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上丹师〕〔钻石王牌之投手归〕〔我的极品美女老师〕〔婚婚来迟:冷少,〕〔史上最强妖猴〕〔创仙府〕〔变身少女的文娱日〕〔早安继承者〕〔不良太子妃:公主〕〔怦然婚动:冷总裁〕〔吃鸡奶爸修仙传〕〔你是我不可触及的〕〔总裁老公,太撩人〕〔闪婚总裁太凶猛〕〔乱世盛宠,傲娇王〕〔酆都鬼域〕〔我的老婆是大BOSS〕〔捡到一个星球〕〔首富杨飞〕〔炮灰快穿:夫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赖上婚床:林先生别来有恙 真的就这样放弃吗
    顾霖家。

    “不行,这事我还是得跟欧阳淞说一下。”顾霖正跟周蕊蕊靠在一起看电影,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这句话。

    周蕊蕊有点懵,“啊,怎么了?”

    顾霖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等下,我打个电话。”

    也不避讳她,顾霖抓起手机开始给欧阳淞打电话。

    欧阳淞正在跟人见面谈事情,看到是顾霖打来的,按掉了,回了一句,“现在忙,回头联系你。”

    顾霖看到欧阳淞回过来的短信,气得直哼哼,“不接我的电话?行,等会儿看我怎么折磨你。”

    周蕊蕊嘲笑他,“这有什么好气的,你在欧阳淞心中没地位,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你有什么事要找他,要不要唯唯帮你打过去?唯唯打过去,他绝对秒接。”

    顾霖被她戳破真相,面子上很是过不去,扭着她的胳膊就往沙发上压,“臭丫头,敢讽刺我,信不信我捏死你?”

    周蕊蕊才不怕他呢,脸一扬,“来呀,捏呀!”

    顾霖真的捏了,先是捏她的脸,然后顺着脸捏到耳朵,再顺着耳朵往下,来到锁骨上。

    在锁骨上轻轻停留了一下,那只手有点蠢蠢欲动了,在“停留”与“往下”两种动作中纠结,并若有若无地向下试探。

    周蕊蕊脸一红,抓住顾霖的手,“想干嘛?”

    顾霖有点讪讪的,耳根也红了,他看着周蕊蕊,眼神里意思很清楚了。

    “不行!”周蕊蕊坚决不同意,这才刚确定关系,顾霖就想那啥啥,太快了!

    顾霖也不强求,臊眉耷眼收回手,刚才的气势全没了。

    周蕊蕊有点过意不去了,仰起头在他唇角亲了一下,声音压得低低的,“你不要这么猴急嘛……”

    顾霖被她的声音撩得浑身发热,情不自禁把她抱在怀里,两个人耳鬓厮磨,亲吻缠绵又激烈。

    周蕊蕊浑身软得像化成了一滩水,骨头都酥了。

    顾霖也不比她好,浑身的肌肉都崩得紧紧的,蓄势待发。

    就在两人情深意浓之时,顾霖的手机响了。

    顾霖知道肯定是欧阳淞回过来的,不想接。周蕊蕊伸手把手机抓了过来,“接电话呀!”

    幸好有这个电话打过来,刚才她和顾霖亲得太缠绵了,顾霖的反应强烈得要命,她心里正纠结和忐忑呢,这个电话救了她。

    她不想那么快就跟顾霖……尽管她也很想。

    顾霖没好气地接起电话,声音还带着欲望中的嘶哑,“欧阳淞,你可真招人烦!”

    欧阳淞一愣,“刚才在跟人谈合作的事情,不方便接电话。这不一谈完就给你回电话了吗?”

    顾霖酸溜溜的,“老子在你心中是不是一点地位都没有?什么破合作,接个电话都不行吗?”

    欧阳淞失笑,“顾霖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我跟你说我是直的啊,不搞基,你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顾霖:“……”

    我搞你个先人板板!老子跟心爱的女人搂搂抱抱马上就要宽衣解带了,你丫打电话过来搞破坏,还好意思说三道四?

    顾霖恨不得吐欧阳淞一脸老血。

    “到底什么事啊?”欧阳淞看看腕表,“我一会儿还要见一拨人,有什么事你赶快说。”

    顾霖狠狠压下心中一口恶气,冷淡道,“跟沈唯有关的事,你就说你想不想听吧,不想听我马上挂了,不耽误欧总赚钱。”

    欧阳淞马上点头,“说吧,我这边其实没那么急。”

    顾霖咆哮,“欧阳淞你个见色忘友的禽兽!”

    欧阳淞笑哈哈的,也不介意,“说吧,我等着呢。”

    顾霖把林彦深送了沈唯满满一大箱口红的事说给欧阳淞听,感叹道,“人家这段数,比你高多了,我劝你早点放弃吧。”

    欧阳淞淡淡一笑,“没觉得这段数有多高,不就是讨好送礼嘛,还一大箱口红,华而不实,有毛用。”

    “当然有用!”顾霖恨铁不成钢,“女人就吃这一套啊,你这种好多年没谈过恋爱的单身狗,不会懂的。”

    欧阳淞想了想,“那他们是和好了吗?确定又在一起了?”

