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诡尸〕〔侯门闺香〕〔天命凰谋〕〔这是一本许愿书〕〔任万物,唯你在〕〔弥天大雾〕〔神念幻天〕〔鬼帝狂妃:系统御〕〔未来一亿年〕〔洪荒之云中子传奇〕〔都市特种狼王〕〔圣天古道〕〔女剑仙〕〔我亲爱的莫先生〕〔武破九荒〕〔戮仙封天〕〔重生之龙在都市〕〔超越维度的主宰者〕〔虫临暗黑〕〔抗日之怒火兵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66 天崩地裂神柱倾
    无名道观之中,道士对和尚面面相窥,和尚却依旧是那副眼观鼻鼻观心的侧卧模样,万年不动。∷頂∷点∷小∷说,

    时间,已经是日出日落,子夜时分。

    终于,道士爆发了:“你这缺德和尚,就赖上我了是吧!吃我的住我的睡我的,下个副本黑完金币黑装备,这些都不说了,你现在趁老子不注意就把老子布阵用的避尘珠给抠走了又是什么意思?”

    这语意,无疑是有赶人的意思。

    不过语气太弱,无疑是失败了好多次。

    “佛门八宝之一,与小僧有缘。”地上的字迹如是说,相当的理直气壮。

    道士:“呵呵,你都快在老子这里凑齐你那个什么八宝了,感情道士用的东西都与佛有缘是吧?”

    地上的字迹,顷刻间变成了:“佛亦是道,缘法自然。”

    道士还能够说什么呢?

    也只能够呵呵了。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

    人生如此美妙,不该如此烦躁。所以在这个时候,呵呵就好了……

    虽然不知道这话是谁说的,也根本听不懂究竟是说了些什么,但是看起来就好厉害的样子。

    一声呵呵冷笑,道士把脸色一板大声说:“我呵呵你个阿弥陀佛啊,不告而取是为偷你知道不?”

    地上的字迹,平淡的狡辩:“这不叫偷,叫化缘……”

    道士:“……”

    字迹继续闪现:“再说了,小僧都叫你施主了,偶尔也做点施主该做的事情了吧。”

    沉默。

    道士的凶性,在这一刻,终于是彻底的撩拨起来了:“施主!施主你妹夫啊!老子才不是施主,老子是被施主的!把老子的积分还回来!把老子的避尘珠还回来!把老子的任飞扬还回来!把老子的马克九九战衣还回来!还有奥创的源代码,你说都不说就复制过去直接就丢在老子的个人世界里面!”

    “施主,一切随缘吧……”

    地上的字迹还没有出现完。

    道士却再也忍不住了。

    蹿过去一把抓住光头的袈裟,提起来就拼命的甩来甩去。

    但懒懒大师却一直是那个罗汉雕像般躺卧的姿势,任山摇地动,也无一丝变化。

    就在这时,一只麻雀飞了进来,唧唧喳喳的鸣叫,声音出乎意料的悦耳动听。

    道士看到了,也不再打闹,顺手把手中的光头往地上一扔。

    光头就那样诡异的直接落地生根,既无动弹,也无声息。

    麻雀直接落到懒懒大师的光头上,等了好久也不见懒懒大师有任何的反应,竟然十分人性化的流出了恼怒的神色,在那个光头上狠狠啄了两口,发出咄咄的声音……

    之后,麻雀却是再飞起,一个跳跃,就落在了周公瑾身前的木鱼上面。

    看到麻雀非常淑女的对自己伸出一只爪来,周公瑾的眉间抽搐了几下,长舒一口气,终于还是放下了木鱼的锤子,解开了麻雀爪上的绳索,取下一张纸条,没好气的递给懒懒大师。

    “不用,内中事情,我已知晓……”

    但光头大师才没有任何反应,地上的字迹让他把纸条直接给道士送去。

    “呵呵,别人养的不是信鸽就是老鹰,偏偏你这和尚别出心裁弄只麻雀……”道士嘲讽了懒懒和尚几句,从周公瑾手上接过纸条:“让我看看都写了啥……”

    略看了几眼,道士不知道联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笑出声来。

    “啊!?又是神刀营又是藏剑山庄,还有那突然冒出来的横刀和名剑,这要是再多个笑三笑,不就直接是某远古的武侠片套路了啊……”道士嘟噜了几句,终于抬起头来,往三清像前的香炉看去,问道:“等等,好像还真有这片子,要不老爷子你就牺牲牺牲,客串下三少爷如何?”

    香炉上燃着香。

    道士话音一落,那袅绕的烟雾不再上升,而是汇聚起来,变成了懵懵懂懂一个人影。那是一个光头谢顶、胡髯皆已如雪般白、外观看来更不知有多老年纪的慈祥老者。

    老者脚踩玄龟,一露面就的摇头。

    “我不行的!我不行的!再说了,藏剑山庄不是已经有个三少爷了么?”

