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生道途〕〔位面超级替身〕〔农门酒香〕〔回到八十年代做土〕〔伪装成隐士高人〕〔夜鸦主宰〕〔盛宠令〕〔启禀殿下:夫人又〕〔散修难为〕〔寻尸人〕〔最强魔王天团〕〔海贼之极品置换系〕〔极品小农民系统〕〔重生王牌军嫂〕〔医妃难宠:王爷和〕〔林君河楚默心〕〔高轩春暖自怡人〕〔我老板是阎王〕〔我有一个工作台〕〔都市传说之武神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第406章 饭虽然不能乱说
    第406章 饭虽然不能乱说

    亟,本是象形文字,源自甲骨文,是极字的初文。其意义,本来是极点,或者说是尽头……

    在字形上,亟字是中间站有一人,手持干戚(右手刀斧左手执盾),意为披荆斩棘又横行无阻。此外,亟字上面有一横意为极于顶,下面那一横意为极于踵,意为顶天立地且卓尔不群……

    顶天立地又横行无阻,那大慨是描述了一种:盘古开天地或者说刑天执干戚以舞、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吧……

    ……尽管到后来,亟字也不再是亟……这字被白字帝们,野蛮的***了很多其它意思……还美其名曰,假借字、通假字!

    这个字,再换一种说法去解释,那就是:天上地下,独此一人,是为亟!

    同时,在世界来,亟等于气,象征着无限气数……

    ……这无尽的气数当然只是相对:但若是其人气数有损,世界可是要拿自己的气数,为之补足的……

    “切,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都搞得,好像他才是主角似的!”在那个时候,当萧洪通过末世魔眼到了,这个世界对莱因哈特·阿尔法给出的定义以后;他着世界中心某个被填充了不明意义的虚影,也只好仰天长叹!

    “只可惜俺的户口不在这里啊,当真是可惜啊可惜!虽然说这冥界也没有什么大的前景,但这也未免实现得太过容易!……那可是无尽气数啊!那不就是说,以后他都可以冥河之水随便用,需要多少只管放心大胆的拿?那不就是说,只要这冥界还没有被消灭,他都能够做到真正的不死不灭,怎么都可以留下一点真灵,紧接着就是卷土重来?……切,不就是自打这个弹丸之地诞生后,在合法意义上的土生土长之人中,第一个突破某界限的存在么?”当时,某人在心里相当吃味的如此设想着:“像这种挥挥手就能灭掉的世界,俺还不上哩!”

    但是,怎么的,在萧洪的心底,也还是有一些不甘:“唉,这天命,也未免来得太简单了吧!弹丸之地他都要这么的[哔-!]……那要是让他在洪荒大宇宙,第一个的突破界限,还不得[哔-!]到,翻……翻了天……天去啊……呃,好吧好吧,大慨这就是轮回空间里面会有这么多的世界一个又一个不断出现也不嫌累的真谛了吧……”到这里,萧洪他终于是愣住了,他再也无法往下继续,他的精神自愈法了……

    因为,据说在洪荒大宇宙里面,那第一个突破的家伙,可当真是要翻了天去啊……

    ……那可不就是某个,名为鸿钧的[哔-!][哔-!][哔-!][哔-!]的,最为[哔-!][哔-!][哔-!][哔-!]的存在么?

    ……着自己那第五等级材质的神器·贤者之石(eeeee),萧洪可是很清楚,最[哔-!]的存在,也就能[哔-!]四下而已!

    [久违的,所谓(哔-!)的分割线……]

    若是迅捷一点、真诚一点、持久一点的话,就一定会成为达致极点的,足以令天河断流的奇迹……

    浊月成亟涯角横,长河断流天海分:那就是所谓的亟流之剑了。

    ……那当然不是某国风格的,所谓亟流剑!

    在那个时候,当心里微酸的萧洪,给莱因哈特·阿尔法,讲述了这亟流剑,在名字上的意义以后……

    “……要足以斩断天河?原来,这个就是亟流这一说法,在字眼上的含义了……”那时候,莱因哈特·阿尔法,他突然的问道:“那么,大人,这就是你对我的期望?你依旧的希望我,或者说放任我,就这么样继续的强大下去?”

    当时,萧洪是这样回答的:“当然,为什么不呢!无论是谁,能够更加强大,总是好的!”

    而莱因哈特则回答:“为什么?”

    萧洪自然是要反问:“你说为什么?咦,你居然要问为什么?喂喂喂,这也未免太奇怪了吧……做为主君,不是应该总是希望他可靠的手下,能够更加强大一些么?你想啊,你越强,能够转手留给你干的事情不是就越多,那我不是就可以更加的清闲,分出精力去干别的事?”

