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雨中猎人〕〔美漫里的小邪神〕〔抗日之全能兵王〕〔都市之大仙尊〕〔绝世皇帝召唤系统〕〔契约宠婚:秦少引〕〔晚钟教会〕〔天后甜妻:老公,〕〔海上黎明〕〔最强鬼医:暴君宠〕〔甜甜小萌妃:冷帝〕〔女总裁的邪龙兵王〕〔他的陆太太很甜〕〔穿越五零抢夫记〕〔锦绣田园:药香农〕〔兽妃凶猛:帝尊,〕〔系统小农女:牵着〕〔爱有千千劫:总裁〕〔重生之猛虎娇妻〕〔蜜宠暖婚:总裁老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赖上婚床:林先生别来有恙 你真的不打算原谅我了吗
    ..赖上婚床:林先生别来有恙

    沈唯半天没说话,欧阳淞也没在意。沈唯不是那种聒噪的女人,他习惯了她的高冷。

    见她头靠在车窗上,脸朝着窗外,以为她只是在欣赏窗外的风景。

    车到沈唯家楼下了,欧阳淞笑道,“这儿的风还真大,你进楼得跑着点了,别吹感冒了。”

    他的话说完了,沈唯却毫无反应,动都没动一下。

    欧阳淞伸长脖子一看,沈唯睡着了。

    她的侧脸非常好看,高挺的鼻梁中间有个小小的驼峰,不过,这驼峰不仅不影响她的美貌,反而让她有了几分英气。

    路灯的光从窗户里洒进来,柔和地笼罩着她的脸,她的皮肤光洁得没有一丝瑕疵。

    欧阳淞迟疑了一会儿,还是伸手拍拍她,“沈唯,醒醒,到家了。”

    沈唯迷迷糊糊地呢喃,“妈,还早呢,别吵我。”

    她以为是妈妈在喊她,娇嗔地撅嘴,声音甜腻任性,是母亲面前娇滴滴的小宝贝。

    欧阳淞的心弦猛的被拨动,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沈唯。

    娇嗔的,甜腻的,任性的,撒娇撒得他的心都快融化了的沈唯。

    现在她的脸正对着他了。他可以尽情地看个够,不用再避讳,不用再遮掩了。

    欧阳淞紧紧盯着沈唯的唇瓣,娇嫩水润的嘴唇,有着桃花般的色泽。

    欧阳淞很想知道,它是不是也有桃花般的芬芳。

    喉结情不自禁地滚动一下,欧阳淞猛地别开头。他是疯癫了吗?怎么能生出这样的绮想?

    沈唯和林彦深已经和好了……她爱的是林彦深……两人还有个女儿……

    顾霖的话一遍遍在他耳边回响,欧阳淞双手捂着脸,把头埋进方向盘,深呼吸了很久。

    心灵的波澜终于慢慢平复,欧阳淞再次伸手拍拍沈唯的肩膀,“沈唯,到家了,醒醒。”

    这一次,他的动作很坚定,不再像刚才那般犹豫而温柔。

    沈唯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盯着欧阳淞看了好几秒钟,才赧然道,“我睡着了?”

    “嗯。睡着了。还打呼了。”欧阳淞竭力跟她开玩笑,想冲淡车内暧昧的气氛。

    “哈,怎么可能。”沈唯知道他在逗她。背好自己的包包,沈唯跟欧阳淞道别,“谢谢你送我回来,那我回去啦,再见啦!”

    “再见!”欧阳淞目送她下车。

    那句“这儿的风还真大,你进楼得跑着点了,别吹感冒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欧阳淞一直盯着她的背影看,可是,一直到沈唯跑进门厅,她都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欧阳淞给顾霖打电话,一开口就是,“顾霖,给我介绍个女朋友吧。”

    顾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冷笑,“欧阳淞你能不能有点道德?”

    “我怎么不道德了?想谈恋爱就是不道德?”欧阳淞很委屈。

    “你不是想谈恋爱,你是想祸害人家女孩子!”顾霖早已看穿了一切,“心里惦记着沈唯,只是没办法弄到手,所以想找别的女孩当冤大头,陪你度过失恋的痛苦岁月,欧阳淞,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欧阳淞:“……”

    穿开裆裤时期就认识的发小果然不一样,一眼就能看穿他的内心。

    “介绍女朋友是不可能介绍的,欧阳淞,我给你个建议,你要么跟林彦深正面肛,光明正大跟他抢,沈唯现在跟他还没领结婚证,你追她,并不是百分之百没戏。要么呢,你就老老实实死了这条心,去国外呆几个月,等沈唯跟林彦深结了婚你再回来,省得你的心跟猫抓一样,总是痒痒的。”

    欧阳淞:“……”

    他能说什么呢,想声色俱厉地反驳顾霖,说他根本不喜欢沈唯,这样的话已经说不出口了。

    太虚伪了,他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怎么不说话了,哑巴了?”顾霖忽然得意地笑起来,“欧阳淞啊欧阳淞,你也有今天!”

