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而言之,这就是〕〔绝地求生之万尸囚〕〔韩先生,情谋已久〕〔农门长安〕〔女帝在上〕〔少女航线〕〔炼尽乾坤〕〔医妃有毒:腹黑王〕〔蜜汁小甜妻,总裁〕〔我在万界当大佬〕〔娇妻想逃:天价老〕〔宇宙级大反派〕〔我在大唐有座城〕〔农家丑媳来种田:〕〔超级系统神话动物〕〔重生军婚宠妻:时〕〔绿洲是沙漠的眼泪〕〔终极捉鬼大师〕〔异度冲击〕〔大明第一祸害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46 血榜杀手权倾天
    各地的夜市中,出没着一辆只在夜间出现的神秘小吃车。(

    对经营小吃车的切面仔来说,切面只是副业,柜台下的人头才是其交易的真正筹码。

    这辆神秘的小吃车,是虽然居无定所四处游荡,却也每次都会在武林名地公开亭附近的某处固定地方留下记号,以暗记预示其下一次将要出现的时机和地点。

    所以,普通人也只是偶尔遇上了,才会因觉得新鲜好奇,在这里吃碗面。

    而通过某些渠道认识并解读了暗记的人,却会在这里买凶、杀人。

    在几天前,一个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溶解于阴影的存在,找到了小吃车。

    没有任何的暗号,也没有任何的交易,神秘人只是简单粗暴的让切面仔约见所有的血榜杀手。

    简单粗暴的让切面仔通知血榜杀手们在月圆之夜于葬尸江畔会面,同时留下了缺席者将会血榜除名之类的威胁,再留下一封书信后,神秘人的身影随之瓦解消失。

    同时留下的,是本来前来交易者的人头,以及因为血淋淋的人头在夜市引发的骚乱……

    嗯,这辆小吃车,背后的杀手,是一个杀手组织,名为血榜,以身份神秘莫测的权倾天为首领。

    “天下无人,唯吾不杀”,说的就是血榜,同时也是血榜八人的标志。

    血榜杀手的核心成员共有八人,个个冷血无情,杀人如麻。

    “天下无人”,代表的是血榜四大女杀手。

    首当其冲的是有“死神天敌”之称的杀人名医,雌雄莫辨诡秘难测的医邪·天不孤;其二是出身荒漠巫教的女剑手,魂走九泉·下酆都;还有某个经常在浪眉山孤芳自赏的贵公子,无缺公子·明珠求暇;最后是因悲惨的过去而自称“绝情书”的冷艳人妻,人生如寄·舒愁眉……

    从这些人的名字或者称号中各取一字拼凑起来,也就是所谓的女杀手组合,天下无人了……

    ……等等,在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好吧,后来在四魌界出现了一个大家手牵手围起来的你爱着她她却爱着他的多角恋去死去死怪圈。貌似我们的无缺公子也身涉其中,属于受众,他左手牵的是个雄性,右手拉着的也是个雄性……

    ……所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到四大女杀手的排行里面去了……

    至于“唯吾不杀”,则是血榜八大杀手另外的四大奇行种男子,简称奇男子。

    他们是奸诈市侩的唯利是图·曹袖珍、从不拿正眼看人的斩马怒关·吾唯一、中二病晚期无药可救的报恩报怨·不二做、以及欺师灭祖奸掳淫掠无恶不做的昆仑奴·杀僧不留佛……

    呃,好吧,找上小吃车,留下联络要求的,是某人的分身之一,恶死黄泉。

    公开亭是苦境中原大家都知道所在的公共场所。某人虽然没有渠道去了解血榜杀手的暗号,但是他可以利用固有结界·自我封印·闇影神殿的力量,把名为恶死黄泉的分身分解掉。

    像这样化身千万后,虽然是失去了战斗力,却胜在隐蔽。恶死黄泉溶入阴影,在公开亭左近数十里地,只潜伏了三五天,就得到了他想要得到的情报,然后一路尾随,终于是找寻到了其目标。

    为何萧某某要派遣自己的重要分身之一恶死黄泉寻找血榜杀手?

