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凰如此多娇〕〔武侠世界侠客行〕〔重生西游之天篷妖〕〔龙傲武神〕〔奇迹的召唤师〕〔误惹校草:男神是〕〔修仙高手在花都〕〔太古吞噬诀〕〔惊世医妃,腹黑九〕〔华娱之疯狂年代〕〔踏夜行:凤舞九州〕〔九域凰者:睡神夫〕〔泛宇宙意识〕〔超级抗战系统〕〔甜甜小萌妃:冷帝〕〔修真界唯一锦鲤〕〔我家有个仙侠世界〕〔谋娶军妻〕〔平现求生:丧尸〕〔重生之这个崇祯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来不及再轰轰烈烈 第390章 不怕了,老公没事了
    :

    夜里八点。

    蔓笙做了很长很长的梦,身体坠入无尽的深渊,一直坠,失重感格外严重,她很怕,很想大叫。

    但浑身没力气,甚至发不出声音。

    萧郁还以为自己不会醒了,他身体酸痛,先是神经性的动了动手指,随即,缓慢的睁开双眼。

    意识渐渐恢复。

    闻到消毒水的味道,接着看到暖黄灯光下的病房,到处都是一片白色。

    门开了,很轻,有人进来。

    有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很近,越来越近,直到一个女人出现在他的眼前。

    “你醒了?”

    女人俯身,香水的味道略显浓烈,他不适的蹙眉,也看清楚了女人的模样。

    张了张嘴,嘶哑着嗓音:“乔依澜。”

    乔依澜唇角微微扬起的一抹笑,手指轻抚他的脸颊,仿佛珍视着心爱的男人。

    “你伤的很厉害,感觉好点了吗?”

    萧郁只觉得自己很累,脚很痛,但那种痛已经让他的左脚麻木了,很晕,但还能保持清醒。

    “你出去。”

    “我来看看你都不行,你就这么不喜欢我吗,可是当初你和我在一起,也是心甘情愿的,你也抱过我,我们也接过吻,我也可以把自己给你,我还比黎蔓笙漂亮,我顾念过去的情分来看你,你现在就要赶我走了?”

    萧郁没那么多精神说很多的话,可他的反感都写在了脸上,很多人都说萧郁是喜怒不形于色的。

    后来乔依澜发现,他面对黎蔓笙的时候,是个有人情味的,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的。

    他面对自己的时候,也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表现的那么明显。

    真是叫人伤心。

    她俯身抱住萧郁,脸蛋贴着他的,萧郁动不了,浑身无力,闭了闭眼,咬牙切齿:“滚开!”

    谁知乔依澜非但没有离开,反而侧头吻住他的脸颊,又退开:“你说你爱我,我就不打扰你了。“

    萧郁深吸了口气,鹰一般锐利的眼眸紧紧盯着乔依澜,饶是现在明知道他动不了,乔依澜还是有片刻的胆寒。

    “不说,不说我就……”她的手按住他的唇,轻轻摩挲,暗示的意味已经这么明显。

    摆明了是想破罐子破摔,乱来了。

    蔓笙隐隐听到有人在说话,她听不真切,但却好像抓住了一根绳子,失重感消失了,她猛地睁开眼睛。

    适应了灯光,便看到了那一幕。

    乔依澜穿着红色的裙子,弯身时春光乍泄,扭动着身姿像个妖精。

    “那我可真亲……啊!”

    乔依澜的头发被抓住,将她狠狠拽过去,她痛的捂住自己的头,扭身看到光着脚站在地上的蔓笙,睁大了眼睛:“你不是昏迷不醒吗,你什么时候醒的!”

    “我坏了你的好事了。”

    蔓笙躺了两天,身体和萧郁一样酸痛,又因为刚刚起身的速度太快,她有些缺氧,但意志力在坚持着,指着门口:“出去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我已经醒了,不会看着你乱来,而且你好像打不过我,别做无畏的挣扎,现在出去,我当什么都没发生。”

    她眼神冰冷,面色冷静,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病态。

    乔依澜不敢再做什么,也不会露出一丝马脚,扬起眉头:“那我改天再来看你们。”

    门被关上。

    蔓笙所有的力气都用光了,她腿瞬间软了,跌坐到沙发上,萧郁急的不行,额头冒出冷汗:“蔓笙——”

    蔓笙意识开始涣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林清推门进来,就见蔓笙靠坐在沙发上,而萧郁正想方设法的起身,她连忙跑过去按住萧郁,回头看着蔓笙:“别担心,我这就去叫医生,你快躺下。”

    萧郁推开她的手:“快去,快去!”

    几分钟后,蔓笙被抱回床上,重新输液,意识渐渐恢复,睁开眼,林清和莫恕就在眼前,两脸关切。

    “蔓笙姐,你终于醒了!”

    林清激动的眼泪要飙出来,蔓笙扯了扯嘴角,揉了揉眉心:“萧郁呢?”

    她挣扎着要起来,林清扶起她来:“他看到你没事了,又睡过去了。”

    莫恕在一旁解释:“他还没恢复,刚刚坚持那么久已经很出息了,估计要睡到明天了。”

    “那他好点了吗?”

    蔓笙坐到萧郁那边的椅子上,握住他的手,静静的看着他,清澈的眼里容不下别的。

    再也容不下。

    “你放心,他醒过来就好了一半,我会让他好起来的。“

    “你也刚醒过来,别坐太久,好好休息。”

    “刚刚乔依澜来了。”

    蔓笙仰头看向莫恕:“她知道我们车祸的事了?”

    莫恕诧异:“怎么可能,这件事从一开始就进行了封锁,除了我们几个没人知道。”

    蔓笙周身低气压,眯了眯眼眸:“我要和贺燃通话。”

    萧郁是第二天下午醒来的,蔓笙已经恢复了体力,正拿着湿毛巾给他擦拭身体,上午医生过来检查了他左脚的伤,那里需要每天换药,缝合的伤口虽然平整干净,但密密麻麻的线好像一条巨大的蜈蚣。

    蔓笙偷偷哭过了。

    萧郁醒来就看到她红肿的眼睛,心疼的拧起眉头,蔓笙瞧着他醒了,什么脾气都没有,丢了毛巾去叫医生。

    一番检查后,她听到医生说恢复不错,感激的连声说谢谢。

    送人到门口。

    回身之前,用袖子狠狠抹了下眼角,回过头一脸笑意,是跑着到他身前,对着他的唇就亲了一口。

    “终于舍得醒了,睡那么久,不无聊吗?”

    她说的很轻松,但那双眼睛骗不了人的,萧郁抬手,覆上她的双眸,温热的触感让蔓笙眼窝湿润,紧紧抿着双唇。

    “不怕了,老公没事了。”

    蔓笙绷紧的那根心弦,瞬间就断了,她握住他的手,慢慢的哭出声音。

    “萧郁,你不能离开我。”

    “不能再这样昏迷不醒。”

    “不可以遇到危险就想着保护我。”

    “不可以让我伤心这么久。”

    蔓笙一句一句说着,断断续续的,伴着哭声,听的萧郁心肝撕裂的疼着。

    蔓笙将他的手拿下来,水雾蒙蒙的眼睛看的萧郁心尖颤抖,她软绵绵的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抱着他:“对不起,以后我不乱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妖娆炼丹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