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武剑尊〕〔腹黑总裁:苏秘书〕〔九阵狂神〕〔火影神树之果在异〕〔太古圣尊〕〔神眸创世〕〔猎宝流香〕〔九转圣灵诀〕〔医毒傻妃〕〔足坛大赢家〕〔创世十二乐章〕〔我的海棠花开〕〔淘妃战天下〕〔极品霸帝〕〔筝仙无双〕〔带刀禁卫〕〔重生西游之齐天大〕〔平步仙路〕〔神邸〕〔都市之万界帝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来不及再轰轰烈烈 第433章 被你伤透了心
    :

    蔓笙来时并没有晕船,反而回去晕船的邪乎了,后半程开始吐,吐到没了力气,成了一条困在鱼缸里的鱼,那里的水很快干涸,她也快死了。

    她声音很小,外头玩的热烈,没人听到。

    等她吐完了,又很干净的清理,躺到床上浑浑噩噩的睡去。

    她的手护在小腹上,再有不久就会微微隆起,一个小生命会慢慢的长大,她又心疼又期待。

    不知不觉,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她伸手抹掉,视线盯着某处不再转动,只有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她的小腹,像是抚摸着她的孩子。

    她睡着了,但睡的不太沉,有人进来了,脚步很轻,她勉强睁开眼,却觉得眼前模糊。

    看不清来人的样子。

    那个人有一双特别温暖的大手,盖在她的额头上,又摸了摸她的小腹,留恋般的抚着。

    很舒服,很暖。

    “我,我怎么不爱你呢。”

    沉沉睡去之前,她磕磕绊绊的说出这句话。

    蔓笙再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到了车上,并且是在萧郁的怀中,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急急忙忙的要起来。

    萧郁却霸道的按住她:“老实睡你的觉。”

    这这怎么能睡得着啊,而且她头真的很痛,强制将她按在怀里,她头撞到他硬挺的胸膛,真的快碎了。

    “我不困了。”

    “你困。”

    蔓笙睁大眼睛:“我不困了啊。”

    “我说了,你困,给我睡觉。”

    萧郁拢了拢她,又将她头压在自己胸口:“闭眼睛睡觉。”

    吃错药了吧。

    萧郁肯定是吃错药了吧。

    她就睡了一觉,怎么世界天翻地覆了呢。

    她闷在他怀里,足足几分钟过去,萧郁垂眸看她,冷峻的唇角微微扬起。

    “我好热,放我出去。”

    蔓笙挣了挣,小脑袋又露出来,一双眼睛红肿着,分明哭过,像个兔子,怎么看怎么可怜。

    怎么可怜兮兮的,没人疼吗?

    萧郁不打算放过她,不能给她一丝一毫能够逃得出他手掌心的错觉。

    这小蹄子还想自己面对一切。

    谁给她的机会,当他是死的吗?

    顿了顿,他盯着蔓笙一字一句道:“听好了黎蔓笙,我不会放你出去,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蔓笙倍感无语,他接着道:“可怜兮兮的,没人要了吗,你老公就在这儿,你还敢想些有的没的,在你眼里我算什么,一面让我心疼,一面让我心碎,你是不是想玩死我。”

    蔓笙张嘴,他又立刻捂住她的嘴巴,摆明了根本不打算给她说话的机会。

    认真严肃的盯着她,过了几秒钟,哼了一声,恶狠狠的:“我他妈情愿被你玩死,也不想你跟我冷战。”

    不知怎么,说着说着,他声音就软了下来。

    抱着她时也不如刚才那般凌厉,反而温柔起来:“这一天一夜,我受尽了折磨,如果老天爷再给一个机会,我一定在一开始,就把他们全都扼杀在摇篮里,和你过幸福的生活。”

    “黎蔓笙,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你他妈还敢跟我甩脸子。”

    “我真是被你伤透了心。”

    “你太没良心。”

    “太没良心了!”

