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修真强少〕〔重生六零美好生活〕〔末日铸魂师〕〔王牌神医〕〔权少蜜宠小娇妻〕〔极品朋友圈〕〔逍遥小神棍〕〔修真狂医在都市〕〔都市逍遥邪医〕〔重生商海〕〔春野小神医〕〔魂武至尊〕〔都市桃色医仙〕〔穿成重生文男主后〕〔毒女狂妃,这个王〕〔官路圣手〕〔提拔〕〔逍遥小神农〕〔修真之药武扬威〕〔妖帝撩人:逆天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09 剑气指印屈仕途
    嗜血一族的圣山,王者之证的巅峰,盖世勇将将要挑战对决傲世王者。

    与阇城皇者·西蒙为敌的嗜血众另一大势力,血堡教父·茶理王,携其麾下嗜血部众,亦在旁围观。显然,太久不问世事的茶理王,意图了解他一生注定之对手,现今的实力。

    便是从混战中脱身的三教顶峰,还有秦假仙等正道众人,也因为藏镜人曾经的苗疆巨枭、万恶罪魁的曾经身份,而在情势未名、不知敌友的情况下,选择了一言不发的冷眼旁观,顺便探查敌情。

    圣山之巅风云突变,万水千山之外的翠环山,琉璃仙境,亦是不复平静。

    “半涉浊流半席清,倚筝闲吟广陵文;寒剑默听君子意,傲视人间笑红尘。”

    一道剑气,陡然划开了清宁的山间云月,

    在铿锵激扬的古筝鸣响中,素衣高冠的剑客背负琴囊,脚踩飞剑,踏歌而至。扑面的劲风,划过他背后所背负的古筝,琴弦因风而动,鸣响间分不出喜怒。

    但在剑气激射的招呼之下,兴师问罪之意,已经是格外明显!

    不速之客,正是霹雳布袋戏的经典角色之一,久远前的的剑界神话,傲笑红尘。其人刚正不阿,对于所认定的事物,有著超乎常人的坚持。是坚信公理正义的存在,不容许任何奸诈之徒为恶。

    所以,在秦假仙对屈仕途和萧某某心生误会、以为是欧阳上智重出江湖再要搅风搅雨后,才会要去找傲笑红尘。求傲笑红尘救援在他印象中,被二五仔屈仕途出卖给欧阳上智的素还真和一页书。

    另一边,琉璃仙境中,玉波池畔的凉亭里面,屈仕途正在为琉璃仙境的新主人泡茶。

    虽然不知道突然冒出来的药师慕少艾这货,能够在这琉璃仙境落脚多久。但好在,屈杯杯的人生虽然摆满了杯具,行事却向来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在确认了自己是打不过慕少艾这个痞子神医的事实后,他当年是如何服侍素还真,如今就如何对待慕少艾,难得慕少艾也能享受下这难得的……

    嗯,嗯……

    可惜了,慕少艾接手琉璃仙境后,这种一边抽着旱烟、一边品着好茶的悠闲日子,不过两日时间,就有踢馆子的大佬出现了!

    另一边,听见熟悉的诗号响起,联想到秦假仙离去之时的言行。屈仕途,也就是曾经的天下第一巧一线生,在心里不由得暗叫一声不好……

    然后,再在心里暗骂秦假仙一句可真能给我找事、竟然给我老屈招惹来这样一尊大神!

    傲笑红尘,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蒙蔽的人。

    所以眼珠一转,他撒开脚丫子就要闪人、觅地藏觅、躲起来让谁也找不到。

    可惜慕少艾一招手,明明跑动中的屈仕途,反而离他背后的慕少艾越来越近!

    “喂喂喂,我说慕姑娘你究竟想做啥,来的这货太猛我肯定搞不定也帮不上什么忙,难道说我好心好意给你泡最好的茶就是为了让你这样害我的么?放过我吧,再不闪人就来不及了,屈仕途就要变成去死路啦!”看到跑不掉,屈仕途也只好停下脚步,返身向慕少艾告饶。

    于是慕少艾身边,永远九岁的顽童阿九,也跟着跳起来、拍着手起哄:“好哇好哇!慕姑娘好!”

    慕少艾的额头,登时隐隐约约有井字形的根筋凸起……

    ……那个慕姑娘是怎么回事!你大爷的,慕大爷我可是爷们、纯爷们的爷们!虽然你家慕大爷长得是俊美了点,也不至于给变成慕姑娘啊!那叫俊美!俊美!你这不讨人喜欢的颓废大叔压根就是嫉妒!

