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道争先〕〔超级维修师〕〔我的武魂是盘古〕〔步步骄〕〔联盟之魔王系统〕〔惹火燃情:总裁老〕〔鸾鉴〕〔兽医娘子已上线〕〔王牌渡灵人〕〔万能魔方系统〕〔我不当鬼帝〕〔毁灭木叶之佩恩霸〕〔湾区之王〕〔灵异空间设计师〕〔植神的悠闲日常〕〔狼牙兵王〕〔心动101次:娇妻萌〕〔失序之章〕〔酆都鬼域〕〔武神主宰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02 看来龙儿没用了
    []act02 来龙儿没用了

    ------------

    天下第一楼,剑气冲宵,演绎着不当出现人间的剑意……

    而天下楼山角的山道上,一道苍白的身影呆呆站立,浑身上下充满着衰败的死气。

    那人明明一身青灰长袍,却怎么都是一股苍白,似乎是随时都可能化作死灰、随风而散一般。

    身影的周围,数名轮回者战战兢兢、气不敢出,生怕一个不小心扬起一阵微风,就……

    ……似乎,步惊云和聂风也在附近半山小亭中:步惊云正和雪缘争论着什么,聂风想要当和事佬、却两边不讨好……

    “这聂风被影响的太厉害,从出山开始一开始,剧情就被轮回者搅了个乱七八糟: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历练、也完全没有成长起来……”远远的地方,视线绝对不到这里,可萧某人却亲眼所见一般的摇了摇头:“不过成长起来的聂风,一样缺乏必须的霸气。也难怪到后来,无名会要第二刀皇带聂风去第一邪皇那里学魔刀:不入魔的聂风,根本人畜无害嘛……”

    视线划过虚空,萧某某又了一眼那个雪缘,翻了个白眼……

    ……哈,聂风的性格本来就比较极品包含各种萌点,或许如今这些都是那家伙的有意为之,丫挺的这是在玩养成呢……

    萧某某的目光,另一边的雪缘似乎也是有所感应。只是左顾右盼,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直到,终于有一道身影靠近:那青布淄衣和短卷碎发下,是一双神采飞扬的剑眉,却无人能够清眼睛……

    所以有一股令万剑朝拜的剑气释放,无疑那是无名。

    无名来此,目的令人惊异,似乎是为了破坏剑圣对雄霸的攻击。只见他远远站定,也不管在剑圣遗蜕的肉身附近守护着的轮回者,只是并剑指就是一道剑气射出。那剑气,饱含孤独缅怀之意、不带任何杀意,却无疑可以破坏剑圣那惊天一招的根基!

    轻飘飘的剑气毫无力道,自然是被一道属于不知名轮回者的气墙拦截。

    半山小亭,雪缘已经站了起来,似乎是要下山和无名交涉。

    无名却往半山方向皱了皱眉头,没有给她机会。这两人,明显也算是旧识呢。

    已经站起身的雪缘,就这样又在半山小亭坐了下去。无名只是了一眼剑圣遗蜕、又扫视了山顶天下第一楼上的冲宵剑气后,留下一声长叹飘然而去:“唉,何必、何苦!罢了,只当这是天意……”

    无名并没有走远,在萧某某的神念中,一路尾行龙袖凤舞去了。甚至,萧某某已经感受到了一个远远吊着的隐蔽气息,那是鬼虎。

    萧洪突然就想到了稍后的剧情中,无名见到凤舞后突然问出的那句话:“龙王一片忠心,我是明白的,只不知鬼虎他又如何?”这不是明知故问么?或许,这是无名在重新出山后,要考量凤舞是否可信;也只可惜凤舞的回答,并没有令无名满意:“鬼虎他……他很好。”

    ……凤舞这个谎话撒得有点低水平:鬼虎是无名掌控江湖消息的源头、其实一直都有联络;所以鬼虎和凤舞的矛盾,无名又如何不知?

    “哈!”联想到某些东西,萧某某摇头苦笑:“可惜了……”

    和无名一般的长吁短叹,也不知道是在可惜独孤剑圣,还是在可惜凤舞……

    发现了萧洪的异常,月光就问:“怎么了?”

    萧洪又摇摇头表示没什么,却明显的有什么。他一个推手,一道鸿蒙气流便裹住了在场的波斯剑圣腾格尼尔、还有一屠勇,利用鸿蒙气流穿行时空的特性将他们远远送走:“腾格尼尔,你妻子伍氏已经出现在附近,不过似乎是有点麻烦,你且去接应!”

