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子爷,拍戏,了〕〔重生千金:国民女〕〔宠妻108式:韩少,〕〔蜜爱100分:不良鲜〕〔重生小俏媳:首长〕〔都市全能仙帝〕〔冷艳总裁的超级狂〕〔穿成男主那宠上天〕〔清穿太子日常〕〔透视毒医〕〔我想做个好人[快穿〕〔和纸片人谈恋爱[综〕〔特工重生:快穿全〕〔极品女医:弃妇带〕〔主宰星河〕〔娇娃联盟:小妻超〕〔帝临鸿蒙〕〔鉴宝金瞳〕〔电影的世界〕〔奶爸的科技武道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历程之玄功北冥 Act06 绝境孤城大杀器
    向来缺乏安全感的中阴界之主宙王,可谓是疯子中的**。

    他习惯用残暴可怖的面容来震慑芸芸众生,同时将自己的真面目伪装在哗众取宠的可笑言行之下。

    今日亦然。

    华靡圣殿中,身披绿色战袍的宙王依旧是突发奇想。

    他要开始捣鼓又一个版本的莫名其妙的据说是毁天灭地的大杀器。

    当宙王哈哈一笑,大声说自己已经有了好主意的时候,圣殿的侍卫们已经开始战战兢兢,无言的相互对视以寻求安慰,并在心里大声的向天祈祷祈求厄运不要降临在自己的头上。

    宙王却不管这些,随手一抓,就在大殿上摄来几个侍卫。

    嗯嗯嗯,华靡圣殿的侍卫,毕竟是霹雳布袋戏中有名的消耗品啊!

    丝毫不理会那几个可怜虫绝望到极致的惨叫哀号,宙王大手已经覆盖在他们的头盖骨上面,用力的一握。就听噗嗤一声清脆的裂响,登时是血肉横飞,宙王的面前已经是只剩下数具血淋淋的骷髅……

    以宙王的修为,剥皮剔骨这种小事情,早就轻车熟路,本不应该这么血肉横飞、也血淋淋的。

    但是没办法,谁让宙王就喜欢这个feel呢……

    很快,宙王就把几具骷髅拆散,拼装成为一具奇特的后现代主义艺术品、可怕的艺术品。

    “哈哈哈哈,没错,就是这样了!谁看到这个,不得战战兢兢的拜服在本王的脚下!如此威力,当真是堪称毁天灭地啊!”宙王非常得意,大声的得瑟。

    他的身后,首席侍卫六独天缺耳观鼻鼻观心,沉默不语,表情不见一丝波动。

    被化神散魄之气洗去一切记忆的他,对眼前的残酷举动并没有任何的定义。在宙王淳淳不止的精神洗脑之下,也只有宙王和王子灵儿的安危才能够引起他的注意力。

    而另一边,宙王的宠妃绵妲,却为了独享宙王的恩宠,强忍着心中的恶心与不适感觉,媚谀的凑过去干笑着奉承:“是啊,不论是什么,只要是王做的,那总是极好的……”

    “哈哈哈哈,爱妃说得对!”如此明显的奉承之语,宙王竟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大声承认,还顺势相当热情大力的搂住了凑过来弄姿搔首的绵妲。

    只是宙王眼神中的冷漠与轻视,却没有丝毫的掩饰与隐藏。

    偏偏在这个大殿之中,并无人胆敢与宙王对视,去发觉那一丝并未蓄意隐藏的真相!

    绵妃亦然。

    她只能在宙王的怀中,娇笑的扭动身子、十分自然的转过去,拿后脑勺对着宙王,再拿那把白纱的折扇遮住脸,这才敢露出一丝类似“居然死不要脸承认了”之类鄙视以及不适的表情,同时为了掩饰自己的异动向那些正在庆幸逃出升天的侍卫大声呵斥:“你你你,还有你,还不快把王的作品展示在城门上,也好让中阴界的子民都见识一下王的威名!”

    宙王也立刻补充道:“嗯,爱妃说得对,一定要展示在醒目的地方哦!”

    几个侍卫,赶忙战战兢兢的小碎步跑过来,毕恭毕敬的将同僚的尸骨抬起,要拿出去示众……

    然后,绵妃突然觉得在背后笼罩着自己的身影陡然的绷紧。

    绵妃转过头去,便问:“王,怎么了?”

