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旁门妖道〕〔盛世锦爱,惹火娇〕〔游戏点亮技能树!〕〔穿越七三之小小媳〕〔重生主神混都市〕〔都市之不败主神〕〔想抱你回家〕〔绝世宠妃:殿下,〕〔都市极品神医〕〔蓝眼泪与荧光海〕〔白昼几重〕〔情深似浅〕〔猫殿下的精分日常〕〔太子妃是个大胖子〕〔极品护花小村医〕〔盛世为凰:暴君的〕〔瑟瑟生婚〕〔噩灵客栈〕〔透视小毒医〕〔道侠厉天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4 乱入的第六次啊
    对于美狄亚的质问,萧洪并没有任何的担忧。

    显然,要让一个新世界的宅,花上两天时间,还圆不了的谎言,是不存在的。

    “您非要这么说的话,倒也没错:其它英灵生前的能力,确实也能随着魔力的增加而增强,貌似也一样的不存在上限……但是,它们能够,强大到宝具的程度么?”盯着美狄亚的眼睛,萧洪一字一句的说道:“那些能力,始终只是武技、魔术或者技巧什么的,可是连法则的边缘都没有触碰啊。”

    “宝具为什么强大?只因为它们能够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沟通天地间那恒古未变的根源和法则!”

    “而我的燕返,直接就是法则的具现和解读!那是你完全无法想像的,已经彻底的超越了第一法,接近第二法,甚至已经可以称为‘第二法未满’的存在!”

    第一法,存在;第二法,空间;第三法,灵魂;第四法,时间;第五法,毁灭!

    以上,就是fate的原型世界,型月世界中,故老相传的五大上位魔术。

    尽管第二法什么的,萧洪完全就没有任何的概念。但牛皮就是吹的,泰山也是堆的,只要你的气量足够,最基础的分量也有,怎么样听起来厉害,就怎么说。

    反正燕返,也是锁定和扭曲空间的必中之剑,这么说来也没有什么大的漏洞。

    “即然对我手中之剑,心存疑虑,那么,就用你的身体,来体验它的愤怒吧……秘剑燕返!”

    那一瞬间,萧洪的气息完全的消失,长刀挥动间只留下了三条残像,三道如银月般清冷的剑气,凭空的出现并包围了美狄亚。在散发出了足够强大和绚丽的死亡气息后,又直接的消失,没有伤到目标的一丝一毫。

    如此轻松的释放,如此精妙的控制,这样的程度,如果不依靠临时属性的加成,估计是做不到的吧。不动声色的萧洪,在心里默默想道。

    所谓的秘剑燕返,就是说,哪怕只是一只从头上掠过的子,明明就不在你的攻击范围,也能够在地上准确的一击而中,砍她个鸡毛鸭血!

    在剑刃上附着毁灭性质的剑气,然后在蓄而未发之下,锁定并扭曲空间,直接将剑气送入敌人的体内,便是如此了。

    那挥动刀刃间留下的残影,不过是表示那个地方的空间,已经被扭曲和锁定,并且与剑刃所在的空间完全的重合了。

    每条残影,所代表的,都是一次利用空间的叠加攻击。

    看着脸色略显苍白的美狄亚,萧洪继续的说道:“施展燕返之时,每道剑之残影,都代表了一次利用空间的叠加性质攻击。以我e级的魔力,三次的叠加已经是极限了。如果我能够有b级的魔力,那么在24重的叠加之下,其强度,足以一击重伤耐力为ex的英灵;至于a级的48重叠加,呵呵,一瞬间杀死最强壮的berserker两次都不是问题!”

