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武剑尊〕〔腹黑总裁:苏秘书〕〔九阵狂神〕〔火影神树之果在异〕〔太古圣尊〕〔神眸创世〕〔猎宝流香〕〔九转圣灵诀〕〔医毒傻妃〕〔足坛大赢家〕〔创世十二乐章〕〔我的海棠花开〕〔淘妃战天下〕〔极品霸帝〕〔筝仙无双〕〔带刀禁卫〕〔重生西游之齐天大〕〔平步仙路〕〔神邸〕〔都市之万界帝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26 超新星和天渊剑
    其实吧,盖亚侧和阿赖耶侧的战争,早就已经愈演愈烈,地球上已经是战云密布!

    战火,甚至是蔓延到了世俗界。世俗界的战争,焦点竟然比地下世界更明显。比如说,像中东、南非、阿拉斯加这些出产珍贵资源的边沿地带,政权已经几度易手:果然资源问题,才是战争的主旋律么?

    好在傲来国目前的矿物开采来源,主要是内太阳系小行星带的金属材质小行星,以及tm世界地球的海洋勘探;同时gn粒子反应炉和可控热核聚变反应堆技术,让傲来国在能源领域亦不见萎缩和缺乏:资源领域并无需求的傲来国,才没有介入这些近在咫尺的大规模战争。

    不过,若是以天策真龙降世的目的为视角的话,这场战争远远的没有开始。

    这战争,不是应该以盖亚和阿赖耶两者,某一方的败亡、与唯一神的降临,而出现的么?

    所以当提及学院都市势力,在这场战争的立场之时,萧洪只表示要静观其变、南美才是自己的地盘、你们最好不要惹我云云……

    这样的话语,阿赖耶当然不会满意。因为对面的强者越来越多,散漫的流寇之流,终究是不敌井然有序的正规军,阿赖耶侧的势力与实力竟然节节败退层层收缩。若是本世界本来的进程,本来应该是倒过来才对!偏偏这时候,亚洲的秦王政,也有了似乎是相当危险的动作,那么另一个可能做出危险动作的势力,立场就相当重要了……

    秦王政扩散某世界命运碎片的手段,让盖亚和阿赖耶警惕,以为这动作针对的是自己,浑然不知道真正的罪魁祸首就在眼前。

    就这样你来我往的一阵嘴仗,也没有取得什么进展。萧某某的言辞说来说去就一个意思:你们打你们的、别惹我、我是超然物外的……

    这样的答案,不说阿赖耶不会满意,终于是连盖亚也不过去了。某人的态度,委实太过张扬!

    盖亚与阿赖耶的步步进逼,其实不是没有原因。满足某些条件的存在总是会得到一些源自世界的提示,以至于可以趋福避祸,眼前两人无疑都是那样的特权者:有某些潜意识层面的东西在告诉她们,萧某人其实所图甚大,以她们的立场来说绝对是灾难!

    哪怕,萧某某的最终目的,并非是浑水摸鱼!至少,他要摸得鱼,远远非是盖亚与阿赖耶预料中的那种!

    在旁边戏了好久的盖亚当即表示,她其实都已经做好了准备,要把某某人和宿敌一起推倒,这情势哪里容得下你浑水摸鱼……

    嗯,推倒这个形容词或者动词放在这里,或许有些不合适,但总之就是那样的意思。

    “几年不见,你已经狂妄和自大到这种地步了么?吾降临于此,不过是想知道,你是要回归千年城势力的旗下,还是要和那个宿敌一起被吾之军团剿灭罢了!”盖亚一开口,就如是说:“后辈,或许你本身的实力进展,确实是超出了吾等的预计,但是你手下那点势力,远非是你所想象的那般强大!……说实话,你要是意图凭借那一点点实力,就意图与吾等并列,可是还差的远呢!”

    之前迷惑外界的结界陡然消失,萧洪五人,已经两大巨头的投影,直接出现在了格林纳达岛。

    当然不是人山人海的海滨闹市,而是挪移到了附近的山区,没有人烟的地方:这里,在学院都市开始建设之前,可是无人岛来着。

    伸出手指向远处灰白色的钢筋混凝土结构建筑,那是学院都市的核心设施天梯大厦。盖亚又问萧洪:“你的倚仗,就是眼前这个岛屿,和天上那座城市,是吧?可是无论是这岛屿,还是那城市,可都一直在我的掌控之下呢,也只要挥挥手就能够将之覆灭!”

    这威胁的言语,却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换来的只有萧洪的冷哼:“哼哼,是么?”

