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女谋之覆手为雨〕〔择夫婿〕〔商途〕〔恐怖修仙世界〕〔绝世神医〕〔放浪形骸歌〕〔素月天娇〕〔国民女神:老公是〕〔被过度保护的守门〕〔红楼大官人〕〔超级科技工业〕〔第十三名巫师〕〔女土匪升职记〕〔联盟之佣兵系统〕〔重生第一将妃〕〔蚁仙〕〔超品仙农〕〔大玄师〕〔网游之至强剑士〕〔山村庄园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54 银鳞胸甲加特技
    舒愁眉寻踪觅迹,追寻梅饮雪退去的方向,追踪而去。恶死黄泉却成竹在胸,不做理会。

    他看向了留在原地的血榜众人。

    这些人在之前他与梅饮雪的交手中并未逃窜,也没有加入任何一方。

    通过两大高手过招之间泄漏的余波,他们便知道双方都非他们能够抗衡。在这样程度的争斗中,他们没有插手的余地 ” 。所以他们相当理智的没有加入任何一方中去。

    而一个杀手组织之间的紧密联系,让他们无可退避,只能留在原地被动的等待变动的结果。

    如今剧变落下帷幕,也到了该做决定的时候。

    只见恶死黄泉负手抱在胸前、肩膀做出一个耸动的动作,就把周身的金色甲胄还有手中的山寨无限手套散去,重新变成了包裹自己身形的阴影薄暮。

    阴影薄暮,本来是恒星级统领型的宇宙怪兽的保有技能,能补强重力场的防御能力。

    这是重力神通的妙用,直接把物质或者质量解离为基本粒子、也就是只有中子的零号元素、各种科幻作品中貌似喜欢将之称为零素。而这个小窍门,可以利用重力场,把零素拘束在自己身侧待命。

    不过恶死黄泉作为被gn粒子变革过的变革者,却能够在有需要的时候,往零素中注入重力能。在一念之间,他就利用3d打印技术,顺其心意的重组出各种分子结构,再聚合成甲胄兵器之类各种装备!

    用来cos漫威boss灭霸的那个造型,就是如此而来。

    收起了重力神通后,恶死黄泉望向剩下的血榜诸人:“那么,你们的决定呢?”

    什么决定?

    自然是以后跟谁混了。

    “是,从今以后,你便是我们的首领了。”不二做见排位在他之上的队友变成了闷声葫芦,生怕他老毛病又犯弄到不好收场,也只好出面应承。

    恶死黄泉摇摇头:“什么首领!血榜并非江湖组织,堕落为杀手组织不过是时事造就。今日即然由本执首重执血榜,自然不能再用这么江湖匪气的称号。”

    闻言,不二做皱皱眉,按住了身边冲动起来的吾唯一,按照某人的意思应承了下来:“明白了,执首大人……”说完,看着恶死黄泉点头应承,他的嘴上有些话欲言又止:“难道说,我们不做……”

    “有趣!你已经落入死神的眼中了!”这时候,清冷的女声传来,打断了这一桩对话。

    恶死黄泉闻言,不用转身,便知道是天不孤过来了。

    听到这森冷的话语,恶死黄泉没啥反应,借恶死黄泉之眼关注一切的萧洪不由得心里一突。赶忙控制着恶死黄泉转过身去,萧某某就看到了一双不似人间所有的眼睛,那是死神之眼!

    心里一突,萧洪把戒备之心掩埋在心底,就问来人:“那,天不孤的意思呢?”

    明明眼前之人就是天不孤,恶死黄泉却对着她问天不孤,好像天不孤是另外一人一般。

    就看到天不孤眼中的诡异之色,露出一丝似乎是戏谑的笑意,然后消散。之后她竟然一本正经的以答非所问回答了恶死黄泉的答非所问:“你若真的要接手血榜,刚刚便不该放过曹袖珍。曹袖珍统领血榜情报机构多年,专门打理外围组织,失去他的血榜至少要瘫痪掉大半功能。”

    天不孤的话语直指要害,连向来自我中心不理会其他的吾唯一也悄悄竖起耳朵倾听。

    显然大家都知道曹袖珍在血榜之中的重要地位,不二做之前欲言又止的事情估计也与此有关。

    作为一个杀手组织,若是没人负责联络负责接生意、没人负责搜集要刺杀目标的各种情报、连一些繁杂琐事都要自力更生的自己处理的话,强如血榜杀手也要寸步难行。

    “是啊,执首不该让假权倾天轻易掳走曹袖珍的!”吾唯一说到:“那个位置,必须要有人,否则血榜组织就要难以为继。就算让人代替曹袖珍的作用,短时间内血榜的生意也要折损七成以上!”