    闻言,道士抬起头来,奇怪的反问道:“怎么不行了?你是笑三笑,他是笑三少,名字就差一个字,怎么不行了?老头子你就牺牲一下呗……”

    老者回答道:“不行,真的不行,你不要脸我还要呢!老家伙我岁数都快满五千了,还按照某远古武侠片的剧情去勾搭人家藏剑山庄的小姑娘的话,会被笑话为老不尊的……”

    道士:“……”

    道士身边的妹子,也陡然间抬起头来,说了句:“即然谢晓峰也是三少爷,那干脆抓过来洗脑,打造一个笑三笑,再让他去勾搭彩衣呗,呃,是勾搭谢小玉……咦?为什么我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

    道士:“……”

    听了这女孩的话,便是那老者也一个踉跄,干咳了几声。认定了这种奇葩任务深究会很危险,老者觉得他还是早点闪人为妙,所以就说道:“咳咳,老家伙我还有要事,这就云游四方去也……”

    烟雾四散,老者的影像消失了。

    无语了半刻钟,道士终于勉勉强强的挤出来了一句无奈的感慨:“苏樱你真的是……”

    这道士,竟然也是原本两个剧情中,与萧某某有过照面的故人。而且在交易区,也有个数次交易。

    只是这道士藏头露尾,每次都潜藏形迹,伪装面貌,先后化名五台六道之类化名。

    也只有他腰间那口真品大邪王,才掩藏不住的显露了其身份,斜月道人。

    虽然说之前的风云剧情中,萧某某并未见到斜月道人的加入。但是在更早的剧情中,两人第一次见面之时,斜月道人已经是真品大邪王在手,想来是早已经进入过这一剧情了。

    至于那老者,则是出自风云世界,身负龙龟之血的传奇人物,十二惊惶,笑三笑。

    不提笑三笑的落荒而逃。

    斜月道人和懒懒大师显然有事要说。

    可是这时候,一阵剧烈的晃动,从遥远又近在咫尺的地方传来!

    “地龙翻身?”苏樱疑惑的看了眼四下,难得说了句正常的话。

    斜月道人却偏要抬杠:“没见识,迷信。明明是地震,地震。”

    然后,却目瞪口呆。

    “这不是地震,而是……”耳边突然传来的这句话语,让他目瞪口呆的看向懒懒大师。

    只见如泥偶雕塑一般,重来只是躺卧、吃喝拉撒都不见一丝动作的懒懒大师,竟然是出人意料的站立了起来。而且,也不再是在地面上以尘土成文代替言语,竟然真的开口说话了!

    “都说咬人的狗不叫,叫的狗不咬人,但是碰到地震,连咬人的狗都会拼命叫唤……”不知为何,终于逮着机会和懒懒大师抬杠的斜月,接下来的话语,说到一半愣是说不出来!

    因为他已经看到了懒懒大师脸色的异常。

    多年不语的懒懒大师,此刻面色铁青,少有的严肃,再开口只有四个字:“天崩地裂!”

    一句天崩地裂,恍然间是真有天崩地裂的征兆!

    连斜月道人,也一时被这气势摄了神智。耳听道观外面雷鸣不止,地动声声,他喃喃问道:“你你你,你不是为了修习禅功,从来都是躺着、也从来都不说话的么?”

    懒懒大师却不理会他,重新的又躺了下去。

    “佛,不卧危墙之下……”地上,尘土又开始拼凑新的字迹。

    周公瑾身不由已,又开始诵经。经文中,似乎是孕育着新的开始……

    ……

    浊世江畔,傲笑红尘的居所。

    一棵歪脖子老树之上,倒吊者挣扎嚎啕的三个人,正是秦假仙、业途灵、还有荫尸人三大活宝。

    老树下,柴火烈烈,似乎是要烧烤活人。

    秦假仙三人,本来是和照世明灯一起上了永旭之巅。

    可是白天的时候,傲笑红尘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是找上门了。

    他和照世明灯打了个招呼,就带着秦假仙三人,回到了浊世江畔自己的居所。

    留下的照世明灯,则和名剑无名等人,继续商讨对付嗜血者祸事的后继。

    可是在回来的路上,秦假仙却发现了傲笑红尘的不对。

    所以就有了这样的对话:

    秦假仙:“傲笑红尘啊,为何不带我装b带我飞?咳咳,是御剑飞行,御剑飞行赶路不是更快?”

    傲笑红尘:“我们,不是正在御剑飞行么?”

    秦假仙:“你骗人,我们这明明是在走路!对了,说到剑,傲笑红尘,你的剑呢?”

