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手寂寞3我即天意〕〔重生最强女帝〕〔医品将门妃〕〔医武透视至尊〕〔末世流浪狗〕〔都市之仙尊归来〕〔诸神共主〕〔最强神医混都市〕〔烽火盛唐〕〔变身精灵美少女〕〔仙武大明星〕〔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玉佩里的太子爷〕〔妖帝撩人:逆天邪〕〔军少的律政娇妻〕〔抓鬼小农民〕〔朕的奸宦是佳人〕〔制霸编剧界〕〔快穿任务:炮灰来〕〔今夜为你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14 还道于天百万剑
    步惊云毫无留恋的转身走了,哪怕这里有一把与他休戚相关的神剑就要问世。

    其实吧,宝剑有灵,对于在出世一刻以血祭剑之人,总是要多出一份亲密、就像兽类总是会盲从睁眼到的第一个生物一般。因此这世间但凡有神兵问世,总是有人以血相祭,以图之后和神兵之间的配合,能够更加的亲密无间……

    他们浑然不顾以血祭剑的行为、其实是铸造界最大的忌讳;也浑然不顾这样的血祭、对神兵威能有怎样的局限!

    神兵问世之初,总是要在那一瞬间锋芒毕露!且要通过那一刹那间的锋芒,能够达成怎样的成就、来获得某些源自世界的认同。

    ……可以说,神兵的第一次出鞘获得怎样的战果,那评判至关重要:就像冷艳锯在出世一刻,若是那暨天锋锐没有斩杀凌空路过的龙魂,便永远都是冷艳锯,而不配称为青龙偃月刀一样!

    图谋神兵之人,以已血血祭,每每让第一抹锋芒无功而返:于是剑主的血祭是成功了,神兵的剑祭却是失败,连神兵也永远不再是神兵……神兵利器,有缘者得知;血祭的伪神兵,却是谁献血算谁的菜:那或许是因为自知神兵无望、也不要别人得到神兵吧……

    现在就有这么一把剑,叫做绝世好剑,在被这样的拉下神坛、再也不是神剑、而称好剑!

    那剑以女娲补天遗留的四神石之黑寒神石铸造,天生就有能量吸收的能力!

    能量吸收,顾名思义就是化纳一切能量为己用、有容乃大。

    所以在当初,在其铸炼的过程中,神石就在不断吸取匠师的精气神,让拜剑山庄上下弥漫起一片败亡之气,连铸剑师也不断暴毙。原拜剑山庄庄主傲日,终于是不得不将已成胚胎的黑寒神石封印地底……

    如今,黑寒神石,被拜剑山庄雄心勃勃的当代庄主傲拜重启,要铸造绝世好剑了!

    可以料想,此剑一成,本来应该是绝世凶孽、盖世不详,片刻间便会将百里之内的一切精气神吸纳殆尽、让拜剑山庄方圆百里生机尽失从此变作寸草不生的鬼蜮……名为能量吸收的特性,在压抑了千百年后的倾洪爆发,理应有那样的威势。

    ……鬼道吞天,黑寒神石!绝世好剑,本来应该是一把吞噬血肉、吞噬灵魂、吞噬一切的鬼道之剑:那样的剑,也不应该存在于人间!

    家学渊源、熟知铸界典故的傲拜,自然是不能容忍那样的事情。所以他别开生面,竟然要主动的血祭。

    又担心血祭对爆发的抑止力不够,甚至是三倍的血祭。

    这才有了三毒之血的布局,有广发英雄帖的举动,有剑贪、步惊云、断浪三人放血压抑神兵的凶性,令神剑不得锋芒、蜕化为好剑。

    血祭之下,黑寒神石果然老实,虽然依旧在隐隐约约吸走铸者的灵魂,却不再是夺人死命的程度。

    当然,这样的话,似乎是神剑之主,再也逃不出那血祭三人的界限:但傲拜也留有后手!

    那就是剑冢。

    能量吸收的绝世好剑,在正常的时候就宛若一块死铁,只会源源不断的吸收各种各样的力量,哪里会如其他神兵的展露各种不同?

    其他神兵和凡铁放在一起,都要如锥在囊中一般醒目;独独绝世好剑,必然如步惊云一般沉默、永远也不会主动释放热情,和普通的刀剑放在一起起来便也是一柄普通的刀剑!

    傲拜就是把绝世好剑的本体,藏身在剑冢的千万柄普普通通平平庸庸的利刃之中。

    就是铸剑的最后步骤、以三毒之血”贪”剑贪之血、”瞋”步惊云之血、”痴”断浪之血炼制;但所铸成的只是绝世好剑威力神髓所在的真元,真正的剑体已深深藏于千万铸好的绝世好剑中……偏偏,据说是除了铸剑者本身以外、唯一一个可以在万千废剑中找到绝世好剑的人,就是最能够理解那种平凡的剑者。那人正是不哭死神步惊云……

    ……步惊云能够作为绝世好剑的剑主,可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步惊云的特性,如绝世好剑一般寂静!

    因为与雪缘的某些往事,步惊云在认出了对方后转身就走。

    但绝世好剑干系重大,如今藏身剑冢之中,又怎能不把它找出来?