    顾霖说的言之凿凿,“这特么还用问吗,那当然是和好了呀!我劝你早点死心,你妈不要想凑合你和梁悦诗吗,我看你们俩般配的很,你赶紧去相亲吧,别在沈唯这棵树上继续吊着呢,她不适合你,人家也不爱你,人家爱的事孩子她爹!欧阳淞,你快醒醒!”

    顾霖一通话说完,神清气爽地挂了电话。

    电话一挂,发现旁边周蕊蕊正用气愤的眼神瞪着他。

    顾霖很无辜,“蕊蕊,怎么了?”

    为什么瞪他?

    周蕊蕊很不高兴,“你干嘛跟欧阳淞造谣?”

    “造谣?”顾霖一脸懵逼。

    “唯唯跟林彦深还没有和好!而且你为什么要劝欧阳淞不要追唯唯?人家的私事,你管那么多干嘛,简直就是个损友!”

    顾霖不同意周瑞如的的观点,“我知道,你就是想让沈唯继续吊着阿淞当备胎,你巴不得天底下的男人都来追你闺蜜,让她从从容容地挑三拣四。可阿淞是我哥们,我不能眼睁睁看他走上绝路啊!”

    周蕊蕊被他说的笑了起来,“什么走上绝路,你说的也太吓人了。喜欢唯唯就是走绝路?顾霖,你别这么夸张好不好?”

    “怎么不是绝路?沈唯这种女人就是一根筋,再说她跟林彦深又有个孩子,如果说以前林彦深一身负面新闻的时候,阿淞跟他相比还有点竞争力,现在他已经从戒毒所出来了,刘素雪的事热度也过了,现在这种情况下,他和阿淞摆在沈唯面前让她挑,你觉得她会挑阿淞吗?”

    周蕊蕊点点头,“好吧,其实你说的也对。”

    顾霖哼一声,“你跟沈唯说说,让她给句准话,彻底让阿淞死了这份心吧。”

    周蕊蕊很为难,“这怎么说啊,欧阳淞都没跟唯唯说过要追她,从来没表达过这方面的意思,唯唯怎么拒绝他?”

    顾霖笑起来,“阿淞这小子还是很聪明的,给自己留了余地。不像我想的那么傻。”

    在城市的另一角,欧阳淞跟人谈完事情,自己一个人独自在咖啡馆坐了很久。

    顾霖带来的坏消息在他心头盘旋了一圈又一圈。他承认顾霖说的对,这个时候放弃是最好的,毕竟一切还没开始,现在放弃,他还不算失败者。

    林彦深开始招兵买马,公司刚注册完,办公地点都没搞定,就挖走了他家公司的销售总监。听说还从国外请来了行业里的大牛。

    林彦深不缺钱,林家底子够厚,他根本不需要拉投资,就等团队配置好了公司就可以开始运作了。

    无论是从工作能力,还是从家世外貌来看,林彦深都是一个有力的竞争对手。

    更何况,沈唯和林彦深已经和好了,他再插进去算什么?何必自取其辱?

    只是,真的就这样放弃吗?这么多年,自从跟初恋分手,他就再也没有遇到过让他动心的女人。沈唯是唯一的一个。

    放弃之后,他还会再遇到另一个吗?

    第二天,沈唯自我感觉感冒好多了,穿得厚厚地去了剧组。

    今天的戏排的很满,沈唯起得早,坐在镜子前化妆的时候人还有点迷糊。

    正眯着眼打瞌睡,导演带着苏月清过来了。

    “小沈,感冒好些了?”导演笑道,“那天你跟月清之间有点误会,现在呢,她过来跟你道个歉,以后大家好好配合,咱们争取早点杀青,大家也能休息休息。”

    沈唯很意外,苏月清一向眼高于顶,现在亲自过来跟她道歉?

    沈唯并不想接受苏月清的道歉,可是导演的面子她不能不给,于是淡淡一笑,“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只要以后大家相安无事,不要动不动就鸡飞狗跳就行。反正来剧组都是一个目的,把戏拍好,工作上我们就事论事就可以了。”

    沈唯这话说得软中带硬,苏月清垂着头,脸上恨恨的,却一句话也不敢接。

    导演知道碰了个软钉子,叹口气,“行,那就先这样吧。我今天也跟你们说句实话,你们背后都有大佬,我一个都得罪不起,现在既然欧阳总给夏总面子,那小沈你也给月清一个面子,过去的事既往不咎,就不要再闹到欧阳总那里去了。不然我也不好做人。”

    沈唯这才明白过来,又是欧阳俊龙给导演和苏月清的金主夏正宇施加了压力。

    沈唯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烦躁,只好挤出一个笑容,“嗯,刚才我也说了,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我不会放在心上的,以后我们好好合作把戏拍好就行了,月清,你说对不对?”

    这是两人进门以后,沈唯第一次正眼看苏月清,导演终于松了口气,知道沈唯这算是原谅苏月清了,赶紧用胳膊肘捅捅苏月清,“月清,你也表个态吧。”

    苏月清脸涨得紫红,眼中带着恨意,嘴上却只能乖乖道歉,“谢谢唯唯姐。以后我们好好配合吧。”

    导演和苏月清出去后,沈唯靠在椅子上,长长叹了口气。

    她不想欠人情,可是她又欠了欧阳淞的人情。

    ————————————————————

    今日更新结束,明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鬼王传人〕〔真武狂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