    送走了腾格尼尔,月光这才有些疑惑的扫视萧洪,开口问:“喂喂喂,某人不是说要收小剑圣龙儿进冷血十三鹰么?就不怕破坏了剧情惯性,让剑圣之魂转世到别的婴儿那里?”

    “什么冷血十三鹰,明明是十三太保!”萧某某哭笑不得的给了月光一个暴栗,才慢慢解释:“小剑圣龙儿什么的,来是不可能有了,腾格尼尔的儿子,也未必再有那般天赋异禀……”

    是啊,小剑圣龙儿之所以得天独厚,还不是因为现在的六代剑圣独孤剑,肉身被步惊云尽毁?

    肉身被毁、功力便散尽:之后仅凭魂体,剑圣再也无法维持剑廿三,于是雄霸逃出生天……

    幸好剑圣之魂,被灭因秘录的六灭奇术护持,可以转世重修。适时,即将临盆的波斯剑圣腾格尼尔之妻伍氏被仇家追杀路过附近,剑圣被一股天生剑意吸引,这才投入伍氏腹中,转世为七世剑圣;小剑圣龙儿。

    如今,剑圣**因为有心人的作用,得以保存。

    那么剑圣之魂,就驽驾着名为毁天灭地;剑廿三的无双剑意,和雄霸僵持之中。

    有心人浑然不觉,剑廿三可以击杀雄霸的想法,其实是何等的臆断。

    剑意武学,大多是魂体强度的碰触、和武者毅力的大比拼。常人也就罢了,雄霸天下一个甲子,心智之坚毅元神旁人。毁天灭地;剑廿三能够在一瞬间就将天下第一楼中一干龙套的心神尽皆辗做齑粉,对上雄霸的滔天之势却仅只能势均力敌。

    若是独孤剑圣的根基足够,能够让毁天灭地;剑廿三的剑意两仪螺旋得以维持在最初的巅峰,或许可以成功将雄霸击杀。

    偏偏剑圣的根基不足、那剑意的根本在和天地铁则的交锋中告负、正在不断的衰减和蜕变……

    那么……

    嗯,剑圣与雄霸这场决战的胜负,其实在最初,就已经因为各方各面的原因,准确无比的分出!

    步惊云击碎肉身的意外,那其实是独孤剑圣的一线生机。而无名之前破坏剑圣遗蜕的意图,也是同样的理由:只可惜无名本着尽人事、安天命的想法,于此不甚坚持,或许也有某些不情不愿的小心思之类在里面……

    所以,双方魂体的继续倾轧下,也只是毁天灭地;剑廿三越来越无力、剑圣魂体越来越虚弱……

    ……最后,六代剑圣独孤剑,将彻底的魂飞魄散,六因秘录的传奇也要到此终结!

    ……而且,这般洗心炼性的对敌最涨境界:说不得雄霸的心智就要因此发生某些变化、要让造成这一现状的轮回者们后悔莫及!

    “哈,貌似他们,就这样破坏了一段传奇呢!”于是,不只无名长叹,连萧洪也要惋惜:“毁天灭地;剑廿三,再也无法给人们留下那种,天下无双的传说了!”

    果然,萧某某话音未落,天下第一楼,山巅上那份气贯霄汉的巨大无双剑剑影,已经从缓慢的虚弱,陡然一泻千里!

    “雄霸!”和雄霸双目对视下,剑圣残魂,突然就是一声长喝!

    那是毫无保留,包含各种思念的呼喊,都要令非m忍不住要刷yooooooo了……

    剑圣剑意具现的那柄通天贯地的无双剑虚影,陡然破裂!

    碎片还凝聚起来,又形成一柄无双剑,却仅只有实物大小,远远望去只是沧海一粟、针尖麦芒!

    那也是,舍弃所有后,剑圣最后的一击,有如昔日剑君十二恨的十二恨天下无敌剑意,一般!

    所以才要说,作为武者,根基相当重要!

    剑圣的修为,和剑君十二恨那时候,其实一般无二,都是后天的巅峰。

    可是那时候的剑君十二恨,感染嗜血者之血,身体正在缓慢的变化。当嗜血者之血,因承受不住终末的剑境,而变化属性的时候,就有了以血为剑的十二恨天下无敌剑意……

    可是剑圣……

    说句实话,剑圣的剑意在风云剧情中虽强绝一时,功力却不说雄霸和无名了,连剑晨都比不过了……

    ……不是说,仅凭借无名传授的针对性剑招,连剑晨也可以击败剑圣圣灵剑法的前二十二剑了么?[(m)無彈窗閱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