    和傲拜大眼瞪小眼若干时息后,雪缘也只好呼唤援兵。

    援兵是周公瑾。周公瑾化纳天地双极摩诃,也掌握有元极摩诃这般神通,左手刀右手剑也能够发挥黑寒白露、以及元极摩诃的威能。雪缘给周公瑾定下的发展方向,自然是这样;她会涂抹绝世好剑,更加是为了周公瑾。

    如今步惊云撂了挑子,雪缘又无可奈何,她只好请周公瑾登场:人家毕竟曾是一国政要、也长于智计,要解这个难题非常可能。

    雪缘高声大叫,周公瑾也只好现出身形,那诡异的铁面具造型吸引了所有人。

    “喂,你行不行啊!我这么辛苦可都是为了你,要是你……”雪缘大声的如是问,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仔细的观察了四周,周公瑾点点头:“还行!”

    “哼,大言不惭:绝世好剑的能藏,绝对为当世之冠!”傲拜这时候突然插口:“混入这十万柄特制的、和绝世好剑一模一样的剑器之中,这天下除了我,再也没人能够找到绝世好剑的真身!!!”

    剑贪也已经停止了找寻的动作,盯着傲拜脸上不阴不阳瞬息万变。傲拜毕竟是他的师侄,不方便动手:他却找不到他要的。

    “这倒是不需牢你烦心,只须知道剑身不能离开剑心太远,这就足够了……”周公瑾却已经有了动作,手一抖,左手已经多出了一把刀。那刀不住的散发森森寒意,和绝世好剑的丝毫气息不泄形成鲜明对比,正是白露神石炼就的好刀,雪饮狂刀……

    “想要借黑寒白露的共振,嘿嘿……”到周公瑾的动作,傲拜也不显意外,显然成竹在胸:“原来雪饮狂刀,是落在了你的手上。”

    话音方落,雪饮狂刀已经消失。明显是黑寒白露两者同为神石的感应,在这个剑冢内被某种莫名存在压抑了。

    扫了一眼不住冷笑的傲拜,周公瑾摇了摇头,淡淡细说:“本来是不显弄如此大动作,可是……”

    手掐一个印诀,这满地万千剑器,竟然都尽数颤抖、臣服和浮空起来。那当然不是武林神话无名的万剑归宗,而是……

    好的,白鹿洞绝学,洪荒百万剑阵,初现风云世界人间。那也是如万剑归宗一般,隔空御物攻击的手段。

    眉不动气不喘的:“最终奥义·还道于天:给我爆!”周公瑾还要如是大喝。

    还道于天,是洪荒百万剑阵的隐藏杀招,乃是引爆布阵的千万兵器伤敌的诡异武学,经常能够将不明就里的敌人杀个措手不及。

    何况此番,周公瑾将力道控制得刚刚好:这招即不为索敌、伤敌、杀敌、也不为同归于尽,仅仅是要引爆几个凡铁的兵刃,那么爆炸强度也不会超出控制。所以漫天淋下了铁做的雪花,偏偏碎片中,还有一柄漆黑的利刃尚存。

    那漆黑的利刃,正是黑寒神石的化形,也正是绝世好剑的剑体……

    剑贪怪叫着,就冲向了绝世好剑的剑体。毕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要得到剑体,就能够以秘法唤回剑心……

    着剑贪的动作,傲拜迟疑了下,又一度对着雪缘和断浪出手。

    ……剑贪毕竟是傲拜师叔,某种意义上也算拜剑山庄一系。因此在傲拜的观念中,傲拜得到绝世好剑,总比其他人得到要好。

    断浪怎么会在这里?之前他哪去了?

    嘛,现阶段断浪的实力并不咋地,还没有影响剧情的能力,所以剧情中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同时,又因为”暴率降至下限”的主线待激活人物保护机制,也没有轮回者愿意找他麻烦,他才能迄今为止都心安理得的打着酱油。

    但这些,也不是说断浪以此就是个软柿子,他还是能和傲拜噼噼啪啪好一阵的!

    连一个打酱油得断浪也久攻不下,何况是虎视眈眈得雪缘,所以傲拜急了,有些催促得目光扫视了剑贪几眼,又大叫:“师父,你帮一下师叔啊!”剑魔和剑贪是师兄弟,剑魔是拜剑山庄得长老,而傲拜这是剑魔得弟子……

    让剑魔过去,出于更多得较量。或许绝世好剑落在”半个自己人”的剑贪手中,要远远比落在其他人手里好;同样,绝世好剑在剑魔手里,更加的好过在剑贪手里。傲拜,也不过是想要剑魔监视下剑贪,不让他有搞出事端的机会。

    可是剑魔并没有回应,这很不正常。

    一股不详的感觉开始在意识中蔓延,傲拜这下算是彻底的慌乱了!

    或许他也会有些后悔,之前为什么不肯精研下那些武学招式,以至于现在无计可施?

    傲拜,终于不能、也不敢再有能和保留,断脉剑气全开终于全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龙裔的轨迹〕〔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修行在万界星空〕〔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