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诅咒之子〕〔首席通缉令:神秘〕〔神医凰后:帝尊,〕〔诸天旅人〕〔女王心尖宠:恶魔〕〔花都巅峰狂少〕〔LV99级的村民〕〔三国张济大帝〕〔我所思想的故事〕〔天地有长生〕〔暗界纵横〕〔九针药王〕〔随身水灵珠之悠闲〕〔明日传奇〕〔上帝时刻〕〔归朝〕〔大侠给跪〕〔八零军嫂上位记〕〔假面骑士之空我的〕〔恐惧术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01 这果然只是陷阱
    都说萝拉·斯图亚特没有源血,她确实没有。但要说她因此没有初代死徒,那却是错误了……

    源自雷伊·马格纳斯的源血,和自己的兽将军、兽神官的人格碎片结合,因此诞下的杰洛士,其实就是萝拉·斯图亚特的初代死徒。

    因为兽将军和兽神官的魔神格位碎片原因,萝拉·斯图亚特对杰洛士拥有不在死徒之下的控制力。而且作为从萝拉·斯图亚特体内诞生的全新生命,两者之间还有一层更深的羁绊,那是类似母子的关系……

    甚至因为这个原因,在发现杰洛士出现在必要之恶教会作为代理后,直接就发挥了欧阳上智的优良传统,再收一个义子……

    当时月光还有吐槽,说你还真把自己当作是欧阳上智?……据说欧阳上智的义子聚在一起手牵手,可以绕地球一圈,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当初整个苦境武林,似乎是除了黑白郎君南宫恨,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是欧阳上智的义子呢!

    萧洪却摇摇头、又哈哈一笑,当即表示要集齐十三太保、比欧阳上智还要多一个:据说这个是传统评书里面的保留项目。

    呐:冷剑白狐、独眼龙、藏镜人、杰洛士……女的当然不算,那这些便是已经有的,还有已经预定的小剑圣龙儿。若是这样算下去的话,集齐十三太保似乎不是太难……但月光却要泼冷水了:“就你这德性,还十三太保?冷血十三鹰还差不多!”

    嗯嗯嗯,跑题了,书接前文,书接前文!说到哪里了?

    现在应该讨论杰洛士的出现、力量、和到底有哪里不同……

    因为拥有了兽将军和兽神官的力量、还拥有雷伊·马格纳斯记载入源血的全部经验和力量,杰洛士的实力其实早就和其它的五王平级了,实力远超一般的始祖!就连萝拉·斯图亚特名义上的死徒,傀儡人形师雪莉·克伦威尔,都是杰洛士转化的!

    不想因为这个异常被过份关注,某最大主教才要把杰洛士雪藏:别说千年城了,就连其它的五王,也仅仅对其知道个一鳞半爪……

    ……从始祖的层面,杰洛士完全可以作是萝拉·斯图亚特、用全部源血打造的,唯一一个初代死徒!

    ……

    当南北美洲交接处的南镇,神裂火织的小队将要遭遇故旧之时:杰洛士的身形,也已经出现在阿根廷某处深山。

    那里,是恶魔最先出现的祸源地。

    南美洲魔物的祸乱行为具体,自然是瞒不过这个传说级魔导师的监控与侦测法术。所以即便是他,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并不知道,时空的裂隙中,也有两只眼镜在注目着他,带着震惊之色。

    那是盖亚和阿赖耶。

    以前,两人并不是没有关注过这个,必要之恶教会突然冒出来的代理。只是因为萝拉·斯图亚特的真实魔眼太过变态,都赋予了杰洛士不会暴露其真实的真实……而且,盖亚和阿赖耶也都是忙人,不会有时间和精力关注某一件事太久。

    何况迫于某人的压力,她们只能远远的一瞥,然后再根据世界播报的真实,去大致的确认下对方的身份、实力、有没有威胁……

    那样观察杰洛士,得到的自然是虚假的真实。

    现在,近距离的仔细观察,双方终于知道杰洛士的来龙去脉、也知道了萝拉·斯图亚特的真正能力:让世界作为同谋的、真实欺诈!

