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道老公求休战〕〔状元小辣妻〕〔苏蜜傅奕臣〕〔幸得识卿桃花面卫〕〔法医萌妻撩上瘾〕〔重生之仙帝归来〕〔腹黑厉少:强宠小〕〔重造天下〕〔快穿之鬼生艰难〕〔美女总裁的最强神〕〔仙界最强狗仔〕〔浪打桃花〕〔明虎〕〔颜控蜜恋史〕〔惹火甜妻:老公大〕〔冠盖如顾〕〔大唐好相公〕〔厂花夫君太傲娇—〕〔天价萌宝:我的妈〕〔绝世皇帝召唤系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25 鬼道鬼王邪兵卫
    [《原始志》卷一 末世血劫异度魔]act25 鬼道鬼王邪兵卫

    ------------

    伥鬼一类生灵,其一身气数,尽数寄托在鬼王一类存在身上。)

    所以在萧洪的阻之不及下,当阿紫以万教圣剑斩击鬼伥,鬼伥无事;而鬼王必然因为气数折损,而心生不详之兆。

    而鬼王,也只需要以鬼言探察和自己有关之人事物细数各种动向,便必然能够发现萧某某此处的异变。

    为阿紫解说无间鸿蒙之中战斗的要诀,让阿紫以毁天灭地;剑廿三剑意的封镇时空之效速战速决,萧洪同时还让覆天殇戒备、让投入覆天殇门下的天下无双四人布阵,自己却加紧祭炼一元重水炼化的元气来……

    在阿紫的剑廿三剑意、将某牛头人的伥鬼彻底辗做齑粉的同一时间,那牛头竟然突然就亢奋起来。时空的封镇下,本来失去行动力的鬼伥突然转过身来,阴冷的盯了萧某某一眼,才化作鬼哭神号:“哈啊!六道鬼力,为吾指路!”无疑,这是被封鬼道之中的鬼王,上身了!

    然后,虽然那鬼伥被剑廿三的毁天灭地剑意辗做最基本的粒子。而鸿蒙气旋中的萧洪,却已经感受到了这无间之中,鬼力的动荡。

    “阿紫,有修为远超我与覆天殇的狠角色来了,快回来主持剑阵!”萧洪急忙如此说。

    到出来的覆天殇和天下无双五人,阿紫虽然心有不甘,却也知道轻重。只见小家伙跺了跺脚,还是回到明河剑之旁、森罗炼狱;万象轮回剑阵的阵眼上站定:“我……”

    萧某某却一摆手,阻断了阿紫的言语,然后全速炼化起一元重水化纳发散的元气来。

    鲸吞蚕食下,萧某某北冥神功全力开动,把一抹元气尽数化纳了一个干干净净。然后皱了皱眉,他却没有炼化北冥真气、北冥真元,而是把元婴沉入肉身。感受着越来越靠近的神秘力量波澜,萧洪长舒一口气……

    尽管元婴修为未曾尽复,之前精擅的大神通尽数不能使用,连灵识异能到要下降若干个等级,但是如今不用怕鬼王夺舍肉身了……

    鬼王、鬼伥什么的,无疑都有夺舍的能力。

    目前萧某某这具肉身实在太珍贵,寄托了某皮包公司的太上元皇始帝洪武帝君大半实力势力……

    无论是蕴含始祖之力和真祖之力的血脉、包容化神之气和散魄之气的神源、一身的鸿蒙之气修为;还是眉心的天谴目及内里的元霆洞天、心脏内的天书世界、还是血液中承载的速记之魔导书;遍;写记万象……

    若是失去这具**的话,不说某人的修为要一朝回到解放前了:除了那几个拥有真祖化潜力的最上位个体,某人如今好不容易经营起来形成了战斗力的那一票英灵和死徒手下,都要跟随着肉身的易主而易主!

    之前萧某某敢再鬼伥的面前不动如山,是因为他知道鬼伥实力有限,不可能靠近自己并夺舍自己的肉身。

    嘛,萧洪事先布下的剑阵可是大有玄机,称作无懈可击也不为过:那其实是两个大阵,合在一起效果丝毫不逊毁天灭地;剑廿三!

    会布置两个并行的剑阵,也是因为鸿蒙中的世界碎片,和鸿蒙气流天生八字不合。不然,就不会有鸿蒙气流吸附积累在碎片外围、大气层一般的包裹世界碎片、直到形成鸿蒙气旋、也形成秘地的地理现象发生了。

    那些世界碎片,当中侵染的鸿蒙气流早已饱和;于是布阵所用的鸿蒙旋气锁,自然不能以点地寄气之术,直接寄托其上。

    所以再布阵之时,萧洪不得不先以点地寄气之术,布下第一个大阵、以之做为剑阵基础,就如同盖房子前要架设地基一般:这阵基以断脉剑气的霜天破神绝剑气演变千丝万缕而后成型,也是针对时空法则而设,名为八门金锁阵,是少有的无间之中通用的法阵。那之后,依托第一个大阵,萧洪才得以以一百零八道鸿蒙旋气锁串联起,布置了得自剑宗剑轮冰狱的先天剑阵,森罗剑狱;万象轮回……

