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娇妻:偏执总〕〔重生空间:首席神〕〔总裁,夫人造反了〕〔我拿时光换你一世〕〔千亿盛宠:权少,〕〔农女倾城:腹黑相〕〔忘川归处:带上女〕〔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降萌宝:总裁爹〕〔鱼不服〕〔报告爹地,妈咪要〕〔女总裁的超级高手〕〔通天神途〕〔穿越八零:麻辣小〕〔都市最强战医〕〔宁原爱你〕〔隐婚试爱:娇妻,〕〔最强狂兵〕〔剑仙降临都市〕〔万界终极系统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宫檐 250 不过,她不后悔
    大玉儿举目将书房里的一切,缓缓再看一眼,之后便命苏麻喇和宫女们将书本笔墨都收拾起来好带走。

    她独自一人走出屋子,回她可以待着的地方,在进入内宫的凤凰楼下,遇见了大腹便便的娜木钟,为了将来好生养,她到底还是出来走动了。

    如今娜木钟的大儿子去察哈尔做了王,她在内宫的地位就更稳固,察哈尔可以为大清养马放羊,做不用朝廷费心就能养出良驹肥羊的天然牧场,而皇太极要做的,仅仅是把这个女人好好养在宫里。

    后宫存在的意义,一则为皇帝开枝散叶,再则是为朝廷有所贡献和牵绊,最要不得的,就是真情实意,大玉儿参透的太晚了,又或者一辈子也参不透。

    不过,她不后悔,也没得后悔。

    宛若当年赛音诺颜氏避让大玉儿,大玉儿也不得不从台阶上退下来,将路让给娜木钟,

    娜木钟不会像扎鲁特氏那么蠢,和大玉儿明着敌对,可偏偏身边有个蠢货,丽莘搀扶娜木钟上台阶时,故意往大玉儿这边靠,像是不经意地用手肘顶了她一下,而后大声夸张地:“庄妃娘娘,您退开些吧,万一撞着贵妃娘娘怎么办?”

    夏天那会儿,丽莘和自己话还大气不敢喘,几个月一过,自家主子腰板硬了,她也跟着硬了,再有大概便是如今宫里上下都知道,永福宫失宠了。

    娜木钟倒是有些尴尬,呵斥丽莘:“休得无礼。”可语调一转,话里有话,“庄妃娘娘也是你等奴才能大声话的吗?”

    大玉儿淡漠地一笑,让得远一些,欠身恭送娜木钟进宫。

    此时苏麻喇收拾好了书房赶来了,远远就看见这光景,一脸愤怒地上前搀扶主子:“格格,她们没把您怎么样吧。”

    “能把我怎么样?”大玉儿嗤笑,挽着苏麻喇的手,“回去吧,我刚才书看了一半,心里痒痒呢,回去接着看。”

    几天后,所有人都知道,皇帝停了庄妃的书房,这事儿从刚开始像是闹着玩,到后来各色各样的文武大臣进宫为庄妃娘娘讲学,到如今停就停下来,不论帝妃之间是为了什么缘故,可在外人口中,就变成了坐实多尔衮和庄妃偷情的证据。

    至于九阿哥福临,打从一出生起,就没人把他认作是永福宫的孩子。

    倘若八阿哥还在,他可能仅仅是庄妃的儿子,但八阿哥没了,女眷们又每回进宫都见宸妃带着孩子,九阿哥仿佛已经默认是关雎宫或是清宁宫的儿子,同时也注定了将来的东宫之位。

    只是如今,难听的话经过各种演变,甚至有人怀疑起了九阿哥的血统。

    哲哲查出了几个将内宫之事往外的宫人,当众杖毙,唬得宫人们再不敢胡言乱语,事后皇太极在清宁宫用早膳时,却对她:“不必理会这种流言,朕和玉儿都不在乎。”

    哲哲什么话也没,她倒是很好奇,皇帝用什么样的心情着“朕和玉儿”这几个字。

    除夕前,齐齐格进宫送贺礼,走过永福宫窗下,大玉儿正跪坐在炕上写大字,炕上铺满了一张张大福字,抬头看见外面有人影,便问:“是谁?”

    齐齐格从门里走进来:“我呀,看着身形认不出来?”

    大玉儿:“你有什么特别的,我要一下子就认出你?”

    齐齐格扬眉:“多尔衮就能一下子认出我。”

    大玉儿却问她:“我写的福字,你要不要?”

    齐齐格促狭地转身,对苏麻喇道:“我要你写的,你比家主子强。”

    “滚滚滚。”大玉儿抬手赶人,“姐姐和姑姑都在清宁宫呢,福临也在。”

    “东莪已经过去了。”齐齐格,“我来陪陪你,谁叫你怪可怜的。”

    大玉儿将笔尖蘸满墨水,稳稳地落笔,一横一竖一撇一捺,利落而有力,浑圆大气的福字落在纸上,连齐齐格都赞:“这个好,我要了。”

    大玉儿却笑道:“你又我可怜,怎么了,外头有更新鲜的话了吗?”