    看来,平均年纪还不到三五百岁的血榜杀手们,都觉得自己还年轻,很担心自己会被一个管理层混乱的末流组织断送了性命以及前程。更进一步的,本就小有野心的吾唯一更是想要进入管理层!

    以及,代号为吾唯一的杀手,向来心高气傲,在血榜组织之中谁也不服谁。对萧某某的招揽沉默以对,连当面的降服言辞都不乐意,竟然在这里借机会见缝插针的表明立场……

    恶死黄泉闻言,哈哈一笑:“哈哈哈哈,原来是这个啊。本执首不是说了么,血榜本非江湖杀手组织,而是根正苗红的鹰爪门,只是因为意外而堕落。如今既然即然重执了血榜,大家以后都不要做杀手了,跟我改行当捕快、不,是比捕快更加有前途的东厂锦衣卫吧!至于曹袖珍,就让他跟着那个假权倾天不是更好?毕竟假权倾天还有其用处,要是因为做了光杆司令不堪其用那就罪过罪过了。”

    天不孤似笑非笑:“锦衣卫?看来还有官做,只是不知道执首投靠的是哪国哪邦。”

    嗯,天不孤语气中带着讥屑,恶死黄泉却选择性的无视了。

    天不孤是死神的棋子,萧某某决定对其放任自流。招揽什么的,顺其自然就好。

    反正死神只是个好奇孩子,并不会造成多大破坏。另外,即然天不孤已经有了死神之眼,无疑死神已经开始了其自杀之路。对一个就要死去的家伙来说,也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

    他只是一本正经的回答说:“昔年金狮帝国覆灭,残留势力在现在是分作了三个部分。一部分是皇室贵胄,拜前太子烈颜姑苏和前摄政王烈颜不破为首领,至今潜伏在西武林捣鼓什么复国大业。第二部分则是些遗老遗少的权贵世家,以前可以说是我们十真掌天殿生死二部锦衣卫的政敌,前段时间已经复国弄了个什么圣狮帝国,然后就覆灭了。善生部执掌黑榜的那些西厂锦衣卫,据说也加入其**谋大事,也一起覆灭了:哼,这就是投靠政敌的下场!善生部,不只全军尽墨了,还断了传承、连作为黑榜执首象征的至宝龙珠也失落了,简直是活该!”

    不二做闻言问道:“龙珠?”

    恶死黄泉便说道:“嗯,龙拳和龙气剑作为十真掌天殿的代表,都是以龙气催化无坚不摧的龙形气劲的功夫,需要龙气打底才能练成。但国运龙脉只有皇室可以动用,帝国便猎杀了两只妖龙,赐下龙珠提供龙气,作修炼龙拳和龙气剑的臂助,同时也是善生恶死两大执首的身份象征。在黑榜一脉流传的龙珠,出自著名的妖龙血角三青,其血角之威锋锐无匹,最适合龙气剑,事到如今竟然被苦境名人素还真得去、还让素还真练成了龙气剑,所以才要说黑榜断了传承。至于本执首手中的龙珠……”说到这里,恶死黄泉抬手取出星:“这本来是一条长有五个脑袋的蜃龙的龙珠,能制造迷阵,还能幻化出五条虚虚实实的黑色龙头伤敌,所以我血榜的东厂锦衣卫就以五指拳印作为标记……”

    嗯嗯嗯,除了五指拳印外,连传承用的信物都拿出来了。

    某人曾经的血榜执首身份,是越来越坐实了,几乎就无懈可击了!

    恶死黄泉收回了蜃龙龙珠,这才继续说到:“至于金狮帝国残留势力的第三个部分,那便是本执首了!金狮帝国灭亡时候,本执首意外身陷一处绝地,哪知绝地最绝处竟然别有洞天,竟让本执首找到了一片新天地,打下好大一片基业。如今,本执首又从那个绝地脱身而出,找到了连通苦境的同道,自然是要重招旧部再立东厂。当然了,与前次不同,这次本执首要自己当王!”

    这时候,丛林深处传来脚步声。

    舒愁眉追踪梅饮雪而去,不片刻,因为重重神通迷阵的关系,竟从这迷茫丛林的另一侧回到原地。

    看了看恶死黄泉,又看了看旁边明显被收编完成的众人,梅饮雪皱皱眉头,又要离开,继续追寻侠肠无医的下落、查明昔年血案的真相、并报复家破人亡之仇。

    “别去了,留下吧,并没有追下去的必要。”恶死黄泉挥手阻挡了舒愁眉去路:“你昔年旧事,本执首也略知一二,终归会告知你真相、也给出一个交待,却不是现在。再说了,退一万步讲,现在就算是追上他了,你又能如何?你又打不过他,不过枉送一条性命罢了!还不如留有用之身等待时机……”

    舒愁眉便问:“当年冥顶佛塔劫案的真相,你也知道?”

