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诅咒之子〕〔首席通缉令:神秘〕〔神医凰后:帝尊,〕〔诸天旅人〕〔女王心尖宠:恶魔〕〔花都巅峰狂少〕〔LV99级的村民〕〔三国张济大帝〕〔我所思想的故事〕〔天地有长生〕〔暗界纵横〕〔九针药王〕〔随身水灵珠之悠闲〕〔明日传奇〕〔上帝时刻〕〔归朝〕〔大侠给跪〕〔八零军嫂上位记〕〔假面骑士之空我的〕〔恐惧术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03 脚踏实地悬空斩
    窝网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act03脚踏实地悬空斩一言不合,戚太祖暗中偷袭。

    盛怒之下,右手金刀陡然出现,只一刀,便是圣耀闪烁。

    戚太祖那两柄金刀,本养孕着源自金狮帝国的两道帝脉龙气。如今,虽仅仅剩下一道,却在戚太祖的含怒一击中,笔直击向自顾自摆手前行的萧某某。

    一路上,只见时空凝滞,是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

    被帝脉龙气那灼眼光芒笼罩的刀气,早已不复曾经的铁马金戈之象:显然,连戚太祖自身的刀意,都被灼目的圣华掩盖、且晋级!

    超轶主在侧,救援不及,萧某某却因为末世魔眼,对一切都洞若观火。

    在戚太祖眼中看不见的地方,萧某某左手已经屈指并列,握做剑指!

    指间闪耀的明黄色光芒,显然也是以龙脉之气催发。其间点点黄泽,虽给人以温润无害的感触,却是沉重异常,有若泰山之势,连视线都要压迫到为之凝滞扭曲!

    久违的奇招,正是皇极惊世功·皇玺剑印!

    以及,龙气剑!

    极招的碰撞,宣扬起惊世异象。

    隐隐约约,只觉得有两条金色巨龙,颠簸着北冥玄功奇异功体的淼淼波光,或是七修武体鼎沸到极限而生出的灼目圣华,就这样奔啸着碰撞到一起,翻腾撕扯,将一个封闭的空间,照耀得无限昏暗!

    是的,在极致光芒的照耀下,狭小的空间中只剩下极度的昏暗!

    当某些地方光线极度强烈,与之做为对比的其他地方,也只会显得格外昏暗。若是那份昏暗,昏暗到可称为死寂的程度,也只能更加的衬托出那份光华,究竟是如何的耀眼!

    恍然不存的巨响过后,眼界很快恢复正常。

    刀光剑影也好,巨龙的影像也罢,都消失无踪,好似没有出现过一般。

    似乎之前的两大奇招碰撞,仅仅是个错觉。

    萧某某,自然是毫发无伤。

    戚太祖脸上,则露出了遭遇不可能之事的表情。

    两者交锋,伺机而动对上仓促还招,却平分秋色,无疑偷袭者已经是落在了下风。

    他只能够以不能确定的语气问道:“这是,帝脉龙气龙气?”很快,又变得确定:“哈,没想到啊没想到!策梦侯清都无我,你可真是深藏不露,令本王吃惊!”

    “哼!”对戚太祖试图拉低自己身份的策梦侯之称,萧某某停下脚步表达了不满:“吾之姓氏名号,早以更改。此时此刻,请称孤为,傲来国主·萧信!”

    戚太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良久,才再度开口:“哼,看来是本王误会了你!本来,本王还以为,你是如同超轶主那般,视功名利禄为粪土,这才拒绝金狮帝国的爵禄。却不曾想,你早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窃据高位了。”

    这个窃字,无疑是在否定萧某某所谓傲来国的正统性。

    不过自家人知自家事,傲来国建立之初,本就是个皮包公司。

    哪怕是最近众人拾柴火焰高,很是做了一些实业,固定资产总额上升了好几十万个百分点。但是相较公司注册之时,谎报的那笔巨大数值注册资本,皮包公司依旧是皮包公司……

    所以对戚太祖的讽刺,萧某某哈哈一笑,坦然承受:“若是金狮帝国的摄政王当下,就如此追求这些许言辞之利,本国主也只能坦然应对,无话可说。不过,虽然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但死虫就是死虫,碰到好好活着的,还是略微收敛点好!”

