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尊溺宠:腹黑萌〕〔超凡卡神〕〔神通不朽〕〔自然大玩家〕〔山海画妖师〕〔海贼王之天赋重置〕〔韩硕传〕〔老姚酒吧〕〔亡妻之战〕〔非卿非故〕〔我在古代养媳妇〕〔师叔无敌〕〔圈妻自萌:莫先生〕〔海岛生存记〕〔我愿意〕〔鲜妻撩人:寒少放〕〔丞相保重〕〔不朽造化诀〕〔变成少女的我决定〕〔极品医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28 小免锲子凯旋侯
    顺着植物传递的信息,萧洪绕开沿路上防护用的阵法机关,一路前进。

    等他停下脚步,已经是身处拂樱斋的后院。

    嗯嗯嗯,不要以为拂樱斋名为斋,那就是孤零零一座小房子。

    就像前面提到的寒光舍,看名字你以为这是一间茅草屋,其实那是挂在枫柚名下的一家占地百顷规模超大、由若干儒门大文豪联营的印刷厂。然后,寒光舍中,枫柚主人栖身的小窝,名为寒光一舍,大概就是寒光舍一号门牌的意思,咋一看又是一间茅草屋,其实那是雕梁画栋的一片小洋楼。

    而拂樱斋呢?

    做为别有用心接近枫柚主人的好朋友,拂樱斋主表示同行是冤家、坚决不能和好友抢饭碗。

    所以拂樱斋主就做了枫柚主人的书迷。

    因此拂樱斋就变成了一片苏州园林,主要经营图书收藏和发行业务。拂樱斋本身,也是苦境中原有数的大图书馆,其馆藏异常丰富:据说寒光舍出版的各类图书,其中一本不少,统统都有收藏!

    拂樱斋主,来自四魌界四大势力之一的火宅佛狱,位列三公之一凯旋侯。在六十年前,他诱导枫柚主人乘坐天外飞石前往苦境,不过是为了尾随其后进入苦境潜伏,为侵略中原而卧底正道。

    所以才有了拂樱斋。

    其实,拂樱斋主凯旋侯,又哪里是锲子的书迷了。

    不过是建立拂樱斋后,他就可以以藏书为幌子,堂而皇之的搜罗各种情报,诸如苦境各地的野史轶闻、天文地理、风物人情之类,为他日火宅佛狱的入侵和治理苦境,提供必须的基础情报。

    于是,总是知道的太多、最最喜欢挖掘重要人物私密情报然后著书立说的四魌界第一狗仔队,那个笔名锲子的家伙,也就是如今的枫柚主人,才会被凯旋侯相中,当作可靠的工具加以利用啊……

    像这种事情,在萧某某原来那个世界,也不是没有先例。

    比如说在某个时期,鲁迅先生的政治立场就遭受了主流立场的质疑。

    因为鲁迅先生,有一个名为内山完造的日本朋友……

    (内山完造:国际友人,日本冈山人,汉名为邬其山,1916年至1947年一直居住在中国,主要经营内山书店,是著名的图书收藏家、鲁迅先生的挚友,晚年主要从事日中友好工作。)

    总之呢,当萧某某不请自入,进入拂樱斋的后院之后,因为没有对自身形迹做出任何的掩饰和隐藏,很快就被发现。之后,拂樱斋的侍女小免,就出现他的面前。

    “你是谁,来拂樱斋有什么事么?”小免看着某个不速之客,打招呼问道。

    看着眼前弱不禁风摇摇欲坠、身高要矮自己两个头、太过人畜无害的吃素小兔妖,萧某某皱了皱眉头。像这种吃素的类型,从道义上讲,事情不好办啊!

    不过很快,他又丧失起来:嗯嗯嗯,人畜无害又咋样,俺是来给植物们讨回公道的!

    某人盯着小免看了半晌,贼眉鼠眼的上下打量。等到小免已经忍不住就要发火的时候,他却突然伸出手去,掌心握住小免头上因为生气而高翘的兔耳,用力一捏……

    就听到吧唧一声……

    嗯嗯嗯,一定很疼吧,听声音就很疼啊!

