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医王妃:逆天相〕〔除灵档案〕〔法医探警〕〔九转玲珑〕〔扶一把大秦〕〔最初的寻道者〕〔食鬼猎人〕〔电影世界开拓者〕〔宫夜宵和程漓月〕〔大明之雄霸海外〕〔天帝剑尊〕〔脑核风暴〕〔我真的开外挂〕〔惹火萌妻:总裁老〕〔盛唐血刃〕〔人间诡话〕〔黑科技研发中心〕〔绝品全能兵王〕〔活人祭祀〕〔神术武装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29 我们要和谐有爱
    “不管是什么样的愿望,当其无法合乎常理的发展,就一定会遭到扭曲,由此产生的最糟糕的结果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要如何如何’之类,没有任何节制的愿望,本身就是错误!”

    萧洪在如此的调教saber,却被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

    萧洪知道,那个要是saber还纠缠不休就彻底把她黑化的计划,暂时的搁浅了。

    哥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的说。

    ……

    发出这个声音的,自然是捋着头发的,傲娇魔法少女远坂凛了:

    “‘在不影响其他人的情况下,我要如何如何’之类的愿望,却又是节制过度。因为世界是完全平衡的,不影响其他人,你愿望的实现程度必然是0。”

    “所以魔术师协会,定制了所谓的标准愿望,作为确实不能合理的描述愿望之时,替代的选项。”

    “那就是,‘在尽量不影响其他人的情况下,我要如何如何’,和‘我要如何如何,与我对立之某人将承受镜子的另一面’……”

    “第一个标准愿望,用那个无法定罪的经济案例来解释,是最合适不过了:瑞士银行有个家伙,利用程序上的漏洞,偷偷的把所有人利息中,按取整规则应该舍弃的小数点以后位数,通通的转移到了自己的账户上,然后一夜暴富……”

    “第二个标准愿望,就有点复杂了。无非就是什么万物有正必有反,找到在和你愿望有关的属性上,完全对立之人,再许下愿望,就可以在完全不影响其他人的情况下实现愿望了。不过:希望对于对立之人是绝望;绝望对于对立之人,却是希望。也就是说,你将会和你的宿命死敌一起的强大,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这种愿望,一般都是作为诅咒许下的:给自己以必死的绝望,然后对方,也会受到同等的报偿……”

    ……

    听到远坂凛的声音停下了,萧洪才转过身去。

    这一看就发现,红色制服的傲娇魔法少女,那是左士郎,右当麻,后面还跟着一只小菲特,再远的,那是红色archer。

    怎么凛小队,这就要全员一起,来刷柳洞寺副本了么?

    怎么看,自己貌似都是那柳洞寺的boss来着……

    “哟,是凛妹子啊,是什么时候来的?”

    “大慨就是,你说到喷粪的那个时候!”

    毒舌退散啊!腹黑退散啊!

    看着眯眼偷笑的rider,萧洪只有,……

    “哎呀哎呀,你又傲娇了,凛妹子……不知道深夜到访,有何见教哇?”

    “抱歉了,是凛她想要借用柳洞寺的灵脉,来帮助菲特补充魔力。刚好听一成学长说assassin你们也在,就过来看看……”

    回话的是摸着头发苦笑的卫宫士郎。不过,你一进来,就一直的盯着我的阿尔托莉雅猛瞅,让我感到压力很大啊。

    “抱歉就免了,这里也不是我的地方。而且该说抱歉的,应该是我才对;”萧洪觉得,为此,他有必要专门的解释一下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真的很抱歉,士郎。因为,这次的圣杯战争,和以往的都要不同,所以,必须要尽可能的利用每一分的战斗力!作为master,你不能够提供英灵足够的魔力,所以,saber我是真的不能还给你……”

    “嗯……我,我……我知道的,没事。”摸着头,有些不甘,又有些期盼,卫宫士郎弱弱的说道。

    借着推土狼唯唯诺诺的势,萧洪却接着开口了:“还有,saber的剑鞘,我就取走了……”

    这下子,士郎和所有的人都诧异了:“咦,saber的剑鞘?”