    傲笑红尘拍了拍背后的剑囊:“这不是么?”

    可是在秦假仙的眼里,傲笑红尘的背后,明明什么都没有。

    “傲笑红尘好像有点神智不清、似乎是活在另一个世界里面。大仔,我想我们还是小心点。”当时,业途灵贼头贼脑,一脸深沉的对秦假仙警告道。

    所以三个人,畏畏缩缩的跟着傲笑红尘,用双腿御剑飞行到了浊世江畔。

    三人战战兢兢渡过了一个白天,相安无事。

    可是到了晚上、子夜时分……

    “咦,傲笑红尘,你这是干啥去?你不是去睡觉了么,这么晚是要去哪里?”轮流睡觉、轮到负责警戒放哨的业途灵发现傲笑红尘大半夜的出门,急忙问道。

    傲笑红尘却不理会,扬长而去。

    “咦?半夜出门?听说傲笑红尘今天一大早,被闍皇西蒙杀得大败,却被一个生面孔的和尚救下。难道说,傲笑红尘已经是中了西蒙毒,变成了嗜血者!唉呀不好,我得赶快逃命……”业途灵胡思乱想下,连柴房中呼呼大睡的秦假仙和荫尸人都不管了,撒开脚丫子就要跑路。

    可惜没有跑两步,正好碰到守在门口的傲笑红尘。“你要到哪里去!”傲笑红尘冷笑着,抓住并提起吓得尿了裤子不能言语的业途灵,把他倒吊在老树之上。

    不一会,又见傲笑红尘走进柴房,提着呼呼大睡的秦假仙和荫尸人出来,也如是这般倒吊起来。

    再拾来柴火,放在三人头皮底下,点燃。

    之后,才真正的扬长而去。

    火焰的热度,也弄醒了打着呼儿的秦假仙等人。

    睁开眼睛,被倒吊的秦假仙看到火就快要烧到头发,瞬间就干嚎起来:“阿妹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刚睡的好好的怎么就变成火烧藤甲兵了呢!”

    秦假仙的惨叫,惊醒了呆滞中的业途灵。

    业途灵也大叫起来:“完了完了,傲笑红尘变成嗜血者了,他要把我们烧烤了吃啊!”

    就连荫尸人也在大叫:“什么嗜血者!见过吃烧烤的嗜血者吗?”

    所以就有了现在的状况,三个棕子似的活宝,吊在树上挣动哀嚎,跳闹不止。

    没过多久,傲笑红尘回来了,提着几个包袱回来了。

    “傲笑红尘喂,你要干什么!”秦假仙急忙问。

    傲笑红尘回答:“铸剑。”

    他就在火堆旁边,把包裹一一打开。

    “傲笑红尘,你不是一直说你有剑么,现在终于肯承认事实了是吧。”秦假仙又说。

    “聒噪!”秦假仙说完,傲笑红尘就一声冷哼,狠狠的踹了秦假仙一脚。

    反倒是荫尸人,看着地上的东西,若有所思。

    “傲笑红尘啊,这是什么?”荫尸人看着地上的一团白色胶状物问道。

    傲笑红尘回答:“白蜡。”

    “那这个呢?”荫尸人再问。

    傲笑红尘回答:“红腊。”

    “那个又是什么?”荫尸人又问。

    傲笑红尘相当有耐心的回答:“褐蜡。”

    等荫尸人又看向一团灰蒙蒙的东西的时候,秦假仙抢着说到:“这个我知道,这一定就是灰蜡。”

    傲笑红尘却再踹了秦假仙一脚,板着脸说:“这是锡。”

    秦假仙当即恼怒的大叫道:“夭寿啦!傲笑红尘你竟然踹我两教,我记住啦……”这时候,看到傲笑红尘脸色一冷,秦假仙又不由得一个哆嗦,缩起身子不敢说话了。

    “那你最后一个包裹里面又是什么?”还是业途灵看到冷场,忍不住提问。

    傲笑红尘回答:“这是金粉,刚刚才从佛像上面刮下来的!”

    荫尸人听完傲笑红尘的话,就问“我说傲笑红尘,你弄这些蜡啊锡啊金粉啊什么的,能铸剑么?”