    所以慕少艾抬手给了阿九一个爆栗,让阿九泪眼汪汪的安静下来。

    然后手再一挥,一股气墙便将屈仕途托着,往空中弹飞而去。

    看着自己是越飞越高,正迎着傲笑红尘的剑气而去,屈仕途不由得在空中手舞足蹈的惨叫起来:“啊妹喂,慕少艾你这衰仔竟然欺负老年人,双刀老屈我这次要玩完!”

    慕少艾闻言,也只能一声苦笑。“唉,我老人家,怎么就得不到片刻的清净!还有,年岁连我老人家的零头都不够,怎么能够在我老人家面前自称是老年人呢!”咕噜了这么一句,他吐出一口旱烟。

    那口烟气,在凉亭中顺风而起,茁壮成长,眨眼间就已经变成一条长达十丈的烟龙。

    腾空而起的烟龙,缠住空中屈仕途手舞足蹈的身体,就迎向傲笑红尘在空中射来的剑气!

    因此烟龙溃散、剑气消磨。

    只见空中的屈仕途,惨叫着以一式秘传的青城派绝技,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噗嗤一声跌落在地,落在琉璃仙境大院之外的地面。

    然后,就看到他捂着屁股就号起来:“喂喂喂,慕少艾呀,不带这么玩的,我看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能够这么不知道轻重!想我老屈手无缚鸡之力,这刀光剑影的,万一伤着了可咋办呀!”

    琉璃仙境之内的慕少艾,却毫不介意老屈的哀号,在院内说道:“没事没事,莫怕莫怕,我可是天下第一的医者,就算是一不小心伤着了,只要还有一口气,我也保你即刻痊愈绝无后遗症。”

    毫不在意的语气,声音很轻,却清清楚楚传到了屈仕途的耳中。

    所以屈仕途勃然大怒,又说:“可是很痛啊,跌的又不是你!”

    院内,年岁逾千的鹤发童颜俊美小青年慕少艾,这才吧嗒了一口旱烟,似乎是恍然大悟:“哦,原来你是怕痛啊!没事没事,小孩子都这样的,忍忍就好了,要知道贪生怕死成不了大事!”

    年岁近百的中老年人屈仕途:“……”

    两人嬉闹间,傲笑红尘已经落地。

    手持剑身刻有傲笑红尘四字的傲笑红尘剑,傲笑红尘傲气依然。只见他剑指屈仕途,话语直入主题:“屈仕途,前面带路,带我去找素还真与一页书:否则,红尘剑下,不容邪孽!”

    屈仕途的脸,登时塌了下来,竟无言以对。

    素还真和一页书在哪里养伤,他当然知道,那地方的主人萧某某也相当殷勤的表示欢迎他随时去作客。可是,他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到那个神秘地界!

    ……毋庸置疑,萧某某,才不会把进入天书世界的方法,告诉屈某某这种嘴角不牢之辈呢……

    偏偏傲笑红尘的刚正不阿与耿直,已经是到了可称偏执的地步。以屈仕途对傲笑红尘这人的了解,眼前这光景,屈仕途若说他不知,傲笑红尘绝对会一剑斩下、不容任何余地!

    进退两难的屈仕途,紧握的手心突然一紧,似乎是多了什么东西。

    以眼角的余光,悄悄的斜视指缝,屈仕途发现,指缝之间金光流转,那是一片熟悉的金叶。用心去感应,他又发现金叶上,果然流转着最最熟悉的玄功元气,传递着某些神秘的信息。

    以早有约定的暗码,解读信息之后,屈仕途那高悬的心,瞬间松懈下来。

    不过眼前的问题,却还是没有解决。

    嘛,屈仕途手中那片金叶,其中流转的信息,同样瞒不住长期被某人飞叶传书的傲笑红尘!

    见到屈仕途突然之间松了一口气,似乎是解决了什么大难题、也依旧没有要回答自己问话的意思,傲笑红尘心头一怒,又似乎是明了了什么,心中已然有了定计:哼,给屈仕途传书,却不给我,也就是说,屈仕途的行动要做出给变,而我之前的举动继续、然后想办法脱身、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样就好么?还是说……心中闪过如此念头,傲笑红尘的心中开始愤愤不平、却又无可奈何:又要演戏?素还真啊,认识你算我倒霉!不过又一次的隐身幕后,你是在盘算些什么?

    所以傲笑红尘手中长剑一抖,怒气犹存,杀意却退:“屈仕途,我得耐心,可是有限!”

    屈仕途心里呵呵一笑,面上却依旧是一副担惊受怕的苦相。

    如屈仕途那般圆滑的人,最善于察言观色,又怎能发现不了,傲笑红尘那一身褪去的杀意!

    默契,这就是长久以来的合作,所培养出来的默契啊!

    总而言之,在这诡谲无比的武林中生存,演员是保有技能,大家都是影帝啊!

