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马前卒〕〔医流武神〕〔超品神农〕〔嫡福〕〔时光交换20年〕〔医品太子妃〕〔马大犇和木言几〕〔公公有喜了〕〔楚墨宸沐小淼〕〔妖孽警探〕〔鬼面妖妃:邪帝,〕〔九阳帝尊〕〔我真是个富二代〕〔氪无不胜〕〔腹黑王爷:爱妃别〕〔顾柒柒宫爵〕〔海贼之无限手套〕〔重生军婚:不做豪〕〔重生狂少归来〕〔电商穿越七零年代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来不及再轰轰烈烈 第430章 算我求你
    :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大家一时都有些反应不过来,黎明江被暂时送到了岛上的派出所。

    局很快散了。

    海风也汹涌起来,吹起蔓笙的头发,蔓笙搂紧萧郁的脖颈,靠在他的怀中,安安静静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回到温暖的房间,萧郁先将她放下,又将空调暖风打开,蔓笙坐在床上,自然的脱掉披肩,又将头发扎了起来。

    萧郁端着水过来,她很乖,喝了一半。

    萧郁摸摸她的头:“刚刚吃饱了吗?”

    蔓笙很想说,她有些难受,胃里面搅和着疼着,但看到萧郁忙里忙外,一脸担忧,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摇摇头:“我想睡一会儿。”

    那就睡一会儿吧。

    他将睡衣拿过来,是白色的棉质长衣长裤,边边装饰蕾丝,她穿上很可爱,也很显小。

    但今天换上睡衣,却显得她脸色更加苍白,也许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现在的状态有多差。

    她朝萧郁笑笑,盖好被子闭上眼睛,如此欲盖弥彰,更叫萧郁心尖微颤。

    一颗心揪着,跟被什么东西挠了,特别不舒服。

    你看,都说的好好的,都以为会好了,却还是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差点就让黎明江得逞了。

    蔓笙知道他还在看她,她尽量表现的很自然,呼吸自然绵长,是很快入睡的模样。

    过了会儿,她听到一声极轻的叹息,而后脚步声渐渐远了。

    随后门被关上,她睁开双眼,四下无人,为了她可以很入睡,萧郁将窗帘拉上了,厚实的遮挡了所有的光亮。

    她表面平静,但藏在被子下的两只手,用力的按住自己的胃,一开始只是细碎的伤心,渐渐的,这些微小凝聚到了一起。

    像是一座大山,重重的朝她压了过来。

    她掀开被子,踉踉跄跄的跑进洗手间,双手撑住洗面台,呕了出来。

    一边吐,一边泪水流下来, 清秀的脸上没有半点好的地方,恨不得将一天吃的东西全部吐出来,最后都吐出酸水了。

    她才勉强控制住,拧开水龙头拼命的漱口,又觉得不行,洗脸刷牙,短短几分钟后,镜子中的她就老了几岁。

    双眼通红,眼球布满红血丝,睫毛上黏连着晶莹的泪珠,脸色惨白,没有血色,松散的头发也开了。

    “妈妈该怎么保护你呢。”

    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肚子上,白皙清瘦的脸上,露出惆怅的神色。

    一路走来,她能够忍耐的都忍耐了,可以帮忙的也不计前嫌的帮忙了,她做了很多,她以前不会做的事情。

    为了和萧郁在一起,也一直努力的让自己变得更好,更加宽容的去接纳他的家人,也包括她自己的家人。

    她有了宝宝,更觉得人生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瞪着她去做,去经历。

    可事实上,没人能够放过她。

    这一点一旦被证实,现实就会赤裸裸的将她打击的体无完肤。

    -

    走廊里传来走动和说话的声音,蔓笙听了会儿,赤脚走了过去,在猫眼看到是贺燃和石岩在门口和萧郁说话。

    等了片刻,将门打开了。

    石岩在抽烟,因为正对着门,第一眼看到她,立刻将烟掐灭:“嫂子。”

    蔓笙淡淡嗯了一声,伸手拉住萧郁的手腕:“你进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萧郁瞧她精神不太对劲,抬手覆在她额头摸了摸,又温柔的扣着她的后脑勺,拥着她进去。

    “睡着了吗?”不过过了半个小时而已。

    蔓笙点头,松开了他的手,往床上坐下,两只白嫩的脚丫踩在地板上,因为凉,缩了缩脚趾头。

    萧郁一眼看到,眉头紧锁,不假思索的蹲下去,握住她冰凉的脚丫。

    蔓笙没拦着,她甚至有些贪恋他对自己的温柔,她眉眼舒展了许多,轻轻的声音在萧郁头顶响起。

    “他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石岩没看住人,让他跑了,是有人帮他跑的,暂时没找到是谁。”

    不过他早晚都会找到的。

    “为什么没有一件好事,为什么我在哪里都不安全?”

    蔓笙声音带着哭腔,萧郁手下一顿:“蔓笙……”

    蔓笙吸了吸鼻子,却也不能阻止眼泪肆意流淌,你看,它们多么的不争气,遇到一点事情就恨不得钻出来发泄。

    可蔓笙有什么办法呢。

    她总是不明白的,不明白这个世界的人为什么对她抱有这么大的敌意,为什么她的亲生父亲,要置他于死地。

    为什么呢。

    蔓笙不懂,迷茫,压抑的不行。

    萧郁遇到过许多的女人,作为萧家的掌权人,他自小就是众人眼中的高岭之花。

    那么多的女人前仆后继,他看到了太多的类型,蔓笙的出现,是灰白的世界,终于出现别样的色彩。

    他把这个女人占为己有,宠着,爱着,含在嘴里怕化了,握在手里怕疼了。

    但他还是将她狠狠伤害。

    在萧郁这里,蔓笙的安全感变成了零,甚至是负数。

    那种挫败感,让萧郁胸腔积满了心疼和愧疚。

    良久,他起身拥住蔓笙,低哑着道:“我一直想要给你最好的守护,但是我没有做到,让你伤心了,蔓笙,是我的错,你不要哭,不要伤心,你骂我,打我都好,就是不要跟自己过不去,行吗?”

    “算我求你。”

    萧郁紧紧抱着她,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怀里,可蔓笙比任何时候都要冷静,她推开萧郁,苦涩的笑了下。

    明明泪水还挂在脸上,她还笑得出来。

    “萧郁你猜,他们为什么一直伤害我。”

    萧郁心脏更是狠狠一缩。

    不等他回答,蔓笙又徒然变脸,眼底淬着冷意,神色绷得紧紧的:“我要去见黎明江。”

    她说完,转身就去换衣服,她干脆利落,没两分钟就穿戴整齐,还将头发好好的梳成马尾,看起来格外清爽。

    萧郁一直沉默看她做这些,直到她要出门,萧郁拉住她的手:“去了能怎么样,他那种人不看也罢。”

    蔓笙眼神格外坚定,甩开他的手:“我非要去亲自问他,到底为什么一定要伤害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