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本港风情画〕〔恐怖视角〕〔乘鸾〕〔主播女装真可爱〕〔不可思议的奇幻之〕〔当废宅得到系统〕〔贵族纹章〕〔我做驱邪师的那几〕〔猎杀千年〕〔主神的幻想游戏〕〔惹火娇妻,撩上瘾〕〔地球上的圣光〕〔天神诀〕〔万界神级聊天群〕〔重生野性时代〕〔从红楼世界开始〕〔妖精两万岁〕〔不死剑修〕〔恰似羲和至〕〔青璃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29 元芳,你怎么看
    >某人一顿话说完后,就不再多言,只是冷眼旁观某牛头之后的反应。***

    眼神扫过一旁的六人,萧某某突然怀疑这次是不是小题大做了。

    不过旋即赧然:为何要有这样的想法?若是没有这般底力镇住对方,以鬼荒的霸道,恐怕是不由分说先打上一架再说!

    另一半,出乎意料的,鬼荒这次相当冷静。

    “唉,往事般般,说到底都是因为吾之失策啊!鹰后为都做到那一步,后来变故也非是她本愿又有何立场去……”不愧是曾经一统大半个西武林的鬼王,鬼荒纵然谋略有限,做为一个还算成功的王者判事的能力还算不错,何况萧某某的诉说真相又是循序渐进?所以他如此问萧某某:“你明明一眼就知道了一切,却要循序渐进的分开诉说,可是怕本尊因为受不了那个刺激,而入了疯魔?”

    知道眼前鬼荒,是一只豪迈风格的牛头人,所以萧某某也算光棍,直来直去的回答了鬼荒的疑问。

    “是!就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战友这是吾之教条:无论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空耗钱粮的家猪、还是红了眼就到处乱窜乱树敌的野猪,两者都一般无二!”萧洪的回答也很简单:“即然在茫茫无间之中,碰见了鬼荒这样的潜在盟友,又怎能不为鬼荒考量一二?那些前尘往事,确实非是常人可以接受的刺激,若是一下子都灌输给鬼荒,难免会……所以萧某在此卖弄玄机,还望鬼荒见谅!”

    鬼荒哈哈一笑,笑得那缠遍一头一脸的锁链和符篆都迎风起舞。

    话题一转,表示将此事不提,鬼荒突然问:“哈,事到如今,还未请教尊号?身负佛门三明六通之术,想来也非是等闲!”

    萧洪点头回答:“傲来国主、萧信:当然,这是吾本名……朕昔年行走江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号世令主·欧阳上智!”

    覆天殇倒是无所谓,所以半花容皱起了眉头、所以阿紫翻起了白眼……

    连鬼荒牛头人脸上,也浮现异样神采,拿牛眼狠狠的瞪视萧某某:“可是百年前义子满天下、还逼得素还真下跪的那个欧阳上智?”

    萧洪:“咦?”

    鬼荒牛头人:“哼!每隔十数年,吾也有派伥鬼侵入苦境打探消息,虽然每次都只能浅尝辄止,但知道这个消息很奇怪么?”

    萧洪无语,也只好打个哈哈:“哈哈,哈哈,老夫当初聊发少年狂,做出些许小事,都不做数、不做数的!”

    “又开始吹了,什么不作数,明明就很得意嘛,哼!”另一边,阿紫却小声嘟噜了一声,异常傲娇的抱剑别处去了。***

    “哈,吾潜入十三圣殿,窃取佛门三通六明神通,不过终究是佛门神通,总是与吾一身神通有所冲突!好在吾又修习双极奇功,每到不可收拾时,只需在无间之中把功体魂体分开、阻断冲突着的极体、让两者尽数重修即可:却不妨此番碰到被元气吸引的鬼伥,倒是错有错着,让吾有幸识得鬼荒当面……”狠狠的剜了阿紫一眼,萧某某把视线转回鬼荒牛头人身上,继续满嘴的狗屁不通:“即已观望武道七修之封印法门,吾心中已然有数,也明了了破解之道。其间虽然麻烦,却也难不,五年之内必有齐全准备助鬼荒脱劫,这点鬼荒权且放心:只是,还劳烦鬼荒留下联络信物,以免到时候这偌大无间中,吾却寻不到鬼荒落脚之处。”

    那凌空被锁的牛头大嘴一张,就吐出一口惨白的匕首给萧洪:“持此鬼刀,在无间之中激发鬼力,虽千里之遥吾也瞬息而至。你之心意已尽知;却是不知,本尊又要为此付出什么:欧阳上智,可不是平白做好事的善人!”