    “喂喂喂,你这家伙干什么!”小免当时就跳了起来,一把拍掉某人那只胡来的右手,然后蹲在地上满眼泪花的揉起耳朵来……

    同时,还相当怨念且愤怒的偷偷怒视着某人。

    萧某某突然就发现,这动作,很有点红魔馆的大小姐抱头蹲防的风范,心中不由得悄悄感慨起来:貌似,他家那个山寨货,还没有t这个保有能力呢!

    不过感慨归感慨,该有的节操依旧没有涨回来。

    针对小兔子的抱头蹲防,萧某某也只是摆着一脸的凶神恶煞表情,轻描淡写的以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呃,我只是看到你耳朵上有只虫子,帮你赶一下而已……”

    小免:“……”

    你以为我会相信么?瞪着萧洪,小免心里这样想着。

    可惜想归想,看到萧洪那凶恶的表情,小免说出来的音节却是弱弱的一个“哦”。

    总之,最后吐出口的,就是几个迷之音节,大慨就是“哦,我知道了”的意思……

    只是小免认怂了,对面萧某某的节操,却因为某抱头蹲防技能的隐藏效果,瞬间一跌到底。

    “哦?你说哦?你这个哦是个什么意思啊,嗯?”一个箭步,萧某某就冲到小免面前,双手抓住衣领把她拎起来,大力的摇晃,咆哮起来:“你这是被欺负的很有经验啊,是不是!难道你认了,我就不借题发挥了吗?我辛辛苦苦帮你赶走了虫子,竟然连一声谢谢都没有,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啊,啊?!”

    喂,这才是真相啊!

    就这样一不小心把真相给说出来了,真的没问题吗混蛋!

    吊在空中被某人摇晃的小免,只能报以某人,一个看人渣的眼神:“……”

    “你这么干看着是个什么意思啊,哈?”萧某人依然在大声的发脾气,似乎刚才他真的有帮小免赶走耳朵上的虫子,似乎小免不为此表示谢意就真的罪大恶极一般:“道谢,快给我道谢啊混蛋!”

    “呜呜,”至于小免,已经因为某人的好意,感动得就快要哭出来了一般:“谢,谢谢……”

    “谢?”可是某人打断了她,大声的问:“谢有什么好谢的,道谢不是应该要附带理由么?”

    小免:“呜呜,谢,谢谢你帮我赶走了……”

    “啊哈!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想要一声谢谢就完了么,嗯?”某人干咳一声,再次以大声的咆哮,将之打断:“还有啊,表达谢意的时候露出胸部不是常识么?”

    哪里有这种常识!

    小免当即气愤的两只小红眼翻白!不过紧接着,最最恶意的声音传来。

    就听到某人说:“呃,好吧,你没有胸,这个就算了……”

    再也承受不了打击,小免终于哇哇大哭起来:“哇哇……”

    好在藏身附近的某人,看到这里,终于忍不住站出来,给小免解围了。

    “娇兰傲梅世人赏,却少幽芬暗里藏。不看百花共争艳,独爱疏樱一枝香。”一袭红衣的身影从院子的转角出走出,以儒雅温文的声音劝解道:“哎呀哎呀,这位兄台,小孩子不懂事,你不要欺负她。要是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地方,本斋主我这里给你赔礼了……”

    “啊哈?债主?你这家伙,又是哪里冒出来的?”知道正主来了,萧洪也不以为意,只是拿斜眼看着他,仿佛街边随处可见的流氓地痞一般的问道:“我可不记得有欠过谁钱来着!”

    见得此景,拂樱斋主皱了皱眉,不过很快便舒展开来,脸上风度依旧:“呃,我就是这拂樱斋的主人,你可以称我为拂樱斋主。本斋主……”

    拂樱斋主显然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完,可惜萧洪已经将之打断。

    一把将手中的小免扔到旁边,萧洪就之前的话题,继续展开了讨论:“还有啊,我不欺负她,难道欺负你不成?”在从头到脚仔仔细细打量了拂樱斋主几遍之后,某人才接着刚才的话头继续说道:“太可怕了,你一个男人,竟然认为自己长得比小姑娘还要可爱,难道说,你其实是个……呃,我可是正常男人,我觉得我还是先离开为妙……”