    到这里,秦假仙也忍不住了,赶忙说道:“就是就是,我说傲笑红尘,你这些东西能够铸剑么?不懂别装懂啊,老秦我虽然见识少,但铸剑师傅还是认识几个的。要不,改明儿我给你引荐下?再说了你铸剑就铸剑,好好的把我们绑在这里作甚?快把我们放下来啊。”

    傲笑红尘再度冷笑一声,也不管三个活宝。

    就见他席地而坐,不知道掏出一口大锅,把材料都倒进去,咕嘟咕嘟在火里面煮沸了。

    才把浆团捞起来,搓搓揉揉,捏出了一口八尺长的大宝剑。

    “谁说这些东西铸不好剑了?这不就成了?”傲笑红尘如是说。

    “你这剑根本就不能用!”秦假仙大叫。

    傲笑红尘却不管不顾,只是专心的看着手中剑,目光温柔,看似兄弟,又似情人。

    “啊啊啊啊啊!烧起来了,烧起来了,我得头发烧起来了,傲笑红尘你这个夭寿仔,快救火啊!烫烫烫,好烫啊!”是秦假仙的惨叫声,打断了傲笑红尘对剑的凝视。

    被打断沉思的傲笑红尘,用邪邪的目光看着秦假仙。

    哪怕秦假仙此刻已经遭遇真正的燃眉之急,大火烧到了眉毛,也不由得在这目光下心底发寒。

    傲笑红尘突然说道:“也罢,该最后的步骤了。”

    “最后的步骤?那是什么?”业途灵疑惑的问道。

    运转火龙金魔体后不惧火焰的业途灵本来是最安宁,所以一直没有闹腾。

    但这最后的步骤也不由得让他心里一突,有了不好的预感。

    傲笑红尘邪意一笑,回答道:“拿你们的血,血祭!”

    “啊!?夭寿啦!傲笑红尘这是入魔了,竟然要杀我们!救命啊!”秦假仙听闻,再度呼号起来。

    被吊着的业途灵也猛地一挣,弹跳起来。

    就见业途灵浑身上下火光四射往傲笑红尘撞去,正是其拿手好戏,火龙金魔体:“哼,傲笑红尘你果然是居心不良,还好我鬼王灵早有所料,我业途灵跟你拼了!看我的火龙金魔肉圆体!”

    只可惜这种小把戏,傲笑红尘不屑一顾。提起那把蜡和锡还有金粉熔捏成的八尺长剑,傲笑红尘随手一拍,正好拍在业途灵那圆滚滚的脑瓜子上。

    可怜的业途灵连连惨叫的声音都发不出来,就已经晕了过去,无力的吊在树上晃晃荡荡。

    打晕了业途灵的傲笑红尘,就开始相当满意的说话:“昔年的绝世好剑,剑成之日,以贪嗔痴三毒之血祭剑。没想到今日本魁铸造绝世魔剑,也能敲好碰到你们三个活宝。”说到这里,傲笑红尘,不不不,是魔魁傲笑红尘,以手中剑,在秦假仙、业途灵、还有荫尸人身上一一点过,继续说道:“你们这三货色,都是极贱极贱的贱种,正好是贪嗔痴三毒俱全:这是老天爷要成就本魁的绝世魔剑啊!”

    说罢,魔魁傲笑红尘,得意至极,仰天长笑,哈哈大笑!

    秦假仙一听傲笑红尘空中剑名,登时瞪大了眼睛:“绝世魔剑?!傲笑红尘你当真入魔了?”

    然后,眼前一黑,他已经晕了过去。

    魔魁傲笑红尘,已经是在三人身上各自取了一滴心头血。

    同样的方式,成就更强的存在,风云三中与绝世好剑并存的魔剑,就此成就。

    本来不该为剑之物,在魔魁的手中,终于是成为了一柄绝世凶器。

    绝世魔剑的剑额之上,一丝裂痕自虚无中发生。斜月道人那里,周公瑾背上那柄由绝世好剑和败亡熔炼而成的大剑之上,同样的位置,也有裂痕生成。只是当事人并未发现而已……

    ……绝世魔剑与绝世好剑成对出现,若天罡无极剑宿是剑界门户,那它们就是剑界的窗户……

    ……裂痕的出现,象征着剑界的窗户已经打开……

    ……魔剑和好剑的剑主,可以随时随地透过裂缝,窥视剑界中的万千剑山,参悟其中剑意……

    ……剑界的魔剑之灵,更是可以利用这裂缝,从剑界之中,汲取剑力……

    ……

    绝世魔剑成就之时,天地间,异象生,开始出现一丝震动!

    天生雷霆、大地崩溃、豪雨如注,一副天地将要倾覆的景象!

    魔魁傲笑红尘,得意满满的大笑着远去,身形逐渐消失。

    他持剑指天,嚣狂的大叫:“老天啊老天,我手中之剑,连你也生出畏惧了么!”

    回答他的,只有雷霆!

    但绝世魔剑,本不该有这样的声势。

    这天地异象,究竟是巧合,还是……

    无疑,在不为人知的角落,还有另外的危险存在,以更加危险的方式,撩拨着这个世界的极限!

    就是这个时候,无名道观之中的懒懒和尚站立起来,面色铁青的吐露出四个字,“天崩地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