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后一个道士〕〔豪情霸爱:似锦年〕〔攻妻不备,前夫蜜〕〔致命枪王〕〔逆流2004〕〔海贼王与龙之子〕〔超凡献祭〕〔漫展的男厕所有什〕〔嫡女重生:世子爷〕〔七公子④:韩少来〕〔剑下乾坤〕〔甜妻辣爱〕〔万古金身〕〔重生之一剑封魔〕〔娇妻,别想逃〕〔三国人物召唤系统〕〔成皇霸业〕〔腹黑萌宝:亿万爹〕〔重生之猎爱萌妻〕〔清穿玄学大师直播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卿本贤妻 423 儿媳妇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胡铁听的是气的浑身发抖,自己亲妹子的孩子被这妇人诬蔑成自己的私生子,苏氏瞪着方聂氏道:“你现在是承认这人是胡铁不是?”

    方聂氏道:“是,他是胡铁,那么你说说他给你送来这么小的小娘子是为何?是孤儿吗?还是胡女所生?”

    苏氏道:“好,既然你承认这人是胡铁,那你儿子刚才也说了伤他的不是这人?”

    苏氏转向贾府尹道:“大人,本案这就清楚了,伤人者和我谢家三房无关,方聂氏属于诬告!”

    方聂氏道:“算我儿认错人,我息讼,但我要告这胡铁是细作,你既然说不清楚他为何送这小娘子来京,他就是细作嫌疑!”

    苏氏嘿嘿笑道:“方家妇人,你真当京兆府是你家后花园?你想告谁就告谁?你想息讼就息讼?你说谁是细作谁就是?是否要告我是细作?就是我让胡铁给我送来外甥女的,是不是我就是细作?”

    方聂氏跪着对着贾府尹说道:“大人,既然这胡铁没有路引没有备案,又送来这么个胡人长相的小娘子,他就有胡人嫌疑,望大人明察!”

    苏氏气急,本朝对细作嫌疑是抓起来调查个彻底,几乎没有能出大狱的。这方聂氏就抓住一条想置胡铁于死地,贾府尹再偏着她,那就要连累整个苏家。

    苏氏转身问那贾府尹:“大人,你就任由方家妇人在大堂上胡说一气乱咬人?”

    贾府尹道:“贤淑夫人就说说为何让胡铁给你送个小娘子的缘由吗?还有这小娘子是丁家的吗?这一看就是胡人的种。”

    苏氏怒道:“好,好,这是你逼我说出来,如果我家小儿有什么好歹,我一定会在你俩家门口跳大神!到时你可别怨我贤淑夫人给你难看!”

    苏氏面对大堂众人说道:“大家可知我家十一郎前不久发病之事?之前大师就曾说过,十一郎会有坎坷,必须是往西寻一个七月十五出生的排行老四的双丁之女为童养媳陪伴长大方可解此劫,切记勿让外人知晓,贾府尹,这就是我让胡铁去西昌府给我送外甥女过来的原因!排行老四就是丁字,又是丁氏女所生,不就是双丁之女?这就是我给我儿子寻来的儿媳妇!你可认为是细作之女?是否要把整个苏府谢府都当嫌疑抓起来?你二人给我听好了,我儿要是发病,我必去你府上让神婆跳大神!”

    这时门口有个声音厉声说:让我进去。

    苏氏回头一看是大着个肚子的丁氏。心道咋这样就来的?

    贾府尹拍了堂木喝道:何人在外喧哗?

    苏氏回道:“大人,是民妇的侄媳丁氏,也就是丁胡铁的堂侄女,这小娘子是不是胡铁外甥女,请丁氏进来就知。”

    丁氏进来,众人一看,和那胡铁几分相像,等丁氏抱起雪莲,得,那雪莲就像是丁氏生的。

    还没等苏氏继续说话,外面走进来一人,贾府尹刚想发怒,一看是八皇子,忙起身迎上去,八皇子道:“大人接着审案,我就来听听。”

    贾府尹忙让人给八皇子搬了个椅子,八皇子坐下道:“刚说到哪了?贤淑夫人说她家小儿发病,这我到是可以作证,谢家三房去盘云寺我在寺里遇见,不放心就派人后面护送到天慈庵,见了觉能法师出来给谢家儿郎看诊,后来我父皇还派了太医去谢府去看诊,贾府尹要不要让我父皇来作证?”

