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强宠上瘾:鲜妻,〕〔宇宙拒绝毁灭〕〔六零时光微微甜〕〔冷爷,宠妻为上〕〔超神学院之光明之〕〔首席老公,强势爱〕〔傅少,你老婆又变〕〔重生明末之中州崛〕〔妖孽狼君请上榻〕〔让我教你谈恋爱〕〔亲爱的傲娇狐狸先〕〔重生军婚:首长大〕〔FGO闯异界〕〔哈利波特之死神权〕〔汉祚高门〕〔重生弃少之天尊归〕〔闭嘴,你这学婊〕〔魏武侯〕〔冥婚夜嫁:邪魅鬼〕〔大汉将门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53 柳湘音和蜀道行
    []act5 柳湘音和蜀道行

    ------------

    嗯,曾经,某人给ciel随便安了个枢密院秘书长的名头,便把傲来国的国家大事私密小事,都丢给ciel处理了……

    所谓枢密院,在萧某某的策划中,就是内阁,专门帮忙处理政务,一品的文职大员统统要在里面挂名,这样他就可以不管事了……

    本来,朝堂上应该还有素还真、覆天殇、和萝拉;斯图亚特,也算是有个小规模的内阁了。

    谈无欲,作为萧某某那啥的同时,也是素还真的那啥,果断的拥有了最大的行动自由,基本上只是挂个名:她整天不是在琉璃仙境陪她的妹妹们下棋;就是调教两个侄子的武艺;只有偶尔被萧某某那啥了后心情不好或不错,才会到枢密院露个面……l,终于是让第七福音中的精灵化身私人秘书了!

    但是,如今随着傲来国的地盘每每扩大,偏偏素还真在半月前复活还阳,于是连这边的公务都堆积到幽暗城的枢密院去了……l的闲杂事物越来越多,终于是繁琐到了某个极限,无奈的ciel也只好找萧洪增添人手。可是,到了现场,她发现某人又被……嗯,下意识以为那又是某人想要偷懒,所以饱含怒火的ciel一锤狠砸,之后一把拖住黑瞳当壮丁,就回幽暗城去了……

    傲来国,当然不缺跑腿的。枢密院的文秘什么的,本来也不少。

    可是若没有可靠的正职、没有能够放心让她担待大事的人存在,ciel也就一直都闲不下来……l当然不会去找七濑。其实找七濑酱的话,这个问题很快就能够解决。

    可是某人吧吉恩公国那块交给七濑、把幽暗城这块交给ciel、再把学院都市交给爱尔特璐琪后,几女似乎是就有了某种正当不正当的竞争关系……七濑有玛丽苏这个超级生化电脑、还有一系列的克隆人;爱尔特璐琪在tm世界本来就有了不得的人脉、还有某人搭建的学院都市豪华阵容框架;也只有ciel这边,嗯,就只有一间办公室……

    嗯,之前,傲来国的规模说小不大也不大,就是巴掌大一块地方。某人的手底下,还老是人手不足,所以ciel也不好意思开口讨要人手。如今平添一垣之地,幽暗城的各方各面都要大扩张,萧某某可是连侍女都一波一波添置了好几回……

    连侍女都一波一波添置了好几回:这个怨念下,ciel借此良机,要弄几个真正的副手,直接锁定了某新收的侍女……l拖着黑瞳正回返的时候,虚空中传来一个声音:“抱歉了,一直没有注意你那边的人手。要不,cp9的卡莉法,也调派给你了……”无疑那是某人。l却顿了顿,脸色一暖,又凭空摇头:“不必啦,有这丫头就够!东厂那边的另一个工作核心,毕竟是情报的归纳处理。没了卡莉法、就凭那群大老爷们的话,绝对会乱套的:哈桑那个体操帝虽然也有类似的能力,却始终只是模拟伪装的假象、并不靠谱啊!”l走后,到剑君十二恨身边不再有人,蜀道行终于是走到了他面前。

    “师兄……”犹豫了下,剑君十二恨终于好像是放下了什么,如此开口称呼。

    显然,这个变故,是来源于萧某某的调教……喂喂喂,萧某某,你这也管的太宽了吧!