    所以才要说,这剑阵可以秒杀鬼伥。

    那牛头人的伥鬼,若是胆敢踏足剑阵范围,瞬间就要被八门金锁阵封印行动力,然后被鸿蒙旋气锁绞做碎片……

    某人甚至都可以打保票的说,要是阿紫听话的倚仗剑阵防守的话,萧某某的洗点重修之途,就是绝对的有惊无险。而且后来,阿紫不因为经验不足、而妄图以圣剑斩击鬼伥之类存在的话,局面同样是有惊无险……

    ……击杀鬼伥击杀的足够干净利落,鬼王的算计之力,也无法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当然,如今事态的结果,哪怕是这剑阵可能挡不住鬼王了,那八成也还是有惊无险,只是这个惊喜有点略大……

    ……想到这里,萧某某不禁狠狠盯视了阿紫一眼,满眼都是等这边完事后一定要你好的那啥那啥意思:那些那啥那啥的思维波动,顺着两人相连的神识透射过去,让慕容紫英小脸一阵陀红,也不敢再某人了、赶忙往旁边那片什么也没有的虚无去……

    而萧洪,却是长叹一身,开始心分多用,一边把元婴汲取的一元重水之力炼化北冥真元,一边控制肉身行动。

    说实话,萧洪的洗点重修计划,除了第一步要把元婴根基转移到肉身的时候,为了避免相互干涉、和保证洗点后元婴功体属性的足够纯净,必需要把元婴脱离**外,其他时候,元婴大可以在紫府洞天中潜修。

    要谨防外魔入侵夺舍的紧要关头,其实已经过去!

    “麻烦!就不知道换个地方!”对于萧某某事到如今元婴归窍,也依旧没有赶紧闪人的打算,覆天殇不由得吐了吐舌头,如是说。

    可是萧洪却是苦笑。

    红尘滚滚,凡尘俗世,人与天地的交集间,总有天地元气和诸般因果困扰。哪怕人最是不愿,天地却要裹挟因果链的力量给你强买强卖,带来的困扰或多或少会破坏功体属性的平衡:所以才说天衍四十九、天数不全、物无完物、天妒红颜……

    这次某人难得以后天属性绝对平衡且合理、最是浑圆的一元重水重塑元婴根基,又哪里愿意在重修功体大成前涉足现世,破坏这难得的好机缘?“哈,洗点重修,难得属性完美……”萧洪婉拒了覆天殇的建议,决定要一条路走到头了:“何况无间之中即无孽根与五贼污我根基、也了却凡尘多少因果缠身,倚此为助正好重铸根基,此话休要再提!倒是鬼王……”

    虚空的动荡越来越近,连鬼道的痕迹也入目可见……

    “哈,哈哈哈哈,是谁人如此大胆,竟敢戮吾奴仆,与吾死来……”一阵狂妄且霸道的狂笑声方落,又有一抹浓到化不开的黑暗如甬道一般,从无间之中伸展而来:那甬道就如同洪荒的巨蟒一般,把萧洪等人身处的秘地尽数吞没!

    一阵黑暗!

    无间之中,本就是黑暗!

    但是鬼道之力大盛之下,萧某某赫然发现,原来此刻入目所见,才是真正的暗无天日!

    这份黑暗的力量,伴随着一个陌生且熟悉的名字,在末世魔眼的映照下,出现在某人的脑海之中:鬼道之力、三光尽掩;邪兵卫!

    邪兵卫?那貌似是很久远的几部戏里面出现的一股邪恶力量,貌似可以掩尽三光,让黑暗中的嗜血者主宰世界:貌似那也是苦境某高僧、貌似还是西佛国的初代佛皇,它在穿行无间时于通往地狱的路上到了一股邪恶力量;后来那和尚觉得如此邪恶的力量,不该就那么随意的丢在路边、以免被歹人得去就不好了,所以把它带回家藏起来,结果引发了一场血祸乱世……

    ……而且,貌似那剧情中描述的乱世、不存在任何希望的末世,和素还真在九皇座剧情之后的复活,貌似是同步进行的……

    现在想来,西佛国鎏法天宫的初代活佛,貌似也是道境的神人,可以穿行无间;而其穿行无间时路过的,也是一段鬼道……

    原来,邪兵卫并非唯一,而是有周天三百六十五道!这世界有一条鬼道,就有一分鬼道之力凝聚为邪兵卫,而若是能够搜集三百六十五份邪兵卫的话……萧洪的脑海中,不可避免的又划过一个名词,随之而来的还有无限野心:所谓都天神煞,竟然源自于此!

    收回思绪,把视线重新放回被紧锁的牛头,也就是鬼王身上,某人只觉得一阵压抑。

    哈,洗点是洗了,重修却没有来得及完成,一身修为皆不能动用:这种被压制的感觉,可还真是,难堪啊……[(m)無彈窗閱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我的邻家空姐〕〔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君临星空〕〔不朽之路〕〔极品全能小仙农〕〔复仇的单细胞〕〔半妖修仙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