    “结盟一项,已然足以!”萧洪淡淡说到:“三通六明,让朕到苦境的将来,可不平静:应劫之人的陆续出现,已经昭示了血劫祸世和刀戟戡魔的大计,都要杀个稀里哗啦;之后更有祸皇复出、异度魔界大军入侵,皆非以区区傲来一国可以应对之大事!为了傲来国不致风雨飘摇,朕不得不广寻臂助、也好早作准备。所以才要说,无间之中能够碰到鬼荒当面是一番莫大的机缘,吾很庆幸,亦很欣喜!”

    某人说得如此直白、如此不留情面,鬼荒牛头人终于是按耐不住,就要高声呵斥:“嗯哼!你这奸人,竟然想要拿本座挡劫!”

    萧洪又摇头了:“非也非也:血劫祸世,只为灭人而来;异度魔界却是因见灭人不成,方为灭世而出。这两般大劫,无论哪方成功,覆巢之下又焉有完卵?无论是为尚有一线生机的鹰后,还是为了令嫒明月不夜羽,鬼荒都不该独善其身!”

    所以牛头人笑了:“嘿嘿,休要!你传给本尊之记忆片断中,并无相关记载,所以她们都应该可以安然渡过此劫……”

    所以萧洪也笑了:“哦!?那应该是因为无缘无故的,血祸和异度魔族,都不知道这世上原来还有令嫒这般重要之人事物:鬼荒若是不介意,区区可以帮他们深刻的认识到这点……”

    冷场……

    怒吼:“你敢威胁本尊!真当本尊不敢杀你!”

    以及淡定:“不敢!不过说真的,以鬼荒现在的状态,可杀不了朕:亦或者说,鬼荒是听到那些名号后,就害怕了、退缩了?!”

    “怕?!”还有最后的怒极反笑:“哈哈哈哈,本尊会怕?天上地下蚩尤不怕任何人!异度魔界的王者弃天帝,原本是天界的第一武神又如何?哈哈哈哈,他之名声,本尊之前也听说过:然则和本尊的全盛时期相比,那也就是不差而已!”

    冷场……

    冷汗,涔涔的从萧某人头上冒出,再滴落在地,打得劈里啪啦……

    来,如弃天帝,不差那般句流芳万世的豪言壮语,也并非就只是灭境邪灵妖溺天的独家专利……

    说实话,这句话有点逆天,群嘲开得也有点大……

    全盛状态的鬼荒地狱变·蚩尤,其战力,或许也仅只是可以和圣魔元胎状态的三成实力弃天帝,相较而已!

    于是:“元芳,你怎么?”

    魖界之中,萧某人强忍笑意,如是提问……

    回答的,妥妥的也只能是小安:“大人,此事背后,一定有一个天大的秘密!”

    萧仁杰:隐隐地感觉到这里有几股黑暗势力。”

    安哥拉·元芳:“大人真乃神人也!报告大人后院发现一具被剁八块封印的无头男尸!”

    萧仁杰:“断定,此人未死!”

    安哥拉·元芳:“大人未到现场,就已知此人未死,真乃神人也……”

    萧仁杰:“这不废话么,他长角的那个牛头就眼前说大话呢!”

    安哥拉·元芳:“原来如此……”[(m)無彈窗閱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农门悍妇撩夫忙〕〔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妖娆炼丹师〕〔医毒绝世:帝尊的〕〔复仇的单细胞〕〔大千劫主〕〔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八零:媳妇有〕〔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