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诡尸〕〔侯门闺香〕〔天命凰谋〕〔这是一本许愿书〕〔任万物,唯你在〕〔弥天大雾〕〔神念幻天〕〔鬼帝狂妃:系统御〕〔未来一亿年〕〔洪荒之云中子传奇〕〔都市特种狼王〕〔圣天古道〕〔女剑仙〕〔我亲爱的莫先生〕〔武破九荒〕〔戮仙封天〕〔重生之龙在都市〕〔超越维度的主宰者〕〔虫临暗黑〕〔抗日之怒火兵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第18章 阴影觉醒的征兆
    第章 阴影觉醒的征兆(本章免费)

    教学楼的天台,有高高矮矮男男女女的四个身影,在观着一本超级尺寸的大书。

    虽然一直都没有翻页,但那书上,却一直的有新文字和插画不断浮现,其内容,赫然就是刚才萧洪等人的碰头过程……如果萧洪在这里,他就会认出,那是间桐樱、rider、虫爷,还有,呃,剩下的一个不认识。

    那是一个小胡子中年人,消瘦且精神,一眼上去相当的平凡,仔细观察又能发现其有着睿智的头脑。

    英灵:威廉·莎士比亚;职阶:复仇者avenr;力量e;耐久e;敏捷d;魔力c;幸运b;宝具c;职阶能力:enchant施法(c):强化他人或他人所持有道具的能力;基本上用来强化master;而他本人则以观众的身份观赏战斗,还不断的打听master的心境,是让master相当火大的能力;当然,强化的范围,仅限于其中出现过的,“他有狮子的勇气和巨熊的力量”或者“刀剑也无法伤害到他那强壮的身躯”之类;自我保存(b):自身完全的没有战斗能力,好在只要master平安,就几乎可以逃过所有的危机;阵地作成改·场景做成(a):伪固有结界,能将某地域场景化,加强剧本做成的效率,和对剧情的影响力;虽然其强大程度和固有结界没得比,但是胜在不会受到世界的修正;也就是说,场景在成功的做成之后,能够一直的存在;能力:剧本做成(e-?):能够为圣杯战争设定剧本,影响力只在令咒之下;只能决定会发生什么事件,同时可以勉强的影响事件进行(成功率与双方的魔力有关),但无法影响结果;神秘度越高的英灵,对剧本作成的抵抗力越高;每天限用一次;宝具:the globe国王剧团(c):詹姆斯一世支持下的莎士比亚剧团;能够让某角色演员化,赋予完全化妆的能力;可能会被魔术知识丰富的存在识破;firstfolio:开演之时已到,献上如雷的喝彩(c):篡改剧本的能力;能够让剧本所要求的事件,从头再来(可重复);对毫无可能战胜的对手无能为力,但是对于那些存在击倒可能的对手颇为有效(non-sanzdroici:需要咏唱、并非无权);利用圣杯战争正式开始之前,就和servant一起战死的悲剧master的尸体,可以召唤出名为avenr的职阶。avenr的职阶固有能力与战死servant的相同,理念与战死servant的执念相通,执念与战死servant的怨念相反。

    fate/ha中,巴捷特就是用卫宫士郎的身体(假死状态)召唤的小安(因为saber没有死,所以没有任何的固有能力和能力),也就是那个世间一切之恶的代表——士郎对于没有找到正义的伙伴的不甘,居然被蘑菇毫无节操的描述为怨念,这也是其不算吐槽的吐槽吧。

    而现在,本剧情中,没有萧洪的尸体用来召唤真assassin的虫爷,召唤一个avenr也是不错的。

    死去的美狄亚和人民教师,其执念,无非就是爱情啊、悲剧啊,或者阴谋啊什么的。

    这些元素综合起来,就召唤出了莎士比亚,并没有什么不妥。

    “居然没有打起来,来第一天就收获三个英灵,然后直接召唤圣杯的计划,貌似失败了呢……”小胡子的中年人收起了那本巨大的图书,充满歉意的像虫爷汇报:“抱歉了,master,对于这点我也无能为力。剧本做成只能够引导事件的发生,而无法影响事件的结局。需要使用宝具,重新来过?”