    贾府尹是吓得跪倒磕头,八皇子依旧微笑着让贾府尹起来继续审案,贾府尹爬起来坐回去。

    苏氏一见八皇子进来,忙满脸是泪的跪下喊冤,求殿下主持公道。

    八皇子哪敢让苏氏跪自己,忙起身搀起,连道不敢不敢。又对着贾府尹说道:“是不是继续让方聂氏攀扯下去,还攀扯到我也是细作了的哪?”

    贾府尹又出来赶紧的跪下,磕头道不敢,八皇子让他起身接着审案,贾府尹是哆嗦着回到位子上,擦了擦额头的汗,轻拍了下堂木,问方聂氏道:“原告还有什么话说的?”

    方聂氏看八皇子对苏氏的态度,就身子软了下去,这会也只磕头说自己息讼,贾府尹刚想拍堂木说允许,苏氏紧接着道:“方家妇人息讼,但诬告谢家,那么按照刑律,诬告是要反坐的,府尹大人比我个内宅妇人更懂律法吧,诬告反坐要是赎罪,对应的是多少银两,还望大人查清楚,也望大人能抛开亲戚关系,秉公办案。”

    贾府尹又擦汗,看到八皇子一直看着他,还哪敢乱说话,只好说道:“今日方聂氏告贤淑夫人谢苏氏一案不成立,谢苏氏无罪,至于谢苏氏告方聂氏诬告一案,改日再判!”

    方聂氏已经瘫软了下去,方标坐在椅子上拍着扶手大喊我不服,贾府尹赶紧让衙役抬了他出去。

    宋表弟周六拥着八皇子出去,苏氏紧跟着三老爷身后,今儿在堂上话忒多了,怕是三老爷不高兴。

    出到了门外,外面是里三层外三层的,方家大老爷方良玉拽着方良泽也在门外,就听那方标大喊着不服被人抬出来,方良玉上前给了方标一巴掌,方标捂着被打的脸大叫:“你打我,你凭什么打我!那谢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叔侄俩玩寡妇母女,我也给他捅出来,看看谁丢人!”

    三老爷还没来得及给八皇子道谢,一听方标这话,就快步走过去问道:“你说谢家谁?”

    方标捂着脸哈哈的仰头,瞪着眼睛道:“宣平候府二老爷,和你三房庶子,怎么?不知道?哈哈,好个八痴弟子家族,不一样是臭屎堆!”

    三老爷转身对着要去捂方标嘴的方良泽就是一脚,然后揪着方良泽发冠提起来劈头盖脸打起来,宋表弟也跟着上前踹,八皇子对武大使个眼色,武大上前拉开三老爷和宋表弟。

    宋表弟高叫着打不死你臭玩意的,三老爷是脸红脖子粗的喘粗气。

    方聂氏出门看见老爷被打,冲上去就要直扑三老爷,苏氏还没来得及上去,就见一直守在门口的云娘已经冲过去,从后面抱着方聂氏就摁倒在地,骑到方聂氏身上,左右开弓。

    周围的人都被这突然的妇人厮打给闹懵了,很多人都没看见打的是谁,就听啪啪的耳光声。

    苏氏看见跟着丁氏的一个婆子,忙交代她一声,那婆子也动作快的跑跟前拉起云娘就钻人群跑了,等衙役赶过来,就看见方聂氏披头散发的从地上爬起,左右张望在找那打她的人,那脸上巴掌印和一头乱发,让围观的人群大笑起哄,个个指指点点。

    这突发的厮打太快,方良泽都没来得及拦着,这会看自己媳妇那丢丑样,气急的上前拽起方聂氏就拖到自家马车跟前塞进去,驶走的车里传出大哭声。

    三老爷回身对着八皇子拱拱手告辞,苏氏也没工夫和侄子侄媳说话,都摆摆手告辞,忙让带抱着雪莲的秋藤先坐车回府,她想上了自家马车上,上车后掀开车帘看到三老爷一脸怒色朝这走来。苏氏刚一听见方标的喊声,对于二老爷不喜家花喜欢野花她早有耳闻,但这次牵扯上六爷,苏氏是怎么也没有想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