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旁门妖道〕〔盛世锦爱,惹火娇〕〔游戏点亮技能树!〕〔穿越七三之小小媳〕〔重生主神混都市〕〔都市之不败主神〕〔想抱你回家〕〔绝世宠妃:殿下,〕〔都市极品神医〕〔蓝眼泪与荧光海〕〔白昼几重〕〔情深似浅〕〔猫殿下的精分日常〕〔太子妃是个大胖子〕〔极品护花小村医〕〔盛世为凰:暴君的〕〔瑟瑟生婚〕〔噩灵客栈〕〔透视小毒医〕〔道侠厉天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13 Dark的补完计划
    更新时间:20-0-2

    确实,萧洪在这个剧情的状态,和他在fate剧情,甚至是生化世界中的表现,都要差距得太多!

    那很多很多的失常举动,比如说大规模感染什么的,完全就是没有把人当作是人,纯粹是大魔王一般的行径……

    ……虽然她也没有去阻止,只是默默的旁观……

    ……但是,她确实是觉得,那相当的不对劲!

    “咦……”偏着头的盯住saber,萧洪突然就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于是他一个闪身,挡在了saber的前面,并把双手架在了saber的肩膀上:“呜呜呜,我的saber酱终于是进化了……泪流满面啊,来,先啃一个!”

    搂住,妄图拱猪游戏什么的……

    而saber,自然是通红着脸,右手抓住某无节操的头发,左手的用手心撑住这无节操的鼻子……

    她一边的摇摆躲闪,一边用极度傲娇而又严肃的语气的回答:“别开玩笑了,有人不是说不喜欢,被人打断他计划的节奏么?”

    “……还有,你老实的告诉我,在这个剧情里面,你究竟是个怎么回事!”

    [神吐槽:好吧,某人承认,他写到这里的时候,还真是在脑补,某傲娇的炮姐……]

    saber那突然就认真下来的眼神,让萧洪停下了他那无节操的某骚扰。

    他深深的了saber一眼,然后一个侧身就到了saber的右侧,其左臂依然搂着saber的肩膀,他们继续的前进……

    “呐,莉雅,别担心……那并不是我,呃,其实也是我,或者说,那并不是真正的我。”

    萧洪如此的解释:“我的精神状态,并不存在你担心的那些问题。我只是想要秀一下,所谓下限而已!”

    [神继续吐槽:还下限,非m你的下限已经够下了……再下我们就该下架了!]

    “怎么说呢,在生化危机的世界,因为一些意外,我得以触摸了所谓根源,还差一点就被某些东西所诱惑……”

    “在那里我终于是确定了,每个世界都有其意志所在。”

    “所以我就在想,我有必要去了解一下,世界意志的大致模式。”

    “以及,我想,按照世界意志的指示去制定计划,会有怎样的收获……”

    “当然,最主要的是,我想要了解下,所谓被河蟹和草泥马的极限,究竟在哪里!”

    “刚好在某种程度上,所谓的始祖本能就是个体和世界的对话。正是这种本能,让始祖们能够驱福避凶,鲜有陨落的危机。”

    “所以呢,在进入这个剧情之前,我就自己照着镜子的,用魔眼催眠了自己……”

    “……在这个剧情中,所谓的始祖本能,就成为了我行动的,第二高优先级的指令!”

    “而这个催眠,又以轮回空间有关剧情结束的提示,做为中断信号。”

    “始祖的本能突然就操纵着我杀死了战廿一,又阻止了我去杀死dark。而现在,始祖的本能又拒绝我去处理那些神经毒气……”

    “dark已经是这个剧情,最后的主角了。而主角之所以会成为主角,那是因为他们有契机,去完成什么大事或者伟业。”

    “这十万吨的万兽基因毒气,或者就是最后的主角dark,变成真正的主角,并让这个世界的某些东西完善的契机吧。”

    “……显然dark将会吸收这些毒气,救下一个可能的末世,成为最终极的所谓英雄;”

    “……而他的t进化,也将在万兽基因的帮助下,变得可控和完善;”

    “两者结合,dark很有可能成为,这个世界新的始祖,甚至连uo都有可能……”

    “或许,这些就是这个世界的所谓命运,在经历了那么多事件后,所演化出的最终剧本吧……”

    “……可惜的是,我们却没有那个机会,去围观某dark的救世主传说了呢!”

