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世神凰〕〔极品妖孽强兵〕〔青梅萌萌哒:竹马〕〔天神学院〕〔校花的无敌兵王〕〔娇妻狠大牌:别闹〕〔快穿攻略:黑化请〕〔Hello,神秘老公〕〔重生八零:军妻有〕〔鬼妖曈〕〔甜宠101分:腹黑大〕〔宠婚甜酥酥:小鲜〕〔网游之神王法则〕〔原来我是妖二代〕〔大神别跑,哥罩你〕〔混元道纪〕〔重生之黑萌的养成〕〔乔先生,撩妻上瘾〕〔快穿之反派BOSS求〕〔仙庭封道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第506章 大家都是白条党
    第506章 大家都是白条党

    为了避免覆天殇颠覆大幽冥通道和大轮回通道后,粘染过大的因果业力,萧洪只能够挺身而出,直面半花容。

    覆天殇动手的代价实在太大,偏偏素还真又好死不死的掉线了,做主公的也只轻装身上阵。

    气势的碰撞,萧洪本不该有丝毫胜算。

    哪怕是萧洪他持有aa等级的完美之血精神方向进化,或者说还持有aa等级的绝对神秘。

    完美之血的精神方向进化,和之后世间一切之恶的剥离,让某人的精神抗性意外的强大,足以无视aaa程度以下的精神攻击。

    而通过各种坑蒙拐骗的弥天之慌,所假借的太上元皇始帝身份,为萧洪带来了aa等级的绝对神秘。那份神秘,可以无视aa程度以下的术法攻击,可以具现崩溃掉cc档次以下的所有虚幻之物……萧洪的这个幻想杀手能力,成色方面当然是比不上tm世界中,寄宿有白皇哈库罗的那只真正胡来的右手,但也非是一无是处:它不再局限于右手,而是可以伴随着北冥罡气的扩散,遍布全身。

    但是这两个能力,都太偏向于防御,只能够让萧洪立于不败之地。

    绝对神秘确实不是防守性能力。做为魔术师们穷其一生的终极追求,绝对神秘也不可能只是防御性能力。

    aa等级的绝对神秘,其完整属性,应该是aa程度的术法抗性、bb程度的绝对伤害、和cc程度的具现崩坏三个方面的集合体。那所谓的绝对伤害,是指释放的魔术能够无视一切慨念和义理,无论如何都要造成那个水准的最低伤害:除非是那魔术没有命中目标,或者是中途就被另外一份绝对神秘具现崩溃,崩溃或者削弱。

    ……在某种意义上,绝对神秘,和eva体系的at力场,异曲同功。同时,也只有拥有绝对神秘属性的魔力,才会被称作是,大魔力……

    可惜萧洪的身体,本身就是一个魔力汇聚的炸药桶。现在,更是进化成为了,应龙元力堆积的原子弹。某人已经连一个魔术飞弹,都释放不出来了……自爆,是某人目前拥有的,唯一性魔术。所以绝对神秘,之于进攻的犀利,某人只能够闭着眼睛无视之。

    ……神灭斩和重破斩,是魔法而非魔术,借用的也是金色噩梦魔王的力量,并不使用萧洪的魔力,所以萧洪的绝对神秘无效……

    萧洪要想以此反击半花容,那是休想!

    无论国势还是人势,萧洪的皮包公司,确实都拍马也赶不上,阊阖国百年经营。好在某人也并非就是全无办法。

    在国势之上,萧洪终于是动用了国运,或曰龙气。

    在向素还真习得了慧眼穿云以后,萧洪就已经重新的审视了冥界。放眼整个冥界,也只有骑士王国圣·古伦,可以拥有一丝龙气镇压国运。至于其它诸国,只能说连龙气都算不上,都几乎就是龙脉,仅仅是一丝丝气运的脉络!

