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世神凰〕〔极品妖孽强兵〕〔青梅萌萌哒:竹马〕〔天神学院〕〔校花的无敌兵王〕〔娇妻狠大牌:别闹〕〔快穿攻略:黑化请〕〔Hello,神秘老公〕〔重生八零:军妻有〕〔鬼妖曈〕〔甜宠101分:腹黑大〕〔宠婚甜酥酥:小鲜〕〔网游之神王法则〕〔原来我是妖二代〕〔大神别跑,哥罩你〕〔混元道纪〕〔重生之黑萌的养成〕〔乔先生,撩妻上瘾〕〔快穿之反派BOSS求〕〔仙庭封道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61 君枫白与识界灵
    月正当空,午夜已过,一片阴森的血篁嵬坡,将因为疏楼龙宿的算计,迎来一场极端的会面。⊙頂頂點小說,

    这事情的起因,可以回溯到很久以前。

    久远前,儒门龙首疏楼龙宿,因为意外窥见了傲笑红尘的禁招·红尘轮回背后的隐秘,知道有一个充满邪气与贪欲的神秘境界正在被红尘轮回的招意牵引,在傲笑红尘的背后不断靠近、就要降临苦境。

    为了避免因为此招带来的天灾**,疏楼龙宿决定让傲笑红尘放弃此招。

    偏偏红尘轮回是傲笑红尘的成名绝招,是傲笑红尘一身所学中的最强之招。

    非亲非故、无缘无故下,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要让一个剑客放弃其最强的绝招怎么看都不现实。

    何况红尘轮回牵引识界降临,所产生的异象,是发生在傲笑红尘背后的云气之中。疏楼龙宿能够窥得云气后面的真相,傲笑红尘却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到这因红尘轮回之招所引发的变异的!

    儒门龙首疏楼龙宿毕竟是大忙人,可没有时间浪费在红尘禁招之上,他采取了最快也最坏的手段。

    见说服不可取,那个时候的疏楼龙宿便决定要剑走偏锋,使用了鬼域伎俩。

    即然傲笑红尘是谦谦君子、固执的可怕、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疏楼龙宿便从此点着手。

    疏楼龙宿阴交傲笑红尘身边之人,终于是发现了其身边有一人附和条件。这人心志不坚、正气不足、容易走上邪道,正是傲笑红尘的挚友之一,文剑天书·君枫白……

    疏楼龙宿设计与君枫白相交相识,每每寻君枫白比试剑艺,分出胜负后便大放厥词,暗示其武功不济剑术不精、又盛赞傲笑红尘的剑术高明。一来二去,就让君枫白对傲笑红尘生出妒意。

    后来在疏楼龙宿的设计配合下,傲笑红尘在夕月村追人时中了埋伏,受困重伤情急之下施展绝学红尘轮回,却误杀许多无辜村民、酿成惨剧导致了夕月村的毁灭。

    那一幕悲剧,令傲笑红尘愧疚不已,从此封禁红尘轮回之招……

    但这并不是全部,因为疏楼龙宿还要毁去红尘剑谱,断绝这一祸根之招的传承。

    傲笑红尘尘封了红尘禁招之后,君枫白在疏楼龙宿的进一步暗示诱导下,趁机夺取了红尘禁招。

    而后疏楼龙宿,便是出手灭口,要毁灭红尘剑谱、顺便抹除自己介入此事的痕迹。

    奈何君枫白死前奋力抵抗,将红尘剑谱一分为二,携一半剑谱重伤逃亡。

    本来,在疏楼龙宿看来,此事应该是到此为止了:一半的剑谱,是练不成红尘轮回的,疏楼龙宿最初和最终的目的也都算是达成了;而君枫白,也身中无形之招,其身体表面上没有任何创伤,内里却已经是心脉具断筋骨齐碎,怎么看都是命不久矣,神仙也救不回来了……

    就是于此有关的诸如收尾之类的琐事,疏楼龙宿也高高挂起,没有再搭理。

    在回到儒门天下的据点后,疏楼龙宿把那半本红尘轮回的剑谱随意一扔,就算是完事。以至于后来那半本剑谱本,被穆仙凤在收拾杂物的时候意外搜出来,不明就里的拿去垫了桌脚,以至于……

