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六零时光微微甜〕〔帝凰如此多娇〕〔哈利波特之罪恶之〕〔穿到八十年代苏〕〔刺遍江湖〕〔王牌军妻不好宠〕〔脸疼吗?我的醋缸〕〔上帝时刻〕〔身边之物变成了妹〕〔耐瑟瑞尔的辉煌〕〔朱门嫡妻〕〔小娇妻,你被捕了〕〔斗武乾坤〕〔奇门超级医圣〕〔道星氏〕〔凤门嫡女〕〔无限求生〕〔诸天时空行〕〔网游之帝国争锋〕〔重生七零小撩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卿本贤妻 165 七娘子见弟弟
    ,更新快,,免费读!

    三老爷抱着旻山随着茶楼东家上楼,苏氏后面跟着,心里暗乐,别人都是妇人抱孩子,到咱这就翻了个,老爷抱孩子,妇人跟着,也不知别人看到如何吃惊,这老爷已经开始胜任妇联主任的工作了。

    进了包厢,胖东家赶紧上前拉开座椅让三老爷坐下,可三老爷却回身让苏氏先坐下。胖东家愣了下,随即装的没看到似得,等三老爷坐下后,从前胸掏出个玉佩,双手恭敬的递给三老爷说道:“昨儿知道是宣平候三老爷要订座,鄙人一早就守着这里了,也清了场,这点小玩意,给贵府小儿郎,愿贵郎长命百岁,一生平安,小小意思不成敬意,不成敬意”

    本还沉着脸的三老爷,一听是给他宝贝儿子的,顿时展开笑脸,示意葛松接过,对东家笑道:“借你吉言,借你吉言了,让你破费”

    胖东家直弯腰赔笑道:“哪里哪里,您老来了就是给了本店脸面,您先坐,您老喝点什么,我就让伙计上茶”

    因为有女眷,胖掌柜送出了礼物,赶忙就退出去了。

    苏氏见东家出去了,才把帷帽摘了,然后对三老爷说道:“怎么谁的物件都收的?看那块玉佩就不便宜”

    三老爷道:“那又不是给我的,给旻山的,再说,你们妇人弄什么百家衣,要一百个人家的布料做个衣衫,我这和那一个意思,收那礼物也是图个吉利”

    苏氏被他的歪理都要气笑,道:“那百家衣才能用几个钱,那块玉佩可以做上万件百家衣了”

    三老爷道:“他能送就证明他不缺钱,我干嘛不收?他就是送个木头雕的我也不嫌弃,又不是我让他花那钱的,再说了,你以为他是送给我儿郎的?他是送八痴弟子的,旻山没那个头衔,你看他送不送?”

    苏氏心道,这也是,还真不知道这八痴名头这么响的,自己以后出门举个牌子,上写着八痴弟子他亲娘好了,让我也威风一把。

    带上帷帽,后面的春草举着个牌子,上写八痴弟子他娘,自己昂着头,得意的前面走着,路旁的人恭维的把玉佩玉环往跟着的四个秋手里塞。

    脑补中的苏氏嘿嘿的笑,三老爷看了眼,用胳膊肘捣捣苏氏,两手抱着旻山哪,只好用胳膊肘了。苏氏回神,嗯了一声,赶紧坐好。

    包厢里只有春草,葛松去外面守着去了。等茶上来,苏氏低头喝茶,掩盖刚才的尴尬。

    苏氏喝了口茶,对三老爷说道:“我来抱会,你也换下手,喝点茶”

    三老爷就把旻山交给苏氏,还嘱咐要抱好什么的,苏氏听了直撇嘴,自己都生了四个娃了,前面三个不都是自己抱大的,这会他到是显得多不放心似得。要是按照之前的自己,估计又要开喷了,但坏毛病要改,他愿嘚瑟就让他显摆他的能耐去,喷他只有自己嘴舒服了,要是喷的他以后都不抱了,自己就该傻眼了。

    前世的自己就傻,总是抱怨老公不干活,问题是他每次干活,自己都要挑毛病,喷他干的不好,结果就是,人家啥也不干了,你能你就干呀,自己是活干了,那个嘴却把人都得罪了,就是干一辈子别人也不领情。

    苏氏笑眯眯的应着,抱着旻山,这小子早上吃了奶玩了一会就又睡了,一路都睡的实,这会还没醒。

    三老爷甩了甩胳膊,抱了一路,估计胳膊也酸了,甩了几下,还双手合拢,捏的咯吱咯吱的响,才端起了茶。

    苏氏和三老爷闲话几句,怀里的旻山就扭动起来,估计是尿了,苏氏忙让春草叫了奶娘进来,抱着去隔壁包厢去换尿布。

    葛松噔噔的上楼,进了包厢说道:“远处守着的随从跑着来说,见到天慈庵的众尼已经到了附近,在挨门挨户的行乞哪。

    说是行乞,其实每家都准备了些碗糙米,因为多的天慈庵不收,天慈庵规定是每季的行乞是乞讨自己每日口粮,但是,众人不可能当乞丐似得给碗剩饭,精米也不收的,所以只好每户道那时都准备了糙米,一人一碗。

    苏氏等那边收拾完旻山,又喂了奶,就忙让春草抱了旻山进来,这时的旻山是刚醒没多久的状态,还有点不高兴的哼哼,三老爷急忙抱过来,转圈的晃悠着。

    等楼下的葛松又跑上来,苏氏一众人就下楼去了外边,三老爷走时还笑眯眯的给东家打了招呼,道下次再来光顾,喜得东家一路送出门。

    苏氏跟着抱着旻山的三老爷,往前头张望,就见十几个女尼中有几个穿着素袍的带着法帽的女子,估计七娘子也在里面,当时眼睛就湿润了,真让春草说的似的,生了这个孩子后,就眼泪多了起来。

    远远的见七娘子往这张望了下,又给一个年长的女尼说了什么,七娘子带着姜榆走过来,姜榆也是同样的装束。

    苏氏见七娘子黑了,但脸色健康,神态也更从容,笑容里透着明亮,比想象的还要好。

    七娘子疾步走过来,先给父亲曲膝见了礼,三老爷抱着旻山点点头,七娘子又给苏氏曲膝,苏氏掀开帷帽上的莎,赶忙上前拉着她,道:“快起来”看着七娘子晒黑的脸,摸着她粗糙的手,苏氏不仅泪留下来,七娘子含泪的笑道:“母亲,我很好,在庵里很好”掏出个素净的帕子,给苏氏擦了擦眼泪。

    苏氏从老爷手里抱过旻山,打开薄被一角,给七娘子看:“快看看,这是十一郎”

    七娘子看着也心喜道:“母亲,弟弟长的像母亲。给我抱抱”

    苏氏就让七娘子抱着,旻山瞧着七娘子,还咧嘴笑了,本就小细眼,这一笑眼都没了,七娘子笑着逗着,对母亲说道:“母亲看,他对我笑了,十一弟长的可真白静,像个小娘子”

    旁边的三老爷扭头哼了声,他如今最不爱听别人说旻山白静的像小娘子了。

    苏氏笑道:“这是几个月都没出过门,在屋里捂得”鬼才信,旻山见天的都是老爷抱着在院子里,三老爷到是晒的漆黑,可旻山还是一样的白皙。

    娘俩都逗着十一郎说笑,十一郎看着姐姐笑出声,喜得七娘子直道母亲看弟弟笑了。

    众人却不知,不远处一个书斋里,八皇子站在窗口,往下张望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