    萧洪他早已经得出了结论,龙气剑,应该是在此界,无人可当、几近无敌的存在……

    另一边,半花容也终于动容。“素还真,你竟然传授他龙气剑!”半花容的声音,不再镇定。她言辞中的意思,也无非就是责怪素还真犯规,竟然将自身的龙气灌注给萧洪,助长傲来国之势。

    要知道,半花容会对素还真以礼相待,甚至肯同意和傲来国商谈同盟事宜,为了得知潇潇的下落只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还在于她想要谋划素还真身上的龙气!

    冥界人治之力微薄,龙气孕育不易:这一点,百年苦工的半花容,已经深有体会。

    矮子里面拼长人:明明只需要有一丝龙气庇佑,阊阖国便可以不再龟缩阊阖星门一隅,转而潜龙出渊问鼎天下。但就差那一步!以半花容的百年苦心,阊阖国距离汇聚自己的龙气,还要千百年的程度……临了,这千百年还不能够有一丝一毫的差错!

    千百年?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不知道有个词叫做迟则生变么!?以半花容的傲气,她自然是不会接受那种现实。

    就在这个时候,素还真终于出现。在到素还真的第一眼,半花容就想起了声威赫天下的龙气剑。素还真的那身龙气,出自龙气汇聚相对容易的苦境,不仅价格便宜量还足。若说半花容对之没有什么想法,那是假的!

    偏偏,万年不死素贤人盛名在前。花半容她再怎么样自信,再怎么样胜过素还真毫无压力,也知道谋夺其龙气实属不易。也只能示以亲近、徐徐图之。何况她想要的,并非就是素还真的全部:她只需要一丝,也仅仅是一丝!……这个要求,应该比较容易被接受吧。

    ……对苦于阊阖国根基不稳的半花容来说,能够有一丝龙气,让她施展偷龙转凤之术,令龙脉化形镇压国运,就足够了……

    ……当然了,在半花容的计划中:若是素还真不识抬举,她也不介意,一步一步的,取走所有!

    ……

    这样的大前提下,当萧洪龙气加身,聚神凝体出应龙之兆的时候……

    能够以龙气剑硬抗半花容现在的声势,在她的印象中,素还真的龙气剑也不过如此!

    也就是说,素还真的一身龙气,已经尽数渡给此人了不是?!……于是,半花容就感到,她受到了污辱。

    也是了,当为了某人的什么东西而屈意逢迎,但对方吃干抹净后,临了才不负责任的说那东西我已经出手了……像这种乌龙糗事,对任何阴谋家来说,都是一身洗刷不去的污点吧!所以,半花容她终于是,乱了方寸。

    “素还真,你竟然传授他龙气剑!”她一句话,就轻松的,让本来中立的素还真,不能够再中立。

    被人俯瞰了好久,还被直呼其名,素还真竟然咂着嘴,就开启了黑化模式:“哎呀,阊阖女王勿怪:实在是君臣有别啊。即然主君所托,劣者虽然为难,也只好如此了。……对了,这龙气剑,竟然就像是为他准备的一般,之前连劣者也想不到竟然还可以如此这般呢……”

    清香白莲何许人也?九转灵心之人,又是何等的聪慧?半花容的喝问才是甫一出口,素贤人已经是眼角一眯。

    不过瞬息之间,素还真已经通晓了,半花容的谋划。

    坏笑着,素贤人轻抬右手,手上登时金光闪耀。又有一条九爪的金龙凝形幻化出来,在五指间缠绕着飞腾翻涌,咆哮声息!

    双重重压下,本就沉重的整个场面,又是一凛。

    这条金龙的威势,竟是丝毫不弱萧洪的应龙相,也不弱半花容的无尽愁云!