    其言语中所指,无非是之前,傲来国与金狮帝国的龙气之争,前者略占上风。

    所以戚太祖恼羞成怒:“哼,你那帝脉龙气,虽然已经略有火候,但是较之金狮帝国国势最盛时,却是连片鳞半爪都比不上!”

    “诶,好汉不提当年勇。”对此,萧洪摇摇头,说道:“孤也可以说,孤这龙气亦远非极限!想当年,孤也曾化名欧阳上智,做了一段时间的武林至尊,那也是名副其实的天下霸主。不过与金狮帝国不同,便是后来欧阳世家昙花一现,傲来国也依旧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国泰民安、安定繁荣!”

    唉,看来某人,已经决定将某欧阳世家的名号,榨干最后一丝价值。

    戚太祖闻言冷笑:“哼,原来,亦是丧家之犬!”

    “错错错,是自知之明,人贵有自知之明哇!”萧洪立刻反驳:“有道是创业容易守业难:孤证明了自己可以以一己之力,创下如金狮帝国那般基业,那就够了。孤可不像某些人,拼搏千年,却一事无成!之后无极殿的解体,不过是因为孤深知自己只能守住傲来国一隅,才要托付吾友素还真,助我急流勇退。至于顺便将雄霸天下的魔魁算计到欲仙欲死,不过是因势利导、顺势而为哇!”

    喂喂喂,你这么乱说话,把什么都拢到自己身上,真的没问题?

    或者说,你在外面拿别人的功劳表现得这么diao,真正的当事人素还真她知道么?

    “傲来国主,好一个傲来国主!”眼见萧某某嘴上东扯西拉没有边际,戚太祖也只好收回话题:“那策梦侯清都无我,待金狮帝国复国之后,傲来国又决定如何自处?”

    萧洪闻言,翻了个白眼:“撒,日后的事,没日过的话又有谁能够知道呢。呵呵,说不定,你就是下一个魔魁呢!”

    戚太祖神色,因为这句话,陡然的一冷:“哼,金狮帝国将来一往无前的席卷之势,在你眼中,竟然是那样的不堪?”

    那何止是不堪啊,所谓的金狮帝国复国大业,简直就是个笑话。

    原剧情中,就因为魔佛波旬的搅局,弄的四方豪强云集。所以金狮帝国虽然得到了被波旬洗劫过一次的金狮帝国宝藏,复国大业却还未开始就宣告破裂,戚太祖麾下所谓四大势力一瞬间就灰飞烟灭。到最后,只留下因大业成空而心灰意冷的戚太祖,死于绮罗生双刀之下……

    但这话却不能这么说。

    看着戚太祖那一副你要敢再唱衰我我就丧心病狂要你好看的表情,萧某某知道说出那句话的后果。

    偏偏,有些话不说明白,步武东皇·戚太祖,又难免重蹈那条无限作死之路。

    戚太祖对某人谋划的未来局面,还是可以有的,能发挥不少的良性反应。

    “唉,我一向就事论事,之前可不是真心要气你,但我是真的看不起你们这群要死要活非要搞复国的,真的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到最后,萧某某也只能扶一扶额头,委婉的劝说:“复国什么的,何必呢?天下大事,毕竟要一步一步来,谁也不可能一口气给吃成胖子。像复国这种一步登天的妄想,从根本上就没有可能成功,因为它在定义上就是错的!想古往今来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多少王朝更替,图谋复国的仁人志士如过江之鲫,但你见到有谁成功过?到最后,也不过是前朝余孽罢了!”

    这言辞虽然中肯,戚太祖却无疑不能接受。

    真如那样所说,他近千年的苦心积虑励精图治,又是为了什么。

    但不等他有机会反驳,萧洪又接着说:“再说了,金狮帝国在你心里那么重要的话,就自创个国家,也叫做金狮帝国好了!之后再一步步争霸天下,不也算金狮帝国是以另外的形式、成功复国啦!还是说,烈颜不破,你竟然是如此的自卑,硬是要觉得比不上你父皇、那个当初横扫天下的烈颜真?有这么不自信吗,认为只凭借自己的力量,打不下这个天下?所以才要投机取巧,去捣鼓那个虚无缥缈的复国大业?哈,烈颜不破,北狗最光阴说得对啊,你真是个卑劣而又不自信的鼠辈啊!”

