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女重生:皇后很嚣〕〔重生商海〕〔贵女当家〕〔剑逆天穹〕〔工业之王〕〔振南明〕〔网游之花丛飞盗〕〔浪迹在诸天〕〔盛世茶都〕〔都市逍遥仙帝〕〔仙都〕〔米奈希尔之力〕〔重生西游之证道诸〕〔长生十万年〕〔重生空间之少将仙〕〔毒后逆天:至尊大〕〔学霸女神超给力〕〔我的男友是帝少〕〔帝妃临天〕〔大道朝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宫檐 第231章 深夜私会
    多尔衮稍稍走前几步,立刻就认出了那是谁的身影,可这大半夜的,只带着两个宫女,她要去哪里?

    他不由自主地跟上来,而他一走近,对面的人也察觉了。

    大玉儿并没有偷偷摸摸地出来,自然没打算掩人耳目,也不怕遇见谁,可忽然看到多尔衮的身影,她还是犹豫的。

    虽然她算计着,要利用多尔衮对自己的几分喜欢来牵绊他,可她怎么知道多尔衮所谓的喜欢和情意究竟有多深,用力过猛怕会折损,又怕皇太极误会。

    “格格?”跟在身后的苏麻喇也瞧见了,轻声提醒,“是睿亲王。”

    “我知道……”大玉儿的心急促地跳动,脑筋飞速转,最后把心一定,无视他的存在,继续往她要去的方向走。

    彼此离得很远,看不清或是看不见都是有的,毕竟也没对上目光,多尔衮没有感到自己被“无视”,反而更担心大玉儿的安危。眼看着她们要离开营地范围且无侍卫相随,便把心一横走上来阻拦道:“庄妃娘娘,您半夜要去哪里?”

    大玉儿从容地应道:“我心里有件事记挂不下,去去就回,不用担心。”

    多尔衮蹙眉:“夜色深重,出了营地便是一片漆黑,只怕您连方向都辨别不清楚,又有豺狼猛兽出没,您这样走出去,怕是……”

    “不如派你的侍卫跟随我?”大玉儿看着他微笑,“便是三更半夜的,我不便惊动任何人,刚好遇见你了,多尔衮,麻烦你的人跟我走一趟可好,三四个足够了。”

    一听见玉儿喊自己的名字,多尔衮心里就飘飘然。他多想亲自陪玉儿走一趟,可那样怕是怎么也解释不清,他不能害了自己,更不能害了玉儿,便是将几名亲信侍卫召唤来,命他们随驾保护庄妃。

    大玉儿骑马走的,马儿的嘶鸣划破夜空,将大帐中的皇太极惊醒,他睁开眼,细细辨认动静,而后起身唤人,问道:“外面什么人?”

    门前值守的人并不知,但很快就有人来禀告,是睿亲王的侍卫,护送庄妃娘娘出去了。

    皇太极怒道:“这么晚了,她去哪里?”

    海兰珠被惊醒,拥着被子坐起来,听见侍卫们回答:“娘娘还带了两个宫女,苏麻喇也在身边,睿亲王派了六名侍卫相随。”

    皇太极道:“派人把她……”他本想说,派人把玉儿截回来,可这么晚,若是闹出太大的动静,谁的脸上都不好看,特别是还牵扯到多尔衮。

    “等着,有消息立刻来报告。”皇太极打发了他们,海兰珠起身为他倒了一碗茶,他浮躁地喝了水,才稍稍顺了些气。

    皇太极愠怒:“你这个妹妹,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总是做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叫朕不能省心。”

    海兰珠温柔地安抚:“皇上若真舍得打,她也不会上房揭瓦了,皇上自己宠的呗。这会儿睿亲王的人跟着了,绝不会有事,您放心。”

    她是故意这样说的,她希望在皇太极看来,不论是多尔衮的人相随,还是别的人相随都一样,至少在她,不忌惮不避讳,坦坦荡荡。只有这样,皇帝才能少一分胡思乱想,他可以提防多尔衮,千万别误会玉儿。

    果然,皇太极见海兰珠不以为然,心里也踏实了几分,他一直怀疑多尔衮的心思,可他绝不该疑玉儿的心,可见是自己小气,是自己沉不住气。

    “回去让哲哲收拾她,这次朕无论如何也不帮她了。”皇太极生气地说,“越来越胡闹。”