    “不必自责,avenr,事态还在老朽的掌握之中……话说回来,那个就是远坂家的远坂凛了吧。不愧是这一次的入选者中,最被好的存在,居然就像公主一样,让那么多的master都围绕着她行动,还真是意外的优秀呢。若是分出胜负的话,胜者大概就是她了!”虫爷一副真是可惜呀的表情,搂着间桐樱喃喃自语的说着。

    “那么,接下来的,就交给你了,樱!”感受着怀中女孩的微微颤抖,虫爷表示非常的满意:“走吧,威廉·莎士比亚!”

    脚步声已经远去,但唏嗦唏嗦的声音却没有停止的响着。

    那到底是鸣叫声,还是拖着黏液的声音,或者是因为溃烂所发出的声音,实在令人难以判别。

    或许这声音,全都包含着吧……不管怎么说,圣杯被移植进间桐樱的身体里面,已经十年了。

    这十年来,女孩的身体也早就,被圣杯的碎片侵蚀到了老者所需要的程度。

    只是,都已经成为迎接圣杯降临的合格产品了,女孩却依旧的讨厌和拒绝争战。

    要怎么才能够让“她”,具有战斗的意愿呢?这是一直困扰着老者的问题。

    出乎意料之外,女孩在这方面的精神防壁,意外的坚固:“不要,不行的,那样的我,他一定会相当的讨厌的!”

    这就是所谓的少女情怀么?多么令人蛋疼的想法啊,你确定这不是某街头的言情目录?

    老朽可是,早就已经过了,会因为那些东西而感动的年纪了啊!

    老朽当然要阻止你!老朽不同意这种做法!

    怎么可能为了这些无聊的想法,在最后一步之前,就放弃老朽几百年来,所追求的一切?

    为了这些东西,老朽早就已经付出了一切!

    如果你认为仅仅这样,就可以让你为所欲为的话——老朽就先杀了你的这个幻想!

    世上最坚固的要塞么?

    如果从本身的内侧下手的话,也并不是那么的难以破坏,昏暗的感情,不正是改变它形貌的关键?

    其实任何人都可以变得很毒,只要他尝试过,什么叫做嫉妒……老朽并不会介意他人怎样我,只是不过不想别人比我更开心,仅此而已。

    讨厌参战的“它”,已经被一句话摇晃起了天秤。

    摇晃起来的话,那就够了。

    就算只有微微的倾斜,就算只是连本人也没法发觉到的倾斜,无法打开的东西,已经有了空隙。

    然后……慢慢的化身阴影,再吞噬一切吧,樱……到最后,就由老朽来摘取那完美的果实!

    “哈哈哈哈,老朽所要的空隙,已经出现了啊!”

    虫爷的笑声在走道回响,渐渐的远去。

    “园香,别进去!”当几个熟悉的身影再次的出现,晓美焰拦住了她们。

    这正是昨天,萧洪碰到的那三个女孩:金毛、蓝毛,和小圆脸。

    “哦,为什么要听你的啊,转校生?”

    “沙耶加别这样……”

    “喂,晓美焰是吧,有什么事么?”

    “自己感受吧,麻美。”晓美焰指着校门,对着麻美说道。

    “咦,魔女么?”

    “不是魔女,是更不好的东西!”

    “怕什么,即然是不好的东西,那才更加的应该去消灭它吧。这不正是我们魔法少女,不可推卸的责任么?”

    “说的好,一库!”x2话说,土狗和大妈,你们两插个啥嘴啊,难道你们也是传说中的魔法少女?

    萧洪的脑海里面,登时的联想到了某只名为相川步的僵尸,脸色瞬间就蓝的发紫……“嗯,走吧,小圆,还有沙耶,去我战斗吧,我会保护你们的!”

    “麻美,我说过,再把小圆带到这种危险的地方,我会杀了你的!”

    “小,小焰,别这样……”

    这个,小圆脸啊,你究竟是那边的?

    在小圆脸那可怜兮兮的目光之下,晓美焰还是败下了阵来。

    “好吧,好吧,等会可不许乱跑,assassin,等会不用管我,小圆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可是master……”

    别啊,能补充ex级魔力的master可不是那么容易碰到的。你要是嗝屁了,我也会很困扰的。

    那一刻的萧洪,觉得很纠结。

    “没事的,assassin。我有橙子老师教给我的逆光剑,常规的英灵是绝对无法伤害到我的!”

    逆光剑,逆转时间以扭转因果的灵装,那不是巴捷特的独门绝技么,怎么橙子sama也会啊……话又说回来,逆光剑还真的是,最最适合晓美焰的能力呢!

    不愧是橙子sam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