    萧某某的言语,字字诛心。

    戚太祖与最光阴的敌视,除了他在其所谓五绝并立的造势计划中凑热闹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最光阴当众说他,只是个卑劣而又不自信的鼠辈、就知道投机取巧……

    戚太祖的脸色,因此一下子变得很难看,隐隐约约透漏出一股死灰。

    确实,连个最基本基础都没有,扯出一面名为复国的大旗,就想要一步登天的将天下纳入彀中:像那样的复国妄想,确实是虚无缥缈……

    那样的话,就算是打下了天下,你又有何能力,去守住这个天下?

    到最后,不过是再一次的国势崩溃、再一次的诸侯并列、再一次的群雄并列罢了……

    复国者,到最后,亦不过是乱天下的诱因,区区余孽罢了……

    或许真如萧某某所说,现在就觅地建立一个名为金狮帝国的小国家,再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侵吞天下,待至少占据半壁江山、根基稳固了才把眼光放在所谓的复国之说上,那才是真正正确的道路?

    ……但那样的话,只怕金狮帝国原本那群尾大不掉的遗老遗少,会……

    戚太祖枭雄本色,绝顶的聪慧。萧某某略微点拨,他便已经看到了以前从来不曾料想的误区。

    其中是福是祸,难以预料。

    因为观念的转换,并非是一朝一日可以完成。

    千年来苦心积虑的追求、潜移默化的改变,又哪里能够瞬间拨清疑云。便是所谓顿悟之说,之后也要闭关好久,必须要在远离尘世、远离是非恩怨的清净处,冥思苦想。

    戚太祖因此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日后才能知道……

    至于如今……

    嗯,看戚太祖深陷自己编织的围城之中,难以自拔,萧某某也只能够仰天一叹。

    “唉,戚太祖,孤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萧洪如是说:“临走,送你两条重要情报。”

    听到萧洪突然卖好,戚太祖也不由得被吸引了注意力,暂时从各种思绪中摆脱出来。

    戚太祖问:“嗯?”

    萧洪却是逐渐远去,边走边说:

    “其一,北武林,星相高人地理司,图谋北隅皇朝龙气,为之施展偷龙转凤之术。只怕马上将要开始的下一次王位更替,其帝脉龙气就要易主。若摄政王要修补金狮帝国损耗的帝脉龙气,这是个不错的选择:地理司那几个结义兄弟,虽然有些麻烦,料想也难不住步武东皇!”

    “其二:昔年金狮帝国瓦解,群雄并起。总揽帝**略、掌控帝国大半军权的武相姜回,便成为了诸侯们首先要对付的眼中钉。姜回满门被屠之时,意外遭遇北狗最光阴,临终托付最光阴将金狮币和遗书转交其妻荼山毒后。可惜最光阴不知道姜回之妻姓甚名谁,偏偏你们又行事隐秘、深藏功与名、不为人知、连打听都没得打听,此事才拖延千年,不了了之。想来只要能够让最光阴记忆起此事,再给与其姜回之妻就是荼山毒后的线索,开启金狮秘窟的关键、一枚金狮币便唾手可得!至于如何让最光阴记起此事嘛:最光阴那条名为小蜜桃的爱犬,就是那次从姜回处得到;因为此次的凋亡禁决,小蜜桃被埋于漂血孤岛乱石之下;你也只需要找回此狗,将之交还最光阴,再旁敲侧击,即可!”

    当话音落下,萧某某带着他的三个跟班,已经走远。

    这次是真的走远。

    以至于消失。

    现场,只留下了戚太祖和超轶主。

    或许,他们还有话要说……

    ……嗯,小蜜桃在漂血孤岛坠崖被埋,本应该当即死亡……

    ……但无巧不成书,它坠落之处有一奇物,正是千年前叫唤渊蔌那场巨魔神之战中失却的阴元……

    ……四大奇观曾经的四大统领,将一身元功逼出体外,凝结为阴元,用来操控巨魔神……

    ……小蜜桃吞下了阴元,因此意外得以幸免,被埋乱石堆中……

    请推荐

    找,请在百度搜索书名窝更多更好无错全文字首发,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