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五行御天〕〔急案特攻〕〔抗战之我有一亿条〕〔我的外挂是只鬼〕〔午夜直播间〕〔萧域〕〔名门军婚:军少,〕〔我在开封捉鬼的日〕〔欢宠田园妻:公子〕〔神医弃女〕〔小饭馆〕〔偷心娇妻:总裁老〕〔穿越八零:麻辣小〕〔纹阴师〕〔折仙谋〕〔重生至尊〕〔腹黑总裁心尖宠〕〔漫漫诸天〕〔爆笑洞房:天降萌〕〔异能军嫂逆袭日常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39 异兽蜈蚣聂求刑
    []act9 异兽蜈蚣聂求刑

    ------------

    冥河某处,一条蓝色的身影出现。

    冥河中,汹涌的冥河水瓢泼着亿万亡魂汹涌而下,那些亡魂都想要爬上案来,却在同类的牵扯下就是不能够成功。

    以法眼注目,覆天殇就到河底最底层,有一只似乎是毫无生气的亡灵在最底层,神色皆无的随波逐流……

    唉,师兄啊……眼见此景,便是覆天殇也不得不暗叹一声。

    聂求刑,可以说是昔日鬼帝传承的十大恶鬼中,唯一的异数。此人虽面貌丑恶伤残心地却难得的善良,为人也最是重情重意,能够知恩必报。因此在师门中,聂求刑经常被入门在他之前的其他师兄欺负,却也最为照顾入门在他之后的其他师弟。

    覆天殇艺成后虽然是十大恶鬼之首,但那个排行其实是论实力排的。

    在入门先后上,实际居十大恶鬼第九的覆天殇,在昔年尚未艺成时,也受过聂求刑不少的庇护。

    所以日后鬼帝归天,继承衣钵的覆天殇排十大恶鬼,明明垫底的聂求刑才能位居第二。只可惜覆天殇后来所为,并不能被心地善良的聂求刑接收,所以聂求刑在鬼楼内,只于表面光鲜的伪君子孟德文有点交情,并不太愿与覆天殇一派同流。等脱出鬼楼后聂求刑也立刻远走高飞,不参与覆天殇的一应计划,覆天殇却并没有去阻止。也是那个时候,聂求刑邂逅了天生目盲、仅以心人的蜀道行之女柳湘音……

    想起重重过往,覆天殇终于是仰天长叹。如今这个在阇皇西蒙还有各方势力的诸多算计下,早就被玩坏的人偶,又哪里还有昔日的……

    随手一摄,覆天殇从附近摄过来一只异兽。冥界有各种异兽,可以生活在冥河边、以冥河水为饮、亡灵皆不能伤。它们,也都会自动从亡灵中选择执念能够被其接收的存在,将其引渡上岸,成为地狱中的特殊职业,所谓死神骑士……

    又有一种特殊的死神骑士,名为地狱骑士。因为有一种特殊的亡灵异兽,名为地狱独角兽:地狱独角兽折主只执念的纯粹度和浓度,丝毫不顾及执念的具体属性分类,因此会强夺其他各种异兽的生意、是所有异兽的天敌、称为圣兽……

    ……所以地狱骑士被从死神骑士的范畴拿出来,单独成类。昔年冥界的无冕之王,骑士王国圣;古伦,就是占据了黄道十二宫星域、并堵住冥河的源头量产地狱骑士,结果让这冥界的另一种主力兵种死神骑士几乎灭亡、削弱了诸国的实力!

    如今覆天殇手上的异兽,虽远远称不上最强,却是覆天殇神念扫视下,方圆十万里内最凶戾的存在。

    那是一只长有百丈的大蜈蚣,身体共分九百八十一截,每截都生有一对金眼、可以释放秘术光针杀敌,根基也算强悍无比。更加难得的,是那一股得天独厚的凶戾之气,正是覆天殇想要的种类。

    “我这个师兄,最是心地善良,白生了这么一副凶戾异常的好皮囊,连师父当年也经常扼腕叹息!”覆天殇小萝莉轻描淡写的止住了大蜘蛛的挣扎,然后如是说:“如今正好和你结合,希望你的戾气能够影响他的心性:也不要他心性大变,至少要不被其他恶人欺负才好!”