    终于落地的小免,变成了粉红色的小兔酱,噗嗤一声,头也不回就窜了出去。

    眨眼间,就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目送小免离开后院后,拂樱斋主的脸色,终于变了。

    因为他再看向萧洪,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不速之客,已经负手在胸前。

    地痞流氓,一个眨眼,已经变成了翩翩公子,慵懒而张扬。

    就如同大多数搂着宠物游玩的阔少一般,眼前之人抱着一只相当肥腻的粉红色兔子。那只兔子依旧是奔跑的姿势,似乎依旧在往某个方向永不停歇的奔跑,兔子的脚下似乎真的有一片大地。

    不过兔子的动作,并不妨碍萧洪将它抱在胸前。

    奔跑中的兔子,似乎是在逃避着什么,也丝毫没有察觉到它已经被某人抱在怀中的事实。就连萧洪的两只手,正逗弄宠物一般搂着它的身子、揉着它的脑袋都毫无知觉。

    一静一动,凑合出一幕诡异的景象。

    所以拂樱斋主的脸色变了。他能够确定,萧洪怀中那只兔子,就是刚刚才窜出去的小免。

    这时候,萧洪又说话了。

    拂樱斋主的额头开始变得狰狞起来,然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哈,那你还是继续欺负小免吧!”摇扇一礼,拂樱斋主甩手欲走:“我还有事,恕不奉陪了!”

    丝毫没有理会怀中继续跑动的小免,萧洪这才严肃起来:“好吧,说正事吧!”

    拂樱斋主停下脚步,反问:“在说正事前,可否先放了我的侍女?”

    萧洪哈哈一笑,把手上的粉色小兔子放在地上。

    再次落地的小免,这才发觉自己的境况。也不见变回人形,它拿通红和眼睛狠狠的瞪视了某人一眼,索性不跑了,跳到拂樱斋主身后的衣角里面,躲了起来。

    萧洪不由得尴尬的耸耸肩,然后才和拂樱斋主说话:“哎呀,被诓了!说正事前,明明应该是相互认识才对吧!至于释放人质什么的,那是达成交易后才考虑的事情啊。”

    拂樱斋主呵呵一笑:“需要考虑?那也就是说,即便是成功的达成交易,策梦侯也有可能会选择不释放人质,是吧?”

    “咦?”萧洪明明心中有数,却故作惊讶的反问:“斋主你认识我?”

    拂樱斋主理了理头发,才面露微笑的答说:“这个嘛,我有一老友,对侯爷可是念念不忘,托我做过调查。而你又不曾有掩饰形迹,所以本斋主虽然见识浅薄,策梦侯之名也是入得耳内。唉,早听说西武林奇花八部的神通迷阵玄妙异常,今日一见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拂樱斋主口中的老友是指谁,萧洪心里自然清楚。

    所以萧洪又说:“念念不忘,是恨得牙痒痒吧!”

    嗯嗯嗯,之前困住小免的,才不是什么神通迷阵呢!

    奇花八部的神通迷阵,虽然萧洪也有从策梦侯的记忆中读取,不过只是将之记录一份送到天书世界交给了某些人去了,他自己并没有去修炼。

    好在现在这个误解,也不是不可以接受,萧洪才没有刻意地去辩解。

    胡思乱想间,萧洪又听到拂樱斋主的说话声音:“哈哈,看来本斋主没有看错啊!我们相互之间,彼此都有着一定的了解。所以才要说,互相认识就免了,直接进行到释放人质的步骤吧!”

    嗯嗯嗯,直接进入最后的步骤,之后就应该是端茶送客了吧。

    那俺这一趟不是白来了?

    于是萧洪急忙打断了拂樱斋主的推脱:“唉,如此说来,我们的交易,也应该是达成了,可对?”

    见萧某某丝毫不在意自己的留难送客之意,非要胡搅蛮缠,拂樱斋主沉吟片刻,眉宇间陡然闪现一抹杀气,又压抑下去:“哈哈,小免终究只是我的侍女,怎么策梦侯竟然觉得她够条件成为人质?”

