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宇宙沉星〕〔飘摇侠道〕〔杀圣〕〔诱爱99次:惹火甜〕〔剑网画长安〕〔美漫之最强系统〕〔萌妻大神:溥少,〕〔仙界神豪系统〕〔重生痞妻:寒少,〕〔超级医生在都市〕〔言小念萧圣〕〔超级存储系统〕〔无敌丹尊系统〕〔惹霍成婚:总裁,〕〔都市妖孽武神〕〔快穿:炮灰男神,〕〔炎帝诀〕〔亡灵信条〕〔玄元立道〕〔傲绝修神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卿本贤妻 786 与子成说
    捶完三老爷,苏氏呼哧呼哧的坐下,三老爷摸着被打疼的胳膊,还嘿嘿的笑。

    “!这是干嘛?”

    “锦娘不是都不记得咱们那时洞房是啥样了吗?实话,我也不咋记得,所以我就想,在这燕子楼,咱再来次洞房,怕锦娘不好意思,我没叫府里的人,是让表弟在外请的喜婆和下人。”

    苏氏瞪眼张嘴,这家伙何时打的这主意?燕子楼建好好久了吧,我怎么不记得过那话?什么不记得当年洞房?这么蠢的话是我的?

    “你以为是二婚吗?”

    “什么是二婚?”

    “就是我改嫁了,再进一次洞房!”

    “嘿嘿!锦娘就当改嫁给我好了,我也当是再娶一次锦娘。”

    “滚!”

    “我滚!一会就来!锦娘先听喜婆她们的,等我来揭头盖!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谁知把你给吓着了,我走,别打,等我哦!”

    三老爷又出溜了,刚那俩丫鬟含笑进屋,又是伺候太太换衣沐浴。

    苏氏大呼几口气,心想,管他哪,就当是出来幽会了,也享受下这别院浪漫的感觉先。但咋想咋别扭,和个对望几十年的老蒙卡擦眼的家伙浪漫?没激情!

    躺在浴桶里,苏氏也在思索,自从接受了三老爷搭伙过日子,又忙乎儿子的生病、喂养,还有其他家事,几乎忽略了夫妻之间的深层,只是白天对脸,晚上滚窝,不知不觉的几年过去,好像再看这个搭伙人变了质,不再单单是孩子的父亲,好像有那么点在心里装着。

    这样一想,苏氏在热水里都起鸡皮疙瘩了。

    不过看三老爷一点点的发生变化,苏氏不是心大的啥也没感觉,虽然是因为旻山让他们接近,让她接受,但是三老爷对她的那种不仅仅只是孩子她娘的那种感情,她也能感觉到。

    可这几年来,她一直下意识的忽略,觉得这样不谈感情也挺好,都要白发的人了,感情对她来是奢侈的,忙的团团转的时候,哪里顾得上心里装这奢侈物?

    有时看宋江氏不是没点羡慕的,有个可以让人痴恋的感情也是一种幸福。

    前世有个不婚女友,自嘲的过:不是我不想嫁人,而是我看的太透,女人呀,就是二十来岁,朦胧着、幢景着,稀里糊涂就嫁了,有了孩子,夫妻磨合几年也适应了,要不就是快到三十,怕成剩货,赶紧打折,婚后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自然会好好经营家庭,而我就是什么都看透,又不想委屈自己,所以不嫁了。我条件高,其实不是,起来,就是心里没人,我也渴望有个人,哪怕所有人反对,家人都不认可,我却死活的要跟着他,哪怕他在你们眼里啥也不是,但我愿意!可惜,从来没有,就是啥人都没有进入我心里。

    苏氏没有那么高冷,自然不会有那种东方不败的情怀,她会感动于对方的付出,会心里有缝,让温暖悄悄的不知不觉的蔓进去。

    而三老爷在另一个房间,宋表弟帮着他换新郎服,还给他绑那大红花,三老爷本来不想让表弟知道,可是想找喜娘啥的,还有就是今夜来这还得他打掩护,明天到时就表弟有急事找,才过来,只好找了表弟帮忙。

    宋表弟是在表哥身后系绑绳,憋着气偷着乐,都不知德哥咋想出这一出,不过也挺好玩,等过阵子我也和媳妇来个入洞房,想想就可乐。

    里屋水逐渐凉了,丫鬟在外叫了声太太,苏氏惊醒,从木桶里出来,抹干身子,穿了寝衣出来,刚在门口的喜婆笑眯眯的递上大红嫁衣,苏氏也不管了,厚脸皮吧。

    就在喜婆的帮助下,换好了嫁衣,又坐在妆台前,让喜婆给梳头,苏氏这才有心思用眼神打量了下四周。

    我擦!整个家具都是新的,一看就是新陪嫁的那种。

    苏氏头一个念头就是,当旻福的家具不要钱?想完自己都乐了,真变得这么葛朗台了?

    都弄好了,喜婆还搀着苏氏坐到床边,给盖上红盖头,就是从开始梳头事,那些吉祥话到这会,苏氏都听出喜婆几次要笑场,估计她也头一次遇见这样的事吧,太滑稽了。

    盖着头盖啥也看不见,但听喜婆的唱词,知道三老爷进来了,盖头挑开,光线亮了,苏氏抬头一看,那棒槌一身红,胸前还带着新郎的大红花,张嘴傻乐哪。

    本想厚脸皮的苏氏立时脸红了,臊的,喜婆旁边唱词,丫鬟端来俩代替合卺的木瓢,各端起一杯,挽手喝了,掷卺于地,喜婆继续唱道:一仰一合!大吉大利!

    一切都按照洞房那一幕,过了一遍,最后是俩人端坐新床,喜婆道喜后带着丫鬟退出。

    苏氏瞄了眼三老爷,见他脸红扑扑的,不知是喝了酒还是激动,但感觉自己脸也在烧,两眼不再看他,浑身有些不自在,心里有丝丝难堪,带着羞的难堪。

    三老爷轻轻给太太解扣,还了句:心乎爱亦,遐不谓矣。中心藏之,何以忘之。

    声音里带丝颤抖,那种轻喃的没有放声的声调,有种男性的磁性,那种贴近的距离,呼出的热气,也似那种颤抖,让苏氏慌乱起来。

    这和平时的肆意调笑、窝里翻滚不同,苏氏也能感觉道老爷的手微颤,她此刻也紧张,一句话都不出。

    等成了白水煮蛋似得,剥了蛋壳,才感觉有丝凉意,刚张嘴,就被一句:与子成给堵上了。

    慌乱的心被抚平,呼吸被吞入更是颤抖,窗外的星空斜进,忽闪的烛光映红。

    井水波澜,被绳索抖动,进出上下,深不见井底,渴急,急缓,甘甜涌出,溢!

    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视夜,明星有烂。将翱将翔,弋凫与雁。

    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知子之来之,杂佩以赠之。知子之顺之,杂佩以问之。知子之好之,杂佩以报之。

    普通人美好生活的写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