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命运升级〕〔都市之九天大帝〕〔神医弃女〕〔一术镇天〕〔吞食天地之系统〕〔茅山捉鬼笔记〕〔重生都市高手〕〔封少的掌上娇妻〕〔重生九零之军妻撩〕〔我的极品美女老师〕〔我家学生能改变历〕〔八极武神〕〔我吞了一只鲲〕〔萌宝来袭:爹地请〕〔冷面神尊:霸爱纨〕〔道在阴间〕〔掌门要逆天〕〔绝版猎灵师〕〔乱世为后:傲娇王〕〔年先生,慢慢喜欢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第455章 俺今天迂回三次
    第455章 俺今天迂回三次

    “啊,是的,就是战争!几个魔术师之间的争斗,其破坏力之于人类,就已经被称作是战争的级数……”

    “那么,做为这世界上两大巨头的千年城和圣堂教会,两者之间那不得不进行的,你死我活的激烈碰撞,又要被称为什么?”

    “……乃至,在现在来,做为世界第三大势力的魔术师协会,也要不安现状了……”

    “做为一个必须要更替大时代的战争年代,这是个相当不幸的年代;

    “……因为,会死,很多人。发生在东京的事情,必然也只是一个序幕、一个开端……”

    “但是你们很幸运,在这样的大战争年代,可以到很多千万年也难得一见的大场面!”

    “……那会给予你们开阔的视野,让你们在日后的强大之路上,少走弯路!……你们的前途,也都将无可限量!”

    “貌似,真正的强者,都是从真正的战争年代,一步一步踏着千万枯骨走出来的呢!”

    针对役小明有些颤抖的询问……富江她也适时的抬起头来。着天空那依旧红色的云彩,她有些意义不明的如此呢喃。

    “战争?无可限量的前途?……我宁可不要这种无可限量的前途……为什么,明明知道会牵连很多无辜的人,大家却不努力的阻止这一切呢?”神裂火织她这样问。显然,她的语气虽然坚定,却也有些无力……貌似,最进,她所坚持的东西,崩碎的相当厉害。

    曾经有点自信的认为,自己好歹也算是个成功的、受人爱戴的教皇;结果,那只是某萝拉·斯图亚特最大主教的恶趣味……

    曾经十分自信的认为,作为世界上仅存的二十多个圣痕者之一,自己无论如何也应该是相当厉害的;结果,在八杰集的传承印记的衬托下,圣痕的力量居然如此渺小,紧随其后还见到了各种规格外的生物出没……

    曾经自信满满的认为,在加入必要之恶后,自己会真真正正的成为最强大的、和恶魔战斗的、并且守卫人类的勇者;结果在各种各样的魔王面前,尚未完全觉醒力量的自己毫无作为,就只能无力的着各种前辈展示力量……料想中的勇者战魔王,却不过是个游戏罢了!

    ……好吧,勇者战魔王,还真是个,相当有名的游戏……

    到现在,又有人要告诉她,因为身份上的问题,她已经不适合再对做完恶的人类出手了……

    在另一方面,神裂火织她曾经认为作为百年老字号的第零圣堂区很强大。

    结果,原来那也就是必要之恶辖下,一个无关痛痒的盲肠组织。

    然后,当她从各方各面的蛛丝马迹,推断出必要之恶那绝对规格外的各种战斗力……

    无论是在军队上,还是在军备上。即便是最为纯粹的机械白痴,当到形形色色超现实的罗伯特出没,她也能够清楚的得出结论:无论是在哪个方面,教会所持有的力量,都足矣媲美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国家。只是,那样的,足以带来灾祸的力量,真的是有必要么?

    这几个月来,神裂火织她曾经有不止一次的,产生过如此疑问……

    而每当她在私底下向比较亲密的最大主教如此问起,萝拉·斯图亚特最大主教,都只是眯眯眼的、坏坏的微笑着,并学着某人的样子摸着她的头告诉她:那不止是有必要,还是很有必要……

    她也终于是证实了,在必要之恶之上,还有着千年城、魔术师协会和圣堂教会这样的,彼此之间要纠纷不停的庞然大物……

    那些确实是庞然大物。仅仅是从以前道听途说得到的一鳞半爪,她也感受到了那种压迫性的强大,很久了!嗯嗯嗯,不管怎么说,自己的组织越来越强大,是好事……只是不知道必要之恶的实力,比诸三巨头如何……神裂火织于是又有了,这样的想法。

    好吧,单纯如神裂,她并不清楚,有一种东西,叫做藏起来的牌。一旦双方都底牌尽出的话,不讨论萧洪的其它实力,仅仅凭借必要之恶的实力,仅仅凭借八杰集、破法者部队和拂晓部队:萧洪的势力,那也就是能而已,都不够三巨头的任何一方塞牙缝的!

    到了现在,又是同一人告诉她:战争就要爆发了……

    那是以必要之恶教会的力量,也无法阻止的,三巨头之间的战争,还是你死我活的战争!!!