    这是何等逆天的能力?!若是使用得当,其杀伤力未必就弱于象征天空的直死魔眼、还有象征大地的统治魔眼!……所以盖亚和阿赖耶的颜色,终于是有点难:她们这才发现,她们之前似乎是放过了一个,很大很威胁的危险分子……

    那么,这个既不是始祖也不是恶魔,一定要……

    阿赖耶一脸难的就要直接动手宣泄不满,却被盖亚拦住。

    “喂喂喂,以对抗恶魔为己任的必要之恶,代理执行官竟然是魔族,你就不觉得意外么?”“可是他是始祖,不是么?”“哈,这可真是自甘堕落啊!”“不不不,生下来是魔族又不是那孩子的错:但是现在他是始祖,是始祖就应该在我的保护下……”这是自然的!前面说过,两大中立机构:魔术师协会似乎是偏向阿赖耶侧、必要之恶似乎是偏向盖亚侧……当然,这都仅仅是似乎,真相是什么只有天知道!

    并不知道这个插曲、混不知逃过一劫的杰洛士,在左顾右盼后,也选择了一个方向,消失了身形。

    那里,是曾经的布宜諾斯艾利斯,阿根廷首都和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享有“南美洲巴黎”的盛名。

    这个包括郊区面积可达426平方公里的城市,曾经有接近00万的人口,现在却沦为恶魔的巢穴、也在数十万小恶魔的劳作下,在短短一周内就改造出了风格异常粗旷的、恶魔的宫殿……

    宫殿最上位的王座,坐着马拉多纳,或者是曾经是马拉多纳:“哇哈哈哈,据说这个人类很有名:所以我找到他、吃掉他、再变成他的样子,听着愚昧的人类叫我上帝,我觉得心里舒坦多了……”曾经的马拉多纳如是说。

    大厅就这样嘈杂起来,最下面得一众喽啰纷纷歌功颂德大拍马屁。

    嗯嗯,马拉多纳的旁边,分别坐着胖子和瘦子,只是形象有异。只是这两位,变人变得明显不够彻底。

    那黑黑的瘦子一头鸡冠,连嘴都是鸟嘴,形状疑似某鸟变得,他在尖叫:“我也是上帝!我这个也是上帝!我们都是上帝……”

    所以猩猩一样长了一身毛还有一些罗圈腿的肥罗,终于是烦躁到扯起胸毛来,也终于开口大叫:“闭嘴,你这个乌鸦嘴,谁要和你一样!”嗯,三个人就这样吵闹起来,又终于达成共识,都张罗着要上菜、要新鲜的人肉了:大厅正中的空间却一阵扭曲,咪咪眼的杰洛士出现了身形。“哈,有点意思,不过我想,我们得谈谈……”将法杖的底端重重的敲在地板上吸引了全部注意力后,杰洛士如是说。

    下面的喽啰安静下来,上座的三人却对视着哈哈大笑:“又什么好谈的?你这是想给我们送点菜塞牙缝么?”

    “只怕你们没有那么好的牙口……”杰洛士皱了皱眉头:“还有,你们现在的作为,都已经忘记了魔族的根本和骄傲了么?”

    嗯,魔族是为了破坏而生的怪物,远远不应该有这样奇特的爱好和行动!最重要的是,下位的魔族也不应该对最上位的魔族抱有怀疑,更加不应该对释放了最高等级魔神气息的自己如此无礼……

    杰洛士的问话,果然没有收到任何效果,只是得到了整整一大厅的嘲笑。

    “果然,你们从根本上就不是魔族么?”杰洛士也只是自我解嘲的笑笑,魔杖再度的重重在地上敲击:“还是说,这根本只是个针对必要之恶的陷阱?”如是说着,连他的眼神,也变得凌厉和阴狠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