    嗯嗯嗯,就是这一个疏忽,让疏楼龙宿在此事之中的不光彩事迹曝光。

    君枫白身中不治之招,本应身亡。但是识界之中的魔神们,却不甘交通苦境的大计就此搁浅。

    他们在君枫白亡故后,收取君枫白魂魄,便成为了识界之主玄貉门下的众多英灵大军之中的一员。

    就在不久之前,剑君十二恨血拼邪帝一脉的绝命之战,傲笑红尘因挚友之死而陷入愤怒,暂时解封禁招红尘轮回,覆灭了邪帝一脉的大多数战力。那一战中,红尘轮回的再现江湖,终于是让其背后连通识界的诡异云气光影伴随着傲笑红尘剑一起的出现了一丝新的裂痕。

    君枫白的魂识,就是在那时候,被识界之主送出识界。

    而君枫白行动的方针,也无非就是化身解龙形、针对疏楼龙宿揭穿昔年的真相、让傲笑红尘了解疏楼龙宿设下的骗局,以此来让傲笑红尘将红尘轮回之招真真正正的解禁……

    ……那样,识界与苦境人间之间的连接,将在傲笑红尘施展红尘轮回的同时,不知不觉的完成……

    ……同时,识界众魔神,也能够借君枫白这个苦主之手,报复昔年疏楼龙宿的多管闲事……

    ……

    在原剧情中,君枫白的方针貌似是成功了一大半,给中原正道带来的莫大的混乱。

    但是又在将要成功的一刻嘎然而止。

    嗯,在君枫白的挑唆诡辩之下,傲笑红尘几经周折,约战疏楼龙宿,结局是傲笑红尘的傲笑红尘剑被疏楼龙宿的辟商剑斩断,自己也身受重伤……

    为了替傲笑红尘张罗适合释放红尘轮回禁招的新剑,君枫白前往北隅皇朝,遭遇北隅皇朝的军神,天锡王北辰胤,顷刻间魂飞魄散……

    明明很多能够轻松碾压北辰胤的高手,都奈何不了君枫白。

    但君枫白,却死在了北辰胤的手上。

    这也是君枫白自己作死。英灵的近神体质,让君枫白百无禁忌,经常性的透明化后就到处乱逛,结果莫名其妙就逛进了北辰胤的王府,冲撞了王驾……

    大家都知道,各种神话传说中,都有某某大神元神出窍,畅游天地,结果在某关某卡遭遇冲天的血煞之气,被军气冲撞到跌下云头、只能老老实实步行之类的说法。同时,也有皇室血脉有龙脉护体、儒门高士浩然之气加身,于是能够“辟易诸邪,阳神阴神皆不得侵”的说法。

    北辰胤是儒门名士,是北隅皇朝正统血脉的三王爷,还是统领整个北隅皇朝军队的军神……

    君枫白的英灵体质,也正好在阴神阳神之流的范畴。

    在多重叠加的各方各面都克制英灵体质的多重气场冲撞下,自然是整个人都筋酥骨软瞬间就削弱到极限,连话都来不及说,就在北辰胤的大手一挥下魂飞魄散……

    好在识界现世的计划却并未因此搁浅。

    因为不久之后,傲笑红尘被异度魔界所擒。

    异度魔界的魔君阎魔旱魃在沉寂了多年后重新复苏,为了恢复功力,吸收了傲笑红尘的一身功力。

    之后,阎魔旱魃过度使用相当于红尘轮回的刀招,终于是让识界连通苦境的门户逐渐崩裂,让五颗九转灵心在阎魔旱魃的几次大战中依次悄然现世,最终也成功开启了识界与苦境之间的通道……

    ……

    不过这些,貌似都只是原剧情。

    萧某某之前与傲笑红尘一战,已经是很大幅度的改变了剧情。

    红尘轮回与毁天灭地·剑廿三的争锋,让傲笑红尘过度使用红尘轮回,五颗九转灵心提前现世了。

    出世时间的变化,自然是带来了细节上的变化。如今这五颗九转灵心分别应对的五个识界英灵,具体的究竟是谁,除了因为剧情的发展而能够确定的六祸苍龙以外,萧洪目前也无法知道其他人的跟脚。

    不过,其中一颗会属于君枫白,就这一点上萧洪还是很有把握的。

    之前因为开启的裂缝太小,君枫白进入苦境未能携带九转灵心。

    九转灵心,算是一种增强版的灵核,除了能够用来构筑沟通识界的时空通道外,还能够大幅增强英灵的强度以及各种抗性。未携带灵核进入苦境,这也是君枫白在北辰胤面前如此虚弱的原因之一……