    按照约定俗成的一般剧本,在这里,傲笑红尘应该是先打屈仕途一顿,再逼问,然后逼问中又碰到有谁第三者插足、最后傲笑红尘追杀而去、留下屈仕途继续的……

    嗯嗯嗯,眼看一场追逃杀的闹剧,就要在某个小团体中心照不宣的既定模式上演,搅局的来了。

    这绝对是个意外的搅局者,至少对于屈仕途来说,是个意外、绝无惊喜的意外!

    “少年无端爱风流,老来闲赋万事休。万丈勋名孤身外,百世经纬一樽中。”嗯,千多岁还不得清闲的鹤发童颜俊美小青年慕少艾老人家,出来了:“来者可是傲笑红尘?久仰久仰,药师慕少艾这里有礼了,只是不知道屈仕途有何得罪之处,以至阁下兴此问罪之师?”

    屈仕途没有反应,傲笑红尘的脸色变了变。

    纵横天下五百年间,傲笑红尘的阅历之广博,远非屈仕途可以比拟。

    而且傲笑红尘之智慧,本就不弱任何人。也只是修为到了他那样的地步,凭借力量就足以解决碰到的各种难题,不再需要刻意的将那份智慧,给表现出来罢了……

    哪怕傲笑红尘的智力,比好多所谓的智者更智,也不以智慧闻名。

    智慧,最容易被实力掩盖。那些以智者为名的存在,一般来说,首先,他得是个弱者啊……

    傲笑红尘是弱者么?

    ……所以即便傲笑红尘智慧顶尖,也不是智者,他根本就不需要做个智者……

    在智慧水平相差不大的时候,阅历可以决定很多东西。

    所以屈仕途在剧本中没有发现的问题,傲笑红尘却一目了然。

    大致猜想到发生了什么事,傲笑红尘以怜悯的目光,瞅了眼屈仕途,然后开始和慕少艾交涉。

    “秦假仙告诉我,野心家欧阳上智重出江湖,屈仕途背离正道、重归欧阳上智门下了!他把重伤未愈的素还真和一页书,出卖给了欧阳上智。而我此来,就是受秦假仙所托,为探查欧阳世家深浅、以及救人而来!”傲笑红尘如是说:“而你,与屈仕途为伍,想来也非是什么善类!”

    傲笑红尘这么说了,慕少艾对屈仕途自然要起疑。

    所以慕少艾就问屈仕途:“耶?屈仕途啊,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没有听你说过?”

    话语未落,天外一股指劲飞来,落地生根,在地上烙印出三道并列的指印。

    那指印散发着炎热的气息,却将烙印之处尽数冰封,正是昔年欧阳世家的成名绝技,三阴泰指。

    据说凡事不过三,三阴即为极阴;而泰为阳,字形之中有三水、火属阳水属阴、三水是为三阴的一种,也就是说泰表征极阴见阳之象:三阴泰指,正是阴极阳生的极端指法。

    事已至此,陪着素还真演过不少戏的傲笑红尘,当然知道该如何做!

    所以大吼一声,贼人休走,呃,反正就是之类的口号,傲笑红尘追寻指劲的来处,御剑而去。

    屈仕途本来也想去凑个热闹,却被背后一身阴影的慕少艾拦下。

    “屈仕途啊,看来有很多事情,你没有说实话啊……”慕少艾笑眯眯的,以阴森森的语气如是说道:“现在,是不是该好好的交待一下了呢?”

    嗯,素还真的飞叶传书,在某个小团体中,相当的有默契。一片突然出现的金叶子,及其隐秘散发出来的气息,不知不觉中就可以决定很多事情。

    但是,无疑,慕少艾,他,不在这个小团体之中!

    而且,屈仕途也没有权力自作主张,让慕少艾也加入这个小团体……

    所以……

    “素还真,你出卖我!”

    屈仕途很想大叫,却不能。即便再迟钝,屈仕途也已经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让傲笑红尘之前看自己的目光中充满了怜悯……

    嘛,看来是之前屈仕途对慕少艾鞍前马后,给侍候的太好,于是素还真她不高兴了。

    屈仕途,本来是素还真的金牌跟班、管家、兼保姆来着,这么可以像讨好自己一般的去讨好别人!

    所以呢,腹黑的大饼娘娘就挖了个坑,让屈仕途陷入进退两难的境遇。

    若是屈仕途在这里说了实话,那肯定是不行的!

    屈仕途应该很清楚,要是连这样的泄漏机密都不算是出卖,那什么才叫做出卖?那无疑是背叛了素还真。背叛了素还真,等素还真重回琉璃仙境的时候,绝对有屈仕途的好果子吃啊有木有!

    偏偏,在这里不说实话的话,屈仕途又该如何过慕少艾这一关?

