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蒋介石的一生〕〔狼探〕〔魔鬼主教〕〔知心大师〕〔下一秒,巨星〕〔扑克巫师〕〔伪装成隐士高人〕〔女神的诞生〕〔最强无败大反派〕〔无限传奇之机械师〕〔黑巫秘闻〕〔诸子摆驾〕〔一痣倾心〕〔唐朝小庄主〕〔保护我方神明大人〕〔我的老婆是猪八戒〕〔灵兽供应商〕〔穿越玄幻武侠世界〕〔夜夜欢:老婆大人〕〔超级兵王叶谦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35 当雪缘看到某人
    人为刀俎,黑瞳自知不敌,也只好老老实实表明目的。

    因为神已经死了,因为相关人员也差不多死绝,所以不会再有其他人记起白素贞。

    被遗忘的白素贞,很可能就这样被无限期、永远的封印下去:这是黑瞳不愿意到的事情……

    ……偏偏,白素贞本人不愿无视西湖下面、十八层地狱的火焰蔓延开来造成天灾:因此,要释放白素贞,必需要借用冰魄的力量……

    与此同时,黑瞳还再三表示,并不是她贪图冰魄、其实她也只是借用一下而已……

    可不是这样的道理么?等她借用完了,完全可以由某人代为交还侠王府的嘛!

    咦,代为交还?

    什么叫做代为交还?又要交还给谁?

    侠王府不是死光光、就剩下凤舞了么?凤舞不是在路上收养了龙儿后就退隐、不知道去哪里了么?

    但是,某女就是要一边抛着媚眼卖弄风情,一边用很重的语气强调这个单词:代为交还,对,代为交还……

    嗯,这显然又成为一个交易;如果某人有兴趣的话,连她自己也可以算上的交易。

    在黑瞳眼中,某人虽然乍一只是个小孩,但一身雄厚至极的功力,无非是如自己一般的转世之人。即然如此,对黑瞳来说,那就是可以利用的对象:而其最终目的,也不过就是无论如何、也要营救被封印在西湖畔的白素贞!

    或许,只要能够释放那个封印中、最为重要的人,什么都无所谓吧……

    又或者,黑瞳已经把期望转移到白素贞身上,认为等白素贞脱出封印,凭借二代魔主的能为,就什么都不用惧怕了呢……

    但是另外一边,萧洪没有开口,他不同意也不否定,只是沉默。

    突然之间,黑瞳贴身收藏的冰魄什么的,在她的大惊失色中,已经被萧洪以空间能力摄取到手:入手后萧洪才发现,这件令他感到一片冰凉的结晶体,不过是s等级往上的道具。

    皱了皱眉头,萧洪心里暗骂一句。

    嗯,风云世界规模再怎么小,也是个a等级的世界。这个世界里面的天脉化形,还是太阴天脉,怎么都不应该只是s等级的道具。所以他手中这个道具,只可能是轮回空间根据这个东西应该触发怎样的效果、而具现化出来的中断开关!

    妥妥的,那是伪物,是未必划算的因果律装备。

    将冰魄捏在手中把玩了一下,萧洪终于在黑瞳的一脸紧张、担忧、犹豫、渴望神色下,随手丢将回去,正好落在她的胸口,还顺着那条沟滑了下去……突如其来的冰凉,终于让她呻吟出声了!

    摆摆手,萧洪却随意的说到:“好啦好啦,这个你拿去玩,朕还没有堕落到抢小姑娘糖果的地步!”

    黑瞳:“……”

    可惜形势差强人意,黑瞳也无可奈何,只能从塌陷的凹槽站起身来……

    ……是啊是啊……但若是这件装备,有符合其身份的ss等级评价,是真实的存在,某人还会这样做、这样说么?

    紧接着,萧洪的话语又令黑瞳浑身毛孔为之一紧:“好啦好啦,别躺上瘾了,出来吧:喂喂喂,你这是什么眼神?朕想要的,其实是你啊……不对不对,嗯?……这话我听着,怎么就觉得很不对劲呢?算了算了,不管,走吧,咱们去西湖……正好让朕见识下,所谓的雷峰塔倒、西湖水干:那一定很壮观……”

    十八层地狱的业火?某人突然对之起了兴趣。

    只有真真正正镇压某个因果链、最圆满的功德圣器,才可以驱使业火之力……

    业火,是直接损毁功德气运的火焰,那是在不同的因果链相互倾轧时,用来攻击彼此的核心力量。……对于修道者来说,业火和浊气一起并列世间最最难缠之物:浊气不能及时排泄,就会污染功体;而若是沾染业火,总是会引发杀劫、大祸临头!