    “……”

    边说边走,最后的机房,已经出现在了两人的视野。

    在门口,saber突然就停了下来。

    而怀中人儿的动静,自然也让萧洪,紧跟着停了下来……

    ……他低下头,才发现saber盯着他的眼神格外严肃,似乎是在审视着,他的灵魂!

    saber盯着萧洪的眼睛,如此的问:“那么,萧,你的收获如何?”

    “收获很满意,但这过程我很不满意,就好像我只是个傀儡一般……现在的我非常庆幸,我在生化危机的世界里,拒绝了所谓的阿克夏纪录……”萧洪的回答,也很斩钉截铁:“……不然的话,我很可能以后都是这个样子,直到我,成为和某个存在类似的,某类存在吧!”

    saber继续的盯着萧洪,她又问:“你刚才说,在这个剧情中,始祖的本能是第二高优先级的指令……那么,第一优先级的指令呢?”

    这问题直接就让萧洪楞了楞,然后才顾左右而言其它的回答:“……嗯,那个啊,让我想想……”

    saber当即使用了,所谓的龙威言灵:“说实话!”

    萧洪:“当然是你们的安危喽!”

    saber:“……”

    发现了saber的神色不对,萧洪赶快手忙脚乱的解释:“安啦!安啦!要知道,无论是英灵还是死徒,其存活都是以我还活着为前提的!所以,要想实现这样的指令,肯定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为第一要务的啦……你知道的,我可是很自私的家伙呢!”

    出奇的,就这个问题,saber并没有多做纠缠。“答应我,这种傻乎乎的事情,以后不要再做了!”她只是这样的,嘱托了一句……

    “……嗯!”如此答应着,萧洪推开门,两人就这样,默默的走了进去。

    而其它的妹子们,也已经完成了各自的工作……

    “啊,好了好了,没有什么遗漏了么?那么,我们回去了!”萧洪如此的说着。

    以及,“……5!4!!2!!回归!”--这是源自轮回空间的,那无法形容的声音,简称莫名的声音。

    ……

    萧洪是离开了,但是这个名为拳神的世界却依旧存在,也仍然在书写着,它自己的历史……

    不知道过了多久,dark苏醒。

    而战廿一埋设的基因毒气,也已经爆炸!

    所以,醒来的dark,就听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世界的声音、呼号的声音、死人的声音!那是美好、丑恶、希望、绝望……他已经知道一切:过去,现在,以及未来,都历历在目!极限的自我认知、多重主角气运的加身、理所当然的触摸根源、和在极限利用率下,那突破极限的进化!萧洪通过bt9,留在他身上的各种乱七八糟,在世界的沟通和融合之下,让他彻底得与众不同……

    “切,什么对错,什么虚伪真实,我只是想做!”

    “我要做什么,又和正义和邪恶何干?”

    “即然那些是我在以前曾经守护过的……那么,不管是为什么,我才会去守护……都没有理由,让它就这么样被破坏!”

    “好吧,shin你赢了!我果然,是个好人!”

    dark冲开了大地,从地下基地中,飞升而出……

    “九天玄刹,化为神雷;煌煌天威,以身引之!”

    那是天怒!天要震怒,是因为人要破坏,要破坏这片孕育和成长他们的大地!据说在那个时候,是风伯卷起了黑色的飓风,将扩散开来就足以破坏世界的毒气卷上了天空……也据说那个时候,是雷公降下了紫色的闪电,将那足以灭亡人类的恶魔消灭……

    而dark,则化作巨茧,远远的沉入了海底!

    沧海一粟,在他苏醒以前,也没有人类,能够再找得到他!

    茧中的dark,做着奇妙的梦,也发生着莫名的变化……

    那梦中的内容,无非就是树形图、门、圣杯、根源之涡、以及一些,其它什么的存在……

    ……等他再次的苏醒,将带来变革。而这个死气沉沉不见阳光的世界,也必然变得美好!

    ……虽然对于萧洪来说,那已经是毫无意义的。他不可能将这个低端的世界个人化,仅仅就为了回到这个世界观摩一下……

    ……但是对于这个世界,那却已经是最重要,和唯一不容改变的事实![(m)無彈窗閱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永生不灭〕〔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