    而美狄亚,在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后,也很快的恢复了平静:“呵呵,居然能够对master毫无压力的挥刀。我可是很想知道,令咒对你的制约能力,到底弱到了什么程度……”

    “那个啊,英灵对令咒的抗性,貌似与意志力的强弱有关吧……”萧洪翻了个白眼,果断的偷换了意志力和意志的慨念:“实在是抱歉啊,作为无数人类的某一共同意志的具现,架空英灵,已经穷的就剩下意志了。”

    美狄亚无言……

    “呐呐,不要这么悲观。嘛,你要相信圣杯,所以也请一起的相信令咒吧!令咒对我的制约力,还是有的。”萧洪继续的安慰着美狄亚,不过美狄亚是否受到了安慰,鬼才知道:“刚才我之所以能够,毫不犹豫的对你挥刀,而且令咒也没有反应,那只是因为我对你,没有一丝的杀气嘛,绝对不是令咒失效什么的……完全的收敛杀气,然后在一瞬间爆发什么的,只是暗杀者职阶的固有能力,固有能力而已啦。再说,我的意志中,可是有着一条令我相当不爽的性格呢,那就是,不要杀女人什么的……所以对刚才的那一下,你完全不用介意啦,你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美狄亚:“……”

    “嗯,那么现在,我去搜集情报了,午饭就不用等我回来吃了……”

    告别了没有反应的美狄亚,萧洪转换为灵体形态,飞快的到达了冬木市。

    某一处晾衣服的天台,在几个大妈阿姨的呼喊声中,一阵大风吹起了好几件衣服,翻楼越栋的,最后落在了某僻静处。

    这当然是灵体化的萧洪干的好事。

    解除了幻化小次郎牌标准制服的魔力,将偷到的衣服穿上,随便的找一个路人,萧洪打听起了冬木市惠群原中学。

    没有记错的话,卫宫士狼,不,是土狼所就读的学校,应该是叫这个名字吧。

    “什么学校?没有,对,没有这个学校。冬木市就只有一所中学,那就是冬木市常盘台国立中学,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什么惠群原中学!”

    “……额,常盘台中学?不好意思,可能是我记错了,那么,那个常盘台中学怎么走?”

    冬木市常盘台国立中学……

    常盘台,必须关联到魔禁,炮姐,百合子,还有index和大妈……这卧槽的情况,是怎么一回事啊?萧洪一下子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很快,就找到了正在某个地方啃着面包的大妈和炮姐。

    “……这样应该行了吧?”

    “不,我们今天一整天都要在一起,并且要让尽可能多的人知道!”

    “不幸啊……”

    如此熟悉的对话和场景,让萧洪感慨万千。

    全力的开启气息遮蔽,直直的走了过去,和他们坐在了一起,然后……萧洪愣了一下:在白色的骨质面具之下,那是怎样可怕的一双眼睛啊!

    看着用警告的眼神盯着自己的白皇,萧洪突然的了解了剧情的变化。

    乱入这个世界的,可不仅仅是魔禁而已,应该还有着更多的东西吧……炮姐白皇,这分明是某技术宅剪辑的神作,《第六次圣杯战争》的配对吧!

    “请问,你是?”接到白皇警报的美琴,终于也发现了萧洪,警惕的提问。

    “啊咧啊咧,在这里坐一下,不会影响到你们约会吧……年轻可真好啊,喔呵呵呵……”

    “我们这才不是在约会呢!”两个人的回答异常的同步!

    无视美琴的暴怒,萧洪直接的找上了当麻:“嘛,我是assassin,佐佐木小次郎,初次见面,请多光照!”

    “御板美琴,常盘台中学的学生,同时是整个冬木市的风纪委员,你最好不要违规,提前就做什么奇怪的事……”

    “喂,喂,哔哩哔哩,不要和刚认识的人说这么无理的话啊……”看到美琴傲娇的别过头去,当麻只好尴尬的,对着萧洪伸出了手:“那个,上条当麻,如你所见,一个不幸的男人……”

    “啊咧啊咧,让你和我一整天都要在一起,这可当真是不幸啊!”

    那一刻,电闪雷鸣……只是,已经习惯性大声惨叫的当麻,突然发现意料中的电击,并没有来临。

    美琴再一次的别过了头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算了,我……”

    “哎呀,看来是造成困扰了呢……那么,我还是走吧,再见了,少年,还有,rider的master……希望下次见面,不要成为敌人……”萧洪并没回应当麻的握手,因为他还想多活几天:“再一次活过来可真好啊,又可以看到青春可爱的小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空间种田:冷酷王〕〔不灭剑主〕〔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君临星空〕〔大千劫主〕〔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