    身披铠甲的蔓笙,忽然之间发现,长满了刺的铠甲坏掉了,柔软的变成了白色的棉布裙。

    坚硬的心脏被爱包裹,变成了璀璨的七色花朵。

    -

    黎明江被直接送入戒毒所,这里全部都是瘾君子,有些人进来好几次,但依旧戒不掉,有些人则是初犯,尝到甜头,不肯戒掉。

    黎明江当然属于后者。

    他一点也不配合,送过去的过程需要用杀猪来形容也不为过,他不怕死,瘾君子有谁怕死的,他们只怕没有可吸的东西。

    一旦染上毒瘾,就像得到了某种寄托,黎明江庸碌无为的一生,终于出现值得他期待的东西。

    现在让他不碰,他怎么可能服软。

    蔓笙亲眼看着戒毒所的警员将他绑在椅子上,除了脑袋哪里也动不了,他喊的声嘶力竭。

    隔着玻璃都能感受到他的痛苦。

    萧郁将目光从蔓笙身上收回:“白色王朝的监控显示,四点半有一辆灰色面包车在后门出现过,那辆面包车经过追踪,查出是租赁车行的,租赁的人是和萧集团市场部的副经理王林,他是我妈一手提拔上来,而且黎明江之所以会吸毒,也是我妈强迫的。”

    一旁警员正在记录。

    贺燃摸了摸下巴,从口袋里掏出烟盒,递给萧郁一根,他拿过去却没有抽,贺燃吸了一口,眯眼:“你妈可够狠的,是不是亲母子。”

    “你打算怎么办。”

    贺燃看他,他捏了捏鼻梁,因睡眠不足而有些倦怠的双眸抬了抬:“谁犯法了抓谁,依法处置,她和我不是亲母子,我也不当她是我妈。”

    几分钟后,萧郁走到蔓笙身边:“咱们该走了。”

    “我想和黎明江再说两句话。”

    不多时,她进了那间小屋子,没有窗户,如果不开灯,会变得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

    他即将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了。

    蔓笙站在他对面,凉凉开口:“告诉我当年火灾现场还有没有其他人的存在,我可以考虑帮你跟外面说几句好话,周旋周旋。”

    “你也能周旋,你他妈……”

    “我是萧郁的妻子,我说能就能,你说不说。”

    黎明江根本不信她:“我对你做这么多坏事儿,你还能帮我说话,你当我傻吗?”

    “反正钱也给你还了,我就要一个答案,你告诉我,我就帮你,否则你以为向娟会帮你吗,你也不用替她隐瞒,警察很快就会去传唤她,是她让你变成这样的,你不会以为是我吧,我又没让你来杀我,你非要听她的话来杀,怪得了谁呢。”

    黎明江抓重点抓的很准:“我才没有要杀你,我根本没想过要伤害你,我就是去吓唬你的,你别说的那么严重,想让我坐牢啊。”

    “我要是想你就会坐牢,所以告诉我,火灾现场还有谁。”

    黎明江犹豫了半晌:“你真的会帮我说好话?”

    “我不仅帮你说好话,我还会在外面帮你照顾黎帆。”

    黎明江根本不愿意在这儿待着,他就想出去,如果他说了,黎蔓笙真的能让他出去,那可真挺好的。

    “过去这么多年,我有些细节肯定忘了,但我记得,有个男青年跟你在一起,你们俩站的很近,当时汽油洒满了,是他握着你的手,让你丢了烟头。”

    蔓笙脑袋往下坠着痛,皱起眉头:“那你记不记得是谁。”

    “不记得了,当时混乱,他还戴着口罩,我哪里看得到他的长相,而且你放了火,我就立马跑了,我哪会看那个。”

    终于可以确定了,当年的事真的有第三个人在完成,而这个人没有死,他在工厂弄伤了萧郁,又利用程千倪和乔依澜制造车祸,让萧郁陷入昏迷。

    他是谁呢。

    蔓笙陷入思考,黎明江不耐烦的瞪着她:“我说你到底能不能帮我啊,我都跟你说了。”

    “不能。”

    蔓笙板着脸:“我不单不会帮你求情,我还会把你之前做过的事情全都抖露出来,你最好从戒毒所出来就直接进监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