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尚大佬〕〔无限升级之穿越诸〕〔网游之帝国争锋〕〔极品农妃〕〔大唐官〕〔绝密试验档案〕〔想逃少帅的婚〕〔都市传说之武神〕〔都市阎罗狂少〕〔都市傲天狂龙〕〔重启游戏时代〕〔不可名状的赛博朋〕〔清穿之王爷请跪好〕〔贴身狂兵〕〔心计爱人:嫣然回〕〔乡村妖孽神医〕〔冷面总裁的落跑甜〕〔嫡女生存手札〕〔千亿总裁的小暖妻〕〔官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赖上婚床:林先生别来有恙 助学金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林彦深看了看借阅证上的信息,知道了沈唯是法学院大二的学生。

    法学院,法学院的必修课在校园网上可以查到,林彦深打开笔记本搜了一下,下周一上午有必修课,如果沈唯不逃课的话,应该会出现在那个教室。

    林彦深有点烦,查完教室之后就把笔袋扔到桌子上。

    早知道就不捡这个笔袋了。鬼知道当时怎么回事,突然就一时冲动把这麻烦带回了家。

    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林彦深一看,是老妈高君如打来的电话,忙接了起来。

    “彦深,戒指找到了!”高君如高兴地对儿子说道,“今天饭店的人亲自给我送过来了。完好无损。”

    “哦,那就好。”林彦深也松了口气。这戒指是去世的父亲送给老妈的最后一件生日礼物,很有纪念意义,戒指丢了老妈一直很不开心。

    想了想,林彦深又问了一句,“怎么找到的?”

    “说是饭店的服务生在纸巾盒里找到的。”

    林彦深笑了笑,“是吗?”

    刚丢的那天到处找都没找到,第二天在纸巾盒里找到了?

    高君如也笑,“他们哄鬼呢!肯定是听说报警了吓得赶快还回来。这些人啊,见钱眼开,只要有好处,让他杀人都敢干!不过无所谓了,反正戒指还回来了,一点没弄坏,我就当是服务生拾金不昧好了。明天让老严送面锦旗过去,再给那个服务生发一万的感谢费。”

    林彦深哼笑一声,“还发感谢费?”

    “当然要发。就算知道这事有鬼也得发。一万块钱而已,买个名声。”高君如教导儿子,“彦深,你将来出了社会也是这样,做人凡事留一线。很多事看破不说破。抓住核心利益就行了,只要不涉及到核心利益,其他都好说。就像戒指这件事,找到戒指是核心利益,只要达成这个目标,一点小钱算什么?没必要和小人物一般见识,跟他们较真,是浪费自己的时间。”

    林彦深没吭声。他有点烦,老妈总是抓住各种机会做他的人生导师,给他灌输中年人油腻的处世哲学。

    知道儿子不爱听,高君如叹了口气,“彦深,你现在还没出社会,校园的环境相对来说还是单纯,你为人张扬一点,偏激一点没关系,将来进入社会,一定要懂得收敛自己的锋芒。”

    “好了知道了。我要睡了。”林彦深皱皱眉头。

    “好,那你早点睡。立秋了天气要变凉了,周六裁缝从英国过来给你做衣服,秋冬的正装还是得做几套,你堂妹11月份要结婚,参加婚礼得穿得像样一点。”

    林彦深听得好笑,“妈,你能不能不要用‘裁缝’这么土的词?人家明明是服装界的高定团队……”

    一个在英国也算得上小众的高定牌子,跟林家已经合作两代人了。林彦深每季的正装都找他们做,对方会派人亲自上门给林彦深量体裁衣,手工缝制的成衣完全贴合体型,穿起来特别体面贵气。

    高君如笑着嗔道,“做衣服的可不是裁缝嘛!对了,这季的款式你自己挑,省得又说我挑的土。”

    林彦深拒绝,“让他们别来了,去年的衣服还没穿呢,今年不用做新的了。”

    高君如不同意,“那怎么行?每季有每季的新设计,你的堂伯叔婶,哪个不是拿着放大镜盯着你看?你穿去年的款,人家还以为我把公司弄垮了,连给儿子做新衣服的钱都没有了!”

    林彦深扶额,“行行行,就按你说的办。”

    父亲死后,他和老妈相依为命。老妈这个人看着强势霸道,把日子过得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其实她非常不容易。公司里堂伯叔婶都是股东,各种利益勾缠。想要平衡各方利益,需要极高超的手腕和极大的付出。