    如今灵心现世,自然是会补上。

    就算不如萧洪预料的那样,五颗九转灵心之主另有其人。识界的第二批先头部队进入苦境后,也会联络之前进入的君枫白、两者合二为一一起行动的……

    所以如今的剧情,君枫白他,不是一个人……

    总之就是疏楼龙宿的根据地被君枫白入侵,取走了昔年之事最重要的证据。而弄三平又在为君枫白扩散流言,把昔年就是编成戏剧,街头巷尾的到处表演。然后君枫白果然又化身解龙形,与傲笑红尘交涉,把因为红尘轮回引起的恩恩怨怨,疑点都指向了疏楼龙宿……

    ……嗯嗯嗯,就算是九转灵心现世,那也只是构筑和稳定通道的工具。而要开启最初的原始通道,还是需要红尘轮回之招的频繁使用、乃至失控……

    这些事情都发展的太快,也强劲到让人无法抗拒。

    疏楼龙宿也算是个人气角色,在后来的剧情中也相当重要,所以他的附近还是聚集了不少轮回者的。但即便是那些轮回者,也诧异的发现他们竟然只因为一时疏忽,就未能成功阻止君枫白的入侵。

    当这种种疑惑,都归纳到疏楼龙宿脑海里面的时候,疏楼龙宿已经明白这是昔年有关红尘轮回之事,所留下的首尾,终于是要反噬己身了。

    不过,正为嗜血者血祸忙碌的疏楼龙宿,如今可没有时间去单独的处理这一事情。

    于是就有了新的算计。

    疏楼龙宿先以隐藏的身份,在血篁嵬坡约见闍皇西蒙。然后,他又让自己的侍女穆仙凤散步流言,让人去告诉傲笑红尘说血篁嵬坡出现了怪事、最近经常有村民离奇的失踪或者死亡……

    闍城血祸,是公事。

    而傲笑红尘的敌对,是私事。

    在疏楼龙宿看来,傲笑红尘急公近义,自然不会对血篁嵬坡发生的惨事置之不理。如若是闍皇西蒙和傲笑红尘相斗,能够解决自己的麻烦上身的话,那也算是公私兼顾了。

    不过,疏楼龙宿却不知道,在血篁嵬坡附近的一处高峰之上,早早就有几条隐秘的身影在守候。

    那三条身影,一人身着蓝袍,面无表情,看起来沉稳脱俗,是蜀道行。另一个红袍加身,周身血煞流转,锋芒毕露,是剑君十二恨。最后一人,披着白裘,显得洒脱飘逸,但是头上生出的一对狐耳却显露了其异族的身份,正是来自天外南海的异生之子、传承了蜀道行刀法的狐族少年、银狐。

    本来按照剧情,银狐如今应该是在西佛国晃荡着。

    却不知道在哪里,被蜀道行和剑君十二恨扒拉出来了。

    不过这样也好,再不扒拉一下,估计银狐就要退隐、到时候谁都找不到了……

    三人如今是结伴而行。

    因为某人的交待,他们如今也是出现在血篁巂坡附近,隐秘的潜伏。

    与解龙形、与红尘轮回相关的剧情,对未来是影响深远,可以说直接是后来包括六祸苍龙等剧情在内的识界剧情的缘起,也能为将来对弃天帝的惊世一战提供助力,萧某某真的没有必要将之破坏……

    不只不能破坏,还要保护其正常的运行。

    毕竟在这一轮任务中,傲笑红尘可是好几次差点撂挑子,都重伤到生活不能自理的程度了的!

    万一有哪个轮回者想不开、想要捡便宜、取走这个毫无还手之力的豪华大礼包呢!

    那种事情萧某某无疑是不能同意的。

    因为轮回者的关系,这个世界上出现了太多能够预见剧情的角色。

    萧某某针对这些可能引发变故的存在做出的反应,也就是尽可能的破坏剧情,让剧情在改变大量细节的情况下依旧向着那个大致的方向发展。

    而有些因为太过仓促而避无可避的雷区嘛……

    那么,预先潜入这个剧情世界的边缘剧情人物就该发挥他们的作用了。

    银狐和剑君两人之间,似乎是因为什么问题发生了争执。

    但是蜀道行突然就制止了他们。

    因为,要监视的目标已经出现。

    闍皇西蒙,还有傲笑红尘,因为有心人的邀约,还是双双出现在了这狭小的山坡小树林中。

    两人见面,皆大惊失色。

    闍皇西蒙的脸色当即一变,那雄壮的身影又变得镇定。

    傲笑红尘行事,向来武断果敢,并不像是能以那种语气给自己留书相约之人。西蒙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是中了某人的算计,但王者的威严不容许其退缩,所以闍皇西蒙很快就镇定下来。

    而傲笑红尘呢?联系自己之前得到的线索,傲笑红尘已经将眼前的大魔头,认定为是血篁嵬坡村民离奇死亡事件的罪魁祸首!