    恶死黄泉点点头:“佛顶冥塔是佛门圣物,那场劫案血榜也曾关注过,所以略知一二。”

    舒愁眉的手便握紧了刀柄:“告诉我真相!”

    恶死黄泉摇摇头:“时机未到,侠肠无医还有其用处,所以本执首暂时还不能为你解惑。再说了,非亲非故的,就算是时机到了,本执首又有何义务要告诉你真相。”

    舒愁眉皱眉,语气相当不悦的问道:“你想要怎么样?”

    恶死黄泉回答:“不要这么冲动,你可以看做是一桩交易:你加入东厂为本执首效命,本执首则提供给你亲手报当年血仇的机会。你觉得如何?”

    对某人的招揽,舒愁眉直接拒绝了:“不如何。因为口说无凭,我不会轻易再被欺骗!”

    毕竟是前车之鉴啊,侠肠无医即然修习有梵海修罗印,那么即便不是当年凶案的真凶,也与真凶关系匪浅。舒愁眉今日才惊觉,自己竟然因为只言片语的蒙蔽就为生死仇敌效命了这么多年!

    这真是一种惊悚的事实,让舒愁眉对每个人都开始不信任起来。

    否则的话,此刻她早已经向天不孤求助了。

    “哈,昔年的佛顶冥塔被劫案虽然事大,但那时候金狮帝国更重视的却是这事件对武林局面可能带来的影响。至于佛顶冥塔本身,无论金狮帝国还是本座,都对之不屑一顾。若不是因为事涉佛门信望、可能造成江湖动荡的局面,本执首连过问此事的兴趣也无。至于你这蠢笨的女人,还有被本执首欺骗的价值么?太自以为是了吧!若是有的话,奉劝你在替本座效命的时候赶早表现出来吧,那时候说不定本执首还当真会废废力气动动脑筋去欺骗你一下,至于现在,呵呵……”看到舒愁眉气急败坏的样子,萧某某就控制着恶死黄泉开口,辩答了她的质疑:“当然,你也可以拒绝这个交易,选择去自己调查。只是,本执首觉得有必要给你友情提示一下:你在侠肠无医手下卖命这么些年,与当年血案有关的线索都已经被你亲手破坏得差不多了,可以说是查无所查。除了本执首和侠肠无医外,知道当年真相的人也就只有真正的凶手了!而在侠肠无医的最后价值被榨干之前,你若对付他,本执首就杀了你!”

    恶死黄泉话音落下,梅饮雪气急败坏,几乎就要当场拔刀。

    好在理智让她停下了动作,只能怒哼一声:“你!”

    “好吧,为本执首效命,本执首就把榨干侠肠无医的任务交给你,也算是为你报仇的第一步了。等到侠肠无医的利用价值消失,本执首便让你杀了他,也告诉你昔年事件的来龙去脉,如何?”说完,恶死黄泉转身就走,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传送阵:“若是答应,你就跟来。”和舒愁眉说完后,他又看向血榜其余诸人:“你们也来,即然血榜要改行,自然是找个地方重新编组一下比较好!”

    这个传送阵,无疑是某人早早就偷偷布置好的。

    如今突然激活,表现得就像是瞬间布下的一般,确实很是能够镇住一些人的。

    传送阵的目的地,自然是早有预料的缺席者,无缺公子明珠求瑕的老巢,无缺山庄。

    说实话,血榜杀手虽然号称是八大杀手。但是把天不孤、下酆都这些并不属于血榜的来历复杂者去除后,再把因剧情需要才显得牛逼其实不能看的舒愁眉也排除后,能看的也就剩下个明珠求瑕。

    要收编血榜,若是落下了明珠求瑕,怎么看都是丢了大头。

    明珠求瑕总是单独行动,在血榜杀手中不怎么合群。却好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所以最后的工作,恶死黄泉打算到明珠求瑕的无缺山庄进行……

    看到恶死黄泉的身影消失在传送阵中,舒愁眉犹豫了几下,还是踏进了这传送阵中。

    天不孤紧随其后,似乎是有什么倚仗因此百无禁忌的她,面不改色毫不犹豫的跟随了过去。

    倒是萧某某在名义上真正招揽到了的不二做和吾唯一,两人却是面面相窥,数息的眼神交流后,才不情不愿的进入传送阵,跟随而去。

    嗯嗯嗯,至此,恶死黄泉的任务,就算是圆满完成了吧。

    什么!血榜已经变成了个将近解体的烂摊子,收编工作还没有影子,也能叫做圆满完成!?