    作为中阴界名义上的修为最高者,宙王的灵识感知能力,无疑要超出绵妃。

    所以此时,宙王已经发现了入侵者的靠近,也感知到了入侵者的实力、因为入侵者并无任何掩饰身份、掩饰实力的举动。显然入侵者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

    这是吃定我了么?宙王心中虽然略显恼怒、也有些慌乱……

    但是,亦强作镇定。

    “没什么,没什么!”宙王听到爱妃的询问,不着痕迹的将头上要滴落的冷汗蒸发干净,同时回答道:“哼,这里可是华靡圣殿、是整个中阴界的核心,本王在这里能够有什么事情!”

    就在这时,笼罩华靡圣殿之上的浓雾,被庞大的精神能量搅动,登时显现风起云涌之相。

    在城堡中众人猝不及防下,萧洪手中蕴育良久的地鸣鬼嚎也被释放出去。地鸣鬼嚎,不愧是是苦境人间号称后劲最足的声波功法,只要得到充足的共振和聚气时间,威能堪称崩天裂地。

    “哈哈哈哈哈!”人未至声先闻,萧洪在千步之外的空中狂笑着,让大地和天空都在声波的震荡之中战栗抖动、七零八落。再看抬着所谓毁天灭地大杀器的两个侍卫,在这一片大震荡中立足不稳,登时就跌了个七零八落。连毁天灭地大杀器,也摔在地上荡了个粉碎,碎裂的骨头碎片扑腾的到处都是。

    两侍卫见状,当即傻眼。

    “王,饶命啊!”“王,不要啊!”然后,他们就趴在地上向宙王求饶讨命。

    但宙王,已经是一把将绵妃丢开,出现在了他们跟前。“哼,连临危不乱都做不到,怎么跟着本王混?!”宙王提着衣领,把他们举起来,大声的斥责:“再说了,连毁天灭地大杀器都看不住,本王要你们又有什么用,还不如放两个烟花来欢迎下贵客!”

    两臂一并,两个侍卫就在惨叫声中撞在了一起。

    两人相撞,又是噗嗤一声裂响,就见两个侍卫的头颅陡然的变大,爆裂开来。

    一股血腥的红光,裹胁着两侍卫的全身血肉还有骨骼,化作两个红球,砸破了圣殿的屋顶,往天上飞去,在天上炸裂开来,竟然真的是两颗血红血腥的烟花……

    放完烟花,宙王一拳平推,就把华靡圣殿的打门轰至崩塌……

    华靡圣殿的门板很高,不是一般的高,高耸入云,整个中阴界王都的人都能够看得见。

    过大的门板,以至于大门开关不易,所以又在大门的门板上开凿了小门。

    像这么高大的建筑物轰塌,自然是整个王都都能够收到警讯,这也是某宙王的特色创意。

    之后当门而立,宙王很有一夫当关的气势。

    “不速之客,来到本王的中阴界,是敌人,还是朋友?”宙王问道。

    便又有声音传来,表明其身份。

    “我有辞乡剑,玉锋堪截云,襄阳走马客,意气自生春;朝嫌剑光净,暮嫌剑光冷,能持剑向人,不解持照身。”李贺所做的这一首《走马引》,在苦境是巨枭欧阳上智的代表。

    而萧洪,似乎也很享受这个假冒身份带来的巨大作用。所以,他终于是从天上落地,应答了自己的身份:“本座便是苦境欧阳世家的主宰,欧阳上智。”

    宙王闻言,点点说:“哈哈,欧阳上智,这个本王听说过,不就只是个过气人物!”

    这时候,萧洪带着众人,已经是走到了宙王近前,负手而立。

    宙王只是讨点嘴上的便宜,萧洪却不乐意在这种小事上被人占了便宜。所以他皱皱眉头,又说:“而现在,本座乃是傲来国主,萧信。”

    这时候i,绵妃已经是和六独天缺走了过来,在宙王的身后。

    见两人见面就闹出了不愉快,宙王又没有动手,绵妲也知道这是自己表现的时候。

    所以她就出声合起了稀泥,呵呵娇笑着发问:“那不知傲来国主来中阴界,又有何贵干啊?”

    萧洪点点头,回答:“当然是有求而来了。”

    “有求而来?!”宙王便开始哼哼:“哼,带着这么多人不请而入,这是有求而来的样子么?你们有求而来的诚意呢?当本王是那么好蒙蔽的么!”