    随手一掷下,冥河为之断流,那些想要脱离冥河的亡魂却尽皆被莫名其妙的雷霆击中,纷纷化作齑粉。

    有好大一团冥河水,裹着一具白花花的**浮现起来后,冥河才重新合一,继续的流淌。

    那亡魂正是聂求刑,此刻脱离冥河压制,已经开始了吸收冥河水进行亡灵化。

    而覆天殇手中那条蜈蚣,一这亡灵明显和自己的八字不合,又开始叽叽吱吱的用力挣扎,但覆天殇却是脸色一沉,怒斥道:“哼,本王决定的事情,又哪里容得你作主:你这长虫,给本王老老实实的合体去吧!”

    手掐一个印诀,被凭空拘禁在覆天殇周身的百丈长大蜈蚣,就再也无法做出任何动作,只能泪汪汪的被覆天殇掷那团亡魂。

    当两股魂体合一之时,聂求刑虽然是浑浑噩噩,却自然可以感受到蜈蚣的心理,也被触动了某些最根本的东西:“咦,小家伙,是有谁欺负你了么?不哭不哭,有我呢……”聂求刑的好言相劝,某蜈蚣却只是更加的泪流满面!

    嗯,这凶兽的世界观,终于就要崩溃:小家伙你妈咪,不哭你妈咪,老娘我又不是宠物!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温柔啊有木有!想我堂堂凶兽,方圆百万里都是凶名赫赫的鼎鼎大名,怎么就能够摊上这种软绵绵的主人!完了完了,这要是传出去的话,老娘的名声……

    到包裹住自己的蜈蚣,更加悲切万分的哭了,浑浑噩噩的聂求刑虽然不知其所以然,却也知道这蜈蚣似乎是和自己有了某种联系,他只好更加卖力的哄说:“别哭,别哭,我……,……,……”又一番好言相劝下来,某曾经是凶兽的疑似宠物在某些莫名其妙氛围的感染下,终于是彻底的失去了控制,眼泪如洪水般哗啦啦止不住的往下流……

    聂求刑还待再劝,就觉得天地一片轰然,陡然变得清明,入目已经是昏暗的天空,和一轮红月……

    “阇皇西蒙、血琴希恩……对了,我这是死了……”浑浑噩噩的聂求刑,也终于是恢复了一丝神智:“不对,湘音啊,湘音!湘音你在哪里……”甫一恢复神智,聂求刑再度失魂落魄的大声叫唤!

    可是:“倾国皇权,尽操吾手:逆我王道,定杀不留!”一句呼喝携无尽神通振聋发聩,瞬间就让聂求刑神魂颠倒,也因此脱离了浑浑噩噩的境遇。聂求刑这才了四周,了自己,了胯下那只极度萎靡没有丝毫活力和干劲的大蜈蚣……

    无数的信息涌入脑海,嗯,新转职的死神骑士,聂求刑,总算是觉醒了。

    着眼前的蓝发人,聂求刑疑惑的问:“是师弟……呃……”

    “此处是冥界,师兄你本是已经死了……”覆天殇如是说:“而吾,却是在与素还真同归于尽后,借沙罗之体重生!”嗯,被一个变态娘化成妹子什么的,覆天殇是打死也不会愿意在那些熟人面前承认的:所以被藏在魖界、和她互为极体的沙罗妹子什么的,不就是最好的托词么?到聂求刑的一头疑惑,覆天殇又摆摆手:“闲话且少说,我们走……”

    走?着覆天殇,遥想过望,聂求刑的神色间,陡然多了一丝提防:“去,去哪里?”

    到聂求刑的提防之色,覆天殇也不得不一声叹息:鬼帝传承和皇图霸业都好,若是让原本最最敬重的兄长也形同陌路,又是否值得?

    “阇皇西蒙,如此欺我鬼帝一脉,吾却不如蜀道行有那么多条条框框的固步自封!有朝一日,覆天殇必不与他干休!”良久,她又开口:“柳湘音已死,所以,去救柳湘音!”语毕,飘然远去,却刻意压低呢速度。

    聂求刑抿了抿嘴唇,终于是毫不犹豫的跟上……[(m)無彈窗閱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第一强者〕〔不灭剑主〕〔寡嫂〕〔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武道大宗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