    ……便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福德金仙,到业火也得眉头大皱啊……

    ……

    萧洪的时间,掐的相当准时。

    黑瞳刚刚出来、并站直身子,主墓室的门口,出现了几条身影。

    响动,并没有影响到一直监控的萧洪,却让黑瞳转移了注意力,审视这几条身影:“雪缘,原来你没死!”

    神的各种后代中:白素贞是初代;黑瞳是第二代;而雪缘则是第三代,是步惊云老爹老妈一般的无名第二代留下的系谱。除了能够确定白素贞是神和魔所生、第二代都是神和白素贞所生,其他的具体已经无法考证。

    ……所以,雪缘和黑瞳,在搜神篇千神劫之类剧情中相互结识,是完全可能的:何况这个雪缘是别有用心的……

    而且,按风云的原剧情,现在雪缘应该是已经死了;而被某人取代了雪缘身份后的同人剧情,雪缘也依旧是死了。两者之间,也就是真死和假死之间的差距,也只是在神死后,雪缘才重新开始活动,但这些活动的踪迹,可传不到天下会中某婢女的耳中。

    当然了,雪缘的回答表示,无论如何、面对曾经需要仰视的剧情人物、她还是很有优越感的:“哼,谁死了?你死了我都不会死:那年头,换谁不是装死了更加划算?”她的身后,貌似有个帅哥,帅到妖孽的那种!

    那人白纱蒙面、白蓬披身、白蝠踏肩,浑身上下散发着小受的气息……

    视线落在那身影的身上,黑瞳终于瞳孔一缩,怒意迸发:“雪达摩……连你也……”

    后面那句你背叛我,黑瞳并没有说出来,怒意也很快就平复,转化为无与伦比的孤寂。

    因为黑瞳和雪达摩之间的关系,本来就只是互相欣赏而已,并没有到那种程度。有现在这种情况,其实也谈不上谁背叛谁。

    唯一的问题就是,黑瞳记得,雪达摩,不是应该,也死掉了么?

    嗯,黑瞳的反应,起初令雪缘很满意,接着又无趣起来。无所谓的摆摆手,雪缘用更加无所谓的语气陈述:“哦,这个啊,小雪他们也只是觉得,我这边应该会可靠一些……可不像某人,都不知道跑哪里去给人当婢女、对手下也不闻不问,逢年过节都不问候下……”

    黑瞳:“……”

    无奈啊!嗯,孔慈的人格依旧有所遗留,因此天下会这些日子里,貌似她也只能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名正言顺的跟着步惊云,和聂风他们在一起厮混,默默的发泄自己的压力……

    但黑瞳毕竟是黑瞳。

    早就已经放弃一切的她,很快就平复了波动的情绪。

    “那么,你又来干什么?”黑瞳轻轻的皱眉,相当不客气的询问,端茶送客之意相当明显。

    雪缘:“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听说有人进账了一颗神石,所以就过来,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黑瞳摇摇头:“那个可不能给你,你还是别要想了:首先,冰魄要用来解救你奶奶;其次,之后就由这个人接手了呢……”

    雪缘的视线终于因为黑瞳的话语转移,到了几乎被棺犉挡住身形、一开始完全没有注意到的小身影。

    唉,天河水眼重铸肉身后,某人这小身板,确实是很难继续成长的。

    和雪达摩正惊异这人竟可以瞒骗过他的感知不同,被某人定义为疑似腐女的雪缘,正在用实际行动将疑似两字去除。她开口就赞叹起来:“咦,好萌的小……”这时候,一股怨念转化的气势,铺天盖地的压迫下来,竟然让雪缘再也开不了口。

    萧洪的反应,那是咬牙切齿啊:“你最好不要说出来:否则,死!”

    “哈咿!哈咿!”只见雪缘一副我理解的表情,其实一点也没有接受的样子,相当正式的打起招呼来了:“好吧好吧,那么请问,你是哪根miku?”嗯,那神色中的兴趣,当真是……

    好吧,就这样,萧洪无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君少心头宝,夫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春晓〕〔圣女之路〕〔回流大时代〕〔最强医仙混都市〕〔霸宠甜甜圈:夜少〕〔逆天炼丹师:妖神〕〔武道大宗师〕〔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