    “还真是奇怪,这沈唯到底有什么魅力,你跟林彦深都算是极品男人,怎么都被她迷得不要不要的?真是不可思议。”顾霖摇头感叹。

    叫他说,沈唯还没周蕊蕊可爱。

    周蕊蕊这种粗枝大叶的傻丫头,走到哪里哪里的空气就热闹起来了,看着都喜庆。

    沈唯好是好,就是缺了点烟火气,性子太冷硬。

    顾霖正在心里比较着,电话忽然断了,欧阳淞挂断的。

    “哇,欧阳淞你这个没人性的东西,老子给你分析半天,你不说句谢谢,还挂了我的电话!回头不宰你一顿大餐,我就不姓顾!”顾霖气得要死,拿着手机喃喃骂欧阳淞。

    欧阳淞并不知道顾霖在骂他。挂断电话的时候,他脑子里是空的。

    跟林彦深正面肛?昭告天下他要追沈唯?还是出国去,眼不见心不烦?

    跟林彦深抢,他根本没有必胜的把握,最后,可能跟沈唯连朋友都没得做……

    出国去?他又舍不得,他想见到沈唯,想经常见到沈唯,想每天都见到沈唯。

    回家之后,沈唯洗了个澡就准备睡觉了。

    大概因为在欧阳淞车上睡过一觉,沈唯躺在床上却没什么睡意。

    拿过手机刷了一下新闻,林彦深给她发微信了。

    他先是给沈唯发了几张萌萌的照片,等沈唯跟他聊上之后,他装作不经意地问她:“晚上跟朋友出去吃饭了?”

    她跟那个欧阳叔叔同时出现在饭店门口,肯定一起共进晚餐了。

    沈唯有点好奇,“你怎么知道?”

    “猜的。”

    “这么会猜?那你猜猜我什么时候能中五百万?”沈唯撇撇嘴。

    “只要你愿意,随时能中五百万。”

    “???”

    林彦深犹豫着,该怎么回复她这几个问号。

    最后,他还是下定决心,厚着脸皮回道,“跟我结婚,亿万家产都是你的。”

    他搜了一下欧阳,又翻了很多很多张照片,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个欧阳叔叔,名叫欧阳淞。

    古董收藏家,医药公司继承人。身家不逊于自己,更何况,这小子长的还很帅,还没什么乱七八糟的绯闻。

    这么低调的优质男人成了竞争者,林彦深切身地感受到了威胁。

    关键是,跟以前梁悦生追她的时候不一样,现在沈唯对他心存芥蒂,这样是很容易对别的男人动心的。

    沈唯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又盯着那行字看了一遍,没错,林彦深说的的确是“跟他结婚”。

    沈唯冷笑,“林彦深,你觉得我会跟一个劈腿出轨的男人结婚吗?”

    林彦深皱皱眉,起身走到外面的阳台上,直接给沈唯打电话。

    沈唯接起电话,却没有说话。

    “唯唯,我跟刘素雪确实只发生过一次关系,而且是在我神志不清的情况下。事后我让她吃过避孕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怀孕了,这件事我回来之后会尽快处理掉。”

    沈唯心里酸溜溜的,“神志不清你就跟人上床了?林彦深,你还真随便。”

    林彦深:“……”

    “我要睡觉了,挂了。”沈唯冷冷说道,准备挂了手机。

    “唯唯,你真的不打算原谅我了?”林彦深沉默半晌,问道。

    沈唯迟疑着没有回答。

    林彦深的语气,让她意识到他是认真了。林彦深并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她一直都知道的。

    她害怕,她如果说出那个“是”字,他会真的扭头离开,再也不回来。

    她有她的洁癖,他也有他的骄傲。

    沈唯久久不说话,林彦深就一直等着她。他的手紧紧握着手机,屏息等待着。

    沈唯的声音终于轻轻响了起来,“这个问题,我现在不想回答。”

    夜色深沉,相隔千里的男女,静静听着手机里对方的呼吸。

    “很晚了,我先睡了。”沈唯挂了手机。

    真的不打算原谅林彦深了吗?她问自己。

    其实心里已经开始动摇了,开始软化了吧?不然她为什么每天晚上跟他聊微信?一不小心就聊很久?