    嘛,反正恶死黄泉这货搞出今天这桩事情,也只是因为自己冒用了血榜之名。

    所以两个血榜只能存在一个。

    如今另一个血榜变成了烂摊子,不能再用了,怎么看恶死黄泉的任务都完成了……

    或许是俺忘记说了吧……

    恶死黄泉给自己安排的任务,真的只是弄掉真正的血榜、免得让别人说自己这个血榜是假的……

    嗯嗯嗯,弄掉血榜就算不亏,若是能够添置点人手那就是赚到了。

    总之,恶死黄泉那边,姑且算是圆满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另一边,夺路而走的梅饮雪,在确认了舒愁眉没有再追踪自己后,放下了曹袖珍。

    自认为对舒愁眉修为很是了解的他,很是吃惊舒愁眉为何没有紧随其后的追踪过来。“我的死已经不重要了么!看见当年凶案的嫌疑犯你都不追!难道你真的……”他在心中愈发的愤恨和怀疑起来。

    不过梅饮雪很快就收起了这些心思。

    他知道自己的状况并不好,不应该有闲暇去为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浪费时间。

    寻了个隐蔽的山洞,梅饮雪让曹袖珍警戒风吹草动。他自己却在洞中盘腿坐下,运功调理之前与恶死黄泉一战所产生的暗伤。以风系武元催动梵海修罗印果然并不适合,一旦全力行功,就会在体内留下重重暗伤,不及时调理可不行,拖延下去变成隐疾影响根基就不好了!

    一盏茶的功夫过后,梅饮雪吐出一口浊气,终于又恢复的完满的状态。

    但是其心中,对萧某某之前的说法,却更加的难奈!

    北武林,长日狂阳的极阳功体……

    还有转化极阳功体必须的肉血根,生长在九层天险地的通天柱之上……

    叫上曹袖珍,走出山洞,梅饮雪神使鬼差,两人竟然一路往北而去。

    这时候,半路上,陡然传来一声大喝,将魂不守舍的梅饮雪,喝的浑身一震颤抖。

    “银鳞胸甲,蓝色品质,5金一件,先到先得!”有人这样突兀的高喊着。

    曹袖珍顺着声音放眼望去,就看见不远处的路边,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金光闪闪的人。他的浑身上下闪烁着金色耀眼的特技,穿着金色的斗篷,带着金色的斗笠。他身前的地上,铺着金色的帆布,摆着金色地摊,在吆喝着口号。再看,却却发现斗笠上垂下的金纱遮住了他的脸庞,根本就看不清详细。

    梅饮雪左看看,右看看,确认了这里是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山野地,眉头上不禁有黑线垂落。

    我真是日了狗了,像这种地方,也会有摆摊?

    这时候,就看见那金色特技的家伙,竟然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个大喇叭,又继续吆喝上了。

    “买不买没关系,到这里瞧一瞧,到这里看一看,本店所有商品,全场卖5金,都卖5金,挑啥都5金,买啥都5金,挑啥拿啥买啥都5金,原价都是1o金8金的,现在全场卖5金,5金就处理,5金就甩卖,真正的清仓,真正的甩货,你不用问价,你也不用讲价,你也不怕被宰,全场卖5金,买啥都5金,随便挑随便选,全场卖5金,买啥都5金,五两金,你买不了吃亏,你也买不了上当,真正的物有所值,拿啥啥便宜,买啥啥贱卖,都5金,买啥都5金,全场卖5金,随便挑随便选都5金,走过路过,你千万别错过,机会难得,全场清仓处理,赔钱甩卖,全场卖5金,全场卖5金……”

    噗嗤一下,曹袖珍脚底一滑,ang的一声就往那地摊处走过去。

    哪怕他明知道他们是假的,是化学成分的,是加特技的、加了很多特技的……

    但是死要钱的他脚根本停不下来。显然那些特技迈着魔鬼的步伐,就这样钻到他心里面去了……

    在曹袖珍的身后,梅饮雪的脸色变得更黑了。

    梅饮雪二话不说,从后面一把捞住曹袖珍脖子上的衣领,远离那地摊,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杀手兵王俏总裁〕〔千亿盛宠:闪婚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第一强者〕〔不灭剑主〕〔医毒绝世:帝尊的〕〔寡嫂〕〔复仇的单细胞〕〔武道大宗师〕〔大完美主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