    昔年他中二病发作,为了区别于本体扮演的一线生这个角色,给他那个重要的分身留下了“善恶分两边,生死一线间;血榜箓名客,黄泉葬骨来”的名号。

    偏偏血榜啊黑榜什么的,这么直截了当还霸气十足的大众化名字,各种作品中稍微中二一点的杀手们都喜欢用。所以要遭遇到真正的血榜之类的李鬼碰到李逵,是在所难免的。

    某人过去的名号,虽然在这个世界里无人可知。

    但两个血榜碰在一起,有名却无实的某人心里就是要不痛快。

    理论上讲,换个名号,就可以轻松将这份不痛快抛弃。

    偏偏某人又认为,他已经是过了随随便便、因为藏头露尾掩盖形迹就要改名换姓的年纪了。

    虽然现在某人行事,依旧是有点藏头露尾,那也只是为了方便。现在某人的行事风格,是在不掩饰自己形迹的同时、也不对自己的存在进行宣扬罢了。这其中,无论“不掩饰”的动作,还是“不宣扬”的动作,都表现的行云流水顺势而为,并没有刻意去追求过那个结果。

    一切,都可谓是率性随缘而为,即不刻意也不做作。

    每当存在被人注意到不妥的时候,他都能无比坦然的自报家门,从不进行丝毫的掩饰!

    这便是萧某某这十多年来,在行事风格上的改变吧。

    可以说是变得成熟了。也可以说终于是中二到理直气壮了。

    大概是因为实力越来越强大了,所以心里有底气了:底气足,就是这么任性!

    反正像这种“因为藏头露尾就改名换姓”的掉份事情,某人很久都不做了,现在也不想再做。

    那么,即然因为遭遇到了真正的血榜,就心里不痛快。某人也只好决定,把血榜抓在自己手中。做到的话,某人的恶死黄泉分身就可以毫无压力的宣传自己曾经的名号了。

    好在在血榜之中存在很多问题。

    这些问题,在将来甚至是导致了血榜成员们的内讧,乃至团灭……

    即便是现在,也为某人涉足血榜诸事,留下了不少可供操作的空间。

    否则某人也不会在明知不可为的情况下,一下子就要强势的约见所有血榜杀手。苦境人间的血榜杀手组织,纵横世间近百年,其中自然是有着好几个仅凭萧某某一个分身无法稳言镇服的狠角色。

    嗯,除开血榜中本来就存在的内讧问题,还有另一个可以利用的因素,葬尸江。

    所以才要在月圆之夜的葬尸江畔,定下约期啊!

    今日,正是苦境人间的月圆之夜。

    这里的月圆之夜,指的无疑不是天象,而是时间。也就是农历每月的十五了。

    话说回来,自打邪之子开始孕育、嗜血者双王并立以来,天空中双月同存,还两个月亮都是完美的满月。要是以天象论月圆之夜的话,岂不是每一晚都是月圆之夜?

    至于葬尸江,则是苦境之中的一处诡秘之地,充盈着死域的气息。

    每当阴风吹起,江水便会沟通幽冥鬼域,江水之下显露出鬼哭狼嚎、满江尸骸的异象,仿佛有世间无数生灵葬身于此、因此才称作是葬尸江。

    同时,葬尸江也是一处因为死气太过浓郁,反而屡屡发生“死极而生”奇迹的奇妙地方。

    因此有太多重伤垂死、大病难愈、无可挽回的存在,在就要失去一切的时候,为博那一线生机选择自沉葬尸江。他们之中,也总是能够沉疴尽去,以巅峰状态脱出葬尸江、重临人世的幸运儿出现。

    比如说某个名为素续缘的熊孩子,就是从葬尸江重生的幸运儿之一。

    恶死黄泉能够在初临苦境就找准地头、早早的做下准备,正是素续缘为之指路的功劳。

    午夜时分的葬尸江,正是死气最为浓烈的时刻。这时辰,江水之下孕育的东西总是难以尽掩,一个个鬼哭狼嚎、呼之欲出,惊鸿一瞥的向众人展示其诡秘的生机。

    江畔沿河岸飘来了两条身影,当头者为一白袍玄衣、面目清秀的书生。

    其身后跟随着他最忠实的走狗,特征明显。那是个因修炼异种功法导致浑身黑赤的怒目金刚,正是血榜杀手排行最末却也最最凶恶的杀僧不留佛。

    而白衣书生四周,亦有若干人影,潜伏了身影,犹若鬼魅,在阴影的掩饰下不断警戒跟随。

    显然恶死黄泉的约书,已经被传达到其目标的手中。

    以特殊手法在书信中掩藏的心理暗示,也发生了作用。

    恶死黄泉的约书被切面仔传达到血榜后,身份有伪的权倾天收到约上诡异的图腾符号霍乱了心智,心中有一股难以名状的不详预感油然而生,要消灭对方的念头一起便再也不能压抑!