    蜀道行却是愣了一下,他说:“都是武痴一脉,何必如此生分?对了,莫非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阴曹地府?那么师弟对这个死者的世界应该熟悉,可以助我寻找……”

    何必如此生分,你还打蛇随棍上的把师弟叫得这么顺口?剑君十二恨突然就觉得脑袋有点晕。

    就在他又要回答的时候,又有一声惊喜的呼喊打断了他……咦,为什么要说又?剑君十二恨弱弱的问……

    ……哦,因为非m这个无节操懒得想你的台词啊,这个场景下你就是个背景、背景、背景……

    “父亲!”“蜀道行,你也……”

    嗯,熟悉的呼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流露,却囊括了不知多少说不清道不明的心酸过往,令人唏嘘扼腕。想当初这一对父女、情侣、忘年之交,在最后确实是因为各种各样的逼不得已,而你杀我、我杀你、再一起去杀别人、却没有杀掉、只好杀了自己……

    无疑,这样别样的重逢,又是某人的幕后推手。

    蜀道行沉默良久,终于还是有柳湘音走进他面前开口:“没想到,父亲就是长这个样子的么?”

    蜀道行这才发现了柳湘音的异状:“女儿,你的眼睛,已经……”

    聂求刑欲言又止:“我……”

    蜀道行眼神一转,已经知道了聂求刑欲言之语。他摆手制止了聂求刑主动的话语,而是询问道:“哈,你们都好,那就没事,只是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不会是……”

    聂求刑一声苦笑,他知道蜀道行向来清高,也最是反感俗事权势,肯定不会轻易认同他们现在的选择:“是覆天殇,覆天殇将我从冥河中捞起,又算计道湘音也遭了毒手,才劳烦傲来国主出手,将湘音救起来重塑肉身……目前我们已经加入傲来国的……”

    蜀道行的眉头终于是皱了皱,他了柳湘音一眼:“女儿,我们走……聂求刑,你也跟我来吧……”

    聂求刑了眼柳湘音,却是没有动,因为柳湘音也没有动。

    或许是动了,柳湘音她竟然不着边际的后退了几步、似乎是没有要跟着蜀道行离开的意思!

    这拒绝,并不是某人控制,虽然个中也有某人种下的佛血影响,却还是出自柳湘音的自愿。一定要说的话,那也就是某人隐秘异常的推了一把手,以某些莫名其妙的影响,助柳湘音下定决心而已……

    到柳湘音并没有要跟他走的意思,蜀道行的心中,凭空生出一股烦躁之意:覆天殇的磷菌病毒,竟在死后依旧影响着蜀道行的意志!

    所以他浑然不顾周围之人的怒目而视,开口问道:“怎么了,可是傲来国主胁迫于你?不用担心,有我……”

    柳湘音却继续说:“不,只是我累了……离开?不知道父亲又没有想过,跟你离开了,我们又能去哪里?再度的觅地隐居?接着再度的……”一抹无可奈何的苦笑、也包含有某些绝望和凄厉的神色,在柳湘音绝美的容颜上泛滥:“你是鼎鼎大名的侠刀蜀道行,无论怎样你都可以随时随地一走了之、不沾一丝风尘的高风亮节:但是娘却不能,她只是蜀道行的妻子,我也不能,因为我是蜀道行的女儿……”

    说到这里,柳湘音右手轻抬、粉拳轻握、一股梵莲之香凭空而现,又有一股赤色的火焰吞吐煞气,遍布整个手臂的熊熊燃烧起来!

    气势一变后,柳湘音的语气,已经是彻底的顽固和……

    “干戈止,秋水清泓苍龙隐;武者风,天地一睨任独行,那是何等的豪迈和气魄,可是之后呢?之后那些对付不了你、甚至都不敢对你怒视的人,在娘死后,全都眼巴巴的盯着我这个女儿怎么收场呢?往事不堪回首,我已经累了,因此才会突然的明白,没有足够的实力和势力,其实是什么都保不住的:所以,你走吧……”柳湘音摇了摇头,终于是彻底拒绝了蜀道行的建议:“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人能够胁迫得了我,我只是想留在这里,这样就很好:有聂求刑在、有大姐、还有那么多的兄弟姐妹,我再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m)無彈窗閱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