    “嗯,作为saber,宝具自然是剑和剑鞘啦。以前的saber没有剑,是因为士郎提供的魔力不足以具现化它;而没有剑鞘,却是因为那剑鞘,一直的藏在卫宫士郎的身体里……”

    “assassin,不必了吧……”对于萧洪的提议,saber的脸色有些复杂。

    不过,作为master,萧洪并没有同意saber的拒绝:“不,saber,这很有必要。因为现在,每一分的力量,都相当的重要。没有avalon,后面的战斗,会很难办的!”

    saber沉默了,她想起了那个蓝色盔甲的berserker,和他几乎凝结了时空的魔神一样的气势……

    虽然少女并不喜欢战斗,也不愿意过分的回首往事。但是,那种深入灵魂的无力感,让她真的很不甘心!

    “那是相当强大的回复和防御宝具,也是只属于saber的最坚固的盾牌,在你的身上,根本就没有发挥过应有的效果。”盯着卫宫士郎的眼睛,萧洪慢慢的说道:“卫宫士郎,十年前的那场大火,正是因为卫宫切把saber的剑鞘植入了你的身体,靠着avalon的回复能力,你才能够存活下来。那剑鞘,是由爱因兹贝伦家族提供的,用以召唤saber的圣遗物。也是你,能够在十年之后,再次召唤saber的原因。”

    并没有过分的逼迫,萧洪了解卫宫士郎的老好人性格,他知道士郎会作出怎样的选择。

    果然,没多久,卫宫士郎就给出了令萧洪满意的答案……

    哪怕是,对此,远坂凛异常的不爽!

    很快的,阴影渗透了卫宫士郎的身体,并且带出来了一个蓝底金纹,闪烁着温暖和流光的剑鞘。

    在自己手上,果然只是临时属性分类的宝具么?萧洪毫不犹豫的把它递给了saber。

    面色凝重的接过剑鞘,并将胜利与誓约之剑插入,少女轻抚着剑身,陷入了思绪:“明明不想再战斗,果然还是再次的拿起了你啊,阿瓦隆!那么,为了不再战斗,战吧!”

    鸵鸟果然是把头埋进了沙子才不会害怕未知,骑士果然是有了盔甲才会渴望战斗……

    好吧,我错了,我承认这句话并不适合出现在这里,求别打脸。

    总之,在剑鞘入手的那一刻,saber的气势,陡然的转变了:不再复以前的被动和迷茫,而是如同大山一般的稳重和威严!

    大不列颠的狮子,不败的骑士王,阿尔托莉雅亚瑟,终于回来了!

    真名:阿尔托莉雅亚瑟;

    -分支路线:3/4;支线:英灵;未激活:骑士王;红龙的血脉;

    -身体属性:力量b;敏捷c;智力c;耐久a;根骨b;资质a;天赋a;

    -特殊力量:魔力a;

    -支线属性:英灵:

    --固有能力:对魔力;骑乘;

    --能力:魔力放出;直觉;领导力;幸运;

    --宝具:风王结界;胜利誓约之剑;远离一切之理想乡;

    嗯,a的耐久,和ex的宝具,这就是avalon带来的效果么?很好,很强大!

    ……

    “我们再次的联手吧,assassin!看的出来,你,rider还有saber,都不是那么的在意圣杯。而我和士郎,也一样的不在乎圣杯的归属……”

    在前往柳洞寺正殿的路上,远坂凛,突然的就停了下来,正盯着萧洪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潜龙非〕〔都市天师系统〕〔再婚甜妻:总裁太〕〔云朵有点甜〕〔夜落京华〕〔甜妻100分:陆少,〕〔绝天灵神〕〔LOL之救世上单〕〔逍遥天鹏〕〔变身冥系魔法少女〕〔超级强化大师〕〔末世之初始〕〔暗影礼赞〕〔太墟剑帝〕〔爱情一人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