    “呵呵……”闻听宙王之言萧洪呵呵一笑。

    宙王登时大怒:“有什么事情这么好笑么!”

    就见萧洪微微摇头,说道:“哈,诚意是吧,本座给你诚意。”

    说罢,没有丝毫先兆,萧洪翻手就是一掌。

    一股暖流汇聚而成的蒙白掌力,匹练一般轰击向宙王的胸口。

    在奇异时空力量的作用下,这掌力竟然是瞬发瞬至。如此的猝不及防下,即便宙王打一开始便小心翼翼的对待来者,也只觉得心口一暖,便已经避无可避的中招!

    啊的一声怪叫,就见宙王一个踉跄,护胸倒退几步,绵妃急忙上前扶住。

    宙王的贴身侍卫六独天缺见萧洪突然出手,给绵妃示意几个眼神后,已经是拔剑出鞘,直奔凶手。

    但是就听到一声巨喉,萧洪身后的御前侍卫巨灵,已经当头迎上。

    两人拳剑交加,六独天缺只觉心头一凛,一股巨力便从剑上传来。

    又觉得天色陡然一阴,六独天缺抬头,就看到自己的对手,那个光头壮汉,此刻已经是变身了巨大的怪物。作为超级恶魔果实·宇宙恐龙果实能力者,巨灵,赫然已经是掌握了其变身能力。

    转瞬间,攻守已经是异位。

    巨大的杰顿怪兽一爪拍下,六独天缺知道不能硬抗,只得抽身而退。

    再看绵妃……

    “王,你怎么了,……”绵妃感觉到被她扶住的宙王不断颤抖,状态似乎相当不好,便急忙询问。

    可宙王,只回答以一声惨叫,并在嘴角沥出几口黑色的淤血。突然,宙王的后颈处涌出强大的气劲喷流,一根金色的银针从其天柱穴被逼出,直冲天际,钉在华靡圣殿的墙上。

    “住,住手……傲来国主没有恶意……”长舒一口气的宙王,这时候勉强抬手,虚弱的阻止了和巨灵对峙的六独天缺。

    这时候,萧洪也适时开口:“宙王旧伤未愈,以金针封穴强行压制终究非是正道,长久使用难免伤及根基。今日本座为宙王拔除旧患,不知道这份诚意可足够?”

    原来宙王早已身中太羽惊鸿之招,历来不能痊愈,也只好让灵狩缎君衡以金针封闭天柱穴强行压制伤势。而这样做的代价,就是要损失三成功力,令其实力在中阴界不再绝对……

    偏偏这个世界,以实力为u尊。

    因此宙王失去了对中阴界的绝对掌控力。

    这也是宙王隐藏自己受伤的真相、再装疯卖傻、以残暴压制众人维持统治的直观原因之一。

    “哈,足够,当然足够!此情此景下,本王又怎么能够不满意呢,哼!”虽然是沉疴尽去,但宙王在嘴上依旧是不肯认服,即便虚弱,也要恶语相向:“说吧,有什么有求于本王的,都说出来:只要不是要本王的王位,本王又怎么敢不答应呢……”

    这言语,让萧洪直接皱起了眉头。

    萧洪便说道:“宙王啊宙王,本座即便是要你的王位,你又能够拒绝么?即便是七成功力的你,也非是本座一招之敌。而此时此刻,你正处在新旧功力冲突带来的内息紊乱之中,实力不足两成,又如何能够拒绝本座!”

    这时候,华靡圣殿外,传来了喊杀声。

    华靡圣殿的门板很高,不是一般的高,高耸入云,整个中阴界王都的人都能够看得见。

    之前宙王一拳轰塌华靡圣殿的大门。

    像这么高大的建筑物倒塌,自然是整个王都都能够收到警讯。

    收到警讯的众人,便在负责驻守中阴界王都的辟兵府主缯玄应,以及祭权和阗印、司权欲裁恨的带领下,各自统领兵马,前来勤王救驾了。

    即便,这大门并不是第一次倒塌。之前宙王也经常有事没事的敲碎了,玩一玩狼来了的故事。

    但宙王不是牧童,而是巨狼。

    在这个另类版本的狼来了的故事中,曾经自作聪明没有上当的家伙,可是都被狼吃了!