    那种感觉,那就有如公牛看到了红布、藏宝者看到了大盗贼一般!

    权倾天,这无疑是个野心勃勃的外号,无非就是权倾天下、之后连在天之下的“下”都不要接受。

    一纸书信带来莫名其妙的不详感觉,让权倾天为了保住他手下的势力,直接把约见视作了约战。所以发下飞帖召集众人后,此刻竟然是倾巢而出,势必将侵犯者消灭干净!

    血榜八大杀手,一两日间差点就尽数到齐。

    当然了,这个差点,差的是某个向来不在巢中的无缺公子明珠求瑕。

    之于血榜诸人,在权倾天的统领下,或被降服,或被利用,再剩下的几人就算是游离不定也表示了名义上的遵从,也只有明珠求瑕是个刺头,经常的不顾大体、自行其道。

    嗯,喜洁成癖的少女心公子,向来如明珠般耀眼,分外的别具一格。

    同样是杀手,他却在杀手的职业上特立独行,他玩出了新意、玩出了境界、玩出了高端,玩的是别出心裁,已经成为了代表杀手界的偶像派。所以他不仅是公开了自己血榜杀手的身份,还独来独往的定居浪眉山。而其最厌恶的事,就是有人将他与在他眼中毫无格调的血榜其他七人相提并论……

    所以这次在权倾天的召集令下,要血榜杀手倾巢而出。

    无缺公子却在接到权倾天飞信传书后,当场的抗令不尊,回信表示他对此事没有兴趣。

    明珠求瑕的桀骜不驯,让权倾天气恼。

    奈何大敌当前,也只能留待后话、秋后算账。

    所以此次,血榜八大杀手,加上血榜的首领权倾天,倾巢而出赴葬尸江之约的人数,为八人。

    要赴恶战之约的诸人,自然对伏兵之说心存警惕。即便留下了可靠的同伴殿后,也时刻保持警惕。

    行走在葬尸江畔,葬尸江下莫名的存在隐隐现现,数度的让其中心怀鬼胎的几人警惕惊觉。

    不过若干次的无用功,都终结在江水中同一个存在后,便都习惯、也放松了下来。

    因为在江底咆哮挣扎的人形,似人似兽,转眼又变成各种物种的完整巨大骸骨。其形态虽然在众人的视线下不断变化,却始终都是那一个。而且,无论你从何处看、哪里看,都只有唯一的它存在于那个固定的方向,就和月正当空、如日方中是一个道理。

    到最后,也只能将这异象,归结为葬尸江的玄妙、以及那身影的巨大与广博。

    人总是会恐惧于未知事物,不愿意在心底过多的想起,然后被习惯了的心态欺骗。

    所以当众人对葬尸江下的巨大幻影疑心尽去、习惯下来、把一切都归结为葬尸江的诡秘的时候:葬尸江的种种不和谐处,也在这放松之中,被下意识的忽略。

    也只有远远吊在最后面、掩藏形迹后行踪不显、为前行众人殿后的两大杀手,才依旧注目着那隐隐现现不断浮动变幻的巨大影像。心思细腻的她们,若有所思。

    远远吊在白衣书生身后的两人,中有一人,手持红色油纸伞、身穿血色和服、头上竖着专属东方教主的发型,正是传说中的血榜之首、那个神秘莫测的医邪天不孤。

    在她身边一身相似黑色装束的,是天不孤的好闺密,自称为绝情书的舒愁眉。

    天不孤的一双眼睛,如今已经是变化做魔神气息的诡异竖瞳,所以才能清晰的观察葬尸江底的巨大影像、而不会同时在江畔花木吞吐的迷雾下产生幻觉陷入困顿的迷阵。

    天不孤,在已经笼罩了血榜诸人的神通迷阵之中,依然保持着清醒。

    正是她一把按住闺密裸露在外的香肩,因此绝情书亦能够发现众人的不对劲之处。

    被迫停下脚步的舒愁眉,这才能够站立原地,看着权倾天和杀僧不留佛,带着隐藏在身侧的四个同道,正在围绕着她们俩所在的地方,转圈圈!