    不论你是愿不愿意,命运的齿轮都要无可抵挡的转动!总之,那战争,就是要无可避免的爆发,并夺走更多的生命!

    这些,都不是神裂火织,所愿意到,所能够接受的!

    以前的自己,果然是沉眠于一个英雄游戏的梦中么?果然,到头来,自己是无力去改变任何事物的!甚至,作为一只蝼蚁,自己永远也只能仰望,在巨人之间的争斗么?苦笑着,神裂火织的脸色,有些难,也有些苍白……

    我该作些什么?我该怎么去做?我又能够作些什么?!她如此的自问。

    在莫名其妙间,在某人的预期中,在神裂火织的心里,在某些精神层面的暗示下:终于有不惜一切追逐力量的种子,开始萌芽……

    ……精神层面的暗示!?果然啊萧洪你这个混蛋!就说,这都不太像是神裂火织的风格了呢!

    嘛,当乌龟从它那,用各种梦想理想空想编织的外壳中探出头来,并见识到了外面世界现实的残酷以后:那乌龟是选择脱离意义不明的壳,最终化身玄武呢……还是,缩回头去,心安理得的继续做她的乌龟?

    某千年城的迷宫中,有某个形容猥琐的家伙,也终于是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

    在习惯了壳的保护后,又突然失去壳,那可是很危险的境况呢:一不小心,就不知道会被调教成什么……以及,那样的动作,可是需要异常的勇气得!也幸亏这是神裂火织: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敢于离开壳的!

    ……喂喂喂,非m你这个混蛋啊,你怎么可以把神裂大姐头比喻成为乌龟!……果然有人要如此的怒吼。

    好吧好吧,神裂酱不是乌龟……非m表示他向来都是个乐于接受意见的好同志……

    于是就有了这样一段话:嘛,当蜗牛从它那,用各种梦想理想空想编织的外壳中探出头来,并见识到了外面世界现实的残酷以后:那蜗牛是选择脱离意义不明的壳,最终化身鼻涕虫呢……还是,缩回头去,心安理得的继续做她的蜗牛?

    ……混蛋啊,这鼻涕虫又是什么回事啊!你以为脱壳后稍微着点凉就会感冒么你这个混蛋?那还不如乌龟呢!!!咆哮,又见咆哮!

    所以,让我们从蜗牛处……不不不,是让我们从乌龟处重新开始吧……

    所以才要说,非m勿扰,果然是个乐于接受意见的好同志!

    嘛,当乌龟从它那,用各种梦想理想空想编织的外壳中探出头来,并见识到了外面世界现实的残酷以后:那乌龟是选择脱离意义不明的壳,最终化身玄武呢……还是,缩回头去,心安理得的继续做她的乌龟?

    在习惯了壳的保护后,又突然失去壳,那可是很危险的境况呢:一不小心,就不知道会被调教成什么……以及,那样的动作,可是需要异常的勇气得!也幸亏这是神裂火织: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敢于离开壳的!

    ……喂喂喂,节操啊节操,你还真的要再来一次啊呃啊啊啊啊!我说,凑字数不能凑的这么理直气壮啊混蛋!

    某千年城的迷宫中,有某个形容猥琐的家伙,也终于是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

    更何况,习惯了壳中温暖的家伙,突然就赤条条白花花的冒着暖气从壳中脱离出来,并伴随着呼吸的动作微微颤蠕着……

    当那温润美白光滑细嫩凝脂如玉吹弹可破的肌肤,暴露在空气的清冷和寒风的凛冽下,是不是会泛起一声嫩红的鸡皮疙瘩……

    在那样毫无抵抗力、缺乏安全感、乃至因为未知而迷惘畏缩的境遇下,再遭遇风吹雨打花落去之类的标准剧情,又会否流个鼻涕打个喷嚏甚至更进一步的,发着高烧开始变得神志模糊痴痴颠颠?

    那时候,或许需要的,也只是一双带着体温、饱含温暖的大手,覆盖上去吧……

    某人那意味深长装着深沉的微笑,终于是彻底的走形。那是一头一脸的淫笑啊有木有:哇哈哈哈,神裂火织啊,就这样按照俺的期待,彻底的成为俺的……嗯,那当然是成为俺最好用的棋子……都不要想歪啊有木有,你们这群子思想不纯洁的坏淫!

    ……就像二舅喷大舅一般:“你妹啊,湿湿的,又硬又软:你这兵器,伤风败俗啊!……”

    ……北冽鲸涛擎海潮,和他的得以兵器号雨鲸脉,一起的泪流满面……

    [神迂回的神补充:乌龟和鼻涕虫相关文字的最终版:河蟹神兽版本:]

    [……嘛,当寄居蟹从它那,用各种梦想理想空想编织的外壳中探出头来,并见识到了外面世界现实的残酷以后:那寄居蟹是选择脱离意义不明的壳,最终化身神兽河蟹呢……还是,缩回头去,心安理得的继续做她的寄居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