不过我发誓,你绝对不会想看的!”杨风瘪了瘪嘴,想起了那晚看到的场景。

    “或许吧,但在我看到之前是不会改变主意的。”陌生人抬起手臂用大拇指指了指通往村子的道路,示意杨风带路。

    屠夫的家已经被治安队上了锁,本该有一个卫兵在门前守着,但现在却不见踪影。杨风不禁在心中感叹这里的卫兵实在是太玩忽职守。

    背着剑的陌生人向四周望了望,确认附近没人之后从头发里拿出一根细铁丝,他将铁丝弯曲起来插入锁孔,只用了两秒钟就顺利的把锁打开。

    在木门推开的瞬间,一股带着腐臭的肉腥味侵入杨风的鼻子里,还没等他来得及后退,就被对方一把拉进了臭气熏天的屋子里。

    屠夫女儿的尸体就这么大咧咧的挂在原处,杨风捂着口鼻侧过脸去,不断想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企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但那浓郁的臭味与这压抑恐怖的环境将他包裹在其中,令他难以忍受,后脑勺的伤又开始隐隐作痛。

    “掰成两半塞进鼻孔里。”陌生人将一颗药丸递给杨风。

    杨风赶紧按照他说的去做,顿时一股清新透凉的味道沁入鼻息,使他瞬间浑身轻松,就连头痛都舒缓下来。

    “这些偷懒的卫兵为我们保留了完整的现场,或许应该谢谢他们。”陌生人检查着尸体,又在房间里转了一圈,试图找到些线索。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管这些事情?”杨风眉头紧锁,他刻意将视线避开,不去看尸体。

    “肚子是用屠刀一刀剖开,钩子也穿得十分精准,说明凶手经常做这样的事情,或许屠夫真的是凶手也说不定。”陌生人没有回答杨风的问题,只是捡起了地上沾满血的屠刀。

    杨风往陌生人身上看了一眼,突然看见屠刀上有一团类似灰烬的东西,就像河边高地上那棵大树一样。

    “那是什么?”杨风指着灰烬团。

    “什么?”陌生人皱了皱眉。

    忽然陌生人背上长剑的狼头剑镡闪过一道绿光,杨风向后退了一步叫道:“你的剑!”

    陌生人的表情中带有一些惊讶,此时那狼头的双眼中亮起绿光,并不断抖动,似乎在提醒有事情发生。

    陌生人毫不犹豫,瞬间就冲出了门口,他的速度之快令杨风完全反应不过来。当杨风跑出门口时,那陌生人已经奔到了百米之外,正向着磨坊的方向急速冲去。

    “这身体真是太弱了!”杨风抱着鲁特琴跑向磨坊,但盖尔身体实在瘦弱,才跑了不到百米就已经气喘吁吁。

    咔!磨坊发出一阵响动,那是石磨启动时发出的声音。这短时间并没有需要研磨的谷物,因此磨坊正处于停工状态,也不知是谁启动了石磨。

    杨风大口大口喘着气,他看到一团灰色的能量体从磨坊的窗子里飘出,绕着磨坊飞了几圈。

    “喂!看那个是什么!”杨风对前方的陌生人大叫着,对方听到了他的叫喊,赶紧停下脚步抬头望了一眼,但从他带着疑惑的眼神中能够看出,他什么也没看见。

    陌生人背后的剑停止了抖动,狼眼睛中的绿光也消失不见。他来到杨风的身边问道:“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灰色,灰色的能量体......”杨风累得不行,已是满头大汗。

    “现在呢?那东西还在吗?”

    “不,不见了......”杨风靠在路边的树桩上,渐渐缓过气来。

    “你是魔法师?”陌生人问道。

    “我是个还没出师的吟游诗人。”杨风摇了摇头。

    “你不止看到了剑里蕴藏的魔法光芒,还能够看到我看不到的东西,这说明你拥有学习魔法的天赋,或许你应该去学习一下魔法。”陌生人伸手摸了摸背后的剑。

    杨风愣住了,他从盖尔的记忆中得知这个世界是存在魔法的,但学习魔法需要拥有一种特殊的天赋,这种天赋在一万人里面才有一人拥有,十分稀少。

    对于生活在魔法只是传说的地球的杨风来说,拥有学习魔法的天赋这件事,是他穿越之后令他最为兴奋的事情,一时之间他陷入了对于魔法的憧憬与幻想之中。

    磨坊处传来了村民们的惊呼声,杨风与陌生人一起望了过去,看到不少村民围在磨坊前。几个村民从磨坊中跑出来,他们挂着铁青的脸色将晕倒的磨坊主拖了出来,并宣布了一个令人惶恐的消息。

    “磨坊主的女儿被人用石磨碾成了肉酱!”一个刚刚从磨坊中走出的村民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春晓〕〔圣女之路〕〔回流大时代〕〔最强医仙混都市〕〔霸宠甜甜圈:夜少〕〔逆天炼丹师:妖神〕〔武道大宗师〕〔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