    可是,她确实过不去那个坎。至少嘴上,她没办法这么轻易地说出原谅这两个字。

    矫情吗?她不觉得自己矫情。她只觉得她和林彦深走进了一个死胡同,前后都没有路,也没有光。

    刘家。

    刘素雪正坐在窗前的沙发上看着窗外发呆。

    “素雪,吃点燕窝粥吧。”宝妈端着托盘,上面放着一个精致的小碗。

    刘素雪没精打采的,“不吃,我没胃口。”

    “又怎么了?怎么又不开心了?”宝妈放下托盘,在刘素雪身边坐下,关切地问她。

    “林彦深的朋友圈把我屏蔽了。我给他打电话,也永远转接到语音信箱。”刘素雪的神情激动起来,“他怎么能这样对我!我还怀着他的孩子!”

    宝妈叹口气,轻轻拉起刘素雪的手,“素雪,你演戏演魔怔了吗,这只是个谎话,你怎么哄得自己都相信了?”

    “他就是个人渣!”刘素雪哭起来,“他又不知道我没怀孕,他怎么能这样呢?”

    “因为他喜欢的是别人。”宝妈心疼地抽过纸巾递给刘素雪,“男人爱不爱一个女人,差别很大的。你妈妈去世的早,我也从来没嫁过人,这些事都没人教你,可怜见的。”

    “我知道他去腾冲泡温泉了!我要去找他!”刘素雪仰着脸看着宝妈,“你陪我去好不好?”

    “你找他,准备跟他说什么?”

    “我要他答应我一个条件。”刘素雪显然早就想好了,“我让他答应我,陪我三个月,我就打掉孩子。”

    宝妈愣住了,“这对你有什么好处?也就是陪你三个月而已。三个月之后,他还不是要走?”

    “不,这三个月,我要跟他像情侣一样相处,每周至少一起吃两顿饭,看一次电影。”刘素雪越说越觉得靠谱,“而且要昭告天下,他林彦深是我的男朋友。”

    宝妈叹气,“素雪,你何苦呢?这么多好男人,你怎么就这么死脑筋呢?”

    刘素雪不高兴了,沉下脸,“宝妈,你不说最疼我,不管我做什么,永远支持我吗?为什么一直反对我?”

    “不是……”宝妈伤感了,“我就是觉得你不值得。”

    “不试试怎么知道值不值得?林彦深现在除了钱什么都没有,他要东山再起,爷爷可以帮他。这一点,他自己应该也能想到。”

    刘素雪说的开心了,拿过燕窝粥吃了两口,又道,“而且我也没逼他娶我,只是交往三个月。”

    宝妈推测道,“你存心恶心他喜欢的那个女律师?”

    “对!我就是看她不顺眼。我就是要让她伤心难过!整天端个架子,一个小律师,做到合伙人也还是个打工的,她凭什么装的那么高贵冷艳?”刘素雪愤愤道。

    宝妈不说话了。这位小小姐她从小看着长大的,看着人畜无害,其实极有主意。

    她决定的事,没人能阻拦。

    “你知道他住哪家酒店吗?”宝妈问刘素雪。

    刘素雪高兴得抱住宝妈的胳膊,“妈妈答应陪我去了?”

    每当高兴的时候,她就叫她妈妈,宝妈最受不了她这样喊。一喊,她的心就软了。

    “嗯,妈妈陪你去。”宝妈轻轻摸了摸刘素雪的头。

    不管现在的小小姐多么偏执,她都忘不了那个更小更小的小小姐。

    那时候她才三岁,软软的睡在她身边,奶声奶气地承诺,“宝妈,等我长大了,给你买最好吃的棒棒糖!”

    有什么秘密都告诉她,伤心的时候第一个找的人,也是她。

    因为记住了她小时候圆胖的脸蛋,所以她拒绝不了她的任何要求。

    “我找人查一下就知道他住哪里了,宝妈,你叫管家帮我们订机票。我们明天早上就出发!”刘素雪开心起来,高高兴兴地把一碗燕窝粥吃得干干净净。

    宝妈欣慰的笑了,端着托盘,“早点睡吧,我先去准备明天的行李。”

    “嗯,你也早点睡。行李让她们去收拾就行了。”刘素雪看着宝妈胖胖的身影,眼神也很温柔。

    除了爷爷,只有宝妈不会抛弃她,永远都不会。

    ————————————————————————

    今日更新结束,祝大家看文愉快!今天出门办事了,所以更的晚了一点。明天争取早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复仇的单细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