    “可靠?那是说我么?咦,大人,为什么你要这么想?”

    “怎么了,难道说,你还不够可靠吗?”

    “不是的,而是说,万一……”

    “你多心了,阿尔法!要知道,只要我还比你强大,你就永远都是最可靠的……”

    像这样的对话,终于让莱因哈特变得有些,犹豫了起来:“大人,将一切都依托于暴力,始终是不可取的……而且就算是如此,大人你就不担心,像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我会强过你么?毕竟,我可是降将,还是没有家眷的那种……要是万一……”

    终于,我们的影帝大人动了。轻轻的搂住莱因哈特的肩膀后,萧洪昂着头拍着胸脯,用相当大的声音,万分豪爽的说道:“哇哈哈哈,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阿尔法啊,在你得变强大的同时,我也一定会同时的更加强大!再说有万一不是更好?那样,我就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丢给你,然后去全心全意的追求,我自己的道路了!”

    “大人,不是力量的强大之类的,而是……”

    着似乎是矛盾起来的莱因哈特·阿尔法,某萧洪的笑容,依旧是,也永远是如同渚薰一般的,那种俯瞰众生的和蔼……

    ……话说,如果给渚薰换上一对眯眯眼,会有什么样的即视感?……关于这个,某个在东北挖煤的兵器,最为清楚……

    于是,他装模作样的继续问:“而是什么,阿尔法?”

    “额,那个……是,是大人刚才所说的,关于亟流的缺陷:其中的快和持久,我都可以理解……但是这个真诚,就恕属下愚昧了!”

    好,不错,这个问题值得深究!所以,偏着头,萧洪又开始发挥了:“啊,你说那个啊……嗯,因为恐怖气息是一种杀意;而杀意则是每个人心底下,最真实东西的显现。所以,只你亟流剑的气息,我就能知道很多东西。本来嘛,像忠义、叛逆、正义、邪恶、公正、私心、仇恨、**之类……这些与相性有关象征本心的东西,对于正常人来说,在其杀意中无论如何都会有那么一丝显露的!但是,你的心出了问题:在你的杀意中,我不到任何的东西!是你丢掉了心么?这不可能!那么,还是说,你都不敢面对自己的本心?所以我才要说,让你的剑真诚一点……则是你必须面对的!为了你的剑,去面对自己的本心,然后再找回它们!……只要做到的话,你的剑将会发生,足以翻天覆地的变化。而面对自己的心,也不会很难:所以才要说,我相信你,你绝对能行的!”

    良久,似乎是有着某种决意后,才抬起头来直视萧洪的莱因哈特,终于开口:“需要真诚的,就只是我的剑么?”

    对此,萧洪的回答斩钉截铁,没有一丝的犹豫。那似乎那就是真理,那也似乎是早就准备好的台词:“是的!做为剑者,无论如何,也应该最低限度的,对其剑表露真诚……否则,剑心必将走上邪路!而剑心对于剑者来说,又是会永远相随,并反过来影响剑者一切的伙伴。一个剑者,若是对其剑心都不能够真诚,那么终有一日……他会被扭曲的剑心所吞噬,成为剑妖!”

    等萧洪说完后,莱因哈特顿了顿,又问道:“那就没有别的什么,需要真诚了么?比如说,我本人?”

    这样的言辞,自然是换来了,某影帝的勃然大怒:“……你竟然会以为,我是那种人么,莱因哈特·阿尔法,你太让我失望了!吾辈可是一直都坚信着,每个人都应当有自己的生活和奋斗……而且无论情势是如何的困苦,吾也一直的贯彻此言行!吾对汝当然也一样:吾向来就无意干涉汝之生活,更无意强加给汝,吾之理念……吾并非是暴君!汝也只需要按照本心所指,在吾之庇护下享受生存和战斗的乐趣即可……但是,吾方才所言绝非虚妄,阿尔法,你一定要铭记:做为剑者,定然不要欺骗你手中之剑!对于剑者而言,那是绝对的本分……好自为之!”

    一脸怒意的起身后,萧洪他连头也不回的,就慢慢离开……嗯,他离开的确实是,相当相当之慢……

    而莱因哈特,则急忙就对着某影帝的背影,以骑士的礼节,相当正式的跪下请罪道:“抱歉,my_lord,我有罪,但是……”

    在莱因哈特的声音一响起的时候,萧洪就已经停下了脚步。只见他头也不回的着地面,并压低了声线的小声说:“所谓的真诚,就是按照你心之指示,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情……也就是在做每件事情,比如说出剑之前,都一定要问问自己,你会后悔么?”

    而似乎是做出了某种决定的莱因哈特,他也低沉着附合道:“我明白了,lord,每件可能会让我后悔之事,我都断然不会去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