    所以一见华靡圣殿的大门倒塌,众人皆不敢怠慢,点齐兵马就杀向了华靡圣殿。

    这些兵马,自然是在接近华靡圣殿的时候,就遭遇了皇家骑士团的堵截。

    有广东十虎和保拉·阿尔法领队,萧洪并不担心这两支军队的战斗出现意外。

    所以萧洪老神在在。

    他只是看着宙王。宙王明明已经开始渐渐的理顺内息,修为不断恢复,却依旧伪装成之前内息紊乱的样子,靠在绵妃的身上装模作样的哼哼,似乎依旧是病入膏肓。

    时间逐渐过去了一盏茶的时间,外面的喊杀声依旧阵阵传来,却没有任何人踏足华靡圣殿。

    已经恢复了九成功力的宙王抬头看看萧洪,发现对方一脸一切尽在掌握的颜色,面带嘲讽的看着自己,不由得脸上一红,站直了身体,说道:“哈,调息内元,让傲来国主久候了……”

    萧洪却面露微笑:“不久不久,宙王久病得医的心态本座也能够理解。而且这事不能急,你尽管调理元气,本座能够等。何况再过个一时半刻,绝境城主孤城不危就该收到消息、率领大军进京了。那时候大家聚在一起,坐下来谈一谈,不是更好?”

    闻言,宙王眼中一冷。

    孤城不危,当然不可能这么快就到达华靡圣殿。

    但萧洪还要这么说,无疑是为了威胁。

    孤城不危,本是宙王胞弟,以城主之名镇守绝境长城,手下一群骄兵悍将,是宙王的心腹大患。

    此人素来沉稳而威仪,心计深沈不在兄长之下,却多了数分仁慈,在中阴界中人望很高。当年继承权之争,也只是因为孤城不危出生太迟、太过年轻不能服众,这才让宙王侥幸得了王位。

    何况在孤城不危以王权之争的失败者身份远赴孤城后,宙王还夺其所爱为妻,又假意安抚的赐婚其没落的麻家之女麻净,避免其以联姻的手段壮大势力,两人之间的积怨越来越深。

    那时候,中阴界诸多高手,多在先天的修为。

    也只有宙王和宙王之师灵狩缎君衡,是入道境界的修为。

    这样两者之间的争斗,自然是宙王稳操胜卷。

    但就在宙王要清理孤城不危势力时,意外出现了。在中阴界,出现了另外一个入道境界修为的高手,正是为封印”鬼道三凶”而从苦境进入中阴界的,武道七修三大强者之一、太羽惊鸿一留衣。

    一留衣,隐居于绝境长城附近的太羽星河。

    而孤城不危,则意外得到了一留衣的承认,并为之袭击了宙王。

    宙王,因此身中太羽惊鸿之招,被迫封印了三成功体。修为大降后的宙王,实力与孤城不危只在仲伯之间,而灵狩缎君衡又难敌太羽惊鸿,没有必胜把握的宙王被迫停止了针对孤城不危的行动……

    结果就是事到如今,孤城不危手下的势力,将近要和宙王分庭抗礼了!

    所以,孤城不危孤身入京,宙王或许会欢迎,即便两人势如水火面上也要表现的如胶如漆。

    但是让孤城不危得到合适的理由,统领大军进入中阴界王都……

    那怎么行!

    或许会变天的吧!!

    像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够允许啊!!!

    萧洪的威胁,无疑是立刻就见到了成效。

    宙王神色一变,神色却越发的活泼好动起来,:“不不不,本王已经好了,完全好了,真的!”说罢,还拍着胸脯打起了保票:“不知傲来国主光临寒舍,究竟有何要事,还是明说了吧。”

    萧洪点点头:“那本座就长话短说,本座一直想要炼制一种蛊虫,名为百毒金蚕蛊,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异虫作为原料。直到近日意外路过中阴界,在中阴界的泥犁森狱附近,才发现了合适的目标。”

    宙王闻言,登时惊异:“傲来国主所言,可是红潮?”

    萧洪点点头:“正是红潮。但练蛊一事,耗时甚巨,所以打算在泥犁森狱落下一个据点。因此,为了避免造成误解,特来向作为地主的你打个招呼而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首席大人,超护短〕〔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鬼王传人〕〔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不灭剑主〕〔帝焰神尊〕〔隐婚娇妻:老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