    眼,似乎是这个空间,都要在这三重威压下,崩溃……素贤人却又嘿嘿一笑。翻手间,异相已然尽去。

    劣者知道你想要什么?但你刚才因为认为劣者没有了那东西就梁下抽梯,劣者现在不爽了……嘛,你要的东西,还在劣者我手上,若是还想要的话,该怎么办,你懂的……嘿嘿……以上心理活动,就是腹黑素版本的素还真,意图表达的意思……

    半花容的气势,终于一泄,整个人脸都垮了:“……”

    而萧洪,眉心也忍不住的,就是一阵耸动:“……”

    即然,素姐姐真贤人耍起无赖,连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知道已经彻底打不起来的萧洪,果断收起了一切气场,落地。而半花容呢,也一声长叹,也一个旋身,也优雅的着地。场面,再一次的,开始沉寂下去。

    不语,沉吟,半晌……阊阖女王半花容,她终于是平复了心态。恨恨的了眉飞色舞的素姐姐真贤人一眼,她终于以龙气开始话题……

    那话题,又突然的一转:“哀家听素贤人说,傲来国主,最清楚化星之下落了?”

    关于这个话题……当素还真说出那句“劣者幸不辱命,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把半花容给你带过来了”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之于素还真是如何说服半花容的,这个萧洪不用想也能知道啊!

    面对着面,无惧半花容的直视,萧洪当即点头承认:“嗯,七星汇聚,天策临凡……”

    半花容眉头一皱,就打断了萧洪的话语:“这个,哀家当然知道,若陛下只是想再说一遍七星和天策的旧事……”

    半花容当然清楚,萧洪不会仅仅讲个故事。但即然可以借题发挥,怎么也是要发挥一下的。不然,岂不是把主动都让给了对面?

    这样的机锋,萧洪也当然要毫不示弱:“哦?阊阖女王若是想要知道潇潇和化星的跟脚,以及潇潇死后到底是去了哪里,还是听萧某人把话说完的好!嗯,好吧,我还是重头开始吧……”

    到半花容沉寂了下去,萧洪,嗯,他就真的,重头开始说起了……

    数之极有十,遁一而为九,除去开元和天灭,也就是创世和灭世,便有了所谓的上古七劫……在萧洪的诳言中,七劫的源头,是天数降下的考验,原因是有的世界偏离了天地神人鬼发展观的五世定数。那样的世界,只有依次通过七劫,才被天数认为合法……

    萧洪告诉半花容,天策真龙,正是第二劫的执行者。

    半花容终于是大致了解了,潇潇的去处:“傲来国主是说,七星,就是天数的代行者?”

    萧洪摇摇头:“错,天策真龙才是。上古七星,不过是七个因为没有通过第二劫,而毁灭于天策真龙之手的世界,众生意志的集合体。在天数的惩罚下,他们将永世做为天策真龙的踏脚石而存在!”

    顿了顿,萧洪又说:“不瞒阊阖女王,又有一个世界,将因为这样的原因在三十年后,迎来天策真龙的降世。女王陛下所找寻的潇潇,想必也在那七星之中……只可惜,七星的记忆,必然已经被天数清洗:化星依旧是化星,但潇潇,却永远都不再是潇潇了!”

    然后萧洪又说,那个世界,类似与苦境并列的灭境,强者多修炼灵识异术,又以月为名,可称月世界。

    萧洪的言语,果然是让半花容浑身一颤。

    但是很快,半花容的状态,又回转过来:“傲来国主毋庸多言。这点,半花容早有所料!只是,突然得到了确信,还是无法介怀啊……”是啊,就算是勉强可以接受这样的事实,但半花容眼神中的那份落寞,早已没有了……

    咦?当就要遗忘的往事重现脑海,半花容的神态中,竟没有一丝悔恨!有的,只是无穷的煞气和,和……

    ……喂喂喂,乃不要黑化的这么彻底啊!

    此情此景,萧洪默默无言,也只好出言安慰。

    或者说,那其实是最中肯的劝告:“是啊,祸福未知,但你们的宿世恩怨,却正好借此机会烟消云散,让它随风去吧……女王陛下之前做过的事情,是断然无法再毫无愧疚情的,去面对潇潇的:此回重新开始,可别再让旧事重演了!”