    慕少艾,虽然懒散,却不愚笨,可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角色!

    而且,很擅长磨人…………

    所以傲笑红尘也只能在扬长而去之前,在心里暗自说上一句,屈某某,你自求多福吧,……

    ……

    就在屈仕途泪眼汪汪被慕少艾拦下的时候,傲笑红尘御剑而起,追逐指劲的源头,剑锋直指千里之外,一座高山。无疑,三阴泰指的指劲,就是从此处发出!

    山顶上,两道身影矗立,气度不凡,犹如落地生根一般悠久。

    傲笑红尘御剑往山顶飞去,远在百里之外,就听到了一阵隐隐约约的吟诗传来……

    那诗文,正是曾经欧阳上智的代表。

    据说盛唐之时,有两位诗剑双绝的大文豪、大剑客,都姓李,一名李白,一名李贺,分别以仙、鬼为称,不只留下了不少行侠仗义的武林传说,也书写了大量脍炙人口的得意诗篇……

    比如说,李白,就做出了“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侠客行》……

    而李贺所做,则是欧阳上智最最喜欢的一首《走马引》:“我有辞乡剑,玉锋堪截云,襄阳走马客,意气自生春;朝嫌剑光净,暮嫌剑光冷,能持剑向人,不解持照身。”

    据说欧阳上智早晚必吟此诗自醒,以至于这首诗,逐渐成为了欧阳上智的代表……

    隐隐约约的走马引,让傲笑红尘确认了目标。

    所以元功催运,飞剑加速,瞬息之间,就达到了山顶两人的近前。

    “你,就是欧阳上智!”御剑浮于半空,傲笑红尘义正严词的喝问,眉心却在不断地跳动。

    因为欧阳上智两次席卷天下的时候,与傲笑红尘,有过几面之缘。所以傲笑红尘能够肯定,眼前之人的气息,必定非是欧阳上智本人……

    要让傲笑红尘按照默认剧本,一本正经的说着与事实相左的台词,确实是有点为难向来耿直的他。所以憋了半天,诚实的傲笑红尘决定还是不要为了配合区区素还真的剧本,就破戒说出违心的谎话。

    到最后,也只是反问……

    ……嗯,假话你说就好,让藏身暗处的某些存在听见便够……

    ……在傲笑红尘的意识中,我反问你,只是不揭穿你随后的谎言,自然就不算是我蒙人了……

    对面身影,显然也是十分的了解傲笑红尘的为人。

    于是,山顶上的人,理所当然的回答:“嗯,吾正是号世令主,欧阳上智!”

    这山顶的两条身影,无疑非是欧阳上智。而是一直借欧阳上智身份搅风搅雨的萧某某,还有早已既定的小跟班,紫霹雳五宝加身后变作的慕容紫英了。

    在西武林,有关金狮壁库事了,萧某某便丝毫不做停留,把素续缘和富江送进天书世界的另一个琉璃仙境后,他要马不停蹄的赶回翠环山。

    此刻的萧某某,当然不再是策梦侯的一身大红袍,而是改头换面、长须过胸、一身锦袍,活脱脱一个在世的欧阳上智:唯独可惜,骗不过昔年熟悉欧阳上智的那些老面孔……

    再说了,之前,秦假仙去找傲笑红尘搬救兵,本就是萧某某的放纵。

    因为有某件事情,无论对萧某某、慕容紫英、傲笑红尘、甚至是素还真都有大利的事情,必须得要傲笑红尘的帮忙才行!不是说非要傲笑红尘,而是面前傲笑红尘才是最合适的一个。

    所以萧某某才会放纵秦假仙,以此换来一次,与傲笑红尘碰面的机会!

    “那么,欧阳上智,素还真与一页书被你困在何处!”傲笑红尘剑指山巅,又问:“还有,你以三阴指印约我到此,究竟是所为何事?”

    “哼哈哈哈哈哈!”萧某某放声大笑,说道:“听说你是这江湖上,最近最富盛名的剑客,我当然是想要一试红尘禁招!顺便,也看看,你是否有资格,可以取代刀狂剑痴叶小钗,成为欧阳上智重出江湖后,手下最锋利的一柄利剑!”语毕,一柄细长的利剑,已然在手。

    萧某某顶着欧阳上智的身份,以剑法挑战傲笑红尘,当然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欧阳上智,本就是天下闻名的剑客,否则,也调教不出中原第一剑圣,刀狂剑痴叶小钗!

    同时,萧某某手中,那柄都可以当作箭用弓射出的细长之剑,正是曾经的天河剑。

    不过,被萧某某多番重新炼制、又浸泡于冥界的天河中很长一段时间后,早已改名为都天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大千劫主〕〔我有奈何桥〕〔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