    所以,必须……

    这时候,闍皇西蒙看着傲笑红尘,以似乎是自嘲一般的肯定语气说话:“哈,傲笑红尘……”

    而傲笑红尘,看着在眼前飘忽着的紫红色身影,咬牙切齿的回复:“西蒙!”

    西蒙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招惹了这个向来正义感过剩的著名侠士、引发如此杀机。他愈发肯定了留书相约之人的居心不良。

    但西蒙又不得不停下这些走神,将留书约见之事暂且按下,以应付傲笑红尘的攻击。

    因为说话间,风起风歇的瞬间,傲笑红尘水袖一挥,掌中傲笑红尘剑已然出鞘。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招烽火红尘路,就看到剑意连绵不绝,剑招生生不息,挥洒出层峦叠嶂般的纷呈剑气。

    看到层峦叠嶂往自己立身之处挥洒而来的纷呈剑气,闍皇西蒙也不由得感叹一声好剑。然后摆出警戒姿势,邪之刀应声出鞘,几下拨打就轻描淡写的从傲笑红尘的试探之招中,脱身而出。

    但只是这几次试探,西蒙已经从傲笑红尘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见与众不同的境界。

    所以,见猎心喜。

    甚至是又产生了要让傲笑红尘加入嗜血的世界的想法。

    邪兵卫到手,西蒙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他还要为未来邪之子的霸业,增加更强壮的棋子。

    心中想法虽多,手上的动作却一点不慢。就见西蒙剑走轻灵,指天画地之间,便以邪之刀编织出一片针锋相对的剑网,呼应着傲笑红尘的剑气,要见识傲笑红尘的无双剑法。

    两人你来我往,凶器的碰撞之声,如雨打芭蕉一般,仅一个呼吸之间就传来了成百上千的次数!

    却远远没有结束!

    两人的剑法中,都没有花招、也没有机巧,仅仅是以最最基础的剑招,将速度的犀利和轮环发挥到了极限。两人的功力也都异常深厚,以快打快以强对强下,竟然是从午夜战斗到了黎明的时分。

    那挥洒飘逸姿态的,是傲视世间的身影。而舞动雄伟身躯的,是睥睨天下的王者。

    经过一夜的苦斗,傲笑红尘、阇皇西蒙,虽是各自负伤,优劣之势已趋明显。

    西蒙毕竟是有嗜血者的不死之身护体。傲笑红尘虽然剑法天下无双,却既没有能够克制嗜血者的功法,掌中剑也不是针对嗜血者体质专门铸造的神兵……即便傲笑红尘的功体强横,红尘剑气生生不息,会不断破坏创口,有延缓治愈的效果。西蒙身上之伤也在逐渐的痊愈,连体力也不见消耗。

    反观傲笑红尘,状况却是每况愈下。

    额头流出的汗水,伤口渗出血渍,都在不断流失着傲笑红尘身体的机能。

    感受到傲笑红尘的剑越来越慢,已经将近要跟不上自己的剑,西蒙觉得胜负就要分出,终于是卖个破绽,脱出了傲笑红尘的剑势,在不远处站立。

    看着东方就要升起的朝阳,西蒙不由得生出了感慨。

    感慨自己的与众不同,也感慨傲笑红尘剑法修为的强大。

    “很可惜,太阳对我构不成威胁。”西蒙如是说。

    若是普通的嗜血者,即便有自己的修为,也会因为与傲笑红尘的战斗被拖延到白昼,而在太阳之光的焚烧下灰飞烟灭了吧:西蒙这样联想着。

    可他是西蒙,是以宁闇血辩强化过的不惧阳光的嗜血王者。

    傲笑红尘很清楚闍皇西蒙的特性,对此不置可否。

    但嗜血者的不死特性,在某些情况下,当真是麻烦!即便暂时没有什么可靠的解决之道,傲笑红尘也不愿在敌人面前露出颓势,他咬牙强撑着说道:“威胁你的,是我手中剑。”

    西蒙冷冷的摇着头:“世上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威胁到西蒙。”

    傲笑红尘却变得冷静起来,“未必然!”

    不再是烽火红尘路,他已经使出了另一套剑法的起手式。

    但令人意外的是……

    这一招,绝对不是此时本应该出现的、曾经的禁招、红尘轮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