    海兰珠松了口气,偷偷看了眼皇太极,心里暗暗地为妹妹着急,那傻丫头这是图什么,怕什么来什么,怎么又和多尔衮有了瓜葛。

    可大玉儿真心没想过,会遇见什么多尔衮,她只是心里过意不去,想去祭拜那一对大雕。

    眼下雏雕虽然被养护得很好,可福临很害怕,不敢靠近,看着他一个劲儿地往乳母身后躲,大玉儿后悔自己的心血来潮。

    于是大半夜地跑出来,想去草场崖壁之下祭拜那对大雕,而她当然知道半夜跑出去很危险,可她还没来得及调遣侍卫相随,就先遇见多尔衮了。

    各种巧凑在一起,闹了这么一出,她大半夜地平安归来,就遭到皇帝的禁令不许她在离开大帐,虽然知道免不了要被姑姑教训,可向死去的大雕忏悔,并保证一定会将它们的孩子养大,她心里踏实了。

    多尔衮的营账里,听得侍卫向他讲述,庄妃娘娘是去悼念那对大雕,多尔衮真真哭笑不得,但又被玉儿温暖了心。

    他就知道,玉儿不会那么冷酷无情,那天应该只是为了在大臣武将的面前,给皇太极挣体面。

    他的亲信提醒:“只怕已经惊动了皇上,王爷,您要有个打算,如何应付皇上的质问。”

    多尔衮摆手,不以为然:“巧合遇上罢了,我们有什么解释不清楚的,不必担心。”

    的确,今晚的事只是巧合,巧合得脸多尔衮都不心虚面对皇帝,但好事之人可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他们坦坦荡荡地一次偶遇,到了别人嘴里,变成了睿亲王半夜与庄妃娘娘私会。

    明明多铎和娜木钟都厮混到床上去了,结果闹出流言蜚语的是多尔衮和大玉儿,皇太极这下是真的生气了,将大玉儿骂得狗血淋头。

    海兰珠站在帐子外,听得心里一颤一颤,好久妹妹从大帐里出来,她担心地问:“没事吧?”

    大玉儿舒了口气,小声嘀咕:“他至于么,从前明明说,我把皇宫的屋顶掀了他也不会生气。”

    “玉儿!”海兰珠很担心,毕竟多尔衮心思不正。

    “真没事,我料到他会生气,才半夜里自己跑出去的,我没胡闹。”大玉儿捧着心口说,“姐姐,我良心过不去,福临一点都不喜欢小雕儿,我却为了夺下这对孩子,杀了大雕,我后悔极了,心口堵得慌。”

    “你好好对皇上说了吗?”海兰珠忧心忡忡,“别叫皇上误会你。”

    大玉儿还是有几分骄傲的:“他不会误会我,他就是怕我出事呗,我知道。”

    一转身,皇太极就站在营帐门前,含怒瞪着她,连海兰珠都不自觉地低下了头,大玉儿倒是硬气地直视他的目光。

    皇太极道:“既然福临不喜欢,将那对雏雕养大后,就放回草原,给它们自由吧。”

    大玉儿一脸欣喜,见她嬉皮笑脸,皇太极没有生气,反而感到几分暖意,他已经很久没再见到玉儿纯粹的笑脸,曾经每每回到盛京,等待她的,都是这样欣喜的神情,事到如今,他很珍惜。

    “皇上,我带玉儿回去闭门思过,今天就不出门了。”海兰珠拽了拽妹妹的手,姐妹俩匆匆跑开。

    她们走后不久,哲哲便到了,她一脸凝重,营地里传言玉儿和多尔衮私会的事,叫她揪心不已。

    可皇帝脸上却有淡淡的微笑,反而安抚她:“没什么大不了,你要教训她,也等回宫吧,在这给她几分面子。至于昨晚的事,他们的确见过面,赖也赖不掉,就这样吧。”

    哲哲呆了一瞬,仿佛有些不认得眼前的人,皇帝什么意思,皇帝他……难道没有察觉,玉儿在利用多尔衮?而昨夜的事,真的只是巧合?还是玉儿又对多尔衮出手了?

    皇太极见妻子神情纠结,不禁蹙眉,问道:“你怎么了。”

    哲哲把心一横,她不能等有一天事情变得不可收拾再着急如何解决,她必须对玉儿把话说清楚。

    “玉儿这么胡闹,不能不罚。”哲哲冷着脸说。

    两日后,阿霸垓部离开围场,皇太极也带着众人返回盛京,这一趟玩得很尽兴,只是惹出几件麻烦,而这麻烦里的真真假假,皇帝心里都有数。

    这一天,皇太极到练兵场阅兵,哲哲便命大玉儿跟她去佛堂,特地把人从书房找回来。

    玉儿一进门,姑姑就让她跪下,她心里不服气,站着问:“姑姑,为了围场那件事吗?我和皇上都说清楚了,皇上原谅我了。”

    “你跪下!”哲哲冷声呵斥。宫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