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进化从鲲开始〕〔悠闲乡村直播间〕〔灵武战神〕〔女总裁的特战兵王〕〔最强都市神兵〕〔航海与征服〕〔王牌近身保镖〕〔海藏〕〔热力学主宰〕〔美女总裁的贴身兵〕〔快穿救赎:邪恶BO〕〔他儿子有个亿万首〕〔悬夜人〕〔偏宠替身娇妻〕〔都市之重生修仙〕〔武侠之侠客风云传〕〔九龙圣祖〕〔隐婚缠绵:影后娇〕〔天神诀〕〔竹马谋妻:误惹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赖上婚床:林先生别来有恙 身不由己的沉沦
    ..,

    婚礼现场。

    音乐声忽然停了下来,灯光上移,定格在舞台正中间的花篮上。

    花篮上,坐着今天的新娘子纪远歌。

    华丽的婚纱自半空倾泻而下,珍珠和钻石的光芒和灯光交相辉映,光华璀璨,映得纪远歌女神一样高贵夺目。

    身体不好,纪远歌很少出现在社交场合。坊间只知道,纪远歌是纪氏家族唯一的继承人,美貌不可方物。

    今天难得一见,所有人都屏息等着。

    等着花篮缓缓降下,等着灯光聚焦,她的脸出现在后方的大屏幕上。

    花篮缓缓下落,大屏幕上,一如众人期待的,出现了纪远歌脸部的特写镜头。

    是的,很美,跟众人预料中的一样美。

    她的秀发用一条白色的缎带松松挽起,将一张脸脸全部露出。

    雾蒙蒙的大眼睛,琼鼻檀口,标准的美人脸。

    林彦深也随着众人的眼神一起看向大屏幕。他的笑容纹丝不动,像一张面具长在了脸上。

    花篮落地,纪远歌微微一笑,弯腰提起婚纱的裙摆,就要从花篮上走下。

    台下已经有克制的掌声和欢呼。

    然而,就在纪远歌抬脚的一瞬间,她的身体忽然摇晃了一下。

    一直紧张得绞着双手的杨婉玉,心提到了嗓子眼。

    纪远歌微微闭闭眼,似乎是定了定神,然后,她深吸一口气,继续抬脚,准备跨下花篮。

    “啊!”满座宾客都齐齐发出一声惊呼。

    大屏幕上,纪远歌软软的倒下了。就倒在花篮正中间。

    缎带松开了,她的一头秀发铺在花篮上,粉的花,白的婚纱,漆黑如墨的,是她的长发。

    她的手还提着裙摆,脸上甚至还有浅淡的笑容。

    “远歌!”杨婉玉想也不想,冲上台去。

    林彦深自然也看见了纪远歌晕倒的这一幕。僵硬的笑容面具终于不用维持,他看着大屏幕,几不可查地长吁一口气。

    第二天早上,沈唯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

    瞪着眼睛朝四周看了半天,她才确认,这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她不在自己家里,这里也不像是酒店。

    沈唯掀开被子,又被烫了一般赶快把被子捂紧。

    她……她是光着的……

    沈唯闭着眼睛感觉了一下,身体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她又掀开被子,检查了一下身体。身体光洁如玉,没有任何不该有的痕迹。

    “笃笃笃!”卧室门突然被敲响。

    沈唯浑身的弦都绷紧了,她用棉被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警惕地看着房门。

    门被轻轻推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含笑走了进来。

    “沈律师醒了?”他的笑容非常自然,似乎两人是在社交场合寒暄,而不是在卧室里。

    “是你?”沈唯自然也认出了林彦成,昨晚那个耳钉男的同伙。

    “沈律师喝醉了,又联系不到你的家人朋友,所以我自作主张把你带回了家。”林彦成条理清楚的讲述缘由,“你昨天呕吐,弄脏了衣服,所以我让女佣帮你换下衣服。脏衣服也清洗干净了。”

    听林彦成这么说,沈唯松了口气,“谢谢您了。我叫沈唯,请问您怎么称呼?”

    林彦成微笑,“叫我kimmon就好。”

    沈唯抓紧胸口的棉被,“kimmon,那个,我的衣服现在在哪里?”

    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心中隐隐起了一些戒备之心。

    这个男人长相很出众,身材修长健硕,一看就知道是常年健身养出来的好身材——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一种。

    然而,尽管他笑的人畜无害,可他身上有一种黑暗危险的气质。

    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尤其是,他还和耳钉男那种人是朋友。

    沈唯并不想和这样的人有过多接触。

    林彦成叫女佣送了沈唯的衣服过来。沈唯穿好衣服,拿好自己的包,跟林彦成道别,“昨晚的事谢谢您了,改天有空请您吃饭。”

    本只是客套话,这个叫kimmon的男人却似乎当了真,“好啊,我后天正好有空,据我所知,智诚律所附近刚开了一家云南菜,听说口碑不错,不如,沈律师带我去尝一尝?”

    智诚律所?沈唯脸色微微一变,脸上却还带着笑,“你对我似乎很了解?”

    很明显,他蓄意接近她。

    那么,为什么?

    她还不至于自恋到以为他对她一见钟情。

    看着沈唯戒备的眼神,林彦成笑道,“沈律师,别紧张。你的职业和就职的律所,昨晚朋友顺嘴提了一句,我记住了。仅此而已。”

    沈唯淡淡一笑,并不说话。

    林彦成眼中的光亮闪烁了一下。这个女人,比他想象的更不好接近。

    “我承认,我存心结交沈律师。”林彦成组织了一下语言,“昨晚沈律师在酒吧的表现,让我印象深刻。我刚从国外回来,结交一位优秀的律师,将来也许能派得上用场。”

    林彦成说得这么坦荡,沈唯不由失笑。可能真的是她想多了。

    “那家云南菜确实做的不错,后天我请你过去尝尝。”沈唯笑着冲林彦成点点头,“kimmon,我该走了,回头见。”

    医院里。

    纪远歌已经苏醒过来,她脸上的浓妆已经卸掉了,此时白着一张脸,眼神黑洞洞的,看着叫人后背发凉。

    林彦深伸手握住她的手,“远歌,感觉怎么样?想吃点东西吗?”

    “不。”纪远歌闭上眼睛,“彦深,你是不是松了口气?”

    心底的秘密被纪远歌这样猝不及防的揭开,林彦深的表情却丝毫不变,他只是温柔地握着她的手,“远歌,不要乱想,先好好休息,养好身体。”

    “彦深,不要恨我。”纪远歌的声音很轻很轻,“我活不了多久了,麻烦你,”她说不下去了,声音哽咽了一下,“麻烦你,再忍耐我一阵子。”

    纪远歌一直闭着眼,脸上也没有多余的表情。

    可她平平淡淡的说出这句话,却让林彦深的心受到了重击。

    他握紧她的手,心中似有千言万语,却一句也说不出口。

    他不怪纪远歌。他欠她的,岂止是一条命?

    然而站在命运的巨大旋涡里,他和她,和所有人一样,都只能身不由己地沉沦……

    ——————————-

    抱歉,今天到家都快10点了,更晚了。

    明天争取早点更新。么么哒!

    还在找”赖上婚床:林先生别来有恙”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重生之夜少独宠娇〕〔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极品全能小仙农〕〔从姑获鸟开始〕〔从励志到丽质[重生〕〔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