    这两天下了一场雨,气温下降得很厉害,早晚要穿厚一点的毛衣了。

    这天,沈唯刚下课就接到了快递的电话,喊她去校门口拿包裹。沈唯一听就知道是老妈寄来的。她没什么朋友,除了老妈,没人给她寄东西。

    大概是一些吃的东西吧。沈唯开心的想,正好,拿到宿舍跟大家一起吃。舍长庄沁和杜雨薇都是外地的,难得回一次家,上次沈唯带到宿舍的酱牛肉,她们都说好吃,有妈妈的味道。

    包裹很大一个,沈唯有点奇怪了,酱牛肉不该这么大的体积,也不该这么轻呀。

    好奇地把包裹抱回宿舍,沈唯拿剪刀拆开一看,晕菜了——包裹里是一件厚厚的手织毛衣。开衫的样子,看上去很暖和,只是那颜色,真的有点辣眼睛……

    介于玫红与桃红之间的一种颜色,鲜亮夺目,是城乡结合部大妈们很爱的颜色。

    沈唯有点郁闷,她不喜欢这么鲜亮的颜色啊。穿在身上,一定会很别扭吧。

    沈唯拿着毛衣在镜子前比划了一下,款式不难看,颜色真的难看,穿着像个村姑。

    沈唯正要把毛衣叠起来放进衣柜里,手机响了,是老妈李桂莲打来的。

    “唯唯,毛衣收到了吧?喜欢吗?这两天降温了,正好可以穿。”李桂莲笑吟吟的,“这毛线是妈妈买的好毛线,纯羊毛的,穿着暖和。”

    沈唯也笑吟吟的,“刚收到呢。毛衣很软很漂亮,妈,你的手真巧,我还以为是你在店里买的呢!”

    李桂莲很开心,“喜欢就好。晚上去上课记得穿上,降温降得太厉害了,不穿厚一点,老了要得关节炎的。”

    “哎,知道啦!”沈唯甜甜应道。

    “本来想顺便寄点酱牛肉过来的,”李桂莲又说:“早上去菜市场看了一圈,牛肉都不好,就没做。你这周末回家吗?要是回家,我周末做点,你周一带到学校跟同学一起吃。”

    “嗯,好。我周六下午回来。”沈唯又问了问弟弟沈尧的情况,就把电话挂了。

    刚挂了电话,杜雨薇扶着庄沁走进来了。庄沁的脚能走路了,但是走不快,室友们出去的时候都会扶她一把。

    看到桌子上的毛衣,庄沁随口道,“沈唯你买新衣服啦?”

    说着,她走到桌边伸手摸了摸毛衣,“还挺厚实的。是在淘宝上买的吗?毛线好像还不错。不知起不起球。”

    杜雨薇拿着毛衣抖开一看,哈哈大笑起来,“我的妈呀,我还以为是光线问题,没想到这毛衣颜色真的这么辣眼睛。这不是中年大妈最爱的颜色吗?沈唯你怎么会买这种衣服?”

    沈唯也觉得这颜色辣眼睛,但是听杜雨薇这么说,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她把毛衣从杜雨薇手里拿回来,淡淡说:“不是买的,这毛衣是我妈给我织的。”

    一听说是沈唯老妈自己织的,庄沁和杜雨薇交换个眼色,杜雨薇马上改了口风,“哎呀,是阿姨亲手织的啊,是我眼瞎,我还以为是淘宝买的。其实这颜色看久了也不难看,就是乍一看有点刺激。沈唯你皮肤白,穿这种鲜艳的颜色能压得住的。”

    庄沁也赶快打圆场,“是啊,挺好看的,而且又厚实,这可是阿姨亲手织的,纯手工打造,想买都买不到的呢!”

    两人对着毛衣各种夸,沈唯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就是女孩子们的可爱之处,虽然生活中偶尔有摩擦,但大家的心地都是善良的。尤其是涉及到家人,每个人都会收起自己的棱角,没有人比这些异地求学的女孩更懂得亲情的珍贵。

    亲情和家庭,也是沈唯心里最柔软最敏感的角落,所以,她感谢室友们的善良。

    “周末我回家,我妈说了要做酱牛肉。周一我带点过来。”沈唯投桃报李,赶快说出带酱牛肉的事。

    杜雨薇第一个欢呼,“太棒了!又有酱牛肉吃了!沈唯,你妈妈做的酱牛肉全球第一棒!比外面的好吃一万倍!特别有家的味道。”

    只要杜雨薇高兴,宿舍的气氛就会很欢快。庄沁也跟着帮腔,三个女孩说说笑笑,宿舍的空气变得很是融洽。

    正聊着,闫贝贝回来了,看见沈唯在宿舍,她赶紧报告新闻,“沈唯,刚才助学金名单公示,你的名字也在上面呢。”

    “助学金?”沈唯愣了一下,她大一的时候是申请过助学经,可是大二开学后她没有申请助学金啊,名单上怎么会有她的名字?

    “是呀,你的名字在上面呢。”闫贝贝朝门外看看,走过去关上宿舍的门,“刚才我过来的时候,听见班上几个女生在议论,说你冒领助学金。”

    庄沁不服气了,“怎么冒领助学金了?沈唯家里本来就很困难。怎么叫冒领?”

    闫贝贝撇撇嘴,“她们说沈唯穿的用的一点也不比别人差,都知道沈唯在外面打工挺赚钱的,根本就不穷,凭什么能跟贫困生一样领助学金?”

    杜雨薇也愤怒了,“这帮人得了红眼病吧!打工赚钱那么好赚那她们怎么不去打工啊!家里条件不好是事实,申请助学金怎么了,又没挤掉她们的名额!”

    闫贝贝看沈唯一眼,低声对杜雨薇说,“哎呀,就是挤掉了某个人的名额呀!所以她们才叽叽歪歪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