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纳萨力克的史莱姆〕〔[香蜜沉沉烬如霜/〕〔麻辣霸王花〕〔早安,死神大人〕〔热血医龙〕〔[香蜜沉沉烬如霜/〕〔超强兵王在都市〕〔快穿:拯救男神手〕〔极品妖孽至尊〕〔高维穿梭者〕〔游戏影视万界〕〔快穿之还愿人生路〕〔美女总裁老婆〕〔凌天帝主〕〔乡村有个妖孽小仙〕〔神穿狂妃:美男,〕〔鬼帝独宠:女人,〕〔乡村小仙医〕〔武戏江湖〕〔无上斗魂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卿本贤妻 622 没有你的陪伴我真的好孤单
    苏氏呸完接着刚才的话题道:“现在想想以前真傻,不,应该说以前真无聊的很,要不怎么能听三姑太太二十年的牢骚?要是现在,我肯定不听,哪有功夫听她念叨让人扫兴的话?最不喜见那种人,成天都是满腹牢骚,啥事都往不好的方面去想,如果这样看,太夫人反而是个好的,除了她偏疼宋家外,她岁头脑简单,但很少说悲观的话,就是说宋家,都是怎么好怎么好的,哎呀,春草你不知,要是有个人成天在你跟前说悲观难过的话,说的你的心都烦躁,恨不得去跳河或者把这些人都给炸了,太压抑了。”

    说这些,苏氏是联想到前世就有个长辈亲戚,见了面总是说负面,唉声叹气的,儿子不争气,家里没有钱,世道不好了,儿子单位不发工资了,孙子没考上大学了,媳妇的生意不景气了,物价又涨了,总之,没有一件开心的事,你说,烦不烦?

    所以,最怕身边有这样的人。如今想想,三老爷和宋表弟就是阳光的,心里充满了喜乐,没有负面,虽然仗着身份胡混着长大到老,可是他们自己快乐着,也给身边人带来快乐,三老爷的口头话:理他哪,谁敢来我跟前说,看我不凑他。

    他才不管外人怎么看他,他欢喜就好,在你跟前也从来不说丧气话,这点苏氏越来越满意,他的世界里,没有难事,没有不开心的事,就是有,解决完事,解决不了,不理就是,多简单,也是,发愁能解决问题,不怕见人就发愁,但能解决个啥?还招人烦。

    苏氏想想,自己就有点负面情绪,这世思索了几十年,改了很多,特别是生了旻山后,根本没时间负面的瞎想,更多的是有三老爷顶着,有他在身边阳光着,多少受了影响,如果换个悲观负面的人,那就成天发愁儿子,整日里负面满满,都要得忧郁症了。

    脑补的苏氏又看了看春草,还得感谢她,真的像顽强的小草,无论刮风下雨,风暴冰雹,她都顽强的站在苏氏前面挡着。

    苏氏心里湿润,收回腿,紧握春草的手,说了声谢谢。

    春草纳闷,刚太太神游半天,突然说了这,吓她一跳,不过又想起太太好久没神游了,又不知想到哪了,春草也不问,也紧握太太双手。

    “太太,奴婢会帮着太太,放心,只要奴婢在,谁也欺负不了太太。”

    苏氏嗤了的一声乐,这都哪跟哪,她也不说破,松开手玩笑道:“没春草我可怎么活?”老话长哄,不换词,主要是没啥词可换,可代表。

    春草见太太玩笑也乐,“奴婢没太太也享不了福,跟着太太几十年就没受过苦,奴婢要谢谢太太。”

    苏氏突然又想搞怪,对着春草瞎唱:没有你的陪伴我真的好孤单,我的心好慌乱,被恐惧填满,没有你的日子,我真的好茫然,整天就像丢了灵魂一样,我没有你陪伴我真的好孤单,我的心好慌乱,不知怎么办,没有你在身边真不好习惯。

    苏氏就像没生旻山之前,和春草俩人在屋里瞎唱瞎乐的,春草捂嘴笑,看着太太对着自己演戏般的那些听不懂的乱唱。

    苏氏唱完哈哈的乐,非得让春草来一个,春草扭捏半天,来了段:爱我你就抱抱我,爱我你就亲亲我,爱我你就夸夸我,爱我你就陪陪我。

    这是苏氏有时和旻山玩乐时经常哼的,不知春草怎么就学会了,虽然咬字不清,但就是那个调,苏氏哈哈的笑倒在床榻上,春草羞了脸,道:“奴婢就说不唱,太太非让唱,奴婢是看太太哄十一郎唱的,就想学会了回去哄慈安的。”

    苏氏坐起来,收住笑,伸出拇指,夸道:“春草唱的好,我没笑话你,就是不知你啥时学会了这个,啥时有空,我教你几个小儿唱的,你学会了回去教慈安,不用怕,你以前学的那些不也唱的蛮好?你看太太我唱的这么难听,不还在老爷旻山跟前唱的?老爷也没嫌,还乐滋滋的听哪。”

    春草如今最欣喜的就是太太能接受老爷了,老爷也改邪归正了,守着太太过日子,真是苦尽甜来来,难为太太这么多年的辛苦了,所以看太太傻乐呵,她也陪着,她但愿十一郎身体健康,太太能经常这样的欢喜,还能有心思和她调笑逗趣,那次可是把春草吓坏了,半个多月都没敢怎么合眼好睡,时时听着正屋的动静。

    苏氏就这么和春草玩闹着,心里好放松,只有在春草跟前她才会这么放肆,虽然在老爷跟前她也没憋屈,但有些时候总不如在春草跟前那么自如。

    怪不得前世女人总有几个好闺蜜,那是和夫妻不同的感情,是另外一种感情的释放,是互相的理解,互相的倾吐和放松。

    苏氏却不知,三老爷在门口听到她嘻嘻哈哈的快乐着,三老爷也是满脸笑容,听了会就离开了。

    三老爷是想,太太难得这么欢喜,就让她和春草玩闹吧,和自己太太总会有时玩笑半道又收住,估计担心他会有看法,让三老爷说,有啥看法,想怎么快活就怎么来,咱不讲那床上折腾床下君子的,俩夫妻又不是外人,还矜持个鬼?但太太是妇人,考虑的是会比爷们多些,所以三老爷也就不进去打搅了,现在太太难得这么欢笑,就让她和春草去嬉闹吧。

    三老爷也发现了,太太格外看中那个下人春草,三老爷是想,太太可怜呀,岳母去的早,娘家大嫂对她再好,也有自己的女儿要操心,一个贴心的奶娘也没了,只有这个下人一直陪着太太,估计就是这么回事,所以太太才离不开这个叫春草的下人。

    三老爷去找儿子,一路上的想,没有太太的陪伴我也好孤单,以后我就陪着太太,让太太也离不开我,我们和旻山将来一家三口的也那么如此的欢笑嬉闹,让太太在我跟前想咋的就咋的,我不嫌,绝对不嫌,得意还来不及哪。

    脑补完的苏氏和春草说唱嬉闹,偷听后的三老爷一路脑补咧嘴乐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大唐颂〕〔真武狂龙〕〔隐婚娇妻:老公,〕〔龙裔的轨迹〕〔不灭剑主〕〔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一生为你空欢喜〕〔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