    萧洪的安慰,明显是引起了半花容的共鸣。又显然,半花容果然是错误的曲解了萧洪的意思。

    只见半花容秀眉剑指,俏目含怨,语藏果决:“嗯,此处没有那些个老不死的胡搅蛮缠,没有那些碍事的所谓兄弟勾三搭四,更不可能有那些不相干的闲杂人等留存……这次,哀家是断然不会让潇潇,再有机会脱离我的视线,哪怕只是一时一刻!”

    半花容的声音,依旧清脆圆润,可是在萧洪的耳朵里,却尽是咬牙切齿,散发着无穷森寒之意……

    当然,萧洪他并不会为此,多说什么。他只能在心里面,为化星,那即将到来的悲惨岁月,在心里默默的划了个十字。

    这种场景下,也不能忽视我们的素姐姐真贤人!似乎被所有人忽视的素姐姐真贤人,藏匿在一边,正双目放光、饶有兴致的观察着半花容的神色。萧洪突然想起了妖后的故事……和素还真与妖后之间,后来的各种……

    嘛,腹黑姐姐真贤人,对所谓黑化,一向是……唉,都像覆天殇一般,在一旁老老实实的,该有多好!这可当真是冤孽啊,萧洪也终于是双手合十的,差点就念出了俺妹豆腐:天啊,这个世界,总有一天是要被那群可怕的腐女,给玩到坏掉的!

    突然:“唉,傲来国主,又如何让半花容相信,你所言非虚?”

    萧洪的走神,终于被半花容惊醒。阊阖女王半花容,已经恢复了灵台清明。她又一次高高在上、昂首挺胸、沉鱼落雁、花容月貌、雍容华贵、傲气逼人、器宇轩昂……就仿佛之前的咬牙切齿,是萧洪在走神之下的错觉。

    被半花容突然的话语惊的一骇后,萧洪尴尬的摸了摸鼻尖,然后干笑一声,才回答了,早已经编好的诳言:“若说萧某,正是因为有感天策真龙之将临下,才追根溯源,方至此界,阊阖女王可信?”是诳言而不是谎言,因为这话语经得起事实的考验。

    半花容眉根一皱,明显是不起某人啊:“就凭你?”

    萧洪有干笑,又回答:“好吧,那追根溯源的,其实是我家兄弟……”

    半花容注目凝实了萧洪半晌,才幽幽一叹:“那,可方便叫你兄弟来,和半花容面谈一二!?”

    萧洪:“……,不方便!”

    萧洪的拒绝是如此直接,是如此干脆果断,丝毫不见之前的尴尬和轻浮。以至没有反应过来的半花容,也无可奈何。

    只见她皱了皱眉头,似乎是不满意萧洪的拒绝,转身就要告辞:“即然如此,你我今日便到此为止。三十年后,哀家会再来:到时候就由你带我前往月世界,找寻化星!若是让哀家发现,你有欺骗于吾,天下第一人,定然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这样的会谈结果,可不是萧洪想要的东西!

    所以萧洪,抬手就喝止了半花容的告退:“何必这么急着要走呢?还有,女王陛下误会了:三十年后,乃是天策真龙临凡之日。化星的出世,当在十二年后!”萧洪如是说。

    而半花容,却依旧没有停下,转身就走的声势:“嗯,甚好!那吾,便十二年后来……”

    萧洪又说:“可是五年内,这世上就未必会,再有阊阖之国!”言语直白到这样的程度,其用意,已经是昭然若揭了!

    但花半容,已然远去……

    白色的衣角飘扬之间,半空中隐隐约约的,传来了如是声音:“吾立阊阖之国,也只是为了方便找寻潇潇,可不是为了问鼎天下!若是傲来国主有意、有能、有力,便自便,自行取走吧!”

    半花容的声息,终于是消失到无影无踪,萧洪的眉角,也深深的皱起。

    貌似半花容什么都答应了,可是,其实半花容,什么都没有答应。

    “恭喜陛下了,又得一国之地……”偏偏,素还真还要如此的……嗯,这哪里是奉承和恭贺啊,这分明就是……

    ……只是找个人,也要占了中天紫微的核心?半花容的托辞,萧洪才不会当真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