    以血榜杀手的专注和谨慎,先行一步的权倾天等人,本不至于陷入迷幻阵法而不自知。奈何预设于此的神通阵法玄妙,让阵法之中的花草树木碎石乱草等等景致,都在不知不觉中不断变幻着方位。这样的变化,让身陷居中的众人,从未有重复经历相同的景致,这才无法发现自己在原地兜圈子的行为。

    发现不对,舒愁眉就要出声提示众人,却被天不孤摇头制止。

    不知为何,舒愁眉的陡然发现闺密身上的熟悉气息,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极度的陌生!

    那是天不孤的气息,又彻底的不同!舒愁眉的视线和天不孤对视,心里陡然的一阵发凉,不由得接受了天不孤以视线传达的建议、抑或是威胁,不得不作壁上观的看戏。

    另一边,化身白衣书生的权倾天,领着杀僧不留佛,众人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道路却无穷无尽。

    葬尸江作为苦境人间一处奇地,权倾天之前也曾来过,却从不知此处有如此漫长的道路!

    心有他念的权倾天,心中不由焦躁起来,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不对。

    这时候,时间已经是到了子午交替的时刻。散步般前进的两人,这才停下脚步。

    权倾天的心底里一阵咯噔,察觉到不对的他,陡然在眼前的一株巨树上,看到树干上那一个异常醒目的印记。那本来是专属于血榜统领、也就是专属于自己的标记。

    所以他停下脚步,心中觉得很是滑稽。“应该是到地方了。”权倾天故作沉静,压下了心中的不适感觉。他举起右手,暗示隐蔽在侧的众人保持警戒、准备伏杀既定的目标。

    然后权倾天那浮躁的心理,出奇的安稳下来。

    即便是中了算计又如何?手握实力才是绝对的王者之道!

    权倾天心中的想法已经急转,在心里暗自嘀咕:此刻,他已经是出动了能够出动的全部战力,那么能够应付的敌人不会因为略施小计就占据优势、而无法应付的敌人便是未中算计难道就可以应付了么?

    “唉,这标记,是有意要我权倾天死于此树之下么?”心态一安稳,权倾天竟然有了打趣的兴致:“也不知这万箭齐发的招数,是掌握在谁人手里!”

    权倾天能够很快的稳住心态,也在意料之中。

    目前的血榜首领权倾天,并不是真正的权倾天。

    真正的权倾天,早已经被人暗中袭杀、再易容改扮的取而代之了。

    而现在这个篡夺了血榜杀手领袖权职的冒牌货,虽然在剧情中,是一个大家都公认的人渣。

    但是除了“嫉妒”这个导致一切事端的大毛病以外,这个假货的其他方面,其实都是远在普通人之上的天才水准,要胜任一个合格的领导者身份绰绰有余……

    甚至可以说,只要其气量稍微大那么一点点,都足以成为一方雄主了!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他本来的身份,本来是拥有数名修为盖世无双的高手作为好友、拥有一个美名传闻江湖的美丽女子作为妻子、拥有一群忠心耿耿为之效死的手下……

    除此之外,在江湖上他还拥有着强大的号召力。他在江湖上有着一大批忠诚的拥蹙,都愿意将关乎身家性命的大事托付给他、也只需要其一声吆喝便都能为他抛头颅撒热血!

    能取得这样的成就,这个身份有伪的权倾天,本来是足以成为一方豪强。

    甚至再进一步,时运好点的话,争霸天下也未可知。

    只可惜,这样一个本来大有可谓的三好青年,却仅仅是因为嫉妒的心理,在心中产生了一个过不去的坎,到最后竟然是为止做下无可挽回之事,抛妻杀女、隐姓埋名的做了杀手组织的首领!--32034914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