    言已至此,再有强求,难免是中立转敌对、两人间分个高下的相斗之局。

    传言中奇花八部的术法虽然是奥妙非常,不过以拂樱斋主这段时间对西武林的了解,自身所学的佛狱,未必弱于对方。他之前对自己的克制,也不过是因为不想将真正的身份,暴露人前。

    拂樱斋主的反问,显然没有收到任何效果。

    就见萧洪的脸上,露出了诡秘的微笑。“啊,这个问题啊,那就要看站在我眼前的,究竟是枫柚主人的老友拂樱斋主,还是火宅佛狱战无不胜的凯旋侯咯!”一字一句,慢吞吞的,萧洪如是回答。

    “嗯哼!”便是以凯旋侯的隐忍,一股杀意,也再也压抑不住。

    枫柚主人的老友拂樱斋主,为了掩饰其幕后的身份,平日里表现为器宇轩昂、温驯有礼的谦谦君子,无疑不会为性命分出尊卑,那小免当真可算人质。

    而火宅佛狱战无不胜的凯旋侯,身负佛狱侵略苦境的大计,大义之下难容私情,自然也……

    不过在这个时候把小免和枫柚主人并列提起,萧洪又以神通秘法拨乱因果,把之前被拂樱斋主也就是凯旋侯蓄意压制的妒火重燃,差点就直接吐出了一口老血……

    这个事情,还是要从当初说起。

    大家都知道,凯旋侯本来是个萝莉控。

    这个是编剧们在定制人设的时候,就决定了的事情。

    不过好在佛狱公务繁忙,所以他一直没有机会表现。

    而这次化身拂樱斋主潜伏苦境搜集情报的差事,却相当清闲。等名为拂樱斋的大图书馆步入正轨后,搜集情报什么的手下人就足够胜任了,做斋主的凯旋侯反而无所事事了。

    那时候,凯旋侯在附近发现了一只小兔妖,特点是化形为人后标准的没有胸长不高加些许蠢萌……

    妖族一旦化形,形象就不再改变。所以发现了合法萝莉的凯旋侯、不对,是拂樱斋主当即大喜,直接将之抱养,做了拂樱斋的侍女,一段没羞没臊的怪异日子眼看就在眼前……

    然后,悲剧就发生了……

    拂樱斋主为了某些目的,老到枫柚主人也就是锲子那里凑热闹。然后枫柚主人,自然是有样学样经常过来蹭吃喝。结果一来二去之后,小免表示,她喜欢的人是枫柚主人……

    据说当时的拂樱斋主就直接喷出了一口老血。

    不过考虑到枫柚主人在未来大计中的作用,拂樱斋主也只好把对小免的感情、还有对枫柚主人的恨意都封印在心底,在暗地里对枫柚主人恨得牙痒痒,只等日后火宅佛狱入侵苦境,就秋后算账……

    ……未来的剧情中,火宅佛狱成功入侵,凯旋侯恢复真身,当即就把枫柚主人……

    ……枫柚主人被咒世主重伤后,被凯旋侯关入地牢、严刑拷打,一段时间后惨死于噬魂囚……

    ……至于小免,在听说了凯旋侯凌虐枫柚主人至死的事情后,哭着鼻子跑掉了,就此失踪……

    ……若干年后,在某彩蛋剧情的神兽马戏团中,出现小兔酱一只……

    ……

    总之,那些被大义压在心底的小节、将近遗忘在最心底的往事,在某人的小动作下,重新被记起。

    然后,萧某某也不管拂樱斋主心底是何想法。

    一摆手,本剧情中用得越来越熟练的紫鹄鸟羽毛做成的羽扇,又出现在手中。

    某人突然发现,这剧情中的儒门人士,怎么都喜欢这身紫色的行头呢?不是紫粉就是紫黑,还有自己这身属于策梦侯的紫红,难怪到最后大家脸一黑,都变得凶残无比……

    不过眼前,可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所以他摆摆手,再度开口,反客为主,打断了拂樱斋主的沉思:“怎么,有客临门,就这么站在门口说话?斋主不陪本侯进去饮些茶酒润润喉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