    齐齐格不屑:“还能什么,是不是再过些日子要,我每回进宫,是为了伺候皇帝?”

    大玉儿白她一眼:“没羞没臊,姑姑可恼着呢,上回杖毙了两个奴才你知道吗?”

    齐齐格则轻声道:“正月里,皇上就要发兵打明朝,你知道吗?”

    “不知道啊。”大玉儿漠然道。

    来,她都不记得上回和皇帝话是几时,如今也没有大臣进宫来给她讲课,范文程和索尼前阵子倒是给她送了腊月的贺礼,信函中也仅仅是问候庄妃娘娘吉祥,不敢提紧要的事。

    “雅图的婚礼怕不能大操大办,到时候一辆马车送走完事儿了。”齐齐格叹道,“多尔衮讲,这一仗是要往死里打,不打得明朝趴下,他们是不会回来的。”

    大玉儿问:“李自成现在怎么样了?”

    反叫齐齐格愣住:“你也知道李自成?”

    那日齐齐格回到家中,向丈夫提起白日里和玉儿的对话,玉儿要她提醒多尔衮,别忘了那个李自成。

    之后会有两种局面,有可能李自成趁机推翻朝廷,也有可能为了名族大义共同抗清,大清军队别一股脑儿地打进去,要大胜仗,也要保存实力。

    这些事,多尔衮必然是已经想到了,可他很惊讶,玉儿竟然能对军事也有所见解,齐齐格叹道:“这都是皇太极教给玉儿的吗?难怪他要收回来了,再这么下去,大清真的要出个武则天不成。”

    多尔衮看似不经意地问:“书房还停着?”

    齐齐格哎了一声:“玉儿曾经那么爱皇太极,终究还是淡了。”

    “宸妃呢?”多尔衮问。

    “海兰珠姐姐一切安好,你知道,姐姐她是最会顺应环境改变心境的人。”齐齐格,“她好像完全接受了这种状态,和往日一样,不喜不悲大大方方,叫人看着很舒坦。想来皇太极,就是喜欢她这样吧,相比之下,大玉儿就像个刺猬,瞧着可爱,却满身的刺。”

    “宸妃,也是为了皇太极,就像你为了我什么都能委曲求全。”多尔衮道,“面上看着一切安好,心里未必真的好。”

    齐齐格眯眼打量丈夫:“怎么突然夸我,你做亏心事了?”

    “胡闹……”多尔衮嗔道,“明年将是关键的一年,齐齐格,你在家要保重,等我凯旋归来。”

    齐齐格庄重地答应:“大将军,我等你回来了,也请大将军保重。”

    转眼便是崇德六年的正月,今年皇帝无心再悼念他的八阿哥,在元旦朝贺上,誓师攻打明朝,即日发兵南下,多尔衮豪格都为先锋部队,当日便离京。

    内宫里,哲哲召见所有后宫女眷和外命妇,为了大清这一战,宫内和宗亲贵族之中,禁止一切声乐嬉戏,节约用度,一切都为了前线将士。不论是内宫还是宅邸,不得有女眷明争暗斗搬弄是非,任何给皇帝和朝廷添乱的人,她都将严惩不贷。

    女眷们散去,大玉儿和海兰珠最后离开清宁宫,正商议着一会儿去谁的屋子里,尼满从崇政殿赶来,大玉儿见这光景,很自然地让开了些,皇太极莫不是找姑姑,便是找姐姐,她转身就走开了。

    尼满却追上来:“庄妃娘娘……”

    大玉儿停下脚步,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这些日子,尼满但凡找庄妃,就没什么好事,停了书房那一回,尼满真是心都在打颤,今天总算,能有一件好事了。

    “皇上请您带着九阿哥去书房。”尼满道,“皇上已经在书房里等候。”

    大玉儿垂眸:“是去阿哥们的书房,还是……”

    尼满道:“是去阿哥们的书房。”

    大玉儿释然一笑:“这就来。”

    崇政殿后,阿哥们的书房里,六阿哥、七阿哥都是乳母领来了,福临跟着大玉儿来,一进门就他就跑向皇太极。

    可是阿玛今天没有伸手抱他,大玉儿也赶上了几步,将儿子拉在身旁,冷着脸:“福临,额娘才刚对你什么?”

    娃娃抿着嘴,看看边上一动不敢动的两个哥哥,也老老实实地站下了。

    皇太极看向玉儿,四目相望,彼此都有些陌生,他道:“他们从今天起念书,福临从今晚起,不能再随你住在永福宫。”

    “是。”大玉儿淡漠地答应了,眼中没有一丝涟漪。(19:00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一品道门〕〔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