    这言语中的不信之意,让盖亚难堪了。

    哪怕眼前这仅只是投影,也是能够使用本体具备的移山填海大神通的,那是盖亚做为盖亚存在而得到的天授之力。或许由投影施展,这大神通的强度略差,无法撼动整块的大陆,仅仅以一座海中孤岛为目标还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出人意料,大地晃动了几换,就没了声息,盖亚对于这个结果有些愕然。

    漆黑的法阵在萧洪脚下展开并蔓延开来,那是一个镇字。这法阵覆盖在这片大地之上,,轻描淡写就掠夺了盖亚对这一片大地的支配行为,也化解了格林纳达岛要直接消失在深深太平洋底的危机。

    着萧洪那依旧沉睡、且没有丝毫在意和改变的表情,盖亚的投影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攻击地下既然不行,那就试试天上:她又伸手,往天空一指……

    盖亚,做为tm世界地之世代的引领者,除了天授的排山倒海大神通,可以随意掌控这世界的地貌沉浮、让海底上升大陆下沉之外,理所当然要拥有自己本身的力量。那力量也是一个大神通,名为空想具象化,能够随意的投影被自己理解之物……

    比如说白姬爱尔奎特的空想具象化能力,就是盖亚把自己的大神通,通过契约与意义上的降临,托付在金色至高魔眼之上的精简版……

    盖亚毕竟是盖亚,哪怕仅只是投影,她投影出来的存在,也远远非是爱尔奎特甚至朱月可以比拟的。

    ……爱尔奎特的空想具象化,只能投影一些小体积的生活用品;朱月的空想具象化,顶多只能投影一个千年城、和一个与千年城差不多规模的月球用来施展所谓的月落;而盖亚,却可以随随便便投影一个另外的地球,拿地球砸人,这就是差距……

    总之,界限外的大魔力迅速汇聚起来,投影出来了一颗巨大的陨石,直径足足有万米,从天空往地上径直堕落。陨石与大气层的剧烈摩擦,把那巨石引燃,一路留下的都是炙热与浓烟,它从天空砸向了格林纳达岛!

    这陨石一旦砸踏实了,萧洪或者没事,但格林纳达岛也好、学院都市也罢,都顷刻间就要成为历史!

    面对天空落下的灭顶之灾,萧洪依旧是不动声色,却没有亲自动手。要将天外飞石毁灭,不觉醒肉身使用大招的话,就只能布下阵法借阵势引导天地之力。但是两大巨头的投影都在眼前,萧洪并不认为他有机会在陨石堕落之前完成那样规模的法阵。

    偏偏,仅只为了这么一大块胆结石,就让沉睡中的肉身苏醒一次,萧洪认为这并不值得……

    ……“睡眠不足可是美容的天敌!咦,我这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吗?有吗?没有吗?这是有哪里不对劲吗?”萧某某如是吐槽……

    所以萧洪没有动作,只是轻轻的叫唤一声:“萨妃萝丝……”

    一直被盖亚与阿赖耶忽视的新面孔,就此动手了。或许不曾忽视,只是不曾料到她们的强度罢了。

    一只漆黑的羽翼,在背后舒展开来。清啸一声,萨妃萝丝腿脚微曲,又猛地一直,借助这弹力的帮助,便夜莺一般的凌空而起了。在空中一个漂亮的满角度旋身,她已然直面凌空砸落的巨石。风压滂沱强劲的呼啸着,却无力凌乱那一头飞扬的齐肩白发!

    那长达两米的长刀,此刻已经单手握在手中。又在反手间轻轻一甩,剑身陡然的生长,竟然长达四米有余!

    长达四米有余的剑身,自然是无法再单手握持,萨妃萝丝双手紧握剑,抡出一个完美的弧度,便凌空切向了空中的巨石……

    如果是秘剑·燕返的终结技,燕斩·燕归来,那么此时,就只是一到多重空间凝聚而成的空间裂缝,借空间之力分割击中的目标、甚至把目标流放到未知的异空间……嗯,若是由萧某某使用秘剑·燕返,对付眼前的陨石,九成九会使用后面那种模式。

    但持剑者,是萨妃萝丝。

    盖亚的脸色陡然一变,因为突如其来的沉重感,几乎令她失去了对陨石的操控。

    之后,剑气爆炸开来,陨石开始崩溃,甚至连陨石附近的空气也被牵扯,其程度已经是对物质形态的否定!但是这还不算完,黑洞级别的重力作用下,名为超新星的天体形态被模拟了:陨石被解离出来的粉碎物、基本粒子,竟然开始自动聚合起来,沿着剑气的路径,形成了一路纯粹中子结构的质点!不断的解离、碎末也不断的投入质点,就似乎是质点吞噬了物质,干净利落的把整个陨石彻底消灭!

    这一招,无疑就是所谓的超新星·天渊之剑!

    其中所谓的天渊,无疑专指在剑气的路径上、模拟名为超新星的天文形态、一路出现并吞噬一切的纯粹中子结构质点。

    盖亚当然得出来,若是出力足够的话,这一招释放的天渊,足以吞噬行星、行星、甚至超新星,最终形成吞噬一切的黑洞!

    眼盖亚,还要再由新的行动,萧洪终于是,比较严厉的开口了:“事不过三哦,若是继续挑战我耐心的话,指不定我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呢!”这话语,令盖亚呆住。她的身份,又不能轻易就服软。

    好在,着收起羽翼落地的萨妃萝丝,她有了新的话题:“咦,这个气息,她是……”

    萧洪果断开始胡扯,他才不会傻乎乎的告诉盖亚说这种战力其实他可以小批量量产呢:“啊,这是我在外域一不小心捡到的孩子,很可爱是不?那是很奇妙的种族,似乎是以吞噬行星意志、占据行星做为母体的思路,做为固有进化模式呢……”

    嗯嗯嗯,你确定像这种言语,不是恫吓?

    盖亚:“难道说,木星的变故……”

    很难得的,萧洪点点头,表示同意:“嗯,所以你不需要再担心啦,像这种进化萨妃萝丝一生只能够进行一次:不过她还有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