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甜妻:老公太〕〔逆天九小姐:帝尊〕〔大明闲人〕〔狼王的娇宠〕〔婚路遥遥,遇源而〕〔娇女有毒:腹黑王〕〔药田种良缘〕〔雷武〕〔玄医枭后〕〔总裁大人,我不约〕〔暖婚似火:顾少,〕〔红袖倾天虞美人〕〔厨妻当道:调教总〕〔修真之药武扬威〕〔重生之都市无上天〕〔诱爱娇妻:老公宠〕〔网游之荣耀神话〕〔宇宙学哲学笔记〕〔职业圣殿〕〔阴阳师之借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宫檐 260 我哪儿也不去
    哲哲停下脚步,僵硬地回眸看向玉儿,她扶着苏麻喇的手跌跌撞撞地站起来:“姑姑,别进去,谁都别进去。”

    “好、好……”

    大玉儿一步一颤地走向永福宫,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她,忽然关雎宫里又传来皇太极的嘶吼,那一声声“兰儿”,肝肠寸断。

    哲哲忽然明白过来玉儿的用意,忙叫过阿黛,命她封锁内宫,清点此刻见到过皇帝的人,告诫衍庆宫谨慎言行,并软禁麟趾宫。

    她明白了,皇帝现在,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两日后,宫中传出消息,宸妃仙逝。

    逢圣驾班师回京,索尼等先行到京,惊闻噩耗,速迎圣驾,皇帝策马疾行至宫闱,宸妃已然香消玉殒,未能见皇帝最后一面。

    这是哲哲命人传出的话,传到松山下亦是这番言辞。

    如此,皇帝没有为了美人抛下将士,相反他为了稳定军心,不顾宸妃病重,将返京的日子一拖再拖,最终天人永隔,三军哀恸。

    皇太极称帝后,皇室宫闱喜丧制度都早已定制完善,海兰珠去世,自然有她身为宸妃该有的规格。但哲哲思量后,代替皇帝下旨,决定以皇后丧仪规格略作删减,为海兰珠举行葬礼。

    时下寒天未至,去世的人若不得到妥善处理,尸首会腐烂变形,可是皇太极在关雎宫里,已经坐了两天一夜,米水未进、寸步不离地守着再也不会醒来的海兰珠。

    哲哲来劝过一次,当初八阿哥夭折,她对皇帝,请他把自己还给大清,可今时今日,这样的话她不论如何都不出口。她劝皇帝保重,可皇太极毫无反应。

    内务府速速备下丧服,分送到宫内各处并宗亲府上。宸妃葬礼,亲王以下,牛录章京以上;固伦公主、和硕福晋以下,梅勒章京命妇以上,皆要入宫举哀。

    苏麻喇从外面捧来主子的丧服,她自己已是哭得睁不开眼,着话都打抽,对玉儿:“格格,您把衣裳换了,大格格该出殡了。”

    这两天,大玉儿把自己关在永福宫里,不见人不话,也没有眼泪。

    宗亲大臣和命妇都在前头举哀,由皇后主持一切,纵然宸妃梓宫里是空的,也不妨碍这些礼节。但出殡的日子不能耽搁,出殡的棺椁不能是空的,朝廷和宫里,都不能乱了秩序。

    “格格……”苏麻喇哭道,“奴婢伺候您换衣裳。”

    大玉儿缓缓抬起头,看了眼苏麻喇手中雪白的衣衫,摇了摇头:“苏麻喇,我不穿,我不想穿。”

    永福宫的门帘掀起,一身素服的哲哲神情冰冷地走进来,她不用为海兰珠戴孝,但也一身素色以示庄重。

    她永远都处惊不变,永远都纹丝不乱,永远撑着这皇宫的一切体面。

    大玉儿茫然地看着姑姑,觉得姑姑好陌生,又觉得姑姑从来也没变过,她当年初到盛京,姑姑就是用这样严肃的神情看着她。

    “把衣服换上,去关雎宫劝一劝皇上。”哲哲冷声道,“事到如今,只有你能劝皇上了,别的不,玉儿,你想看着你姐姐的身子腐烂发臭吗?”

    “我不去,我哪儿也不去。”大玉儿避开了姑姑的目光。

    谁料哲哲箭步而上,劈手就是一个耳光,脆生生地打在玉儿的脸上,苍白的面颊顿时红出指印。

    “娘娘……”苏麻喇惊呼,手里的丧服也落在了地上。

    哲哲怒斥:“慌什么,捡起来,立刻给你主子换上。”

    *****

    明天起,到1月14日,每天一更。

    大琐明早的航班出发,要出差一个礼拜不在国内,这些日子为了专心写好海兰珠最后的日子,我没有逼着自己赶稿子存稿(其实也没有时间),沉心写到现在,以至于无法存出稿子。到那边后,我会晚上在酒店里写,但每天开会参观应酬什么的,我肯定很累,所以只能保证一更,希望大家谅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不灭剑主〕〔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大自在天尊〕〔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